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支改變一切的手機
專題故事

十年前的今天,第一代iPhone正式開賣,人們開始真正使用iPhone,十年間,iPhone改變了許多事物、改寫了許多規則,不僅將蘋果推上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寶座,還翻攪了整個產業。更重要的,這支手機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現在,你還能想像沒有iPhone、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日子要怎麼過嗎?

1 iPhone發表十周年,6大創新改變世界

蘋果官網
過去智慧型手機只用於商務,現在卻已深入生活中每個縫隙。以下帶大家回顧iPhone如何在過去十年,革命我們的生活。

十年前,還是一個沒有iPhone的年代。當時出去旅遊,包包一定要帶著旅遊書和紙本地圖、迷路只能想辦法問路人;走去搭車的路上,只能到車站才能查看時刻表、決定要搭哪班車;出門總是要帶著一堆裝置:打電話的手機、聽音樂的Mp3和CD播放器、拍照的相機⋯⋯

2007年1月9日,第一代iPhone在賈伯斯的介紹下亮相——一個集可觸控操作的iPod、手機和聯網裝置於一身的裝置。這個劃世代的新發明,使用上相當簡單且直觀,套句賈伯斯的話:「簡單比複雜更難。」

第一代iPhone,就像一台可放進口袋的迷你電腦,簡單到連小朋友都能輕易上手。

過去智慧型手機只用於商務,但現在卻已深入生活中每個縫隙;我們用iPhone視訊通話、拍攝和分享Live Photo及4K影片、收聽串流音樂、使用社群媒體、管理行程等,都是再平常不過的行為。以下帶大家回顧iPhone如何在過去十年,革命我們的生活。

一、首款支援多點觸控螢幕的手機

說到iPhone的革命性發明,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觸控螢幕。賈伯斯在發布第一代iPhone時曾說:「iPhone是一項革命性和具有魔法的產品,比目前所有手機都還領先5年。手指是人類天生擁有最棒的裝置,而iPhone便是使用它們創造出繼滑鼠問世以來最革命性的使用者介面。」

2007年發布的第一代iPhone,大膽拿掉實體鍵盤和觸控筆,完全透過點擊、滑動螢幕控制,流暢且直覺的手勢操控也重新定義使用者和手機互動的方式,成為現今智慧型手機的標準模式。而由於省下了實體鍵盤,螢幕也得以擴大為3.5吋,大大提升手機的應用範圍。

截自YouTube影片

二、打造App Store生態系

2008年推出的App Store,是iPhone今日變成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裝置的關鍵,帶動起遊戲、社群媒體、交通等各面向的應用程式,至今App Store已有超過200萬個app。App Store的出現催生出許多依賴智慧型手機而生的產業,如叫車服務Uber和Lyft;分享照片的Instagram和Snapchat。據統計,App Store在2016年替開發者帶來200億美元的營收,較2015年增加40%,App Store的出現改變了開發者販售軟體的方式。

PhotoAtelier via flickr

其中,App Store也是促進行動遊戲發展的重要平台。目前iPhone app營收前十名,有7個都是遊戲。

在App Store出現以前,行動遊戲指的就是任天堂和Sony推出的掌上型遊戲機,但iPhone的觸控螢幕不僅重塑行動裝置遊戲的概念,像是憤怒鳥這類用手指在觸控螢幕上動作的遊戲迅速竄紅,也讓第三方開發者得以進入行動裝置遊戲市場,催生出年營收超過23億美元的手遊開發商Supercell。搭配手機行動特性,而2016年市場上更出現了席捲全球的Pokémon Go。

此外,付費模式也不像過去只有購買遊戲的付費方式,更多開發者在App Store中採取「應用程式內付費」的模式營利。

對使用者而言,App Store的出現也改變我們連網的方式,過去只能透過瀏覽器取得服務,但現在,app卻成為我們使用聯網服務的入口。

三、改變一般人的攝影行為

第一代iPhone只有一個200萬畫素的相機,儘管與當時主流的消費性數位相機還有不小的差距,不過很快地iPhone就成了Flickr最常見的相機。到2010年,iPhone 4首次裝載雙鏡頭,其中一個為錄製720p影片的500萬畫素相機,同年10月,Instagram推出iOS app。

2012年,首度有攝影師用iPhone搭配外掛鏡頭拍攝奧運;同年11月,《時代》雜誌首度使用由iPhone以app「Hipstamatic」所拍攝的照片作為當期報導颶風「Sandy」的封面。

現在人人都能使用智慧型手機成為業餘攝影師,如果要說由iPhone帶起的行動攝影永遠改變了攝影這件事,應該是也不為過吧。

Instagram

四、加速行動網路3G上網

蘋果為了加速手機能支援3G上網,以提供獨家販售iPhone作為合作條件,和美國最大電信商AT&T共同開發3G上網技術,並於2008年推出支援3G數據網路的iPhone 3G,真正達到「行動上網」,接連帶動後續基於行動上網的服務商機。我們現在已經很難想像自己回過頭使用一支不能上網的手機。目前大部分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都已經在使用4G上網,各國科技大廠、電信業者也早已瞄準下一代的5G通訊。

五、業界首創高解析度螢幕

2010年的iPhone 4開始採業界最高解析度(640X690)的Retina螢幕、像素密度達到326ppi,號稱能讓肉眼分不出手機上的像素點,據說是iPhone成本最高的部分。在那之後,高解析度螢幕已成為各家廠商手機螢幕技術的「標配」。

蘋果

六、虛擬語音助理Siri

蘋果在2011年10月推出當時市面上第一個虛擬語音助理Siri。不過因為蘋果採取封閉的開發策略,導致Siri並沒有達到外界的期待。

蘋果官網

不過在Siri之後,語音助理成為市場上各家科技公司競相競逐的關鍵一環。亞馬遜在2014年推出的語音助理Alexa鼓勵第三方開發者加入,也讓它至今成為擁有播音樂、讀新聞、叫食物外送等7,000多種「技能」,是市面上最多才多藝的語音助理,搭配亞馬遜智慧管家裝置Echo更打造出蓬勃的語音服務生態系。

而隨著亞馬遜、Google、微軟紛紛加入語音助理領域,蘋果也在2016年6月將Siri開放給開發者,智慧家電平台HomeKit和AirPods都支援Siri,並傳出未來也將推出類似Echo的裝置。

未來:下一代iPhone?下一個人工智慧平台?

在iPhone發表十周年之際,iPhone的革命還在繼續,如在iPhone 5s加入Touch ID、iPhone 6加入Apple Pay、iPhone 7拿掉耳機孔⋯⋯而預計在今年9月推出iPhone 8,相關謠言也已甚囂塵上,傳將搭載曲面OLED螢幕、採無邊框設計、拿掉home鍵等。

至於iPhone會如何繼續引領產業趨勢?雖然iPhone 7拿掉耳機孔引起不少反彈,但或許蘋果早已布局好下一波革命。隨著拿掉耳機孔而推出的藍芽耳機AirPods,外界分析,這是蘋果將人工智慧節結合無線語音的策略,耳機很可能就是蘋果眼中的全新人工智慧平台。

就像觸控螢幕變革我們接收線上服務的管道,未來,各式各樣的線上服務都能透過耳機獲得,包含行事曆、訊息、電話、音樂等。

蘋果官網

「iPhone在推出的第一個十年,設下了行動裝置計算的標準,而我們現在才要準備開始。」就像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在iPhone十周年新聞稿中說的:「最好的還在後頭。」

資料來源:AppleBGRMashableIndian ExpressDW

60%
iPhone自2007年問世,其營收約佔蘋果總營收60%。
Retina顯示器
Retina Display
Retina顯示器,是一種由蘋果公司設計和委託製造的顯示器,具備足夠高像素密度而使得人體肉眼無法分辨其中單獨像素點的液晶屏,最初採用該種螢幕的產品iPhone 4由執行長史蒂夫·賈伯斯於WWDC2010發布,其螢幕解析度為960×640(每英寸像素數326ppi)。這種解析度在正常觀看距離下足以使人肉眼無法分辨其中的單獨像素。如今蘋果正逐步將其推廣到全線產品之上。 (來源: 維基百科 )

2 五年未露面,iOS之父史考特.福斯托談賈伯斯和第一代iPhone開發過程

截圖自Computer History Museum影片
iOS之父的史考特.福斯托(Scott Forstall)在上週Computer History Museum舉辦的論壇中,分享iPhone的開發內幕,以及賈伯斯在專制的領導風格以外,私下幽默貼心的另一面。

6月29日是iPhone上市十週年。而作為第一代iPhone軟體負責人、被譽為iOS之父的史考特.福斯托(Scott Forstall),睽違五年,在上週Computer History Museum舉辦的論壇中,首次公開談論iPhone的開發內幕,以及分享賈伯斯在專制的領導風格以外,私下幽默貼心的另一面。

福斯托在2011年的WWDC,和賈伯斯接棒發表新產品。
paz.ca via Flickr

同樣難搞、要求細節,福斯托有「小賈伯斯」之稱

福斯托從賈伯斯離開蘋果、創辦電腦新創NeXT時期以來,就一路跟著賈伯斯,也是蘋果的核心管理成員,在賈伯斯過世後,更是傳聞中的熱門接班人選。然而,福斯托在2012年離開蘋果,傳原因是福斯托過於自負的個性與蘋果組織不合,或許還有一部分原因在於他拒絕對iOS 6內建地圖app表現不佳道歉。

事實上,因爲同樣都有點難相處、對細節要求甚高,福斯托甚至有「小賈伯斯」之稱。

而福斯托和賈伯斯第一次見面,就是當他到NeXT面試時。當時他正在苦惱到底要留在原本實習的微軟工作,還是選擇NeXT。

就在福斯托到NeXT開始面試後的幾分鐘,賈伯斯突然闖進來,趕走原本的面試官,開始問福斯托一連串的問題。只聊了15分鐘,賈伯斯就做好決定:「我才不管其他人接下來要說什麼,我們決定給你這份工作。」賈伯斯說:「我會給你offer,而且我知道你會接受它。」

福斯托表示,雖然當時NeXT的客戶很少、還沒開始賺錢,但他很期待能和賈伯斯和其他員工一起工作,因此他決定加入NeXT。

有趣的是,隔天,福斯托收到微軟寄來的大包裹,裡面是一條很大隻的死魚和冰塊,沒有任何紙條。他打電話給微軟問原因,而微軟的回答也是令人出乎意料。微軟說,微軟總部所處的西雅圖,比蘋果總部位於的舊金山灣區要更吸引人,因此他們從西雅圖最有名的派克市場買了最大條的魚,寄給福斯托,希望他能回心轉意。福斯托當然沒有因此反悔,不過他當晚把那隻魚烤來吃了。

在1997年,隨著蘋果收購NeXT,福斯托也成為蘋果核心開發人員。

多虧了微軟,才讓賈伯斯想到iPhone設計靈感

在蘋果待了長達15年,福斯托最為人所知的便是開發出iPhone第一代。為了開發出下一代智慧型手機,當時,賈伯斯讓負責開發Mac OS X的福斯托和負責硬體的iPad之父東尼.費德爾(Tony Fadell),分別以不同方向研發iPhone雛形。最後,福斯托成功將OS X縮小放進手機,也讓他成為iPhone專案領導人。

不過,將OS X縮小的這個靈感,並不是有天就突然出現在賈伯斯的大腦,而是來自賈伯斯討厭的一名微軟高層。

福斯托回憶,賈伯斯過去很常和一名微軟高層出席同個社交場合,但賈伯斯很討厭他,每次遇到他,隔天回公司都會生氣。就在某次聊天,該名微軟高層不斷向賈伯斯吹噓微軟的平板式電腦(Tablet PC)和觸控筆有多厲害、會如何革命世界,這真的惹毛賈伯斯。

微軟在2002年推出首台平板式電腦,圖為其在2006年與HP合作推出的款式,搭配可拆卸的鍵盤以及觸控筆。相較下,蘋果的第一款iPad在2010年才推出。
wikipedia

回到公司後,賈伯斯立刻飆出一連串的咒罵,接著開始指示蘋果要開發出一款有觸控螢幕的裝置,重點是,只能用手指操作,不能用觸控筆。

「讓我們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賈伯斯說,「首先,他們真是蠢蛋,你根本不需要用觸控筆。」福斯拖回憶賈伯斯當時這麼說,大家會把觸控筆搞丟、且這是違反直覺的。「我們一出生就有10支觸控筆!」也就是這樣,他們開發出多重觸控。

如果你忘記賈伯斯有多厭惡觸控筆,可以看看賈伯斯在2007年發表iPhone時,對觸控筆吐槽的經典片段,不僅大問「誰會想要用觸控筆?」,還發自內心說出:「噁!(yuck)」。

因此,蘋果最初是要鎖定開發平板而非手機,而當時福斯托就是負責領導這款觸控裝置的軟體開發團隊。

不過,這項平板專案大約在2004年時,研發目標從平板轉向手機。原因在於某次福斯托和賈伯斯約在咖啡廳碰面時,賈伯斯注意到店裡許多人都在用手機,但沒有一個人看起來用得很開心、甚至看起來很痛苦。賈伯斯從中看見機會,因此詢問福斯托是否能將該專案的產品大小從平板縮至手機。雖然過程很複雜,但事實證明,賈伯斯是對的。

推出末代擬真化iOS,福斯托:這詞聽起來很不自然

訪談中也不免問到福斯托對現在蘋果產品的看法。福斯托在2012年離開蘋果前的最後一樣作品是iOS 6,只是在他離開蘋果不到一年,蘋果就推出iOS 7,介面從擬真化走向扁平化,號稱是iOS歷年以來最大改版,而擬真化和扁平化何者勝出的爭論也開始出現。

福斯托說,在他們設計iPhone後的幾年,從來沒聽過「擬真化(skeuomorphism)」這個詞,他認為這詞聽起來很不自然、很詭異。對他而言,好設計是易上手、易接近且友善的,不需要說明書就知道如何使用。而他們過去使用的照片說明設計、隱喻設計等設計理念,都被賈伯斯注入在第一代蘋果產品。

「我們用了這些設計理念,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喜歡每樣細節。不過我們設計出這些產品確實成功了,你只需要看人們如何使用他們就知道。」

私底下的賈伯斯:幽默、對家人朋友全心付出

就算福斯托和賈伯斯是老朋友,但他也承認,和賈伯斯隨便吃的一頓午餐,很可能比和其他世界領導人共進晚餐還要來得壓力大。不過,他也分享賈伯斯私下幽默的那面。

在蘋果員工餐廳,只要掃描員工證,就會自動從薪水中扣除8美元的餐費,當時,每次賈伯斯都堅持要替福斯托買單,但這點一直讓福斯托覺得很不好意思。對此,有次賈伯斯淘氣地說,「沒關係,我一年領到的薪水只有一美元。我不知道到底是誰幫我付掉每次扣款的餐費。」福斯托分享完大笑說:「他可是億萬富翁耶!竟然騙蘋果錢!」

福斯托也回想到某次和賈伯斯爭執Mac電腦的定價,賈伯斯不滿福斯托把價格訂太低,但福斯托認為賈伯斯是億萬富翁,不可能會比他更了解如何定價。在一陣停頓後,賈伯斯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是數百億萬富翁(multi-billionaire)。」

賈伯斯也有柔軟的那面,他對家人和朋友非常好。

「他曾經救了我一命。」福斯托說。在2004年左右,他感染了罕見病毒,每隔五分鐘就嘔吐一次,病情嚴重到須住院插管餵食,到最後連醫生都束手無策,最後只能給予緩和不適感、沒有醫療作用的藥物。他回憶,賈伯斯當時很常到醫院探望,而大約在病發兩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十點,賈伯斯打電話給福斯托說:「我認識世界上最棒的針灸師,他會治好你。」神奇的是,經過針灸後,佛斯托真的痊癒,而他把一切都歸功於賈伯斯。

福斯拖目前沒有繼續在科技公司擔任開發或管理職務,而是擔任多間新創的顧問,包含社群app新創Snap。如果想感受一下這位前任蘋果傳奇人物生動的演講功力,可以至YouTube收看完整訪談影片(從01:01:51開始)。

訪談最後,主持人還發現一個小亮點:福斯托那天穿的衣服,跟五年前他在WWDC穿的那件一樣。

10億
自2007年以來,蘋果已經賣出超過10億個iOS裝置。

3 蘋果iPhone開賣十年,開啟智慧移動時代的霸主走到成長的極限

國際經濟觀察
2007年6月29日,初代iPhone正式在美國發售,如今,迎來iPhone問世十週年,蘋果是如何用iPhone開啟蘋果黃金時代,走到智慧手機市場龍頭地位?而接下來又要面對什麼挑戰?

2007年1月9日,初代iPhone在賈伯斯的介紹下問世,童年6月29日正式在美國發售,開啟了蘋果的超級黃金時代。大家可以回味一下賈伯斯如何介紹初代iPhone這個革命性的產品。(很有趣的是後面很多蘋果的產品自打臉,例如觸控筆以及3.5 inch螢幕最適大小。)

時序回到十年前,行動電話的市場與現在是大不相同,2007年,Nokia還是行動電話市場無可抗衡的龍頭老大,Motorola、三星、Sony Ericsson和LG都是市場的佼佼者。

國際經濟觀察

若只純看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在2007年的霸主仍然是Nokia,遠勝第二名的RIM黑莓機,蘋果和HTC都是初露頭角的智慧手機廠商。

國際經濟觀察

但到了2016年,全球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從急速成長到趨緩,已經把2007年前的舊面孔洗到只剩下三星還排在前五大廠商,而成長為最大智慧型手機市場的中國,更是帶起了多個本土廠商,站穩中國市場並在新興市場大殺四方,全世界前五名的其中三家是中國廠商,分別是華為、Oppo、和步步高(Vivo的母公司)。

國際經濟觀察
國際經濟觀察

iPhone剛問世的2007年,蘋果的產品結構還是主要販售桌上型及筆電Mac,加上大熱的音樂播放器iPod是兩大主要的營收來源,加起來佔了蘋果超過8成的銷售。

國際經濟觀察

在2016時,iPhone已經是蘋果的產品結構中營收佔到超過6成的核心產品,Mac則已經退居第三線,銷售快速衰退的iPad也遠遠無法和蘋果的主力現金怪獸iPhone一樣成為蘋果成長的支柱,更別說是被算在「Other」的Apple Watch這個扶不起的新產品,智慧型手錶並不如預期能出現新的需求爆發。

Apple 2016年報。
國際經濟觀察

如果從淨利率的變化來看,蘋果受到iPhone這樣高階高價產品的助益,淨利率在iPhone銷售逐年衝刺時也持續的拉高,2007年以前淨利率(Net Margin)大約都在10%以下,但靠著iPhone這個利潤非常高的產品熱銷,淨利率可以拉高到保持在20%之上。

國際經濟觀察

觀察蘋果發佈iPhone前與iPhone後,你會更清楚地看到iPhone對蘋果淨利的影響多麽深遠,高價高毛利的商品同時又大熱銷,讓蘋果賺得遠超過去想像地多。

國際經濟觀察

這樣的巨大紅利也推起了蘋果股價,十年來股票代號為AAPL的蘋果,股價漲了723%,三星則漲了302%,在這場智慧型手機大戰敗下陣來的Nokia、HTC和RIM黑莓則在這十年股價重挫都超過3/4,昔日的巨頭們如今都成了智慧型手機市場無足輕重的玩家。

國際經濟觀察

蘋果的營收主力過於依賴iPhone是非常明顯的潛在危機,因為iPhone銷售的趨緩無可避免讓蘋果遭遇成長的極限。現在即使服務(Service)部門正在快速成長,但是遠遠不足以抵禦iPhone甚至iPad衰退的影響。

國際經濟觀察
國際經濟觀察

從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到達成長的極限,每個廠商都必須面對像是過去laptop和Desktop市場這樣飽和市場的困境,產品差異化變小導致越來越猛烈的殺價競爭,但蘋果的主要優勢是在於其iOS陣營生態圈,基本上是已經與Android陣營掃清戰場剩下雙雄對決,由於蘋果用戶忠誠度比Android陣營要來得高,實際利潤和開發者的收入也都比Android來得高,所以即便Android佔了大部分超過85%的市場,iOS依舊維持著死忠高階用戶將近15%的市場份額,受到Android陣營殺價取量的影響相對較小。

(手機操作系統已經清理完戰場,微軟、黑莓、甚至是早期的Nokia Symbian都在用戶與開發者規模效應不足的情況下,逐漸消失在市場之中。)

國際經濟觀察

蘋果未來增長動力何在?

蘋果高速增長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即便許多人仍然期待著iPhone十週年的iPhone8能夠逆轉智慧型手機衰退的窘境,但是說實話蘋果的基期非常的高,就算iPhone8能刺激銷量也有限,在目前飽和的市場下想搶佔市場份額,除非犧牲毛利降價(依照蘋果過去的經驗是不太會做殺入紅海的事),否則基本上高階的市場份額已經不太可能出現大幅度的逆轉,去年蘋果就由於2015年iPhone6大螢幕手機的高基期而呈現全市場衰退,本土手機品牌崛起競爭激烈的中國市場更是衰退明顯。

國際經濟觀察

沒有產生新需求的產品線問世(無論是TV電視機或是無人車都頗有胎死腹中的跡象,Apple Watch又扶不起),蘋果就只能更好地利用其閉環生態圈的優勢,為高階用戶提供更多加值的服務,並在更多的應用場景能夠出現蘋果的硬體來增加使用蘋果相關生態系服務的頻率(加入HomePod的智慧音箱大戰以及推低階iPhone都是在增加iOS使用率的思路上,雖然目前仍不太成功)

服務部門作為未來的主力,近幾年來蘋果積極在發展Apple Pay,推進Apple Music串流音樂甚至跨足影音製作(如投資節目「Planet of Apps」和兜風卡拉OK)、並完善App Store生態系,例如IAP(In App Purchase)抽成機制的強制執行違規下架,不讓APP開發者繞開蘋果的支付體系,不惜與中國主流的社交媒體微信以及一干app在打賞機制槓上,為的就是鞏固這仍在高速成長的服務收入來源。

智慧型手機市場飽和大環境下,其實蘋果股價高處不勝寒,寄希望在iPhone 8的熱銷上某種程度上也是顯示出蘋果在革命性創新上已然技窮,雖說如此,一家公司能有一次改變時代的革命性產品就已經非常厲害,蘋果在過去已經多次顛覆市場,同時還是市場毛利最高、總體利潤的最大得利者,即便成長動能不再,其他Android手機廠商面臨的兢爭環境是更加險峻,要說死也不會先死iPhone,除非在下一代革命性產品問世時蘋果像Nokia一樣公司沒有跟上時代的變化,否則蘋果維持品牌溢價的產業龍頭優勢仍能保持下去。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IEObserve國際經濟觀察

關心國際經濟、科技和商業趨勢的部落客。

4 iPhone十年:一個做產品的人是怎麼中了蘋果毒

Apple
算著算著,iPhone竟然就這樣走過十年了。在這時候來自剖一下為何會開始中毒也是挺好的事情。

算著算著,iPhone竟然就這樣走過十年了。大家是否還記得2007年看到賈伯斯(Steve Jobs)介紹第一支iPhone的樣貌?

YouTube

自己成為iPhone的使用者是從當時平行輸入的iPhone 3G開始,一路從iPhone 3G -> 3GS -> 4S -> 6Plus -> 7Plus。

當開始使用了iPhone 3G時,那種跟過去使用習慣如此之大的改變是很震撼的。

可以說是從iPhone 3G後就進入了蘋果的生態系而再也出不來了。很多人說這是中了蘋果的毒。對於沒中這毒的其他人所謂的果粉當然就像是中毒一般。

在這時候來自剖一下為何會開始中毒也是挺好的事情。

記得在2007早已經在使用各種當時由HTC所設計的Windows Mobile智慧型手機,在沒有其他的比較之時,會覺得這就是智慧手機理所當然的樣貌,也從不會懷疑為何得需要觸控筆和各種現在看似繁瑣的控制流程!

當開始使用了iPhone 3G時,那種跟過去使用習慣如此之大的改變是很震撼的。第一代的iPhone還沒有App Store的設計,直到隔年推出iPhone 3G後App Store開張,也開啟了蘋果生態圈的濫觴。

在當時,依然有諸多對於蘋果iPhone的批評,不外乎是:

  • 沒有外接的儲存裝置
  • 沒有觸控筆
  • 沒有「n核心」

這些的批評其實對於做產品的人來說,不啻是一種最好的警惕或者說是教育。做產品的人對於產品的論述本就該去對使用者描繪你的產品所帶來的「好處」(Benefits)而不是持續的在告訴使用者你有十核心或者你有外接儲存裝置可以接超過512GB的MicroSD。

有趣的就是iPhone用戶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手上拿的是什麼鬼,但是Android用戶卻常常很清楚知道自己手機是幾核心還有相機是幾千萬像素。

在iPhone出現之前,台灣產品的成功方程式在Wintel時代的洗禮之下,早忘記原來對市場端使用者的benefits或者說痛點是被Wintel研究做掉,而你只是單純的把產品「做」出來,於是行銷戰成了「功能」(Features)的表列,而忘卻正規的行銷,並且過於關注在競爭對手做了些什麼,又忘記去聆聽使用者到底要什麼。

當開始使用了iPhone 3G時,那種跟過去使用習慣如此之大的改變是很震撼的。
Adrian Korte via Flickr

於是當iPhone的出現,讓眾多硬體廠商一整個挫手不及,怎麼應對都跟不上用戶的期待,只能持續的在功能及CP值上著墨,透過iPhone等於教育市場如何做行銷和品牌。

每每有機會在一些談產品的演講中總會隨機的做個調查現場的聽眾,是否知道自己手上的iPhone到底是幾核心的,然後下一個問題就是你是否知道你的Android手機是幾核心的。

有趣的就是iPhone用戶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手上拿的是什麼鬼,但是Android用戶卻常常很清楚知道自己手機是幾核心還有相機是幾千萬像素。

這些對於iPhone的用戶來說都不是太重要的事情,因為重點在於他們想要的「體驗」被滿足了。

同樣的問題在Mac的使用者身上也可以看到類似的現象,你不需要在乎你的Mac是多新或者舊,重點卻在於其體驗都幾乎一致。

所以在談到做產品的演講分享時,總會提出做產品的人應該要拿iPhone或者Mac作為目標,但是作為Geek/Hacker則拿Android。

iPhone用戶就是拿來直接用,和開始工作。

Android用戶就是拿來把玩拿來做各種Tweak(改動)。

而蘋果也用著這手段去把其用戶慣壞,讓他停留在其蘋果生態圈中盡可能的久,截至目前,這可能也是蘋果最厲害和最成功的手段,你用越久,你的離開成本將會越來越大,你在iTunes買的音樂,電影,在App Store中買的諸多App。

作為資深產品人,怎可能不為蘋果所能營造的生態圈著迷呢?

朱宜振

人稱朱拉麵,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詡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LinkedIn

5 iPhone的十年,與拇指世代的未來

Shutterstock
對於拇指世代來說,各種資訊都只在指尖之遙。有別於上一代只能擠進學校課堂安靜地聆聽知識,拇指世代指尖大腦中早已有各種資訊可供瀏覽、取用。那麼,我們還需要課本嗎?或者我們其實需要的是一套新的知識傳遞模式?

iPhone問世至今十年了。如果現在發個問卷,調查學校老師如何看iPhone帶來的影響,恐怕還是負面的回應居多。某些大學這幾年甚至直接在課程大綱中就讓老師明列「本課堂禁用電腦與手機」。

我們當然可以很直接地指出,手機這類行動科技如何「危害課堂秩序」。但如果說iPhone像許多人所說的那樣,是過去十年改變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那麼在這特殊的時間點上,也許更適合讓我們對「未來」做多一點想像。

法國哲學家米榭.塞荷曾經指出,我們這個時代深受印刷書的影響,甚至今天各種數位化的新科技都無法跳脫其格式。不用說電子「書」,就連我們電腦螢幕上的各種資訊呈現也都仍有著書頁的影子。

不過印刷書帶來的影響,不單只是知識如何呈現的格式問題。印刷書帶來的是一整套以「個人閱讀」為基礎的知識傳遞模式,以及關於「知識」的定義。也就是說,其實從今天「學校」這種教育制度,到我們普遍認為理性、邏輯作為知識的內涵,無不與印刷書有關。

用我剛剛說的「課堂秩序」為例吧。為何課堂要安靜有序呢?直接引述塞荷在《拇指姑娘》中的這句話便一目瞭然:「這就是知識,儲存於書本的紙頁裡,由傳聲筒如是宣講,展示,朗讀,述說;接著是聆聽,閱讀──如果你們想獲得知識的話。總歸一句,安靜。」

雖然學校的課堂裡,「教師」的存在看起來好像為知識的傳遞保留了口語互動的部分,但在主流、制式的學校教育中,實際上教師更像只是塞荷所說的「傳聲筒」,朗誦、述說著紙頁上的「知識」。同時,這樣的模式也確立了學校知識的權威性。

如果不再有課本、書本呢?

十年前,iPhone橫空出世,整合了觸控螢幕與行動上網,因而被譽為是第一台真正的智慧手機。先不論在技術上到底iPhone是否真的「第一」,但我們應該可以同意,iPhone讓「觸控上網」幾乎成了其後智慧手機的預設值。

而不論當年賈伯斯那句「手指是人類天生就擁有的最棒觸控筆」是有心還是無意,讓使用者透過指尖直接觸及數位內容,正實現並滿足了人類科技發展中的「透明」欲望──讓科技物彷若不在場般運作並增強人的能力。於是,塞荷筆下那將大腦捧在雙手上的拇指世代誕生。

對於拇指世代來說,各種資訊都只在指尖之遙。有別於其父、祖輩無選擇地只能擠進學校課堂安靜地聆聽知識的聲音,拇指世代指尖大腦中早已有各種資訊可供瀏覽、取用。那麼,我們還需要課本、書本嗎?或者,我們其實需要的是一套新的知識傳遞模式?

新的?那是什麼?

且讓我們做一點想像。如果文字與印刷書時代,是由集中了知識客體(書)的學校來傳遞知識。那麼,當知識如今就已然在每個人的指尖大腦中,不再需要集中傳遞的模式時,我們還需要「學校」嗎?或者說,名為「學校」的教育制度會變成什麼樣?

同時,也讓我們想像,如果文字與印刷書時代,「個人閱讀」作為知識累積的模式,造就的是獨立的理性、思想個體。那麼,當我們的指尖大腦透過網絡化的運作相連在一起時,我們又將成為什麼樣的思想個體?

雖然我們說,未來所有資訊都在指尖大腦中,但如何將其連結、編織成知識,卻是新的問題。
shutterstock

iPhone問世十年了,今天,也許正適合我們更深入地思考這些問題。思考拇指世代的未來。而對我而言,無論往那個方向想像,有幾個「陷阱」是需要注意的。

第一個陷阱是關於「數位原民」的迷思。過去我曾不只一次提及,雖然早期數位原民這個概念是用以凸顯這個世代青少年特殊的「數位」成長經歷,但同時這個概念卻很容易讓人忽略掉這個世代內部本身的差異與不平等。微軟首席研究員達娜.博依德在其書《鍵盤參與世代來了!》中便曾指出這個問題。

這個迷思提醒我們,那個「新的」未來不會是完全不需要教育、人人都將「自動」獲得知識的未來。雖然我們說,未來所有資訊都在指尖大腦中,但如何將其連結、編織成知識,卻是新的問題。

第二個陷阱則是「數位化」的迷思。如果因為認定未來所有知識都是指尖大腦中的數位內容,就僅是單純地將過去的教學內容「數位化」、「上網」,恐怕又是另一條死路。這樣的數位化並沒有改變「教師」作為傳聲筒的角色。

如果不再是傳聲筒,教師未來會是什麼呢?我想,也許是一種中介的樞紐、節點,嘗試讓拇指世代們能透過他們轉向或擴展連結。那不再是一個要求安靜的權威聲音,而是促使發聲的調節鈕。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曹家榮

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物的關係是理解當代社會的核心。目前為科技部計畫博士後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