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well要用軟體與黑科技從谷底翻身/反送中、國安法轟炸,「亞洲金融中心」招牌頹傾

2020.07.09 by
張庭銉
Honeywell要用軟體與黑科技從谷底翻身/反送中、國安法轟炸,「亞洲金融中心」招牌頹傾
Honeywell
在台灣,Honeywell以空氣清淨機聞名,其實他們自19世紀末以電子恆溫器發跡,百年以來持續關注自動化科技,如今各個領域都能見到他們的身影。

經濟起飛的動能是什麼?這個問題多困擾著渴望復甦的企業、各國政府,以及被市場教訓的散戶。

撇除航空業,也許沒有任何公司像Honeywell(漢威)一樣拚命尋找答案,因為旗下飽受疫情打擊的航空部門,是集團當中編制最龐大的。

為滿足N95口罩需求,該公司分別改裝了位於羅德島及亞利桑那州的護目鏡工廠,培訓使用新口罩製造機的工人;一旦醫護前線供給無虞,他們就能開始為航空從業人員與乘客提供防疫裝備。

Honeywell於美國東岸羅德島州(Rhode Island)的口罩工廠,從今年4月起投入n95口罩生產,每月生產2,000萬個,供應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使用。
Honeywell

Honeywell企業聯網(HCE)總裁暨執行長戴桂清指出,團隊正探究將地方醫療系統的Honeywell Forge分析平台,結合感測器在飛機上發揮綜效。

還有更狂的點子,在飛機上安裝殺菌紫外線燈,在乘客交替登機期間自動「掃射」內部,殺死所有病毒。儘管前述種種計畫可行性未知,但恰恰反映著Honeywell在過去幾年裡營運思維的轉換,從關注效率、提供客戶可靠的零件,變成將突破性技術和自動化軟體放在首位。

我們是創新的創造者以及未來的塑造者。
Honeywell企業聯網總裁暨執行長戴桂清(Que Dallara)

與其他歷史悠久的工業公司不同,手握90億美元現金的Honeywell,能承擔在軟體上賭一把的風險。但疫情擴散,其遠大計畫面臨幾個龐大且直接的障礙:最大客戶航空業受到重創,重要營收來源之一的石油產業,又處於崩潰邊緣。另外,隨著辦公大樓的房東收不到租金、大型飯店門可羅雀,該集團對「智慧建築科技」的押注也看似不太可靠。

1885年創立的Honeywell,自電子恆溫器起家,百年以來持續關注自動化科技。到了今天,他們的技術被運用在世界第一高樓哈里發塔(burj khalifah),可以動態加熱及冷卻大型建築結構;其航電系統自動化科技設備,也出現在商用客機、太空梭及衛星中;電商巨頭亞馬遜,則使用Honeywell的自動化輸送帶分類包裹。

也由於布局在航電、能源及物流等領域的感測器設備,Honeywell以大量累積的數據優勢,為客戶量身打造物聯網系統,更勝微軟、甲骨文(Oracle)和SAP等巨頭;而軟體業務的成長,反映在2018年成立的企業聯網部門,成立至今營收持續達兩位數年增率,一切要歸功於董事長暨執行長亞當奇克(Darius Adamczyk)的「軟體工業公司」策略。

亞當奇克表示,軟體對Honeywell來說象徵「新的肌肉」,他還指出,軟體對集團日後的成長而言至關重要。
Honeywell

亞當奇克在Honeywell的工作歷程中,都採取這樣的策略擔任各種職務:嚴謹地分析、找出有成長潛力的領域,並排除成長阻力,將業務導向軟體與自動化。正是這些技巧,加上保持冷靜的頭腦,讓他在2017年當上Honeywell執行長,股價從他上任後到疫情爆發前,已上漲近50%。

今年初,Honeywell第一季營收同比減少5%,集團預計2020年度營收將同比下滑15%以上,為此將減去行政人員的10%薪水,節省13億美元,而未來仍將進一步擴大減薪。

疫情的終點仍屬未知,但這位134歲的產業巨人,在衝擊中依然維持前進的步伐,在5個月內完成防疫布署,並成功對美國國家戰略儲備庫供給防疫裝備。

此外,Honeywell更向世人秀出超級電腦的超效繼承者,在今年3月的發表會上,Honeywell量子解決方案總裁厄特利(Tony Uttley)手中握著拇指大小的金屬方塊,上頭刻著琴鍵形狀的微電極——這是一個量子電腦的核心,一般來說會安裝在真空管內,電腦運算時,雷射光束將打在裝置表面的原子上。

今年6月,Honeywell聲稱有著世界最強效能的量子電腦、採用離子阱(Trapped Ion)架構的「H0」電腦系統正式上線,試圖扳回與IBM在1980年代競爭電腦業務時,承認失敗並從中抽手的頹勢。

不畏疫情帶來積弱不振的業績,亞當奇克堅決投注於他立下的集團技術願景,從量子電腦到各領域產業客戶的軟體,為下一次起飛做好準備。

Honeywell的H0量子電腦具備64單位的量子體積,在6月19日正式開放客戶使用。
Honeywell

反送中、國安法連番轟炸,「亞洲金融中心」招牌頹傾

中國政府繞過香港立法機構,推動新《國安法》,允許中共執法機構將手直接伸進香港,或直接在港設立國安機構。消息一出,恆生指數重跌5%,為5年來單日最大跌幅。

地方與全球企業擔心,北京的專制會破壞香港經濟成長的基礎:言論自由、開放、法治,以及享有美國的貿易與投資禮遇。

香港環亞經濟數據(CEIC)透露,2018年外國對中國投資的金流,高達6成流經香港,這個城市是中國籌集最多外資的地方,極具戰略價值。港版國安法發布後,美國總統川普隨即出手制裁中國,聲稱香港將不再享有特殊地位,香港商品將與來自中國的商品課徵相同關稅。這無疑會影響中國企業的籌資能力,長期以來,他們透過這個城市避開高關稅,進入國際市場。

香港民眾的激烈示威下,香港國安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依舊在2020年7月1日正式上路,同一天中國當局針對國內公務員的《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開始施行,強化掌權者清除政敵的「法律手段」。
flickr cc by doctorho

法治亦撐起了金融與專業服務業,兩者共占香港2019年約3成GDP,然而自2019年6月起,抗議港府立法引渡逃犯至中國的「反送中運動」,重創香港社會。

今年1月,信評機構穆迪以港府無力應對危機為由,下調其主權信用評級。4月,法官同情一位在連儂牆前砍傷3人的男子,因為他生計受到抗議負面影響。

有人權律師團體表示,雖然這樣的判例相當少見,但接著將有更多與抗議有關的訴訟,恐怕會有更多人對司法部門失去信心。
「反送中」周年,半封閉的香港淪為大國角力的犧牲品,其「亞洲金融中心」的榮光是否消逝,全世界都在關注。

用mixnet打造的下一代隱私平台,能防範「國家級」網路監控

曾在Facebook上班的戴夫.海雷希松(Dave Hrycyszyn),不認同前雇主數據渴求型(data-hungry)的業務策略,加入了區塊鏈新創Nym——成立宗旨是基於「mixnet」網路協定,打造新一代隱私網路架構,一個避免受到「國家級」監視的自由平台。

mixnet的概念最早出現在1980年代,透過一系列代理伺服器或節點(nodes)干擾通訊,覆蓋了每個訊息傳達至目標前的閘道,使偷窺者難以了解兩端的身分。

「隱私權是我們最重要的權利之一。而此時此刻利用科技保護我們的隱私尤為重要,沒有任何其他網絡可以保護您免受大規模流量分析。」海雷希松表示。
Department of Decentralization & ETHBerlin

如今,攻擊者通常仰賴搜集大量後設數據(matadata,如IP位置、所在地)來監控,而Nym的系統立基於mixnet架構,對數據封包進行更複雜的混淆與中繼,並向網路注入虛擬流量,擾亂偷窺者。

但缺點之一,就是速度慢很多,只適合發送少量數據的應用程式,像是e-mail、txt檔以及密碼貨幣交易。因此,這家區塊鏈新創嘗試先與密碼貨幣社群結盟來推動服務,聲稱在Nym mixnet運作的區塊鏈,能防止美國國安局(NSA)等級的監控, 同時支援零知識證明(zero-knowledge proofs,一種驗證身分時披露最少資訊的技術)。

Nym的願景沒有說服所有人,其競爭者Tor瀏覽器團隊就認為,長時間之下,攻擊者大致可以透過同時連上網的時間來判斷通訊者。

儘管如此,仍有不少專家支持,如網路安全協議OpenSSL的開發者羅利(Ben Laurie)、比特幣開發者暨駭客革命家塔基(Amir Taaki)等。疫情強化了全球監控力道,「待疫情消退,我們的隱私權也可能會隨之悄然而去。」Nym技術長海雷希松說。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雜誌314期專欄〈全球掃描〉,為讀者精選、梳理各大外雜焦點內容,資料來源:Fortune日經亞洲評論Wired UK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