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半員工相挺、啟動貨運戰場!星宇關鍵2招補銀彈,班機停飛沒在怕

2020.04.08 by
高敬原
過半員工相挺、啟動貨運戰場!星宇關鍵2招補銀彈,班機停飛沒在怕
星宇航空
疫情重擊航空業,但星宇早就重啟貨運業務,也順利完成23.5億元增資,在疫情底下,靠著關鍵兩招繼續增加公司收入。

星宇才風光開航不久,就碰上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各國紛紛祭出鎖國政策,3月中旬,董事長張國煒也做出全部航線停航的決定。

發言人聶國維總是笑著對記者說:「我們影響真的不大。」張國煒更顯得老神在在。

原來,星宇早就重啟貨運業務,23.5億元增資也水到渠成,在疫情底下,靠著這關鍵兩招繼續增加公司收入。

第一招:啟動貨運航班飛越寒冬

3月中旬宣布停航後,不到一個禮拜,星宇客機機腹載著滿滿的貨物,飛往馬來西亞檳城。緊接著本月,另一架滿載貨物的飛機,飛向了澳門。

疫情衝擊載客,然而星宇持續忙碌。發言人聶國維表示,目前檳城、澳門兩航點都有不定期的貨運航班,另一航點峴港,則因為貨運需求小,目前沒有貨運規畫。也因此,就算星宇不載客,也能讓飛機持續運轉,增加現金收入。

受到客機數量大減影響,航空貨運市場一櫃難求,許多客機紛紛投入載貨行列,目前共有兩種方式。

1. 航空公司原有的航線,經過申請後,能利用客機機腹的貨艙載貨,客艙內不需有空服員。

2. 民航局提出「客機轉貨機」新方案,業者只要申請,不只是貨艙,客艙內的走道、行李櫃都能載貨,星宇表示:「目前仍以機腹載貨為主,是否提出客艙載貨申請,內部仍在評估。」至於貨運生意能補足多少營收,星宇表示目前並沒有相關數字。

發言人聶國維表示,目前檳城、澳門兩航點,都有不定期的貨運航班,另一航點峴港,則因為貨運需求小,目前沒有貨運規劃。
星宇航空

對於航空業在疫情之下陸續停飛減班,航空業開南大學空運管理學系系主任盧衍良分析,飛機停飛,航空公司可能面臨人員專業資格的維持問題。根據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AOR)第162條,正駕駛員、副駕駛於最近90日內,至少要在其檢定機型航空器,做到任一航路起飛及降落三次的紀錄,航空公司才能派遣其擔任機長。

貨運需求旺盛下,航空公司既可以維持收入,又能避免機師飛行時數不足,導致技術可能生疏的問題。不過盧衍良認為,星宇的劣勢在於,目前只有3台窄體客機,能載貨的空間、數量有限,較吃虧。

第二招:逆勢增資23.5億,七成星宇人相挺

星宇原本是張國煒一人獨資,今年2月順利完成23.5億元增資後,實收資本額擴張到83.5億元。

發言人聶國維證實,其中有5億元由能率集團參與增資(持股占比6%);另外有3.5億元是員工認股,每股認購價為10元,有高達七成員工參與認股,剩下才是張國煒的資金。

星宇成立以來一直由張國煒獨資,這次增資完畢後,有了其他股東參與。聶國維表示,星宇設定的資本額為300億元,目前也才83.5億元,接下來還會有增資計畫,不過時間點最快會落在明年。

在23.5億的增資中,有3億5000萬元,是員工認股,每股購價為10元,有高達七成員工參與。
星宇航空

備銀彈抗疫情,學者:可視為延後開航

相較於其他業者,星宇的機隊規模與員工數都比較小,自然受到的衝擊也沒那麼巨大。

盧衍良分析,一家新成立的航空公司,在開航的前5~10年注定燒錢虧損,不必期待有盈餘,因此,業者通常會備妥5~10年營運的資金。

以一般全服務航空公司來說,營業收入主要來自客運(賣機票)、貨運、機上商品販售、行李超重費,以及模擬客艙租賃、退換票手續費、維修、地勤、機上雜誌廣告等其他收入。

每月需支出的固定成本,包括人事、保險、利息、折舊,以及租機費用等;此外,油料、維修、機場使用費、艙勤服務費、傭金費用、空勤組員服勤費用等,則屬於變動成本。

他指出,星宇在籌備過程中相當順利,像是開航必須經過的「五階段驗證」,時程完全沒有延遲,迅速過關。現在雖然疫情干擾,不過換個角度想,若是前面驗證程序時間拉長,說不定現在都還沒開始營運,「現在的狀況,可以視為延後開航。」盧衍良分析。

張國煒靠著貨機生意與增資備足銀彈,成為在疫情危機時刻,還能一派輕鬆的關鍵。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