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崗國中白菜門事件〉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不容檢驗PO文內容?

2015.10.27 by
李士傑
李士傑 查看更多文章

星輿公司noema.io共同創辦人,網路文化運動者、獨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資訊所專案經理、資訊社會學博士研究,過去十年投入開放源碼與數位文化相關計畫。

花崗國中白菜門事件〉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不容檢驗PO文內容?
shutterstock
網路爆料此起彼落,最終究竟只滿足了陰謀論者的想像,抑或帶給我們什麼啟示?社群媒體當道年代,無論個人到企業與公部門,都該學會解讀社群發言或公關危機處理。

9月9日花崗國中英文教師鐵木洛帝臉書發文貼出「營養午餐白菜份量過少照片事件」,隨著後續發展不斷擴大,迷霧始終未曾散去,因而在網路上被稱之為「白菜門」(cabbage gate)事件。

事件延燒十天後,鐵木洛帝本人雖然在臉書貼文道歉,希望一切能告一段落,「還給孩子安靜的學習環境」,但仍有縣府指控記者報導不實、媒體報導記者退出花蓮記者協會、花蓮記者協會理事長宣佈辭職等後續發展。

從這則臉書更新發佈的當下,鐵木洛帝便讓自己身陷不利的處境:他不但發洩怒氣用語過當,同時點名花蓮縣副縣長徐祥明要對這件事情有所交代。

徐祥明今年1月新就任副縣長一職,之前擔任花蓮縣政府衛生局長、機要秘書、慈濟大學公共衛生學系副教授;除了營養午餐是他原本衛生局的業務職掌範圍之外,5年政績不菲而優點更是以效率見長。5月時花蓮縣長傅崐萁更點名支持他出來代表國民黨參選立委。鐵木洛帝在11:43 分拍照,45分至臉書上傳完成。

徐祥明副縣長在12:40分便率縣府秘書長及政風人員到學校突擊檢查,和校方查詢相關情形之後,判斷菜並沒有不夠。

校方回應記者相關詢問時,至少犯了3次以上的實體錯誤:誤植時間順序、無法講清楚到底到底白菜去了哪裡?並且沒有對外引述當事人 --- 學生的意見。這些令人起疑的陳述方式,以及要將這個老師定位「偽造」證據等說法,引起網友們的反彈。而根據縣議員的說法,鐵木洛帝有電話聯絡他,說明內容讓縣府定調這件事情是老師失職,並且在網路流通資訊之後,認為這是有心者的「網路霸凌」行為。中間流出調職傳言等資訊1,以及網路名人的加入聲討真相,也讓網友坐實了當代台灣冤案的想像。

相較於9月初發生帶飲料參觀展覽男童不慎撞破千萬等級真跡畫作,一連串許多令人疑團未解的京銓公司《真相達文西》大展(如今已經被後來的諸多新聞淹沒,石沈大海),「白菜門」帶出了其他面向的許多問題:我們該如何看待臉書的發言資訊?在公部門與教育單位中的臉書使用守則應該要怎麼來訂定?基於愛護學生而行為失當的老師,該如何謹慎處理?

校方過往與鐵木洛帝便已經在網路爆料的原則上有所爭執,如今的噤聲結果,讓信者恆信,懷疑者繼續懷疑,包括學生在內的各方都變成了輸家。網友在 PTT 八卦版該事件討論文章的推文中,嘲諷性地寫著:「一拳打破假展覽 一菜打破真後門」,滿足了陰謀論者的想像。悲慘的公關危機處理,也許將讓社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妳是吃了2碗白菜,卻只給了一碗白菜的錢?」

周曙光,台灣女婿,太太在花蓮任教

花崗國中至今仍未在公開聲明中解釋白菜去向,反而自證「鐵木老師過去亦曾2次依程序通知午餐秘書補菜」,可見花崗國中白菜消失不是第一次,鐵木洛帝也非第一次遇到此類現象。

從公視、民視以及蘋果的新聞畫面和聲音來看,鐵木洛帝和他的學生沒有捏造事實,而校長林東興和縣政府並不能提出證據證明鐵木洛帝捏造事實, 無法解釋菜為何在2015年9月9日11:43分變少,也沒有解釋何人最後接觸白菜,反而將重點放在感歎詞WTF上,並「以涉嫌誹謗情事」加以恐嚇。

實際上,法人、團體、組織不能成為誹謗罪的犯罪對象,犯罪對象只能是自然人。花蓮縣政府不懂法。反過來,若是鐵木洛帝能證明花蓮縣政風處長餘世銘和花崗國中校長林東興故意捏造鐵木洛帝捏造事實的事實,則可以啟動誹謗罪訴訟流程。」

「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不容檢驗PO文內容?」

Virginia Lin 熱血民眾

鐵木洛帝拿剩菜PO照!既是剩菜,就不存在「打包白菜的女老師」、「包庇女老師的校長」、「包庇校長的縣府」以及「汙衊鐵木的縣議員」。
花蓮縣府或花崗國中倘若貪污舞弊,全民一定力挺到底。但是把5個人份量說成30個人份量,這不是造假,什麼才叫造假? 替學生爭取權利是應該的,但不該用譁眾取寵方式,傷害了無辜的第三者,撕裂社會製造對立,非常不可取。
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不容檢驗PO文內容?
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不必客觀理性?
難道因為反對執政者,就允許老師隨便上網罵人?

「希望能夠公開、公正的查證事實。」

劉致妤 Shadow Liu,女演員,出身於花蓮縣
本人在網路上聲援花蓮縣花崗國中被迫害老師的權益,希望能夠公開、公正的查證事實,因不少學生、同學已出面證明該老師並沒有說謊,連家長都北上找全國教師公會總聯合會發表記者會,反觀縣政府、縣議員與不知名人士一直當做這些事沒有發生,證據在他們眼中是不存在的。本人所爭取的是,請第三公正方正視這些證據,撤除老師的處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