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內沒有對手」!遊艇大亨侯佑霖吐3個難題,他為何不想當孤單的霸主?

2020.05.21 by
蔣曜宇
「十年內沒有對手」!遊艇大亨侯佑霖吐3個難題,他為何不想當孤單的霸主?
蔡仁譯攝影
「一個漂亮城市,要有漂亮的遊艇碼頭!」抱著這個信念,亞果集團董事長侯佑霖在台南建造了「安平亞果遊艇城」。但遊艇產業要在台灣發展,他還得克服三大挑戰。

三月底時「危機入市」,買下燦星旅行社的遊艇大亨侯佑霖,讓外界眼光聚焦到了大眾較為陌生的遊艇產業。2014年創立全台首座遊艇休憩集團「亞果遊艇集團」,並在5年內使營收從1,000萬跳漲到1億5,000萬的侯佑霖,心中有個遠大目標: 他想把南台灣打造成亞洲的邁阿密。

聽上去很遙遠的夢想,但亞果已經慢慢打好了基礎。過去幾年內,他們用1億元標下澎湖的第一個遊艇碼頭BOT案、並攜手新加坡飯店業者悅榕集團,要在台南安平打造「亞果遊艇城」,以遊艇碼頭為核心,在周遭建設五星級飯店、餐廳與商城。

如今碼頭第一期的60個泊位已建好,「亞果遊艇會」的會員,時不時就會來這裡開船出海。這個亞果遊艇會的成員包含許多金字塔頂端的人士,而想躋身其中的人,也愈來愈多。

舉例來說,亞果遊艇會的年度限量首席卡就從2014年的60萬,到今年翻倍來到130萬,並且在新春一開賣就搶購一空。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搶購潮?侯佑霖說: 「這代表我們的會員很有遠見。他們知道這張會員卡未來的價值。」

比打小白球還有社交價值!遊艇會是世界級的

對亞果會員來說,遊艇會是一個絕佳的社交平台。透過定期舉辦的活動,會員間可以彼此交流,甚至進一步發展商業合作。侯佑霖表示,遊艇和同屬高端活動的高爾夫球不太一樣,「高爾夫球本身是一種競爭,交流的性質不同,而且會員出去打球一組也就四個人,社交功能有限。但遊艇會不一樣。遊艇可以開去其他國家,它可以是一個國際性的社交平台。」

由於亞果有跟世界各地的遊艇會簽姊妹會,當亞果的船航行到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時,可以在其他遊艇會的碼頭停泊。更有甚者,當拿著亞果最頂級的會員卡到國外時,還可以租當地遊艇會的船、參加他們舉辦的活動。 「遊艇會的價值是世界級的。而你在國外想拿到會員卡恐怕並不容易。」

安平亞果遊艇城第一期碼頭有約60個泊位,其中有亞果自己的遊艇帆船、也有會員將自己的船停靠在碼頭。
蔡仁譯攝影

侯佑霖舉例,以中國來說,最便宜的遊艇會員卡不會低於100萬人民幣,而在香港,有些會員卡甚至想買都買不到,需要透過世襲或推薦的方式才能得到。「在遊艇產業剛興起的台灣,價格相對便宜,大家也看漲亞果遊艇會未來的價值。」

透過遊艇會的經營,亞果成功掌握了金字塔頂端的市場。不過這樣是不夠的。要打造一個老少咸宜的台版邁阿密,亞果起碼還有三個「不」要解決,那就是 政府的不支持、市場的不投資、以及一般大眾的不了解。

南韓有20個國際級碼頭,但台灣只有一個,差別就是「國家扶植」

「亞果的碼頭是一間法國的碼頭公司做的,而這間碼頭公司已經有100多年以上的歷史,但台灣卻一直到2012年遊艇產業才解禁。」侯佑霖說,「為什麼台灣人會『近海不親海』?其實就是因為兩岸關係。」

早年台海關係緊張,海洋管制嚴謹,民眾被規定要有漁民證才能開船出海。 一直到2012年海洋政策鬆綁後,一般民眾出海手續大幅簡化,遊艇產業才得以開始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年南韓也開始發展遊艇產業,但2020年的現在,南韓約有20個國際級碼頭、4,000多艘遊艇,「但台灣只有200多艘,國際級碼頭也只有一個。」侯佑霖說。

為何在遊艇產業發展上,台灣與南韓出現這麼大的落差?侯佑霖認為,那是因為南韓是國家在扶植產業,但在台灣,卻是企業要自己闖關。

「以南韓來說,他們是政府帶頭,整理出最好的碼頭地點、協助規畫、甚至做好碼頭等基礎建設,再交給業者經營。但我們得自己去找合適的碼頭開發地點、跟政府提案、自行籌資。」

侯佑霖表示,政府對遊艇有一種刻板印象,覺得有偷渡、走私的風險,然而「台灣每天有上萬艘漁船出入也沒有特別限制,卻針對只有200多艘的遊艇嚴格檢查,其實不太公平。」

他強調,世界上許多國家對遊艇都很歡迎的,覺得他們是金雞母、是商機,如果政府能提供一些資金和基礎建設上的協助,台灣遊艇產業的發展速度將相當可觀。

台灣企業對海洋太不了解,我們找創投,還被質疑照片是假的

亞果的第二個難題,則是找不到投資人。「台灣財團、企業對海洋太不了解了。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投資。」侯佑霖表示。

燦星旅總經理鄭寶蓮則說,有幾次她嘗試在台北約創投,對方卻連聽他們做報告都不願意。「甚至某些投資人還質疑我們提供的碼頭照片是假的,也不願意下來南部親眼看看。」籌措資金時遇到的困境,在在顯示了資本市場對台灣遊艇產業的發展充滿懷疑。

早期台灣海洋政策嚴格,直到2012年鬆綁後遊艇休憩業才開始發展。左為燦星旅總經理鄭寶蓮、右為亞果遊艇集團董事長侯佑霖。
蔡仁譯攝影

但亞果認為,等安平亞果遊艇城正式落成,不僅會開發2C端的商機,就連二手船業務、引擎製造商、發電機製造商等周邊2B端的遊艇產業鏈都會被帶動。外界可能不知道的是,台灣早已在全球遊艇製造分工鏈裡扮演了不小的角色—— 位於高雄的嘉鴻遊艇,就是全球第五大的豪華遊艇製造商。

侯佑霖表示:「全世界很多遊艇都是開來台灣維修的。若能提供更好的碼頭基礎建設,台灣遊艇產業鏈的成長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言下之意,就是鼓勵資本市場,對台灣遊艇產業多一點信心。

要怎麼讓金字塔頂端之外的人,接觸到遊艇產業?

亞果的第三個難題,則是如何在金字塔頂端市場以外,經營面向更多民眾的一般市場。要做到這件事,亞果得要教育大眾,讓更多人認識遊艇。

這也是侯佑霖收購燦星旅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別於面向高端市場的亞果,燦星旅可以提供一個更親民的管道,用更平價的方式宣傳包含了遊艇、帆船活動在內的旅遊行程,向大眾推廣遊艇休憩體驗。

此外,亞果也成立了「樂活海洋學院」等子公司,專門提供帆船教學課程,希望藉此達到教育推廣的功能。同時,侯佑霖也積極招攬年輕人,希望亞果可以成為國內海洋人才發揮長才的舞台。

「台灣有海大、海科大、高雄海大、彭科大等這麼多的學校長年培養海洋人才,很多學生卻因為相關產業發展慢、找不到地方實習。亞果可以是他們畢業後學習當水手、學輪機的地方。」

「十年內沒有對手」,侯佑霖希望更多同業一起壯大遊艇市場

說到未來台灣遊艇休憩產業的發展,侯佑霖坦言:「未來十年,亞果在這個產業裡幾乎沒有競爭對手。」然而,這個台灣遊艇王國的開創者,似乎並不想當一個孤單的霸主。

「如果這個產業只有我們,沒有其他同業進來,向台灣民眾推廣遊艇休憩體驗的速度也就快不起來。」 而且同業少,不僅遊艇服務業的同業公會成立不起來、能夠向政府提出訴求的力度也就更小。

侯佑霖說,台灣有很好的潛力,水域平穩,嘉義以南甚至不會受東北季風影響,連冬季都可以營運。「這樣一座四面環海、條件優渥的島,怎麼可能蓋不出國際級的遊艇碼頭、經營不了遊艇產業?」

侯佑霖認為,作為一個熱帶海島國家,海上有著太多可能性。他希望未來,台灣人能真正拋棄「近海不親海」的習性,去發掘海洋的樂趣。

月賠300萬也要買!遊艇大亨趁疫情收購燦星旅,打什麼算盤?

責任編輯: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