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電、洪水都準備好了!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如何應對氣候變遷的不定時炸彈?

2020.12.11 by
簡永昌
缺電、洪水都準備好了!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如何應對氣候變遷的不定時炸彈?
簡永昌攝影
當氣候變遷成了重要的課題,台積電除了在今年加入了RE100、喊出2050年要全面使用再生能源外,還有什麼準備來因應這個不定時炸彈?

「別擔心這麼做會增加企業成本,長遠來看若能減少可能的社會成本、這點增加其實不算什麼,」台積電歐亞業務資深副總經理暨企業社會責任委員會主席何麗梅10日下午,在一場以「台積電如何掌握氣候機會與風險」為題的演講中,分享了她這一年多來擔任主席的觀察。

何麗梅以「台積電如何掌握氣候機會與風險」為題,分享台積電面對氣候變遷議題的做法跟策略。
簡永昌攝影

並且針對企業與社會成本增加的問題,她認為多來自於近年氣候變遷惡化所致。

全球風險報告,環境問題佔風險中前五大

根據2020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0)的警示,在未來10年的風險中、前五大都與環境問題相關,其中包括極端天氣、氣候行動失敗、天然災害、喪失生物多樣性及人類造成的環境災害等,這也使得ESG成為了近期全球企業的顯學。

所謂ESG指的是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和公司治理原則(Corporate Governance),跳脫過往一向以財務報告作為企業的衡量標準,面對全球氣候變遷,企業如何負擔起對社會、環境的責任,也成為了市場的評估標準。

「客戶現在劈頭就先問ESG,」何麗梅笑著說,同時她也感受到有越來越多的客戶重視這樣的議題,「所以我們(台積電)加入RE100是一個很重要的宣示,」她說。

台積電加入RE100,宣示2050年全面使用再生能源

RE100是一個由氣候組織(The Climate Group)與碳揭露計畫(CDP)所主導的全球再生能源倡議,加入的企業必須要公開承諾在2020至2050年間達成100%使用綠電的時程、並且逐年提出規劃。台積電在今年7月27日加入,就目前的規劃來看,訂下了2030年生產設施達到25%以上的再生能源使用、2050年底前則是要達到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

延伸閱讀:台積電、正崴都買到了!台灣首批1億度綠電交易啟動,台電也準備開賣

翻攝台積電108年度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

這樣的目標是否遙不可及?「很難!但是沒有訂出目標我們就不會前進,」何麗梅說,她甚至透露距離25%,現在的達成率只有個位數(single digit),但即便是只有個位數的達成率,「節能」這個觀念已在台積電的企業裡開始發酵。

4大面向解決氣候變遷的機會與風險

不過再生能源、節能其實也只是台積電面對氣候變遷的問題時,眾多解決方法中的其中之一,何麗梅表示,面對氣候變遷的機會與風險,其實台積電是以氣候變遷管理架構(TCFD)來處理,當中包含了4個面向:治理、策略、風險管理以及目標/指標。

治理

由董事長劉德音親自主持,並且帶領高階經理人定期討論公司永續願景與長期策略,其中包括了財務、法務等各個部門的主管都必須加入,目前是以每季進行討論,但面對瞬息萬變的氣候挑戰,「未來一個月一次我也不會意外,」何麗梅說。

翻攝台積電108年度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

策略

透過跨部門的討論鑑別中長期的氣候風險與機會,同時評估重大氣候風險與機會對台積電可能帶來的潛在營運與財務衝擊。何麗梅也表示,台積電內部也會針對升溫2度的狀況進行情境模擬。

翻攝台積電108年度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

就以氣候風險調適作為準則,台積電將缺電、洪水、缺水以及強風作為假想敵,以缺電來說,也準備好限電應變措施,配合緊急發電機個廠房也備妥至少15%的供電能力;至於洪水的問題,則在新建的廠房設計上將地基提高2公尺、降低淹水風險。

風險管理

將氣候風險納入ERM(企業風險管理)管理機制,同時遵循TCFD(氣候相關財務揭露)的建議進行氣候變遷風險與機會揭露,同時設定相關因應方案。同時舉辦TCFD工作坊,透過跨部門鑑別與排序氣候相關風險跟機會,評估其對於企業財務的衝擊程度。

目標/指標

訂定中長期的積極目標,企業社會責任委員會追蹤氣候變遷相關目標符合性,同時研擬單位產品GHG排放量、再生能源購買量、累積節電量等為氣候邊謙績效指標,並將目標完整揭露於企業社會責任報告(CSR Report)。

翻攝台積電108年度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

擺脫吃電怪獸,台積電也要從供應鏈著手

對於外界總說台積電是「吃電怪獸」一事,何麗梅坦言,現階段先進製程的「製造過程」確實是相對耗電,但是台積電透過先進製程所生產出來的產品卻是相對節電,這一點她也拿出數據佐證。

何麗梅表示,當半導體加速研發跟應用將有助於節電,到了2025年、製造過程所耗費的電力其實將會跟2016、2017年的用電量相去不遠;至於以製程技術來看,若以28奈米生產時的耗電量為1,那麼5奈米的耗電量將有2.1倍、但是所生產的產品在使用時僅有0.07倍的耗電。所以何麗梅也表示,希望從設備的設計開始著手,要求供應鏈提供節電的設備,這也是責任供應鏈的一環。

何麗梅表示,希望透過台積電對於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標,帶動政府政策的調整、增加投資環境的誘因,讓更多人願意投入再生能源的領域。
簡永昌

所以成本的增加究竟是企業還是社會?從何麗梅的演講中可以發現,她認為若是能現在就從企業端下手,實際關注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挑戰跟風險,雖然會增加企業在佈局上的成本,但對於放任不管、造成未來社會可能要承擔更多的風險跟破壞來說,肯定是相對「划算」。

何麗梅也表示,台積電作為半導體晶圓製造的龍頭,從自身登高一呼負起責任,帶動整個產業生態鏈對於再生能源的重視,同時配合政府政策的調整,有了更具誘因的投資環境以及存在的買家:台積電,她相信會有更多人願意投入再生能源的領域,也會對整個社會、環境作出更正向的改變。

只是台積電會不會捲起袖子自己來蓋電廠?「這不是台積電的專長,」何麗梅笑著說。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