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新娘——網路社會重新定錨的人際關係

2017.03.28 by
楊智傑
被遺忘的新娘——網路社會重新定錨的人際關係
《被遺忘的新娘》劇照
人們變成資訊的中繼站或閥門,連身體與心靈也跟著數位化了。

在當代資訊社會中,究竟是什麼造成意義的喪失?而當意義喪失了,我們是否又可能靠著自身的力量,將意義重新找回來呢?

世新大學教授羅曉南,曾在其《資訊社會的特性》中指出:「(在資訊社會)人的本質被泯沒:人不再有確定的本質,或者說人的本質即是資訊,人成為資訊的中央處理器,不斷接受資訊輸入,又不斷產出……,科技理性使生活世界殖民化,造成意義的喪失。」

人們變成資訊的中繼站或閥門,連身體與心靈也跟著數位化了。而這些「本身成為資訊」的人們,對自我歸屬感、存在感、與周圍主體關係的確認等日益迫切的需求,便是這種「意義之喪失」焦慮的體現。

如果「意義」對孤島般的個人來說,絕大部分源自於真切的人際互動、並達成互相理解的結果,那麼,網路世界(如遊戲公會、社群、直播互動)交構而成的虛擬人際網絡,真是造成主體意義喪失的元兇嗎?

對重度的Facebook、Instagram使用者而言,確實,地理上的鄰里關係,早已被虛擬社群的交往所取代。有人認為這是傳統人際倫理崩潰的惡兆。但這其實是種過度悲觀的臆測。因為網際網路的發展經過最初的混亂期,這群數位原生代的居民們,早就在網路社群的人際互動中,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居所。

這種對資訊社會人際關係「意義」的重新錨定,從現實朝虛擬世界遷徙的過程,在日本導演岩井俊二2016年編導的電影《被遺忘的新娘》(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有了最精采的註解。

一名嫁入傳統家庭的新媳婦皆川七海,被過度寵溺兒子的婆婆設計陷害,遭逐出家門。無路可退的絕望之際,她在社群網站上認識的朋友(也是她結婚時安排出席婚禮的「假親友」事務所)協助了她,並幫她介紹了工作與居所。

影片中的一幕,是七海第一次扮演他人婚禮的「假親友」作為打工,幾名原先全不認識的陌生人出席完他人婚禮後,大家一起走在冬日黃昏的街上。這群有老有少的陌生人,走進燒烤店乾杯慶祝「假冒作戰」成功。道別時「猶如真正的一家人,很捨不得分開呢!」其中一名扮演爺爺的中年男子感傷的說。

而他們是一小時前,才首次相見,並在婚禮上以假名互相稱呼的「家人」。

另一個場景,則是和七海一起擔任「假親戚」的好友,同時也是色情片女優「里中真白」的告別式。由於AV女優的身分敏感,「里中真白」的告別式並無親屬出席,然而在儀式中,這些片場的男女演員都出席了其葬禮,各自細述他們之前在片場的點滴,潸然淚下。

影片從前半段七海被夫家趕出家門的冷調、絕望,到後面看似荒謬、虛幻卻溫暖的畫面,構築出了日本資訊社會虛擬關係的浮世繪。這群專門出席他人結婚典禮作為打工的「假親友」和色情片演員,最後竟超越了原生家庭的繫結,體現了真正的家人關係,誕生更為真誠的情感交誼。

《被遺忘的新娘》模糊了真實、虛擬關係的界線,原本「真實」的原生家庭關係面臨崩解,而處於「假冒」那一側的影中人,則在一片後現代的荒原中,重新找出了人際關係的意義。終究,伺服器兩端連結的單位,仍是真實個體的血肉之軀。

文本

非死不可》(Friend Requst)

群學

由德國導演費爾胡芬(Simon Verhoeven)包裝成恐怖片,實際上是探討Facebook人際焦慮的《非死不可》,陳述了社群網路上看似親密的互動,卻隱含著恐怖的元素,因為某天有人發現,社群網路上加你的,竟然是鬼……。

婉君妳好嗎?

群學

由台灣政治大學社會學教授黃厚銘所寫,關於台灣特有的鄉民文化的分析與反思。本書揭示了以鄉民文化、鄉民正義,以及其在虛擬端的想像共同體,如何從BBS文化延伸出來。

《疏離世界》(Disconnect)

群學

以寫實的手法敘述網路霸凌、色情成癮、金錢詐騙等不同的網路犯罪片段,本片偏重對網路人際負面因子的呈現,道德勸說與恐嚇意味濃厚。

本篇為系列文章的第二篇,其他篇章請見此:
- 【科技✕意義 1】資訊爆炸時代中,「意義」成為高價商品
- 【科技✕意義 3】從邏輯思維到晚安詩,我們在社群中能找回個體的自在與多元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