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收、利潤雙雙大跌的UNIQLO,手裡還有牌嗎?

2020.07.17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營收、利潤雙雙大跌的UNIQLO,手裡還有牌嗎?
Shutterstock
受疫情影響,UNIQLO母公司迅銷2020年前三季業績表現不佳,不過相較其他同行,UNIQLO手中還握有兩張關鍵底牌,可望下一季營收、利潤雙雙成長。

疫情衝擊下,所有人都知道零售業日子苦:Nike營收大跌38%宣布裁員、ZARA關閉全球範圍1,200家門市、無印良品美國子公司申請破產⋯⋯類似的消息不斷刺激著行業內外的神經。

如同一場無差別攻擊,在疫情面前,再知名的企業也逃不開業績腰斬的命運,UNIQLO當然也不例外。

7月9日,日本迅銷集團(UNIQLO母公司,以下簡稱「迅銷」)公佈2020年度前三財季(截至2020年5月底止)業績報告,情況相當不樂觀:

  • 2020年前三財季,迅銷綜合收益總額約為1.55兆日元(約新台幣4,260.8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5.2%;
  • 經營利潤為1,323億日元(約新台幣363.9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46.6%;
  • 母公司擁有者應占利潤為906億日元(約新台幣249.2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42.9%。

具體到受疫情影響嚴重的第三財季,迅銷更是出現了這一時間段少見的虧損:

  • 營收為3,364.1億日元(約新台幣924.7億元),較去年同期降低39.4%;
  • 經營虧損為43.5億日元(約新台幣11.9億元),去年同期為盈利747.5億日元(約新台幣205.6億元);
  • 母公司擁有者應佔虧損為98.2億日元(約新台幣27億元),去年同期為盈利446.4億日元(約新台幣122.8億元)。

營收大跌,由盈轉虧,迅銷的這份財報令零售業瑟瑟發抖——難道連手握UNIQLO品牌的迅銷,也要因為疫情跌落神壇了嗎?

海外陰雲未散,日本又遭重創

迅銷的名字,行業外的人知道的可能不多,但若是用「UNIQLO的母公司」來形容,大部分人都會恍然大悟,畢竟這個品牌在日本的認知度實在太高了。

除了UNIQLO,迅銷還有GU、Theory、Princesse tam tam、J Brand、PLST等服飾品牌,分別是其針對不同地區市場和細分品類的佈局。目前,迅銷是亞洲銷售額排名第一的零售商,在全球市場的地位僅此於Zara母公司Inditex和H&M母公司Hennes&Mauritz。

由於UNIQLO在亞洲市場的極高認知度,迅銷的發展情況一直備受業界關注,在疫情時期更是如此。從上一財季開始,迅銷營收下滑的趨勢就已經顯現,不過彼時營收和利潤雙降的主要原因是新型冠狀病毒對海外市場的影響。

但到了第三財季(3月至5月),迅銷的日本基本盤也遭到疫情衝擊,從4月開始,日本的新增確診數大幅上升,這意味著日本也進入線下商業活動停擺的階段。

鈦媒體

具體到迅銷集團,財報顯示,從3月下旬到5月上旬,日本國內臨時停業的UNIQLO門店數一度高達311間,佔全國總門店的38.3%。同樣遭遇關店命運的還有迅銷旗下的其他品牌,以Theory為例,從4月下旬至5月中旬,Theory在日本的門店幾乎全部停業。

鈦媒體

迅銷集團的業務佈局,其中UNIQLO為主營業務,Theory歸屬於「全球品牌業務」。

從收入結構來看,日本本土市場仍是迅銷的最大收入來源。截至今年5月份的九個月裡,日本UNIQLO業務收入佔迅銷集團總收入的38.8%。在海外市場陰雲未散,日本市場又遭打擊的情況下,迅銷的收入壓力可想而知。

鈦媒體

根據財報,迅銷在第三財季的營收為3,364.1億日元(約新台幣925.4億元),較去年同期降低39.4%。其中,日本UNIQLO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下降35.5%,經營利潤更是大幅下降74%。

鈦媒體

從盈利能力上看,迅銷集團少見地在第三季出現虧損,其在該季的經營虧損為43.5億日元(約新台幣11.9億元),經營虧損率為1.3%;母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為98.2億日元(約新台幣27億元),虧損率為2.9%。

鈦媒體

減值虧損是迅銷集團由盈轉虧的主要原因,由於大量門店臨時停業或營業時間縮短,迅銷虧損門店的物業、廠房、設備及使用權資產錄得了前三財季152億日元(約新台幣41.8億元)減值虧損,而該項數值於去年同期僅為20.5億日元(約新台幣5.6億元)。

鈦媒體

總而言之,因為疫情的蔓延,迅銷在全球的線下佈局成為負擔,而門店效益的恢復只能指望疫情防控取得成效。從目前的情況看,迅銷下一季度的財務表現依然不容樂觀。

迅銷面臨的情況其實是零售企業的共同困境,但外界之所以關心迅銷,不外乎想問同一個問題:迅銷擁有像UNIQLO這樣幾乎是零售業傳奇的品牌,能否在困境中有不一樣的突圍方式?

UNIQLO手裡還有牌

雖然財務指標多是負成長,但財報裡也不乏積極資訊,相比ZARA和H&M等同行,UNIQLO的境況可能沒有想像的那麼糟。

與倚重歐美市場的ZARA和H&M相比,UNIQLO的基本盤集中於亞洲地區。儘管UNIQLO也曾試圖攻入歐美市場,但從效果來看,在東方炙手可熱的UNIQLO對歐美人群的吸引力不算太大。

有意思的是,UNIQLO在歐美的「失意」,反而成了特殊時期的機遇,雖然其在美國的門店悉數關閉,但跟2,000+的全球總門店數相比,關閉五十幾家美國門店實在算不上傷筋動骨。

從財報的諸多描述來看,UNIQLO目前手中還握著兩張關鍵底牌:大中華區市場和電商渠道。

在迅銷集團的收入結構裡,來自大中華地區UNIQLO業務的收入接近總收入的1/4,僅次於UNIQLO在日本本土市場的收入比例。在財報裡,迅銷集團對大中華地區市場的描述是——「大中華地區雖錄得收益和溢利大幅下降,但在5月份則實現單月收益和溢利較去年同期雙成長,業績開始穩步回升」。

隨著疫情防控持續取得成效、各行各業復工復產,中國大陸的消費市場正逐漸回暖,這意味著UNIQLO在大中華地區的業務很可能成為其在下一財季的重要支撐。

除了來自大中華區市場的可能性,UNIQLO在線上渠道的表現同樣可圈可點:

  • 在日本本土市場,UNIQLO的線上銷售額較去年同期成長47.7%,毛利率較去年同期改善3.3%,這與UNIQLO在疫情期間未推出太大折扣有關;
  • 在海外市場,UNIQLO透過加強網路行銷、推出免費送貨等措施,線上銷售額同樣錄得成長。
  • 在拓展線上渠道方面,UNIQLO的態度一向積極,以其在中國大陸的市場表現為例,除了入駐天貓平台時間早,UNIQLO還深入參與了電商狂歡節,並提供「線上下單、門店取貨」等服務,打通線上和線下。此外,UNIQLO對小程序等新渠道的反應同樣敏捷。

除了UNIQLO,迅銷旗下的其他品牌也在持續打通線上和線下。以Theory為例,除了上線中國的天貓奧特萊斯店,Theory在今年5月還升級了會員積分體系,即無論是在線上還是線下消費都將獲得積分,試圖協同線上、線下資源的意圖十分明顯。

相比同類零售企業,由於中國市場前景穩定,加上線上銷售的持續滲透,迅銷無疑在競爭中得到了一定的時間窗口。自4月起,迅銷在港股的股價持續回升,很顯然,市場對擁有UNIQLO的迅銷懷有信心。

鈦媒體

疫情讓零售業遭遇滅頂之災,但和一眾黯然退場的快時尚品牌相比,UNIQLO在逆境裡握著相對好的手牌。這場危機將如何影響服裝業格局,UNIQLO、Zara和H&M的地位是否會迎來改變,趨勢在不久後或將更加清晰。

責任編輯:林芳如、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