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快取寶首席執行長孫岳澤:產業本來就要升級,我們的出現是為了優化超商

2016.09.08 by
顏理謙
林伶芝
今年初起,捷運站陸續出現一排搶眼櫃子「快取寶」。消費者只要在面板或App上點選商品,隔天就可以取貨,商品五花八門,而且不需要店員結帳指引。快取寶本月啟用捷運108個站點,《數位時代》特別專訪首席執行長孫岳澤,請他談談快取寶的願景。

每天搭捷運上下班的通勤族一定早早就注意到了。今年初開始,台北市各大捷運站出口陸續出現了一排搶眼的白色櫃子「快取寶」。

消費者只要在面板或手機App上點選商品,隔天經過櫃點就可以取貨。商品種類五花八門,從生鮮蔬果、熟食、日用品再到寵物用品應有盡有,而且還不需要店員結帳指引。本月,快取寶啟用台北捷運108個站點,如果再加上一般住宅區,全台據點已經逼近200處。《數位時代》特別專訪快取寶首席執行長孫岳澤,請他談談快取寶的願景和對無人商店的想像。

快取寶首席執行長孫岳澤
郭涵羚攝影

搭建物流的最後一哩路

「我們從六、七年前就開始規劃了。」孫岳澤表示,快取寶的構想醞釀了很久。當初為了串起從產地、電商到物流的生態鏈,他決定將集團旗下的阿旺獅食品廠從嘉義遷到北投,並且同步發展快取寶的軟硬體建設。目前,快取寶在北部共有三處辦公據點,其中八里廠負責物流和倉儲,北投則有食品廠和辦公室。

其實,早從去年九月開始,快取寶就從北投、士林等地逐步向外佈點,不過當時的據點多半選在寧靜的社區裡,沒有引起廣泛討論。直到今年,快取寶迅速進駐各大捷運站,一夕之間搏得了廣大目光。

可是孫岳澤很清楚,捷運站空間有限,無法容納太多櫃位,因此行銷效益大於實質功能,而快取寶真正的核心價值還是在社區中。「我們本來就是要建立物流的最後一哩路,」他說。

「所謂的無店鋪經營,電子商務是其中一樣。但是它有沒有使東西變得更便宜?我後來發現,好像沒有。反而在冷凍、冷藏方面的運費更高,消費者要負擔的更多,這好像失去了電子商務某部分的價值。」孫岳澤舉例,如果一位消費者同時跟五個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就會需要五個箱子裝商品,而這些成本,最後都會回到消費者身上。不過,如果可以將商品整合在一起,消費者只要到快取寶,就可以用一個提袋拿完所有的貨品,不僅節省費用也省下包材。「我們是在建立一套商業模式,一套顛覆現在物流的商業模式。」他強調。

郭涵羚攝

無人商店有許多想像空間

但是,不論是一般社區或是捷運站,承租費用都不便宜。再加上都會區便利商店和超商數量這麼多,民眾購物相當方便,快取寶難道不怕還沒搶到市場,就先燒掉大筆銀彈?孫岳澤坦承,這幾年下來的確花了不少資金,但是他也認為,大家對無人商店的想像可以再寬廣一些。「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覺得我們設很多點,必須承擔很多租金,但是從經營角度看不一樣。」

他解釋,以一般社區中的店面來說,除了快取寶的櫃位之外,其實還可以納入其他服務,和眾多商家共享空間。「像現在自動販賣機、快照機進入了,以後夾娃娃機也會進去,所以快取寶會變成二房東。」而且,未來這些機台還可以將金流整合到快取寶中。比方說以後民眾如果要拍快照,不需要另外向機台投遞零錢,只要直接從快取寶的主機付款即可,這樣一來,也幫製造商省下驗鈔、驗幣等機台營運成本。

至於快取寶的營運成績,孫岳澤雖然沒有透露實際數字,但是他強調,「營運狀況都在上升」。此外他也指出,快取寶使用者年齡落在35歲到44歲之間,男女比約三比七,人均消費額600元。眾多商品之中,又以自家阿旺獅的無油、少鹽餐賣得最好。

產業總會升級,快取寶是為了優化超商

孫岳澤透露,快取寶的目標是在兩年半內在大台北地區建置4000個據點,目前也已經在嘉義進行測試,打算一步步往南走,甚至中國和馬來西亞都已經在長期計畫之內。此外,他們也正在和一些新建案洽談,計畫將快取寶櫃位設置在大樓內。未來民眾如果要取貨,就跟走下樓到信箱收信一樣方便。

「台灣超商多,本來就是最難挑戰的市場,」孫岳澤坦承。但是他並不認為快取寶的存在和超商有所衝突,也不覺得快取寶是為了取代超商而生。「產業本來就會升級,我們只是需要思考大家該怎麼合作。」他表示,現在超商販售很多低毛利的商品,但是如果可以把低毛利的商品交給快取寶,超商就可以轉型去銷售更多高毛利商品。「不會有誰打誰的問題,只是讓超商可以更優化服務而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