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第一人引進未來鑽石,鑽石女王謝淑英揭密

2020.03.03 by
蔣曜宇
全台第一人引進未來鑽石,鑽石女王謝淑英揭密
周書羽攝影
曾經人們不願把金飾戴在脖子上、挑鑽石不強調車工後的火光,這些觀念都被謝淑英修正過來。現在,她要說服另一件事:讓你把這顆實驗室裡造出來的鑽石戴在手上。

任何一顆璀璨動人的鑽石,都是要歷經完美的切割,才能折射出七彩火光。世人都知「鑽石恆久遠」,那樣的光彩,不僅藏不住抹不去,更要不畏時間洗鍊,如同第一天那樣亮麗。

人稱「鑽石女王」的謝淑英,其人其事,正像是一塊原礦雕琢成鑽石,且歷久彌新的樣貌。

30多歲從公務體系半路出家,意外成為25年的珠寶外商專業經理人,到60多歲繼續衝刺,創立自己的品牌「JOY COLORi」,謝淑英試圖改變整個社會對鑽石的想像。

面對事業的第三春,謝淑英有把握嗎?快人快語、行事風格相當阿莎力的她坦言:「我不知道是否會成功,因為這是一個空前的挑戰。」

畢竟,JOY COLORi在賣的,不是傳統上那種從礦場裡挖出來的鑽石。她只賣從實驗室中用科技培育出來的鑽石(Lab-grown Diamond)。這種鑽石,沒有《血鑽石》的人道考驗、沒有開山鑿土的環境問題,但是有人會說,這個鑽石是「人造鑽石」,對它的價值打上一個問號。

謝淑英不怕,她說這種鑽石叫做「未來鑽石」。「對未來世代來說,他們的腦中只會有這種鑽石。」在馳騁珠寶界25年來謝淑英眼中,這是一個不可抵禦的大勢。然而,在「未來鑽石」真正脫下外衣成為「鑽石」以前,她得先去扭轉大眾對現在的「鑽石」的印象。

改變社會觀念,相當不容易。但這樣的任務若是能成,或許也只能在已經有過兩次成功經驗的謝淑英手中達成。

九零年代賣金飾,第一次教育消費者

金飾是時尚,妳該勇敢追求美!

謝淑英才能第一次展露,是在1993年國際黃金協會來台推廣金飾時尚時,負責規畫展覽的她創下千萬業績紀錄,讓當時的香港金飾商「鎮金店」(Just Gold)總經理黃德強留下深刻印象。此前,她還只是中央信託局(2007年被台灣銀行整併)內負責黃金交易業務的公務員。

「鎮金店」隨後來台拓展市場,第一個馬上就想到挖角謝淑英,於是乎,她結束了15年朝九晚五的生活,成了鎮金店台灣區董事長。她的第一個任務就很艱鉅:如何讓人們戴上時尚金飾?

「(90年代)那時要叫人把24k的金飾戴在手上,簡直是一場革命。」謝淑英說。當時台灣社會的普遍觀念中,買金飾是為了保值、是長輩給後輩的禮品,但謝淑英卻想把它塑造成時尚飾品,要讓女性透過金飾追求美。

1995年,謝淑英以「真女人」為訴求,找了王菲來代言,傳達以「時尚金飾表達自我」的新時代女性形象,翻轉了黃金的俗艷形象。鎮金店在台灣的業績,也從1993年的2億元,到2000年足足翻了6倍,來到12億元。

成了台灣「金飾女王」還不夠。觀察到鑽石市場逐漸成長的商機,謝淑英主動向香港老闆請纓,在1997年成立子品牌Just Diamond,推廣時尚鑽飾,同時代理起Hearts On Fire等國際品牌。

1997年到2002年短短5年,Just Diamond業績從1.5億元成長到3.9億元,「鑽石女王」的名號,便是從那時在圈內流傳起來。

打出「鑽石女王」名號,第二次教育市場

車工好,比什麼都重要

在謝淑英的領導下,台灣鎮金店的業績一度高過香港總部,卻也引來了功高震主的疑慮。在2004年,她離開了鎮金店,轉而擔任Hearts On Fire的亞洲區總裁,並在台灣開設第一間直營門市,與一直代理該品牌的前東家正面對決。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Hearts On Fire不比Tiffany、Cartier知名。而在美國,Hearts On Fire的註冊商標為「全世界車工最完美的鑽石」,強調「車工」的品牌形象也與台灣人買鑽石,專注挑顏色、淨度與克拉數有所不同。

兩年內,謝淑英再度翻轉了台灣市場的刻板印象,成功以「車工」為行銷重點,在第二年交出2.7億的營收成績,迅速增設6間門市,為品牌直營紮下根基。

身為家族裡的小女兒,謝淑英本可以不用如此打拚,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改變台灣市場。(圖為JOY COLORi的未來鑽石)
JOY COLORi提供

十多年過去了,金飾不斷被流行化,顛覆原本的貴重感,甚至成為年輕嘻哈潮流的其中一種元素;而人們去挑鑽石時,對切工、對火光的講究,也逐漸變成一種常識,或許可以說,在台灣市場對黃金鑽石的觀念重塑過程裡,謝淑英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2017年,謝淑英從Hearts On Fire退休,功成身就的她大可以好好休息不再需要為品牌打拼,但她不願意就這樣停下腳步,2019年她選擇再創業,流在她血液裡的家族基因,適時地跳了出來,要她繼續挑戰下去。

原來,謝淑英的爸爸自己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創業家、拓荒者。「他從做塑膠碗、壓克力板到外銷香蕉,通通都是全台第一。」而在11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十的她,前面幾個哥哥姊姊也是從來不退休。

「我哥哥80歲了,也還是會進公司!太早退休的話,往後這麼長的人生要做什麼呢?」謝淑英問。

打出「鑽石女王」名號,第三次挑戰市場

未來鑽石也是鑽石,而且更便宜

闖蕩珠寶界25年,謝淑英不斷在觀察。她看到國際鑽石礦藏量年年減少,她看到年輕人晚婚、以及買不起鑽戒的問題。也是在此時,她看到美國近年來愈來愈火紅的「未來鑽石」,她知道機會到了。

2018年底,在為外商打拚了25年後,她成立了自己的珠寶品牌「JOY COLORi」,並把自己英文名字「Irene」的「i」放進品牌名稱裡,這一次她要為自己奮鬥。

隔年,她拿著這個沒沒無聞的新品牌,大膽地將未來鑽石產商「Diamond Foundry」的商品帶進台灣,成為第一個販售未來鑽石的台灣品牌。謝淑英一次要建立消費者對新品牌的信任度、同時與他們溝通未來鑽石的理念,可說是她職場生涯的巔峰挑戰。

「我手上的未來鑽石只要38萬!」人造鑽石在大遠百開賣...你會想買嗎?

不過,她也做好準備了。「我過去所學的一切,在這裡全都用上了。」有著虔誠信仰的謝淑英笑著說:「神預備了我25年,就是為了要成就這個品牌。」

究竟何謂謝淑英所說的「未來鑽石」?根據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在2018年的聲明:「科技演進讓人們得以在實驗室中培育鑽石。這些鑽石與傳統開採鑽石有著同樣的光學性質、物理以及化學性質,因此,它們就是鑽石。」

FTC並於其官方出版的《珠寶指南》中刪除稱呼傳統開採鑽石為「天然」的定義,這不僅意味著打破了一般人們對「天然」v.s. 「人造」鑽石的分類法,同時也暗示了未來鑽石的上漲行情。

謝淑英尤其感興趣的,是未來鑽石對科技的擁抱。她說,過去鑽石上游少有人能進場投資,因為他們大多都是封閉性的產業,被家族、礦商給壟斷。但Diamond Foundry至今已引來了Twitter共同創辦人暨前執行長艾文・威廉斯(Evan Williams)以及其他12位矽谷科技大佬的投資。這也讓她更加堅信未來鑽石的發展性。

「現在有哪一項事物不擁抱高科技?鑽石也要擁抱高科技才行。」她的言下之意是,要讓鑽石產業繼續維繫下去,「未來鑽石」將是珠寶商絕佳的數位轉型方向。

其實,未來鑽石也有助於達成謝淑英的另一個目標:向年輕族群推廣鑽石。

根據國際市調機構MVI針對未來鑽石的調查報告,有高達70%以上的千禧世代,願意為了環境以及人道因素,選擇未來鑽石作為開採鑽石的替代品。

少去了開採的成本,未來鑽石也因此變得相對便宜,使年輕族群更容易入手。「原本年輕人可能要花上十萬元來買鑽戒,現在可能只要花三到五萬,省下來的錢還可以度蜜月。」謝淑英說。

然而,一個新觀念的養成,必定也會遇到反動的力量。

新定義:什麼才叫做真鑽石?

科技加上人道精神,讓它閃耀光輝

在2019年4月於南非開普敦舉辦的國際奢侈品論壇上,戴比爾斯(De Beers)、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和蒂芙尼(Tiffany)三間傳統鑽石界龍頭就共同宣示,未來鑽石只能算是時尚品,而非奢侈品。

這個說法,等於再次強調開採鑽石的「稀缺性」,從而將開採鑽石與可在實驗室製造的未來鑽石區隔開來。

事實上,長期拒絕銷售未來鑽石的戴比爾斯,也在2018年投資了一個專門販售未來鑽石的新品牌「Lightbox」,並將定價設得相當低,每克拉僅800美元,比一般未來鑽石品牌還要再低20%左右。

面對來勢洶洶的傳統勢力,謝淑英顯得輕鬆。她認為,鑽石的價值在於車工、在於理念、在於品牌,而不是所謂的稀缺性。截至目前,JOY COLORi位於遠百信義A13二樓的門市自去年底開幕以來,始終是該樓層的業績「樓霸」,這也讓謝淑英更加肯定自己的選擇。

她以皮草為例說明,哪怕許多精品品牌已經透過科技手法提供替代品,還是有30%左右的人只接受「天然皮草」。但那不能成為產業不向前進步的理由。謝淑英想要讓大眾知道,並非只有土裡挖出來的才是真的鑽石,實驗室培育的鑽石,人道、環保,並閃耀著七彩火光。

謝淑英的第三場戰役已經敲響戰鐘。這次,她必須化身最厲害的車工師傅,切割掉人們對傳統鑽石的定義,賦予它新的光彩。

由此來看,謝淑英的未來鑽石,將不只關乎鑽石、更關乎未來。

人物檔案

謝淑英
出生:1956年
經歷:鎮金店台灣區總經理、Hearts On Fire亞洲區執行總裁、JOY COLORi創辦人
學歷:政治大學國貿系

未來鑽石小檔案

製造方式:化學氣相沉積法(Chemical Vapor Deposition, CVD)
特色:與傳統開採鑽石有相同的化學、物理、光學性質
限制:受限於目前技術,高純度無雜質的鑽石多小於10克拉

責任編輯:蕭閔云、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