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賠300萬也要買!遊艇大亨趁疫情收購燦星旅,在打什麼算盤?

2020.05.12 by
蔣曜宇
月賠300萬也要買!遊艇大亨趁疫情收購燦星旅,在打什麼算盤?
蔡仁譯攝影
近年來營運遭逆風的燦坤,三月底出售旗下燦星旅給台南幫出身的亞果遊艇集團董事長侯佑霖。《數位時代》前往位於安平的亞果遊艇城,一探此次收購案背後的策略。

在台南安平景色優美的漁光島旁邊,藏有一座媲美歐美海港城市的遊艇碼頭,60個泊位上停靠著一艘艘豪華的遊艇與帆船。這裡是台灣首個遊艇休憩集團「亞果遊艇集團」所蓋的安平亞果遊艇城,董事長侯佑霖老練地走進船長室,講解遊艇在出港與停泊時的操作方式。

「問我海上的事情我很了解。但陸上的事情就沒辦法了。」侯佑霖說。所謂陸上的事情,無非就是遊客坐遊艇出海到目的地後,在陸地上的一切吃喝玩樂、住宿與行程安排。

「我可以提供遊艇租賃,但當客戶來問我,開船到了石垣島後要上哪玩?我只能回答,你去Google一下。」侯佑霖笑著說。這也是為什麼,侯佑霖會在武漢肺炎疫情嚴峻的情況下,公開收購陷入營運困難的燦星旅行社的主要原因 —— 亞果要進一步發展遊艇旅遊產業,燦星旅的know-how相當重要。

2014年創立的亞果遊艇集團,目前在台南、高雄與澎湖皆有據點。圖為亞果在台南安平的遊艇碼頭。
蔡仁譯攝影

延伸閱讀:撐不住!燦坤旗下燦星旅行社將出售,買主是台南幫遊艇王國老闆

危機入市,侯佑霖為何願賠錢入主燦星旅?

不過,為何選擇燦星旅?又為何選在旅行社無法出團的疫情期間收購,一肩扛下人事營運等成本負擔?多年來與侯佑霖合資移工人力派遣公司萬通、如今擔任燦星旅新任總經理的鄭寶蓮分享,燦星旅其實是台灣第一間發展OTA(Online travel agency)的旅行社,雖然近年來營運遇到逆風,但她認為燦星旅仍有不錯的營運基礎。

其實,早在疫情發生前,雙方就已展開收購的討論。因為 從去年8月開始,燦坤就已開始做整併,半年來陸續關閉近30間燦星旅門市,到現在僅剩5間實體店面、120多位員工 ,這也使得侯佑霖在入主後的負擔較輕,也可以更有效地整頓公司內部,進一步推動網路平台優化等策略。

「因為剛好踫上疫情,考慮我們將付出的成本,燦坤也釋出誠意,開出便宜一點的價格,讓我們有餘裕可以處理疫情期間要賠的費用,」侯佑霖說,「而且,如果這時候不進去,燦星旅恐怕會直接被結束掉,所以才想說要趕緊入主。」

燦星旅的新角色:遊艇王國的資源平台

做為全台第一個遊艇集團,亞果自2014年創立6年來致力經營金字塔頂級族群,成長速度飛快。除了營收從2014年的1千萬跳漲到去年的1億5千萬以外,亞果每年限量發行的會員卡價格也水漲船高。亞果首席卡就從2014年的60萬,到今年翻倍來到130萬,仍舊在新春一開賣就搶購一空。

但亞果的野心並不僅限於經營遊艇會員俱樂部。他們從台南擴增據點到高雄、澎湖,並創立周邊產業鏈,業務版圖涵蓋遊艇碼頭開發、經營、遊艇代理、銷售、維修、駕駛訓練課程等領域,為一條龍的遊艇王國奠下基礎。

也就是到了這個階段,侯佑霖發現,亞果若要發展下一步,一個整合集團資源的平台有其重要性。在收購燦星旅後,旅行社的企劃專長不僅可以補足亞果顧客在「上遊艇前」、「下遊艇後」的行程空缺,也能讓更多對遊艇不熟悉的民眾,藉由燦星旅這個管道來認識遊艇。

「亞果在發展海洋休憩產業時,亟需一個推廣的通路,而燦星旅可以為我們設計國內特色旅遊,也能讓更多民眾有機會接觸遊艇帆船。」 鄭寶蓮說。

燦星旅新任總經理鄭寶蓮表示,燦星旅是亞果在發展海洋休憩產業時,重要的推廣通路。
蔡仁譯攝影

侯佑霖舉例,假設年輕人想體驗帆船課程,每個人花個一千二,也不會真的非常貴。不用跑到墾丁、又在台南市中心,是很方便的旅遊行程。 「玩遊艇帆船也不一定如大家想像得那麼奢華,只是大家對這個活動太陌生,消費者需要被教育。」

但「遊艇並非那麼奢華」這句話,由經營高端客群的亞果說出來畢竟缺乏說服力。因此,形象奢華的亞果,需要藉著有平價、親民的風格的燦星旅行社來跟一般大眾做溝通、才能更有效地擴大市場。

打造分眾市場:建設高端遊艇旅遊村、挖掘平價移工旅遊市場

鄭寶蓮表示,未來燦星旅的計劃,將會重線上、輕線下。雖說他們才剛收購燦星旅,許多具體策略還有待確認,但鄭寶蓮也已經想到許多燦星旅未來可以發展的項目。

目前亞果在安平的遊艇港旁邊,砸下近68億元找來新加坡悅榕庄酒店和度假村集團(Banyan Tree),要興建全台最大的、有著五星級酒店及海濱Villa的遊艇渡假村。這座度假村預計2023年將落成,屆時燦星旅也將負責一切跟這個度假村有關的住宿和旅遊規劃業務。

此外,作為一個有人力資源業營運經驗的經理人,鄭寶蓮也希望把過去的know-how整合進來,用創新的方式經營燦星旅。「這次因為疫情,旅遊業成為重災區,大家都在想要怎麼生存。雄獅也開始要賣農產品,我們也得跨領域整合才行。」

言下之意就是, 燦星旅未來的業務不會僅限於遊艇休憩行程,而是可能結合更多資源來做新的嘗試。 好比說,鄭寶蓮也可以經營移工仲介的萬通既有的聯繫資源,拿來發展移工相關的旅遊行程。

侯佑霖進一步說明,他們在萬通就有觀察到移工休假、或著家人來拜訪,希望在台灣旅遊的需求。「台灣有70萬名移工,但誰能提供他們一個平台、讓他們能找到適合自己的local tour?」

侯佑霖認為,無論是平價的移工旅遊商機、還是高端的遊艇渡假村,都相當有發展前景。 「有人說我們趁危機入市『黑白買』,其實這項投資也不便宜耶。疫情期間每個月要賠約三百萬也還是很痛的,但這些都是現在的成本。」 對他來說,整合了亞果、燦星旅與萬通等資源後,未來的機會相當多元。

疫情下推動遊艇旅遊新業務,燦星旅能東山再起嗎?

不過,在未來商機可以兌現前,侯佑霖與鄭寶蓮的首要任務,仍是如何帶領燦星旅挺過疫情考驗。「去年經過風風雨雨、又遇到疫情,員工可能多少有點人心惶惶。我們入主後首先得安定員工心情、優化網路平台,往後的營運也將以線上為主。」鄭寶蓮說。

亞果與新加坡悅榕集團合作、預計在2023年開幕的台灣第一座遊艇主題度假村,將設在這座安平碼頭旁。
蔡仁譯攝影

至於線上業務該如何優化?她坦言,目前還在盤點燦星旅內部的資訊系統,詳細規劃還有待確認。但在旅遊行程方面目前有三項重點,包含遊艇帆船出海行程、碼頭夜宿體驗及遊艇帆船活動課程,這些將是燦星旅重新出發後的第一項任務。

「我對燦星旅很有信心!」鄭寶蓮笑著說。觀光系畢業的她,三十幾年後竟又回到了這個產業裡,人生前後半場相呼應,既是一場驚喜,也加重肩上的擔子。要如何讓燦星旅東山再起?鄭寶蓮和侯佑霖現階段給出的答案,是 善用集團既有資源,努力經營分眾市場,讓業務更多元、體質更強健。

延伸閱讀:旅行社禁出團滿月,6家上市櫃4月成績出爐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