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賺破5千億,EPS、資本支出創新高!魏哲家為何有信心能再成長15%?

2021.01.14 by
簡永昌
台積電賺破5千億,EPS、資本支出創新高!魏哲家為何有信心能再成長15%?
簡永昌攝影
出乎外界預估,台積電今年資本支出飄新高、達到250-280億美元,黃仁昭表示目的是為了未來3-5年的應用佈局,而哪些應用是台積電認為重要的成長引擎?

正當外資法人都相當看好台積電今年的表現、上修資本支出至220億美元(約6,600億新台幣)時,台積電仍是有辦法再帶給大家一個驚喜,財務長黃仁昭在今(14)日法說會上表示,2021年台積電的資本支出預估將達到250-280億美元(約7,500-8,400億新台幣),相比2020年的172億美元(約5,160億新台幣)資本支出來說,相當於年增至少45%。

以今年國防部所編列的年度國防預算3668億新台幣來看,雖也是創下新高,但是被稱作護國神山的台積電,以這個250-280億美元資本支出的態勢,完全展現出作為「矽屏障」的晶圓代工龍頭高度。

台積電14日召開法說會,宣布2021年資本支出將達到250-280億美元(約7,500-8,400億新台幣),為史上新高。
簡永昌攝影

而這筆驚人的資本支出,目前規劃將有80%用於包含3奈米、5奈米及7奈米等先進製程,10%用於先進封裝及光罩技術,剩餘的10%則將用於特殊製程。雖然法說會上,法人將資本支出劍指英特爾轉單的需求,但總裁魏哲家仍表明台積電不評論單一客戶,僅表示資本支出的決定主要有4大原則:技術領先、彈性並反映需求的製造能力、保有客戶信任及獲取適當報酬。

EPS創新高!5G、HPC仍是重要成長引擎

2020年第四季合併營收為3615.3億新台幣,稅後純益為1427.7億元新台幣,每股純益為5.51元,累積2020全年稅後純益5178.85億元新台幣,每股純益(EPS)為19.97元,創下歷史新高。

而自去年第四季開始,5奈米製程出貨佔第四季晶圓銷售金額的20%,7奈米及16奈米製程出貨則分別佔全季晶圓銷售金額的29%、13%,先進製程(含16奈米及更先進製程)的營收打全季晶圓銷售金額的62%。

黃仁昭表示,受惠於5G、HPC的市場需求,帶動2020年第四季的營收表現亮眼,同時預期今年第一季合併營收預計將介於 127-130億美元(約3,810-3,900億新台幣)之間,淡季不淡。
簡永昌

黃仁昭表示,主要受惠於5G智慧型手機的問市及高效能運算(HPC)相關應用對於台積電5奈米先進製程的需求所致。邁入2021年第一季,台積電預期以高效能運算的相關應用為首,加之汽車電子領域回溫、智慧型手機的季節性影響較近年來緩和等因素,預期第一季合併營收預計將介於127-130億美元(約3,810-3,900億新台幣)之間,毛利率預計介於50.5%到 52.5%間,營業利益率預計介於39.5%到 41.5%之間。

2021晶圓代工年成長15%,3奈米開發進度良好

展望2021年,董事長魏哲家也表示,預期半導體(不含記憶體)市場的成長約有8%,而晶圓代工(Foundry)產業則有約10%的成長,至於台積電、他則有信心達到約15%(mid-teens)的年成長。而今年智慧型手機的態勢,魏哲家也指出全球智慧型手機數量將比2020年成長10%,其中5G智慧型手機的市佔也會從去年的18%大幅成長到逾35%。

魏哲家表示,2021年全球晶圓代工的市場將有10%的成長,而台積電因為擁有獨步全球的製程技術,因此將優於市場、上看15%(mid-teens)的年成長。
螢幕截圖

另外,魏哲家也觀察到高效能運算平台對台積電長期成長越來越重要,也是台積電未來營運成長的一大動能,基於台積電擁有獨步全球的先進製程撐腰,預期2020-2025年間,台積電以美金計算將有10-15%的年複合成長率(CAGR)

2020年最重要的莫過於5奈米的量產,同時也已經貢獻了2020年全年營收約8%的成果。今年,台積電也要迎來3奈米的試產、並預計在2022年量產,相較於5奈米,3奈米製程能提高70%的邏輯密度、155的效能表現並降低30%的功耗,魏哲家也表示目前3奈米開發進度良好,也看到不少高效能運算跟智慧型手機的應用都有比5奈米、7奈米同期時更多客戶的投入,其中高效能運算將可能是3奈米的首個應用客戶,他有信心3奈米將會是台積電另一個重要且持久的里程碑。

至於目前美國設廠的進度以及中國南京廠的規劃,台積電表示美國亞利桑那州已經開始動工,並預計到2024年將能達到2萬片的產能;同時預期中國市場對於半導體的需求將持續看漲,也計畫將增加南京廠的產能,但目前細節尚未可知。而外傳台積電將赴日設廠一事,台積電也回應表示,目前仍在評估可能的選項,以強化和日本生態系統合作夥伴在3DIC材料的探索。

從2010的張忠謀時期,看今年資本支出為何飆高

法說會上,不少法人都聚焦在今年飆高的資本支出一事,黃仁昭也以2010年當時台積電創新高的資本支出為例,表示台積電所遇見的不是今年、明年,也不是為了哪些市場傳言的轉單效應,而是3-5年後的未來在做佈局,也希望在耕耘技術的本位上,能提供客戶一流的技術支援及產能需求。

2010年,時任董事長的張忠謀在金融海嘯後仍決意要調高台積電的資本支出,目的正是看好當時筆電、行動裝置的需求將有爆炸性成長,因此要佈局45/40奈米以及28奈米的成熟量產,以因應之後的需求。
簡永昌攝影

回顧2010年,當時仍是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執掌的時期,也正逢2008年金融海嘯沒多久,全球產業都還在復甦的過程,張忠謀仍堅持要提高資本支出至48億美元(約1,440億新台幣),這是比2009年的27億美元(約810億新台幣)資本支出要高出近78%,原因無他,因為張忠謀看見了未來不管是在個人電腦、手持裝置甚至是消費性市場都將有大幅的成長,因此要大興土木就是要發展45/40奈米以及28奈米的成熟量產,因應未來需求;同時他也遇見了越來越多IDM廠選擇退出、改以委外代工的形式,若能在技術上持續領先,也將奠定台積電以晶圓代工身份在市場的地位。

而2010年當年資本支出從年初的48億一路上修,最終以59.36億美元(約1,781億美元)作結,也帶領台積電迎來了一個盛世。當2011年28奈米量產時,就貢獻了1.5億美元(約45億元新台幣)的營收。

如今的台積電是否也正要迎向下一個產業的盛事,也正為了接下來的需求做足技術上的準備,或許從資本支出的上調便能嗅出一二,而台積電也表示,若要進入一個成長幅度更高的區間,就必須有更多的資本支出投入,2010-2014年間的資本支出較過去增加3倍,換來2010-2015年的15%年複合成長率,如今站在5G、HPC相關應用的產業大方向之下,這個階段較高的資本密集是協助台積電未來可以飛得更高的準備。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