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挑戰美國 玩真的?

2004.04.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挑戰美國  玩真的?
去年3月12日,英特爾在全球同步推出Centrino晶片組,讓筆記型電腦不用接網路線,可以隨身帶著上網。從那之後,我經常在各地咖啡店和機場候...

去年3月12日,英特爾在全球同步推出Centrino晶片組,讓筆記型電腦不用接網路線,可以隨身帶著上網。從那之後,我經常在各地咖啡店和機場候機室,看著穿西服或套裝的男女白領,把電腦放在桌上或膝上,無線上網,身旁就是活動辦公室。

**英特爾火大不玩了

**
英特爾靠Centrino扳回一城,去年兩度調高財測,是過去3年最好的表現。談了許久的無線區域網路,也因為英特爾的背書,再添一把柴火,在全世界狂燒,台北市政府就計畫在市區各地都能無線上網。
今年6月1日起,在中國將暫時看不到這種畫面。中國政府在去年底制定一套無線區域網路的安全標準,稱為WAPI,任何想賣無線區域網路產品進中國的業者,都必須符合WAPI標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找擁有這項加密技術的中國廠商合作,共同研發生產。中國政府定6月1日為截止日期,過了這一天,不採用WAPI規格,就不能進中國市場。
這等於設下一道路障,強收過路費。結果,英特爾首先發難,宣布不玩了,和中國政府卯上。 我不清楚英特爾如何下這麼大的決心,畢竟它在中國的投資和布局已久,期待也深,沒有理由和中國政府搞壞關係。但這顯然不是一家公司對上一個國家的事,而是一個國家對上另一個國家的事。
在英特爾發布消息前,美國政府剛由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商務部長艾文思(Donald Evans)和貿易代表佐立克(Robert Zoellick)三人聯名,發了一封信給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抗議中國不顧國際標準,自行採用WAPI加密技術,干預市場發展。

**中美對陣層級提高

**
有沒有搞錯?這件事有這麼嚴重,需要美國政府3位高層出面?
當然,今年是美國大選年,特別是最近美國正為美中貿易逆差,以及國內工作機會流到海外,特別是中國和印度,開始全面檢討。最近美國人對兩個詞相當敏感:「外包」(outsourcing)和「外移」(offshoring),而當這兩個詞講的是一件事時,又格外敏感。
不過,這應不是美國在此時抗議中國的理由,雖然它可能需要製造一些涉外話題來凝聚國內民心。可能的理由是:中國以市場規模為籌碼,意圖在多種產業建立自己的標準,而這件事挑戰了美國的權力。
WAPI只是開頭,之前還有手機用的第三代無線通訊標準,在歐規WCDMA和美規CDMA2000之外,中國又自訂了TD-SCDMA;在網際網路新一代的標準IPV6(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上,中國也試圖挑戰美國,拿下規格主導權。
中國的手機使用人口在2000年已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目前更高達2.8億人;中國的上網人口,去年有8000萬,預計到2006年將突破1.5億人,超越美國成世界第一。中國有9億農民,有很大一部分還是開發中國家的景像,但另外一面卻又是使用數位科技人口最多的國家。
問題是,中國沒有贏得它所該有的發言份量。中國的無線通訊和網際網路公司,在國外資本市場獲得的認同完全不成比例。以提供手機服務來看,中國只有一家公司靈通網(Nasdaq代號LTON)在Nasdaq掛牌;和網際網路有關的,也只有新浪(代號SINA,入口網站)、搜狐(代號SOHU,入口網站)、網易(NTES,入口網站)和攜程(CTRP,旅遊網站)4家公司在Nasdaq掛牌。
在科技業,掌握制定規格的權力,就是掌握了最大獲利來源,這也是美國多年獨步全球科技市場之處,從電腦、晶片、軟體、通訊、網路、加密技術、微機械、奈米再到生物科技,美國規格就等於國際規格。中國一直以來是國際規格的接受者,但是隨著它掌握多項產品的最大市場,正試圖翻身。
差別在於,美國是靠長期大量投資研發活動,以技術創新取得規格主導權;中國則是寄望由內需市場營造從「量變到質變」的機會。
在鮑威爾寫給曾培炎的信中,呼籲中國回到WTO的架構下,消除貿易壁壘,與世界標準接軌。

這個說法乍聽有理,但細究卻缺乏說服力,因為美國去年為保護自己的鋼鐵業,宣布對進口鋼鐵徵收高額關稅,違反WTO精神,引起歐盟和其他國家大為不滿,也宣布對美國產品課重稅回應。
中國敢向美國叫陣的另一原因,是它和歐盟的經貿關係愈來愈密切,預計2005年歐盟(即將於今年5月再增加10個會員國,成為25個會員國)就會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和歐盟的關係,一向比中國和美國的關係來得和緩。中國向法國採購的空中巴士客機數量,超過向美國採購的波音;而造價高昂的京滬高速鐵路,也可能交給法國業者承包。
歐洲業者對中國自定規格一事,也有善意回應。來自歐洲的無線通訊業者諾基亞和西門子,都接受中國的第三代行動通訊TD-SCDMA規格,在中國與當地廠商合資研發和生產符合TD-SCDMA規格的設備,以便在中國銷售。
WAPI一事的後續進展會如何,目前還難說,美中雙方彼此交手很有經驗,不會太快把底牌掀出,但有關中國自定科技規格一事,美國倒是有充分擔心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中國近幾年的大學畢業生激增,預計今年將有280萬大學生畢業,其中理工科系學生近100萬,是美國的兩倍。
人數不能等同換算為國家的科技實力,而且這些學生當中的精英,有一部分將來也會到美國留學,甚至成為美國公民。但是這種科技人才增加的趨勢,配合目前的投資熱潮,再過10年、20年,中國在科技業的發言份量絕對遠高於今日。

**自定規格不限科技

**
甚至,中國想制定規格的企圖,不只在科技業。為了辦好2008北京奧運和2010上海世博會,中國正大力推行信用卡,好讓外賓屆時能方便在中國生活和消費。去年底,中國的信用卡發卡量是270萬張(遠不及台灣的3400萬張),但成長率卻超過200%,預計今年底將破800萬張。
中國主管信用卡的單位叫中國銀聯,它的目標是建立中國自己的標準,與Visa、Master、American Express和JCB等現行國際標準分庭抗禮。我在2月底遇到一位銀聯的高層主管,他告訴我將來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要讓銀聯信用卡可以刷;有中國國內市場支撐,他們非常樂觀,也和台灣多家銀行合作,借重台灣的經驗。
對他的工作我給予祝福,順便也想想這和台灣有什麼關係。過去,台灣的科技業一向走美國路線,做美國規格的快速跟隨者,基本上延續對於美國在政經上的依賴,而美國則回應提供龐大的內需市場,進口台灣產品,一直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國。
但是,當中國取代美國,已成為台灣最大出口國,這個新貿易夥伴又一心制定規格時,台灣的角色就變得尷尬。是該繼續跟著美國規格,還是投向中國陣營,或者有其他可能?這應該是台灣在後戒急用忍時代,需要急而不能忍的新思考課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