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onara!我的經營之神

2002.09.01 by
數位時代
Sayonara!我的經營之神
還記得大學畢業,那時頗受知識份子歡迎的《時報雜誌》(後來停刊)做了一份全國大學生民意調查,問卷問道:如果你有機會,你願意成為哪一個台灣企業家...

還記得大學畢業,那時頗受知識份子歡迎的《時報雜誌》(後來停刊)做了一份全國大學生民意調查,問卷問道:如果你有機會,你願意成為哪一個台灣企業家? 壓倒性的答案是「王永慶」,那時是台灣股市600點的時候;後來股市漲到1萬點,台塑的股價卻創不了新高價,蔡萬霖領銜的土地富商取代了王永慶的位子,直到今天,王永慶仍然努力地經營他的台塑集團,旗下三家公司仍然獲利不錯,但他吸引社會矚目的能量,稀薄到只能出現在政論版了。
是什麼力量拔去了王永慶的冠冕?
也許你可以說是「政治」,先有地方環保力量阻擋他去設六輕,後有李登輝的戒急用忍,綁住他成為「華人石化帝王」的一支左腳;但我們寧可看作是「時代」——環保意識是任何進步社會的產物,台灣對大陸磁吸力突起的驚嚇抗拒,消費者家家戶戶充斥滿溢的PVC塑膠製品,這些都是歷史必然到來的結果,你能怪誰?
時代的演化是複雜的,因為牽涉技術演進、消費習慣、生活樣態、供需失衡的交錯變遷,即便是一組英雄或一組產業的能力,也難以招架,這就是那「風華一次」規律的由來。

**功成名就企業的慢慢老去

**
當你是一個成功者,要你忘掉過往的事功邏輯,卑躬屈膝鑲嵌到新時代裡,何其之難?強韌者如王永慶,仍然不斷做局部更新,勉力前行;柔弱者如當年做電話機的謝來發(濟業電子)、做掃描機的王勃勃(全友電腦),則根本只能離開產業江湖。然兩者之共同特色,皆是離開社會權力核心,連出版社都現實得不再出版他們的傳記。
功成名就企業的慢慢老去,是「企業生命週期」銅板的一面,這銅板的另一面,則是創業者慢火煨燉的成名之路。
土地巨賈蔡萬霖之後,台灣經營之神是張忠謀,如今市井小民、實習記者、國策顧問天天都緊張盯著他,你不得不合理懷疑,這就是台積電商業模式與磁吸力量的最高峰,我們更應該看看,誰是下一個台灣商業模式的創新者?就好像在1987年王永慶當紅時,你會注意到台積電的張忠謀一樣。
我們不敢立即指出他們是誰?但緣用社會變遷的近身觀察,約略可考察這時代的淘汰標準一二!

**只要上進就能複製的 製造業邏輯

**
不管是台塑、國壽或台積電,它們都是在某一項高成長的產品需求中,創造了一個領先的商業模式(台塑的合理化、國壽的不動產採買學、台積電的垂直分工),但是在領先一大段後(也就是它們成名時),後進者開始加速追上,市場愈來愈飽和,它們以「持續成長」來帶動的企業聲名,就不得不開始傾頹。
不管是PC代工或晶圓代工,這套進程最具致命吸引力的一環,就是「製造業邏輯」。它的意涵是:只要肯上進,台灣就能複製(或局部更新)美日歐商業模式,大量生產出產品,賺取時效和壓縮成本的利潤(很吸引人)。但是隨著中國勞動力進入世界加工市場、全球化加速普及企管與技術知識,台灣能創造利潤的時間週期愈來愈短,更何況我們平均所得已達到13000~15000美元的天險——世界還沒有一個超過15000美元的非產油國家,是靠製造業帶動經濟成長的(很致命)。

**服務業有差異競賽的產業本質

**
去年台灣創下戰後42年來第一次經濟負成長,是一個規模空前的紅燈,亮給所有開工廠的人看;但你站在十字路口另一端看,卻也是一個龐然巨大的綠燈,閃給所有服務業的創業家來注意。
製造業的威脅,是太容易受到「雷同之害」(blight of sameness);服務業的機會,來自它「差異競賽」的天生產業本質。當一項產品的各個品牌價格一般低,你會選「購買」時或「購買後」經驗最好的那一家,白話文一點說:我們shopping,重要的不再是那項產品,而是「shopping的新體驗」。
這個體驗,可能是「歡愉」,例如宜蘭縣政府最賺錢的「冬山河親水公園」或大它100倍的迪士尼樂園;也可能是「被呵護」,例如台北亞都飯店和全世界名號中有Ritz的旅館;也可能是「意外的便利」,例如代收水電停車費的7-Eleven與每週400件折價「套裝產品」(刀組vs.單支菜刀)的美國Wal-Mart;也可能是「冥想體療」,例如風起雲湧的Spa旅館,由陽明山7000元起的新中國飯店,到峇里島550美金一夜的Aman系列渡假村居。
台積電那麼在乎公司的製程技術機密外洩,其實不就意味著它愈來愈難拉開跟競爭者的距離,必須透過法律確保那些微的領先權;但只要任何去住過峇里島Aman旅館(半年前就得預定)的人,誰都可知道它領先的秘密,關鍵就在你的心態和技藝,做得能不能到位,而且還能天天快樂去創新(Spa的種類和方法,甚至一旁點的香)。
過去台灣科技製造業得力於股市,吸引了全台灣最優秀的人才;如今科技產品普及,生活真正進入數位時代,能夠創造新成長力道的,應該是活用數位科技來做服務的人。
1880年前,美國最看好的產業是「煤氣燈」業,即使那一年愛迪生發明的電燈上市,煤氣燈業認為只要改良它們的效率,就可圍堵電燈這小毛頭。沒錯,接下來,美國煤氣燈業效率提高5倍,也打敗許多電燈業初生之犢;但今天,你還看誰用煤氣燈呢?
台灣「由製造向服務」大轉進的綠燈已亮,也許我們可以再用力提高製造業效率(轉進大陸)來拼命,但別忘了哦,那「風華絕代」的一次,可是已經過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