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的大平台〉重新定義社會,打造平台資本主義

2019.02.27 by
李士傑
李士傑 查看更多文章

星輿公司noema.io共同創辦人,網路文化運動者、獨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資訊所專案經理、資訊社會學博士研究,過去十年投入開放源碼與數位文化相關計畫。

滿滿的大平台〉重新定義社會,打造平台資本主義
Shutterstock
Web 2.0目的在促進使用者資訊交換及協同合作,網路崛起後,要讓社會增值,應該是著重在推動資訊面。

「政府就是平台」可以提供公民有更透明、更良好的公共服務。

這次有機會參與一個政府計畫的外部專家諮詢會議。在會議中發現眾人對一些基本名詞如「平台」,有著一致認同的共識,同時卻有著天差地遠、各式各樣的想像。

政府部門裡的先進們運用著「資訊技術整合平台」跟「教育推廣平台」,期待著某種獨立的系統把資訊技術整合在一起,又或者有一個既能夠把訊息推廣出去,還能夠發揮教育功能的網站,解決所有在教育推廣分類以下的工作。

平台似乎是一個中立的「量詞」,幫助各單位承辦者界定他們所要推動的工作,與重要的績效考量基本單位。但是到實際執行時,平台又變回一個多采多姿、活蹦亂跳的概念與譬喻,既可以代表通路、網絡、系統、資料庫、甚至是社交媒體服務。

這個現象的源頭,其實是因為我們活在一套歷史悠久的描述語言中,早已把它視為現實;同時又被當下席捲全世界的新平台浪潮所牽動。我們對資訊技術的認知既舊、又新,我們還來不及系統性的更新腦中的印象,就得要在今日的世界中生存下來。

後設概念影響一切

平台是一個後設概念,它是一組被設計與搭造的「架構」。在這個架構下,設定了特定遊戲規則,得以規範事件的出現與消失。在這個架構之下運作,不同的角色相遇、交流與交換訊息、交易價值,都在掌握範圍內。

像我們所熟知的Facebook組合了多重服務,讓使用者在無償運用這些服務的當下,接受這個架構對自己的諸多限制。最有名的就是動態消息(News Feed),Facebook演算法會幫你自動呈現朋友們最新訊息,你可以決定優先看到內容,但是你並不會知道你是否看到了「所有的資訊」。

平台設計與建造者運用了不同規則,創造了一個複雜的世界。綁住使用者的使用模式,並且把他們轉換成為商業模式的獲利來源。在短短十多年發展下,它們已經成長成一個席捲全世界的巨型現象,這個現象叫做「平台資本主義」。它的定義是「一種商業運作方式,涉及到招募大規模數量的人們,為了自己的目的運用這個公司的平台『做事』。例如某一個讓共乘更便利的平台服務」。

平台資本主義同時也是2016年一本書的名稱。作者尼克・斯尼瑟克(Nick Srnicek)認為平台是大型的壟斷公司關注在大眾中獲得與使用、控制資料,因此能夠獲得經濟中主導地位的工具,以一種新興的商業模式面貌在第四次工業革命――資訊革命之後的數位轉型中發揮重要作用。

還記得15年前,自由軟體運動中主要人物之一的提姆.歐萊禮(Tim O’Reilly)喊出Web 2.0的口號時,其中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網路就是平台」。

15年後,平台已經變成一個主要戰場,同時貌似中立的資訊網路科技帶來的生產力已經擴散到任何一個領域,學科領域間的藩籬已經傾圮。當每個人的免費信箱都塞滿了訊息,Gmail開始收費的時刻到來,意味著私有化的企業平台巧妙取代了公共世界。

打造「政府就是平台」

當我們運用這個後設概念描述我們期待的願景時,我們要馴服它,讓它為我們真實使用,適應我們的使用習慣。

一個教育推廣平台的本質是一系列相連的規則設定,掌握了為何這些民眾願意運用公共平台。而不只是一個廠商建置一堆軟體,再拿另外一堆資源去舉辦課程展示,推廣給民眾使用。如果沒有從源頭設計開始意識到這個戰場的競爭關係,所有作為譬喻想像的平台恐怕都很難有真正成果。

「政府就是平台」(Gaap,Government as a Platform)源自2010年Web 2.0領導者提姆·歐萊禮所提出的新口號。英國在2014年開始將它們國家數位轉型的目標設定「政府就是平台」。所謂的GaaP,就是透過不重複、模組化與元件化設計的功能模組,以更容易的方式組合起來,推動「更好、更聰明的公共服務」。

例如gov.uk就是英國政府的出版服務、gov.uk verify則是數位驗證服務。希望藉由政府打造一個平台,提供更好的服務。

英國政府透過數位策略的擬定,轉向推動政府作為平台方向,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當對著公眾努力推動更好的生活時,我們也需要更加細緻地規劃與施政,把資訊革命生產力躍升的果實帶到政府公共政策制定。

網路短短幾個秋,在這個智慧型手機已經市場飽和、蘋果手機從十多年前出現到迄今第一次銷售瓶頸時刻,重新思考「平台是什麼」可以讓我們真正走向民眾,而不是停留在過往電子化政府的美好記憶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