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希望最終退出台灣,Uber盼與政府重啟對話納管

2017.02.08 by
郭芝榕
吳晴中/攝影
Uber宣布2月10日暫停叫車服務,是為了要重啟跟政府的對話,並沒有具體恢復服務的時間。Uber的底線是,政府是否能先容許車輛分享平台的概念,接著再去討論需要什麼法規去規管。此外,Uber原本打算優先把Uberpool和無人車引進台灣。

Uber宣布暫時停止叫車服務之後,輿論吵吵鬧鬧,「擁U派」、「反U派」各自表述,也有人以為Uber要退出台灣了!事實上,Uber只是暫停叫車服務,旗下UberEATS仍持續運作

Uber亞太區公共政策總監卡薩吉(Damian Kassabgi)表示,會宣布2月10日暫停叫車服務,是為了要重啟跟政府的對話。

吳晴中/攝影

打算何時恢復叫車服務呢?卡薩吉並沒有給出具體的時間點。如果與政府溝通沒有結果,會不會最終決定退出台灣呢?他說,「我們希望不要退出台灣!對我們來說,每次罰款2,500萬元,讓我們在這個環境的營運很艱難,我們希望可以重啟跟政府的談判。」

目前Uber和交通部談判的結果各說各話,在2016年年底立法院通過《公路法》修正案之後,對Uber公司的罰款金額持續來到11億多,這樣談下去會有結果嗎?

卡薩吉指出,「對我們來說的紅線是,政府是否能先容許車輛分享平台的概念,接著再去討論需要什麼法規去規管,我們對政府很開放。」

「我們不希望法律規管把車輛分享(ride sharing)的特點抹煞,認為車輛分享像計程車一樣。」卡薩吉說,這是新舊架構的不同,Uber跟計程車是兩個不同的方向,「我們希望跟政府有很好的對談框架,按照現有法律去鬆綁或立新法。」

卡薩吉認為,針對費率、安全、品質、牌照的要求還是要有,現在可以用科技去解決以前要用法規管理的事。「不是說車輛共享不需要法律規管,我指的是新的產品需要新的法規。」

先前Uber預定2月在台灣推出的計程車叫車服務Uber Taxi,看似是台灣市場很好的解套方案,為什麼Uber不在一開始進台灣市場時就推出這個服務?

卡薩吉說,「我們想盡可能的找到解決方案!有些情況我們會跟計程車產業妥協,協助他們有科技能力,但是,計程車的費率定價和車子還是按照傳統的法規。不過,計程車服務和Uber服務是不同的消費使用行為,也非我們的初衷,計程車和車輛分享平台的概念還是不一樣的。」

澳洲合法案例:提供系統讓政府隨時查詢

卡薩吉表示,Uber跟政府分享了很多不同國家規管的案例,每個國家對車輛分享都有不同的法規。

例如,Uber在澳洲某些州政府是合法的,州政府重視Uber做為一個平台的角色,認為Uber很像租賃車公司,解決方案是Uber必須預先做登記,接著把車輛分享放到租車行業來推廣,Uber做為平台的責任,必須把司機的駕照和醫療資料、車輛資料的系統提供給政府隨時備查,不然就喪失平台的資格。

新加坡政府則比較重視對司機資格的要求,為了車輛共享推出專業的職業駕照。但政府要有個方向給我們,讓我們往共同的方向前進。

他說,車輛分享概念剛進到一個市場時,台灣不是唯一面對質疑聲浪的國家,「就如同YouTube出來時,大家問是否最後會沒有電視?Google出來時,大家問是否最後會沒有報紙?」

卡薩吉進一步指出,如果政府能從整體來思考的話,如何讓城市和交通都得利?改善公共交通工具、為人帶來兼職的工作機會,根據Uber在各國的經驗,「希望政府會跟我們一起向前,新的科技可以幫忙解決政府面對的計程車問題!」

無人車、Uberpool優先進台灣?

卡薩吉說,「台灣有很好的公路系統,Uber來說會是發展無人車和共乘服務Uberpool的好地方!」Uber想把新科技推行到台灣,像Uberpool估計6至12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在台灣上線。

不過,話鋒一轉,卡薩吉說,「目前在台灣的情況,比較難有想像的空間!」

Uber如何評估是否在一個城市推出Uberpool?卡薩吉表示,當地市場的業務量要夠,系統中有夠多的司機,需求也很大,並且有信心業務會成長的話,就會考慮在該城市推出。

至於無人車,他認為一個城市要先有車輛分享的概念,是有辦法推行無人車的基礎,一輛無人車可以取代2至3台車。看政府要從哪個方向去看解決了什麼問題,無人車開發很貴,沒有很多人能負擔得起,但如果是共乘來分享的話,就可以負擔。

回過頭來,Uber和交通部之間的爭議到底要怎麼解?正如Uber一貫發言作風,沒有提出任何具體解決方案。目前雙方的底線都很清楚,交通部緊抓納管、納保、納稅三點,Uber則是不可能登記成像台灣大車隊那樣的計程車服務業,否則也違背其服務本意。

雙方除了隔空交火各說各話之外,歷經三年多來的風風雨雨,互信基礎十分薄弱的情況下,關鍵是接下來是不是真的能拿出誠意願意好好溝通,找出第三條可行的解決方案,真的考驗雙方的智慧以及變通能力。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