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讓人享受的電影,比拍得獎片難,周美玲找偶像明星為台灣電影突圍

2007.04.15 by
數位時代
拍讓人享受的電影,比拍得獎片難,周美玲找偶像明星為台灣電影突圍
無論是《豔光四射歌舞團》中要以道士身分超度愛人亡靈的扮裝皇后,還是《刺青》中等待初戀情人上線的視訊女郎、以及想要藉著刺青獲得力量的西門町小混...

無論是《豔光四射歌舞團》中要以道士身分超度愛人亡靈的扮裝皇后,還是《刺青》中等待初戀情人上線的視訊女郎、以及想要藉著刺青獲得力量的西門町小混混,在導演周美玲的鏡頭下都顯得魅力非凡,跳脫陰暗悲情的形象,「因為而幽默是可以激發創意的。」周美玲如是說。
二○○七年三月三十日甫上映的電影《刺青》,大膽起用許多年輕偶像明星,包括可愛教主楊丞琳、「元氣小子」的沈建宏、「元衛覺醒」的是元介,以及來自香港的梁洛施與謝秉翰,演繹一則關於刺青、網路視訊、地震後創傷、屬於台灣在地文化的故事。上映前預售票就賣出一萬二千張,首週末的全省票房破四百四十萬元,是國片近年難得一見的好成績。
有著明星演員的光環,製作班底卻是影展常客,很多影評人疑惑《刺青》到底是藝術片還是商業片?這部電影正好顛覆了一般對於電影類型一切二分的觀念。「我對偶像明星沒有偏見,」導演周美玲這麼說:「我很怕台灣的電影死氣沉沉,希望帶入年輕的元素。」
言談舉止還像個大學女生的周美玲,說話坦白而直接。入行十二年,拍攝過十四部紀錄片、三部劇情片,得獎紀錄洋洋灑灑,是台灣電影界公認的實力派人物。進出國內外大小影展如家常便飯的她,產生了一個疑惑:「難道影展片不能拍得『好看』嗎?」
周美玲所謂的「好看」,是指「容易閱讀」的影像。她深刻了解,只要影片擁有獨特的美學風格,拿獎並不困難,而票房卻是更大的挑戰,「因為觀眾真的好挑!」她笑著說。從二○○五年她第一部三十五釐米劇情長片《艷光四射歌舞團》,周美玲開始思索電影的藝術性與親近性要如何兼顧。
她同意能引發思考的電影才是好電影,但是除此之外,電影還要能讓人享受。
「如果只是要讓觀眾思考,不如丟一本哲學書給他們,」周美玲說自己不想當大師,只想做小老百姓。她所關注的大部份都是主流社會眼中的邊緣題材,例如同志、扮裝、傳統戲曲、原住民、離島、網路色情、青少年等。但她的作品總是華美而幽默,讓觀眾一會哭一會笑,不致於陰暗悲情。
這不表示她的作品缺乏深度。在國家電影資料館的網站「台灣電影筆記」中,關於周美玲的評論是這麼寫的:「作品透露深厚的哲學背景,重視文學氛圍,並講究美學藝術層次,其說故事方式常有『寓言』式的深度與趣味。」
周美玲的每部片子都真實地做過田野調查,這也是她膽敢碰觸禁忌話題的原因。拍攝紀錄片的十幾年中,她的的確確是活在庶民文化之中的。為了拍《極端寶島》,她拜訪基隆港鐵路街上的妓女戶,跟三教九流的人談笑、喝酒、做朋友。這些真實生活中的人物與事件,都淬鍊成為她構思劇情片的靈感來源。例如處女作《身體影片》起源於一位扮裝皇后的故事,正與她十年後第一部劇情長片《豔光四射歌舞團》主題相符;《刺青》的許多角色,也都是她親身遇到過的真實人物。
不經意間提及為了電影宣傳的周轉金,現在還暫時揹了二百萬債務,周美玲不改開朗本色,她覺得拍電影不用搞得很悲情,「總能有新的創意可以解決問題的,而幽默是可以激發創意的。」她說。就像《豔光四射歌舞團》開場那句著名的對白:「豔光四射歌舞團,為您開啟永恆的天堂……」在周美玲的影像世界裡沒有禁忌,一切多元繽紛、自在綻放。

獨立製片導演
周美玲
年齡:38歲
現職:獨立製片導演
學歷:政治大學哲學系
重要作品:
1996 拍攝第一部劇情片《身體影片》
2002 以《私角落》與《極端寶島》獲獎
2004 《艷光四射歌舞團》獲第41屆金馬獎「年度最佳台灣電影」
2006 《刺青》獲得第57屆柏林影展「最佳同志電影泰迪熊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