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半導體熱連「天津抓魚的」也要做?黃崇仁直言:缺人缺錢,最重要還缺少這個

2020.10.21 by
採訪中心
中國半導體熱連「天津抓魚的」也要做?黃崇仁直言:缺人缺錢,最重要還缺少這個
王郁倫拍攝
中國挖角台積電大將蔣尚義赴陸發展半導體,但近期傳出資金不到位,無法繼續,中國半導體熱究竟是否會成氣候?力晶創辦人黃崇仁提3看法:「大家都是想搞錢!」

美中貿易戰激化,中國彷彿是被叫醒的獅子,傾舉國之力要發展半導體產業鏈,讓台灣產業鏈高度提防,對此,力晶控股集團暨力積電董事長黃崇仁直白地評論:「沒有團隊,沒有規劃,沒效嘛!」

力晶與安徽合肥政府合資的晶合集成,在合肥設有一座12吋晶圓廠,對與中國合作相當有經驗,如今根據中國媒體報導,中國有9982家半導體公司搶政府補貼,中國把過去補貼LED及面板的預算全挪移到半導體上。

然而挖角台積電大將蔣尚義的武漢弘芯半導體,卻傳出資金不到位,無法再發展,相對中國各地一窩風的半導體大躍進熱,黃崇仁不改嗆辣本性,直言最近他也聽說天津抓魚的也申請要做半導體,正在蓋房子。

中芯是少數量產的中國晶圓代工廠。
中芯國際

延伸閱讀:武漢弘芯恐爛尾收場、拿機器抵債!曾狂挖台積電員工,為何變成一場騙局?

黃崇仁分析失敗三原因:只想搞錢就不到位

問到蔣尚義為何沒成功?黃崇仁坦言:「第一個是因為錢,大家是要去搞錢,不是真的要去做,錢當然不到位。」他也認為,由此可知發展半導體,若沒有團隊,沒有規劃,就沒效!

第二個失敗原因是人。他分析,蔣尚義沒有人,做半導體需要一個團隊,就像力晶跟合肥合作是整個團隊進駐,若撤出合肥方將不知道怎麼辦。

第三個觀察則是文化。他分析,台積電半導體做得最好,還打贏三星,是因為有一支有紀律的團隊,努力投入研發,張忠謀的管理制度在中國是沒辦法做的,因為中國文化是打爛仗。

他坦言,投資晶合時就發現做半導體,文化關係很大,力晶也是學習台灣「很規矩,很守法,很努力」才能做好,但中國文化不是這樣,都是在搞錢,聽到錢的聲音或錢的味道,就去拼了,一旦拿到錢很多鳥獸散。

黃崇仁說,中國10年前就在發展半導體,並不是現在才瘋投資,現在算是第二波,而第一波力晶也與合肥政府合資晶圓廠,但他強調,力晶是當時第一波中國半導體熱唯一量產的業者,其他都沒成功。

台積電也去南京設廠。
台積電提供

他認為,中國現在除中芯跟華潤半導體,其他成功的都是台廠所投資(聯發科轉投資廈門廠、台積電南京廠及力晶的晶合),還是要靠台灣的力量。

台灣半導體人才回流,力積電銅鑼廠徵人熱

而有過中國設廠經驗,黃崇仁坦言現在才知道在台灣設廠是最便宜的,回苗栗銅鑼設廠對力晶是最有利的,因為其他地方都沒有人,不夠人,設廠成本也高。

他認為,由於半導體是所有科技業的底線,客戶怕中國無法製造,都跑來台灣,台灣從新竹串連到苗栗、台中、台南、高雄將形成很多科技走廊,台灣將成為保護台灣最重要的力量。

黃崇仁回憶,12年前他是半導體協會理事長時,台灣晶圓代工市占率22%,現在台灣市占率已經到28%,單是製造IC部分,現在每十顆晶片,有有四個在台灣做。

由於美方限制中國採購關鍵設備,不少台灣半導體人才陸續返台求職。
ASML

面對中國以國家力量發展自有供應鏈,黃崇仁認為,由於設備全掌握在美國手裡,今天中國要自己做設備,能做到多少很值得懷疑,畢竟半導體1960年代才開始發展,到現在50-60年,現在的發展還是靠全世界的力量,中國光靠自己能多快?

談到明年即將動工的銅鑼12吋晶圓廠,黃崇仁笑說,最近人資說很多去中國的工程師回台申請面試,因為過去中國發展沒成功,認為沒搞頭了,都紛紛回來了。

黃崇仁認為,中國發展半導體已經十年了,第一波團隊還比較厲害,現在(台灣)人都回來了,第二波只有錢是不可能發展的。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