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知乎」到「泛答」,知識是門好生意?

2016.11.29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shutterstock
泛科知識推出線上問答網站「泛答」,要跟上知識經濟變現的潮流。不過,泛答這類問答網站,真的非得以「打賞」作為某種知識傳播與分享的交換機制嗎?這樣的改變真的是「好事」嗎?

由泛科知識推出的線上問答網站「泛答」在前幾天上線了。在看到數位時代的報導前,「泛答」這個名字就讓我聯想到中國果殼網的「分答」。果不其然,在前述這則報導訪問中,泛科的鄭國威就提到了「知乎」、「分答」這些問答網站,並且認為台灣必須跟上這波知識(變現)經濟的浪潮。

「打賞」知識?

果殼網推出的分答,是透過語音介面,由提問者付費提問,同時讓其他人可以用更少的金額付費「偷聽」。雖然根據另外一則報導,分答似乎還可以指定一些名人回答(當然所費不貲),但就「問-答」的形式來說,泛答與分答確實相當類似。一方面,它們都是嘗試打造不同的知識傳播模式,另一方面,更實際地,它們都試圖讓知識傳播可以「變現」。

泛答透過「打賞」機制來變現知識,用這樣的詞彙來指稱提問者給予回答者的回饋,對老派的我而言,這話聽起來總不那麼順耳。

我並不是要浪漫地宣稱「知識」是個高貴的東西,怎能用打賞的方式來回饋其傳遞。但「打賞知識」這赤裸裸地呈現出知識商品化的詞彙,也讓人不由得想要反省一下這個現象。

知識的商品化

雖然「知識經濟」這個概念這幾年來正夯,但嚴格說來,它是整個資本主義體系將知識商品化的必然結果。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運作大體上可以說是幾種資本的轉換過程。其中,除了最直接由貨幣、財貨構成的經濟資本外,另一個重要的資本形式即是人所持有的無形的知識、文化、技能等。

換言之,以一種簡化的方式來說,在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運作中,知識一直以來就被看作是珍貴的資源,取得知識、技能,讓個人有足夠的資本進入市場進行交換,獲取相對的經濟資本。

在市場運作的邏輯下,這樣的機制很容易會讓知識自身反而也成為一種商品。也就是說, 我們得先有一定的經濟資本,才能夠交換(購買)到足夠的知識、文化與技能商品。

這聽起來有點複雜的事情,其實可以從一個很直觀、現實的問題看清楚: 高等教育到底該如何收費?

順著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來看,知識、文化與技能這些可以透過教育體系獲得的東西,就是一種商品。既然是商品就該透過市場決定其價格。

換言之,如果大學所傳授的知識、文化或技能可以讓人在日後交換回更多經濟資本,那理應它應該收取更昂貴的學費。甚至,如果某些名校、熱門科系所提供的知識商品被認為是更有價值的,那它理應也可以再往上調漲學費。

循著這樣的邏輯走下去,其實也就形成我們今日面臨的巨大階級困境。有著豐厚經濟資本的家庭,可以為其子女換來更好、更多的知識、文化資本,然後再生產出更多經濟資本。而對於貧困家庭的孩子來說,原先教育體系允諾的社會流動可能性,在昂貴的學費負擔下,就算不是一場謊言,也只是一場美夢。

「打賞知識」在我看來就是更進一步刺激了這種知識商品化的現象。透過打賞問答平台所鼓勵、也同時揭露的,正是將知識化約為貨幣等價物的過程。

當然,在現實的資本主義社會中,這不必然是個問題。相反地,想要把知識浪漫化為與金錢無關的真理追求可能才是不切實際。

但我總還是覺得,我們可以選擇跳出資本主義的市場邏輯,而不是進一步極端地鼓勵其發展。例如,同樣在高等教育收費的例子中,我們其實可以看到一直以來都存在著「教育公共化」的呼聲。也就是在真正落實機會平等的理念下,主張由社會共同來負擔教育成本(相關的討論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如此一來,知識商品化所導致的惡性循環才可能被打破。

而回過頭來,我也同樣好奇,泛答這類問答網站,真的非得以「打賞」作為某種知識傳播與分享的交換機制嗎?這樣的改變真的是「好事」嗎?

另一個問題隱憂

除了知識商品化的問題,我在數位時代介紹泛答的報導中,還看到一個問題隱憂。

報導指出,並不是每一個泛答使用者都可以透過回答問題被「打賞」,除了泛科知識曾合作過的專家、學者外,其他人需透過審核才能獲得同樣的資格。

首先令人好奇的是,這裡所謂「審查」的實質程序、條件是什麼?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方式是試圖讓回答的專業性等到一定的保證。或者反過來說,這意味著必須是夠好、夠專業的知識才能夠「變現」。但就如我上面所說的,這又再次地鞏固、強化知識商品化的結構。

再者,透過類似認證或審查的程序,泛答似乎將回答者劃分了兩類人:可被打賞的專家與一般人。這樣的區分對我而言又意味著兩個問題。一方面,這意味泛答網站站方讓自己扮演了權威認可的角色。

如此一來,倘若未來有一天泛答傳遞的知識引發了爭議,究竟站方是否應負起相應的責任?抑或會撇清自己僅是「平台」?我們必須認識到,其實像Facebook傳遞假新聞也涉及類似的問題。不管是策展也好、平台也罷,在數位時代中扮演任何形式「守門人」的角色,便有其相應的倫理責任。

另一方面,我也好奇將回答者區分為可被打賞的專家與一般人,是否有助於知識的傳散與分享?難道這不會使得一般人反而喪失分享的動力嗎?畢竟,雖然泛答沒有禁止一般人回答問題,但對於想要知道答案的人來說,恐怕很容易僅將注意力放在獲得「可打賞」專家資格的答案上。因此,不免令人好奇,泛答在實際運作上要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最後,雖然泛答這類問答平台與維基百科在知識傳播形式上相當不同。但是就「群眾力量」的運作上,我認為維基百科的成功具有一個重要的啟示:重點不在於專家資格的認定,而是是否有足夠開放與互動性,讓知識不斷地自我修正、精鍊。我不清楚泛答是否有這樣的開放性,但至少在區分專家與一般人後,恐怕不對等的畫界會是阻力而非助力。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