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30億美元登場的Rivian,憑什麼與特斯拉角逐「電動車一哥」?

2020.04.10 by
陳建鈞
抱著30億美元登場的Rivian,憑什麼與特斯拉角逐「電動車一哥」?
2019 Rivian R1T與R1S發表會
若說馬斯克是鋼鐵人Tony Stark,那麼斯卡林(RJ Scaringe)就是超人Clark Kent,為什麼呢?可從後者創辦Rivian開始說起。

2009年成立的Rivian,歷經近10年歲月的沉潛,2018年憑借電動休旅車R1S及電動皮卡車R1T快速走紅。目前為止,Rivian從亞馬遜、福特等巨頭手中獲得近30億美元資金,為這間電動車新秀的前景鋪下一條全新道路。

為兌現年底邁入量產的諾言,Rivian正緊鑼密鼓地籌備,縱然從三菱手中買下位於伊利諾州的廠房,設備未經更新依舊雜亂不堪,「一旦完成清潔、上漆與安裝設備,我們最終能一年生產25萬輛車。」年約37歲的創辦人兼執行長羅伯特.斯卡林(Robert J. Scaringe)說道。

要向悠久的汽車產業發起挑戰可不容易,重重考驗加上「如何邁入量產」的最大難題,讓許多當代挑戰者出師未捷身先死。這意謂著Rivian的考驗才正要來臨,就連前輩特斯拉都在量產這條路上走得跌跌撞撞,又怎能希冀初出茅廬的Rivian有辦法順暢無礙?

追隨鋼鐵人腳步,「超人」搶占電動皮卡商機

斯卡林坦承,一切恐怕不會那麼順利,但Rivian就是為跨越地形險阻而生,他也深信最終所有困難都能被克服。倘若Rivian得以克服萬難崛起,也代表特斯拉一枝獨秀的劇本即將成為絕響。身為電動車領域的先鋒,特斯拉是目前全球最大電動車廠,並坐擁80%的美國市場。

假使馬斯克是桀驁不馴的鋼鐵人,那斯卡林就是沉穩內斂的「超人」。這位超人從在學時期便一心想建立自己的汽車公司,隨著過程中他認識到汽車牽扯的政治、環保與氣候問題,內心也陷入糾葛,最終選擇取消汽車計畫,轉向電動車的懷抱。

Rivian沉潛近10年間,他開發出一種「滑板式」電動車平台,整合電池組、懸吊系統、電動馬達及控制電腦。最終Rivian在2018年11月的洛杉磯車展上,正式為R1S及R1T揭開面紗。

在Rivian的藍圖中,2021年交車數將達到2萬輛,而2022年預計交車數則倍增到4萬輛,乍看之下似乎不多,然而特斯拉Model X登場第一年交車數也只有2.5萬輛。斯卡林還計畫2024年推出三種新車款,其中一款將成為Rivian的「Model 3」,走更為低價親民的路線。

與Marvel鋼鐵人般馬斯克的狂躁氣息相比,斯卡林給人的感覺帶有一種DC超人般的溫和,他相信自己可以克服任何危險或障礙。畢竟Rivian正是為險峻地形而生。
Rivian

皮卡車市場仍是一片未踏之地,特斯拉去年11月發布的Cybertruck,預計2022年才會投入量產;福特及通用汽車的計畫都還得等上數年,此時Rivian可說搶得了先機。

另外,身為主要投資者之一,亞馬遜也向Rivian訂購了10萬輛運貨用的廂型車,預計2022年將有至少1萬輛車上路,2024年全面啟用,以實現執行長貝佐斯2030年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諾言。拜此所賜,未來幾年Rivian肯定不必為訂單煩惱。

與此同時,Rivian也有建立自有充電站的打算,作為民眾購買電動車的考量要點,這或許會是Rivian未來能否在市場上屹立不搖的關鍵因素之一。

顧問公司Navigant分析師阿布爾薩米德(Sam Abuelsamid)認為,雖然現在判定電動車大戰鹿死誰手還言之過早,但Rivian有望發展得很好,甚至拔得頭籌,「如果說誰能銷出最多電動車,那我肯定會說是特斯拉;但若從商業角度來看,由於產品上的優勢,Rivian獲勝的機會又更大點。」

送走10多位高管斷腕改革!Snap走出谷底,成2020年最創新企業

在2018年,社交軟體Snap面臨有史以來最困頓的一年:流失500萬用戶、負評連連的Android App回爐重造、股價與歷史高點相比縮水近84%。諸多媒體、評論家紛紛直言這間社群新創永無東山再起之日。

然而一切未如外界預言,Snap沒被冬天擊垮,反倒在寒風中凜凜綻放,更被著名美國商業科技雜誌《Fast Company》選為2020年最具創新力公司之首。年僅29歲的伊萬·斯皮格(Evan Spiegel),這位7年前曾回絕Facebook 30億美元收購邀約的執行長,帶領公司挺過最險惡的時期。

伊萬及早意識公司出了毛病,初期仿效蘋果與賈伯斯掌控全局的作法全然不奏效,決心著手整治:包括強化領導能力、籌組一批新的管理團隊,以及重新建立管理架構;親自與眾多設計師互動,彼此腦力激盪新的產品模式。

Snap執行長伊凡・斯皮格爾(Evan Spiegel)最為人所知的事蹟之一,便是在2013年拒絕了Facebook執行長暨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30億美元的收購要約。
CC BY TechCrunch via flickr

雖然大刀闊斧地改革總是伴隨著痛楚,4個月內多達10位高管相繼去職,但Snap總算撐過最難熬的時期,並邁向更開放、透明的公司結構。

斯皮格說,「人們總是在談創新文化,但實際你需要的是創新的(企業)結構。」改頭換面的Snap順利重振旗鼓,透過簡化廣告購買功能,2019年營收同比增加65%,而隨著優化過、更順暢的Android App推出,活躍用戶增加3,100萬人,股價也上漲250%。

當科技巨頭在鑽研AR用處時,Snap是唯一將AR平台成功商業化的企業,超過1.63億用戶每天遊玩其AR濾鏡功能,連可口可樂、麥當勞都找上他們推出AR廣告。

Booking.com保持創新的秘訣,竟是每分鐘實驗1千次!

透過實驗改良、精進產品與服務,跟上變化莫測的消費者需求,是企業在數位化時代的生存之道。然而,在注重效率與成功的主流理念下,員工往往害怕失敗而無法實踐。

Booking.com成為全球最大OTA(線上旅行業)業者的秘訣之一,是對實驗文化的忠實信仰,「不必管理層同意,任何人都有權進行實驗」是該集團的核心教條。每位員工皆能利用公司的實驗平台測試自己腦中的想法,在這個全球最大的OTA平台上,每分每秒進行著超過1,000項縝密的測試。

在Booking.com的實驗文化中,投入創新的前期失敗,使開發人員可以迅速消除不利選擇,並全力投注在更有前景的方向上。
Booking.com

種種實驗讓Booking.com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裡,從一間荷蘭新創成長為線上旅遊平台龍頭。但實驗文化並非三言兩語就能建立,企業必須篩選、培養勇於嘗試、敢於承認失敗的員工,將失敗視為學習機會,而非代價高昂的錯誤;並且下放權力,增進組織內的信賴,降低團隊進行實驗的門檻。

同時,管理階層也必須放下過往經驗與偏好,以實驗結果與數據為尊。一位Booking.com主管就指出,「若實驗告訴你網站標題該用粉紅色,那就該是粉紅色,你得遵循測試結果。」

「你必須放下以為自己什麼都清楚的傲慢。」時任Booking.com執行長的吉蓮.坦斯(Gillian Tans)也表示,領導者應該在知識上表現謙遜,無懼於承認「我不知道」。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2期〈全球掃描〉,為讀者精選、梳理各大外雜焦點內容,資料來源:ForbesFast CompanyHarvard Business Review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