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籌資的門愈來愈大了

2003.12.01 by
數位時代
海外籌資的門愈來愈大了
台灣企業到海外籌資,今年不一樣了。 7月,鴻海定價4億美元的五年期ECB(可轉換公司債),承銷商荷蘭銀行不但以將近40%的溢價漲幅收盤,刷...

台灣企業到海外籌資,今年不一樣了。
7月,鴻海定價4億美元的五年期ECB(可轉換公司債),承銷商荷蘭銀行不但以將近40%的溢價漲幅收盤,刷新2001年來上市櫃公司最高記錄;承銷的費率更是史無前例——零。外商投資銀行對具有潛力的台灣企業不吝投資,已經從「待價而沽」進入「削價競爭」。
而這還不是今年唯一的不一樣。

**海外籌資比重大大高於以往

**
基本上,廣義的Cash
Call(籌資)除了DR(海外存託憑證,包括ADR及GDR)及ECB等海外籌資之外,應該還包含公開發行(IPO)及現金增資。但是今年的籌資總額竟然有高達83%透過海外籌資取得(總金額166億美元),遠比1997年的23%高出甚多(該年度整體企業籌資金額高達220億美元,創下歷史最高峰紀錄,但單是現金增資就超過150億美元),這表示台灣企業今年籌資,只有17%來自國內;顯示「到海外籌資」已經蔚成一股勢如破竹的趨勢。

**不止是電子產業才向海外籌資

**
進一步細究海外籌資的「結構」,以往多數集中在電子產業、尤其是半導體,由於晶圓廠需錢孔急,必須要有龐大的資金才能夠支應;但從2000年高科技泡沫,步入連續三年的景氣谷底盤旋期後,去年起海外籌資不再是科技產業一枝獨秀的局面,非電子業迅速崛起,特別是以「大者恆大」來鞏固市場的金控公司,從2002年以來前仆後繼大量發行ECB,今年即占了約三、四成的比重。
海外籌資如雨後春筍般大量竄起,非電子業開始加入海外籌資陣容,之所以會形成這兩個連鎖效應的關鍵在於,以往只有電子產業龍頭才有「資格」至海外籌資,如果是名不見經傳的公司,外資根本不會青睞。然而隨著台灣在全球電子產業供應鏈漸趨完整與日趨重要的地位,只要是基本面佳、前景展望樂觀的企業,都可輕而易舉在海外釋股案上籌到可觀的資金。

**委託承銷成本大幅向下調整

**
外商投資銀行削價競爭,也是促成海外投資快速成長的一大助力。以前DR的費率最高曾經達到在7%的水準,ECB的費率大約在2%~2.5%;但隨著外銀競爭者眾,競相瓜分這塊大餅,甚至不惜血本「大相送」,震撼整個金融市場的鴻海ECB案,甚至創下零費率的紀錄。不容否認,在衍生性金融商品愈來愈臻於健全的前提下,外銀有比較大的操作空間可以彌補費率上的「短收」,有意進行海外籌資的企業自然就大搭順風車了。
財務單位不再是企業界傳統的「帳房」而已,在企業界追求經濟規模與國際化的前提下,海外籌資的比重日趨重要,將是21世紀企業致勝不可或缺的關鍵之一。從今年的海外籌資再度掀起熱潮,外商投資銀行以及企業財務金融間相互依存、各取所需的關聯度,又成為一個頗值得探討的議題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