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台灣第一部創業實境秀,攜手網紅放大「粉絲經濟」!創業老將這回想做什麼?

2020.12.28 by
陳君毅
推動台灣第一部創業實境秀,攜手網紅放大「粉絲經濟」!創業老將這回想做什麼?
蔡仁譯攝
在今年9月,陳泰谷推動了台灣第一部創業投資實境秀《百萬網者》上線,背後包含了這名創業老兵最新項目,究竟他想做的是什麼?

「我很喜歡創業投資實境秀《Shark Tank》(創智贏家),看的時候收穫很多又很興奮,一直在想台灣能不能也有類似的節目,但都沒有等到。」陳泰谷說,「既然沒人要做,那就林北來做。」

暱稱為TK的陳泰谷有許多不同的身份,既是連續創業家,曾創立購物清單網站、情侶照片分享服務等,也曾加入創投Quest Venture Partners,以及擔任達盈管顧的駐點創業家。如果你密切關注新創圈子,可能還會知道陳泰谷還經營了podcast《TK Talk創投觀點》與YouTube頻道《TKBS創業頻道》,更曾與馬念先進行了一場「創業家vs.另一半」的饒舌對決。

台灣創業實境秀《百萬網者》每一集都有30萬上下的點閱率。
百萬網者Facebook

但他從沒有忘記的是心裡的創業魂,「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是斜槓,我做的這些都是圍繞在創業、創投這個領域,只是從不同的角度切入。」陳泰谷說,在今年9月,他推動台灣第一檔創業投資實境秀的《百萬網者》上線,五位評審現場直接與創業家交鋒,一系列共10集的節目,每一集都有30萬上下的點閱率。

雖然看起來像是實現了做實境秀的夢想,但其實背後與陳泰谷新的創業題目——粉絲群募平台Fansi息息相關。

註:《百萬網者》將在第二季改名為《對決創業家》並展開集資。

實境秀也是一種行銷!Fansi協助網紅IP變現

「實境秀跟Fansi的概念,已經在我腦中快10年了。實境秀的一個重點,就是解決資訊不對稱的問題。」陳泰谷說,在創業家與創投間的身份轉換,讓他知道許多創業家不知道創投在想什麼、創投也許也不了解創業家在做的事情有多困難,「如果能透明化雙方的資訊交流,那有多棒。」

知名網路插畫家囂搞,也是《百萬網者》的參賽者之一,目標是將圖文IP動畫化。
百萬網者

所以在《百萬網者》中,包含創業家實際向5位投資人pitch的環節,再透過快閃店與Fansi粉絲群募的模式驗證,最後每個投資人至少會拿出新台幣50萬元真正投資,「錢不多我知道,台灣要走《Shark Tank》模式一小時就丟出600萬元真的不容易,去哪裡找這種人?但如果沒有真的投資,導師不會給出真正的意見,只是提供一些客套性、教科書式的回答。」陳泰谷說。

另外,實境秀的重點之一,就是需要透過粉絲群募平台Fansi進行募資,等同於《百萬網者》也有行銷Fansi的任務。

現今群眾募資平台更趨向行銷與預售的概念,與起初「協助發起者完成夢想」的模式有一定的落差,陳泰谷希望Fansi能回到「與發起者共同成長」的初衷,只是Fansi的群募發起者限定在有一定粉絲基礎的項目(像是網紅、KOL、或是品牌)。

之所以鎖定網紅,是看上網紅的粉絲基礎,以及網紅心中的焦慮,「現在很多網紅只靠社群平台、業配的收入只能養一、兩個人,來一個黃標(註)收入就受到衝擊,所以他們都懷抱著創業夢,希望能多角化經營,Fansi希望能協助這群人。」陳泰谷說,因此《百萬網者》除了滿足創業投資實境秀在台灣,以及透明化創業家與投資人間的關係,還有就是用網紅看得懂的方式,吸引他們來Fansi募資,「一開始就說我是群募平台,他們不會懂,要用他們的語言,也就是影片來講話。」

黃標:
黃標是YouTube的審查機制,若該影片作品被YouTube認為牽涉色情、暴力,或其他不適合大部分廣告用戶的內容,就會被打上黃標(正常為綠標),該影片作品即無法透過廣告營利,創作者的收入也會大幅下降。

打造模擬股票的概念,讓粉絲能夠參與網紅的公司

Fansi目前的募資案並不多,除了因為限定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網紅才能發起之外,也與Fansi初期重視質量的原因有關。
Fansi

Fansi的運作概念有點類似於次級市場交易,協助網紅的公司能夠募集營運資金。而粉絲雖然是營運的資金提供者,但並非真正擁有股份,而是購買「VIP會員的權益」,可以用來獲得專屬回饋,如見面會、參與規劃討論、優先購買權或商品折扣等。

更有趣的是,在閉鎖期過後的任何時刻,粉絲可以選擇將手上的VIP會員權益,換成「Fansi幣」,並使用Fansi幣去購買其他網紅的產品,或是拿到交易所上出售。

「某種程度上我們看得比較遠,這有點像是新一代資本市場的概念,專門給資本市場不會青睞的項目募資。在這邊,網紅公司唯一需要關心的是,有沒有好好照顧粉絲,而不是把心思放在把股價炒高。」陳泰谷說。

Fansi的架構並不簡單,如果要走粉絲經濟,為什麼不走Patreon模式?

Patreon是提供內容創作者進行募資的平台,它讓創作者向贊助者(粉絲)收取訂閱費或單件作品的贊助費用,並從中抽取佣金。在今年9月,Patreon完成了9,000萬美元(約為新台幣27億元)的E輪募資,總募資金額約為2.7億美元。

不走簡單、粗暴、易懂的Patreon模式,是因為陳泰谷認為,純贊助(donate)的概念在亞洲沒有像國外這麼興盛,另外就是對網紅來說經營上也有難度,「以Youtube會員制來看,每個月就是向粉絲收取新台幣70~100元,但為了要服務這些人,YouTuber必須要做很多很多事情,周更已經很累了,還要花時間做私密群組、互動、獨家內容,成本相當高。」

從創業家到創投,再到創業家的身份轉換

再次創業的陳泰谷與Fansi團隊。
蔡仁譯攝

而身份轉過一輪,從創業家到創投,再到創業家,陳泰谷雖然笑著說「嘿~我又跳進來啦」,但真因為在不同的角度都待過,才能知道創業家資金的窘境,以及創投沒有辦法點頭掏錢的確有他的原因。

而他同時又做了Podcast、YouTube頻道,甚至還有饒舌作品,說是個微網紅也不為過,其實也是一種鋪梗,「很早就想做Fansi,當時想服務的對象就是網紅、KOL,所以我要先成為網紅,我才知道大家在想什麼,從部落格、影片到podcast,都要嘗試一下。」就跟陳泰谷所說的一樣,他不是斜槓,而是待在新創圈中,沒有離開過。

但身份換來換去,終究有些留下來的痕跡,陳泰谷認為是「連結」,每一個身份碰到的人事物,都成為再次創業的養分,在一片感動與感嘆的氛圍下,他最後的感想卻是:「創業好累,真的是命賤,大家真的不要來創業。」聽不出來是玩笑,還是真心話。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