東京沒錢了!2020奧運會沒冷氣吹,將傳史上最大中暑災情?

2020.01.09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東京沒錢了!2020奧運會沒冷氣吹,將傳史上最大中暑災情?
唐子晴拍攝
2020東京奧運倒數200天,籌備過程卻是歷經波折,包括高溫問題、馬拉松賽場臨時更換、主場館設計團隊遭汰換,準備進入最後階段,東奧能順利舉辦嗎?

2020年東京奧運會絕對不是最讓觀眾操心的一屆奧運會,但從8年前開始,關於東京奧運的烏龍新聞就陸續傳來:

2012年,日本體育振興中心(JSC)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東京奧運會主場館設計競標大賽,扎哈.哈迪德事務所提交的參賽作品從46個方案中勝出並成為最終場館設計。

然而三年後,由於成本高(2,520億日元,約新台幣700億元)工期長,再加上日本本土建築師的極力反對,扎哈.哈迪德的方案被徹底推翻,長達3年的辛苦全部付之東流。

「從頭再來」的不只是場館設計方案,還有奧運會徽。

2015年7月,從104件參賽作品中勝出的奧運會徽設計被指抄襲比利時列日劇場標誌,東京奧組委不得不臨時趕工,在2016年推出了新的會徽。

舊東京奧運會徽被指抄襲列日劇場
PingWest

現在距離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開幕只剩下200天了,但東京卻依然狀況連連:新奧運主場館過分簡陋、夏季東京高溫難以應對、馬拉松項目被迫改換地點……

然而,東京並沒有就此自暴自棄,而是延續著「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的精神,拚盡全力用所剩無幾的錢辦好一場奧運會。

這個奧運場館過分樸素!

在拋棄了扎哈.哈迪德事務所提出的科技感十足的設計方案之後,東京奧組委轉向了以簡約(省錢)著稱的日本建築師隈研吾。

隈研吾提出的東京新國立競技場設計方案以京都法隆寺的五層寶塔為靈感,整體採用了木鋼混合結構,佔地面積為舊競技場的兩倍,能容納八萬觀眾。競技場整體突出一個「道法自然」,圓形的屋頂由來自日本47個都道府縣的薄杉木拼接而成,中庭的陽光自然灑落,屋頂收集的雨水則會在競技場周圍匯集成小河,營造出森林的氛圍。

PingWest

為了將「自然」貫徹到底,競技場也放棄了使用空調。

透過一番對地域風流向的嚴謹分析後,競技場的「風之大屋簷」設計能夠根據各季節的不同風向調整格柵的間距,起到冬暖夏涼的導流效果。夏季南風較多時,大屋簷南側的格柵就會縮小,形成風口將氣流引入觀眾席。氣流因賽場中心發熱而上升時,又會帶走場內的熱氣和濕氣。

如果觀眾還是覺得熱,場內還有另外185台電風扇隨時待命。

對於這個設計,要說環保可以,高科技也可以,但要說日本沒錢,也可以。

雖然聽起來很厲害,但耗費2,500億日元(約新台幣694億元)建成的新國立競技場的外觀,總給人一絲一言難盡的感覺……

而場館內部本該和風滿滿的場館天花板也似乎自然過頭了,稀稀拉拉的木板比鳥巢更像鳥巢。

PingWest

貨不對版的不止新國立競技場一個。

2019年10月29日,將作為東京奧運會體操、地板滾球賽場的有明體操競技場竣工。有明體操競技場耗費205億日元(約新台幣57億元),館內大量使用日本傳統杉木,主旨是透過木材讓觀眾感受日本獨有自然美。

然而記者實際體驗後表示「屁股有點痛」。

PingWest

為了省錢,有明體操競技場內杉木製作的座位靠背只有20cm高,而且與水平面呈直角,坐著太硬,靠上去又會覺得腰疼。此外座位間距很小,每隔三個座位只有一個扶手,觀眾不得不和身邊的陌生人相互依靠。

PingWest

如果觀眾沒有自行攜帶坐墊,又想坐得舒服點的話,東京奧運會官方已經貼心地準備好了配套的坐墊周邊(約新台幣2,900元)。

PingWest

沒有空調的主會場和座椅簡陋的體操館都不是省錢大賽的最終贏家。

為了節約經費,東京奧組委計劃讓選手村內的運動員睡在紙箱子上。這套史上最省錢的寢具床架是貨真價實的硬紙板,只要折疊起來拼裝好就能立刻投入使用。

PingWest

紙板床寬90公分、長210公分,和大學寢室的單人床差不多大,對於身高特別長伸不開腿的選手,紙板還能再加長20公分。

PingWest

據東京奧組委宣稱,雖然紙板床看起來很脆弱,但拼裝好之後能承擔200公斤的重量,所以完全不需要擔心。

用最先進的理念花最少的錢,這屆奧運會注定成為傳奇。

擔心中暑,小學生紛紛放棄看奧運

東京奧運面對的另一大難題是夏季的超高溫。

預計奧運會期間,東京的地面氣溫可以達到35度以上,人員密集的奧運會場局部溫度可能會更高。但貧窮體現在方方面面,由於沒錢,東京大部分奧運場館和等待區域都沒有空調,奧組委只能發揮想像力努力降溫。

2019年7月25日,在東京潮風公園舉行的「防暑對策驗證會」上,東京奧組委在會場安檢口附近擺放了大量牽牛花,雖然沒有任何實際的降溫效果,但奧組委希望籍此給觀眾帶來清涼的印象,企圖達到滅卻心頭火自涼的效果。

PingWest

儘管奧組委的想法非常浪漫,但日本網友敏銳地指出:「看到牽牛花、聽到風鈴聲就會感到涼快」是日本文化中特有的迷思,對外國人是無效的!

PingWest

另一邊,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直在堅持大力推廣潑水降溫,希望用這種方法為東京夏日帶來絲絲清涼。

「我們要繼續推廣潑水運動,」小池知事說,「早晚將泡澡後殘留的浴缸水潑灑在家門前的路面上,這必須成為生活習慣的一部分。」小池知事還表示,潑水是來自江戶時代的降溫智慧,是來日本傳統的款待之術,應用在奧運會上完全沒有問題。

PingWest

如果種花灑水都不管用,奧組委還有第三招:人工降雪。

2019年9月13日,東京奧組委搬來了碎冰機,在海之森水上競技場上空噴灑「刨冰」。然而300公斤冰塊下去,現場的氣溫、炎熱指數等各項指標一點兒也沒變,同時融化後的冰塊搞得地面樓梯到處都濕漉漉的,有媒體記者因此滑倒。

對此奧組委表示,降雪的最終目的並不是降低氣溫,而是讓觀眾們感到快樂。

PingWest

對於奧組委和政府給出的解決方案,東京人民到底有沒有信心?

據大會工作人員稱,奧運會、殘奧會的一千多萬張門票中,約有100萬張分配給了東京都的各個小學。2018年,幾乎所有都內的小學都提出了觀賽申請,但次年5月具體的比賽日程和會場公佈後,陸續有小學開始擔心學生中暑而放棄觀賽。截至12月,已經有206所小學退出,101所小學正在考慮退出。

想來想去,真的不如抱著西瓜吹著空調在家看奧運!

東京北海道馬拉松大亂鬥

對東京失去信心的不只是小學生,還有IOC(國際奧組委)。

2019年11月1日,因為擔心東京夏季過於炎熱而影響選手錶現,IOC單方面決定將奧運會馬拉松、競走項目轉移至北海道札幌舉辦。距離比賽開始只剩下9個月了,跑到路線等所有具體環節都是零準備,札幌和東京紛紛陷入慌亂。

轉移馬拉松項目的消息公佈後,札幌市公共關係部門透過電話和電子郵件收到了幾百份民意,指責「札幌是小偷」,要求「札幌退出馬拉松」。札幌市市長不僅要背上緊急籌備奧運會的大鍋,還要被罵,出席記者發布會時滿面愁容。

PingWest

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表示拒絕接受,東京對於IOC的決定採取三不原則:不同意、不妨礙、不出錢

但其實,IOC已經給過東京機會了。

為了解決馬拉松路面溫度過高的問題,2016年,東京開始鋪設包含馬拉松跑道在內的100多公里「隔熱道路」。這種隔熱道路的材料中加入了保水材料,同時道路表面也塗上了反射紅外線的隔熱材料。據預測,使用隔熱材料的路面溫度比普通路面低5至6度。

PingWest

但是來自東京農業大學的樫村修生教授對兩種道路的防暑效果進行實地測試後發現,「隔熱道路」的表面溫度確實比普通道路低10度左右,但是多餘的熱量被反射到了道路上方,人所在高度的氣溫反而比普通道路更高(平均高1.5度左右,最高時高出3度)。

在這樣的路面跑步,比在普通馬路上跑步更容易中暑。

PingWest

而此時,「隔熱公路」已經修了136公里,投資在修路上的300億日元(約新台幣83億元)全都打了水漂。

早就為馬拉松做好準備、擺出茶點和觀景座位的馬拉松路線兩側小商店也只好默默把小攤收走。

為了安慰備受傷害的東京都民,IOC建議在奧運會結束後,利用東京奧運馬拉鬆的原計劃路線再舉行一場「奧運會慶典馬拉松」。

算算奧運這筆帳

過去的幾屆奧運會都伴隨著赤字巨大、設施趕工、會後場館利用不足的陰影。

其中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不僅沒有給巴西帶來經濟成長,反而由於在全國經濟退行的情況下支出過多引發群眾不滿,加速了隨後發生的政治動亂。在奧運會結束後,因為利用不足保養不善,耗費46億美元(約新台幣13億元)、集舉國之力建成的奧運場館幾乎全部廢棄,造成巨大浪費。

馬拉卡納體育場內座椅脫落
PingWest

對於大多數經濟前景不明朗的國家來說,奧運已經不再是經濟的助推器,而是一筆前期投入巨大、後期收益不明的賠本買賣。

如今這顆燙手山芋到了日本手裡,花掉的錢只多不少。

根據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組委會給出的新預算,2020東京奧運會的行政和運營成本預計約為8,200億日元,建設和翻新場館的成本預計約為6800億日元。此外,還將預留1,000至2,000億日元的儲備金以備不時之需。

上述合計總額為36,000至48,000億日元(約新台幣1兆至1.3兆元),或占2020財年名義GDP的0.6%至0.8%。

三國合作秘書處

這場奧運已經過於一波三折,東京最終到底會交出怎樣的答卷?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 品玩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