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願景基金營運長閃人、4位合夥人離職,歷經慘虧後孫正義如何帶隊再出發?

2020.11.03 by
陳建鈞
軟銀願景基金營運長閃人、4位合夥人離職,歷經慘虧後孫正義如何帶隊再出發?
賀大新攝影
軟銀坦承包括營運長在內,願景基金近期有5位高層相繼離職,在經歷一期基金的滑鐵盧後,元氣大不如前的軟銀在投資策略上也趨於保守。

一夕之間,挾著1,000億美元闖進創投界的軟銀願景基金失去了5名大將。不僅營運長退休,官方發言人已坦承有4位合夥人在近期離職。

根據《彭博社》報導,軟銀發言人安德魯.科瓦克斯(Andrew Kovacs)表示,年僅54歲的營運長盧萬.維拉塞克拉(Ruwan Weerasekera)已經從軟銀願景基金退休,並由幕僚長尼爾.哈德利(Neil Hadley)兼任。

且除了營運長退休,還有4位合夥人已經在近期離職,包括負責投資者關係的潘妮.博德(Penny Bodle)、擔任AI新創AnyVision執行長的營運合夥人艾維.戈蘭(Avi Golan),以及兩位投資合夥人泰德.菲克(Ted Fike)和賈斯丁.威爾森(Justin Wilson)。

儘管多位高管的離去,不一定能與營運狀況好壞做直接關聯,但軟銀願景基金顯露疲態卻已是不爭的事實。去年《彭博商業週刊》曾揭露,軟銀過去對成長的執著與狂熱,為其埋下了傾頹的種子。

軟銀願景基金今年5月公佈慘虧180億美元,導致第二期基金遲遲未有投資者願意加入。
Flickr

當年浩浩蕩蕩進軍創投領域的願景基金,過去一年裡在投資失誤及疫情衝擊下接連失利。不僅WeWork上市滑鐵盧,令願景基金急忙投入百億美元資金搶救,疫情導致眾多旗下新創陷入困境,軟銀執行長孫正義更預言將有15間新創因疫情倒閉。

延伸閱讀:空前絕後的軟銀願景基金,死於錢多?

今年5月,軟銀公佈的年度財報中,願景基金前所未見虧損了180億美元,且超過100億美元歸咎於對WeWork及Uber的投資失利;隔月,願景基金更宣佈將裁員15%止血。

一期基金慘摔、疫情襲來,軟銀投資風格轉保守

在經歷過從豪賭中挫敗的教訓後,願景基金現在的投資方針開始轉向、變得更為謹慎,運用第二期資金對一些才剛起步的新創進行較小額的投資。

過去這些年來,願景基金對看上的企業投資毫不吝嗇,《日經亞洲評論》彙整的數據指出,滴滴出行獲得了118億美元的投資居冠外,Arm也獲得82億美元資金,Uber則獲投77億美元,而WeWork也有43億美元。

但第二期願景基金啟動至今,投資規模則一下子縮小了10倍,包括中國遠端教育新創掌門的1億美元、印度教育新創Unacademy的1.5億美元,以及美國醫療科技新創Biofourmis的1億美元,總計花費35億美元於19件投資案上,規模最大的是中國線上房地產經銷商貝殼獲得的13.5億美元。

願景基金執行長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表示,目前股票市場價格上漲,令晚期投資難度攀升,他們現在投資很小心謹慎、步步為營。

軟銀在投資上趨於保守的態度,也反應在疫情期間重資,投入亞馬遜、Alphabet及Netflix等網路巨頭的股票上,這超過40億美元的投資,讓軟銀被稱為能在那斯達克掀起大浪的「巨鯨」。

孫正義過去對成長的執著與狂熱,令願景基金摔上重重一跤。
ソフトバンク(SoftBank)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獨角獸獵人孫正義,和軟銀催肥的美國「巨嬰」們

更保守、接近普遍投資人作法的方式,可能是願景基金希望挽回投資者信心的措施,第二期募集資金的情況並不理想,一期的主要投資者如阿布達比、阿拉伯主權基金就婉拒了參與第二期投資。

截至今年5月底時,第二期願景基金僅獲得軟銀自掏腰包的380億美元,其餘投資者都因一期的失敗而抱持觀望態度。願景基金過去的失敗證明,靠挹注大筆資金壓垮對手取得市場,或許不是一個永遠行得通的作法。

稍早,米斯拉還透露,願景基金還計畫將投資一間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是疫情下相當受新創歡迎上市的作法,使公司可以繞過IPO嚴格的審查程序,盡快獲得所需資金。

責任編輯:蕭閔云

資料來源:BloombergNikkei Asian Review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