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EF傳出內部鬩牆、翟本喬裁員,台灣創業家與投資人的觀念鴻溝是什麼?

2017.04.12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shutterstock
最近台灣新創圈大事連連,iCHEF傳出內部鬩牆、翟本喬裁員,作者認為與其澆冷水,不如一同來檢討如何重生。投資人和創業家之間的觀念鴻溝,以及許多創業家本身先天體質是否適合創業,都是關鍵。

商場如戰場,而勝敗本乃兵家常事。當然,在許多人眼裡,創業上任何失敗都罪不可赦。

最近iCHEF傳出內部鬩牆,而先前翟本喬的和沛科技傳出裁員,都是台灣新創界明星團隊「殞落」的重要案例。而不出所料,事發後,網路上都是一片酸言酸語,多是事後諸葛。

台灣市場與新創環境雖然規模不大,但是在台灣創業也有自己的一套規則與挑戰。創業本來就多以失敗收場,在一個不成熟的新創環境中創業又是何其辛苦?

面對許多新創團隊的失敗,與其澆冷水,不如一同來檢討如何重生,其他新創又可以如何避免犯同樣的錯誤。

台灣創業的市場困境

台灣本身市場不大,但是由於過去二十餘年政府對於數位金流、公司法、電業法等的過度管制,以及本土大型企業的轉型意願疲軟,使得這個中小型的市場的許多數位服務發展落後其他先進國家,甚至大型開發中國家。

因此,在台灣市場中,許多電子商務、O2O(線上至線下)、雲端等應用,尤其是民生產業的應用,發展上會碰上兩難的局面:

首先,台灣確實非常需要這些服務。不管是和沛科技想發展的企業用雲端服務,還是iCHEF發展的餐飲業Point-of-sale零售系統,都能夠提升台灣的整體產業環境的營運效率。

但是,這些相關平台與技術,在歐美與其他先進國家多半已成熟。若這些數位服務在台灣成功以後,是不太可能走出國際去跟先進國家競爭,要去中國或印度這類大型開發中國家機率也不大。

過去一年許多人高喊南向政策,事實上,東南亞許多國家跟台灣一樣仍過度依賴「現金交易」,因此比在台灣發展數位服務有更大的障礙。即使南向市場成熟,屆時台灣新創也無法避免與國際的大型競爭對手對槓。

這一說,並不是說台灣不該繼續發展電子商務、O2O(線上至線下)、雲端等應用,但是 台灣創業家和投資人對於成長曲線和市場規模應該要認清現狀

比如說在台灣發展架構雲或平台雲,請不要幻想在台灣成功以後會有機會到國外跟Salesforce、亞馬遜、微軟等公司一較高下,也不要想像在中國會鬥得贏百度或阿里。這現象當然也不是壞事,這類新創可以在台灣市場成功、上市後,再轉投資其他產業。

最怕的就是台灣創業家和投資人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在市場條件不佳的情況下搞出一家獨角獸,這種誤解將是創業家與投資人衝突的不定時炸彈。

台灣投資人與創業家的觀念鴻溝

目前台灣的創投資金大部分仍然來自於老資本,多半是家族集團、企業集團或是有官方色彩的基金。而老資本,不管在世界各地,都跟新創有很嚴重的觀念鴻溝,因為老資本以為出錢就是老大。

目前台灣許多資方對於創業家開出的條件都過於嚴苛。像是在種子輪、天使輪就獅子大開口要求超過20%股份,甚至有策略投資人會要求占過半股份。股份送人還不打緊,最教人聞風喪膽的是台灣投資人非常喜歡插手公司的營運決策,控制慾旺盛。

而這些投資人恐怕誤解了一點: 今天你投資一支新創團隊,不是在投資他的點子、他的制度、他的技術,而是在投資他的「人」。如果你連他們的經營團隊都信不過,那請不要投資他們,因為你自作聰明會害死一支好團隊。

一家新創公司如果商業模式都尚未完善,還在摸索客戶群和市場需求,投資人卻已經在毛利率著急、透過董事會插手公司營運,甚至不惜逼宮。

在美國,種子輪和天使輪都還只是在探水溫。A輪的意義,就是公司有了產品、並且找到了潛在客戶群,因此才需要籌一筆像樣的資金(通常都在兩百萬美金以上)去衝刺,並適度調整。若商業模式穩定下來,接著進來的B輪資金、C輪資金才是幫助公司規模化的資金。

正常來講,B輪以後的董事會才會為了公司的制度、營運狀況去逼宮。在A輪以前,投資人都是以建議的方式去輔導創辦人,協助其思考出路。

不過,台灣一堆新創的狀況是,拿到的資金連塞牙縫都不夠,還沒找到商業模式,董事會就已經意見一大堆,看了真的讓人於心不忍。

錢投進公司,創辦人找不到商業模式而收攤,這是創業投資的基本風險。 講句不好聽的,如果投資人A輪以前進來就想要強加自己的意識於創辦人,那既然以為自己都有答案了,那乾脆自己去創業,不就好啦?

犯錯的藝術和創業家體質

當然,講到這裡,也不能完全將問題歸咎於投資人的過度干預。

創業家自己本身的體質也很重要。 事實上,大部分創業家本身的體質都不適合創業。在「名校迷思」和「人生勝利組意識」瀰漫的台灣,這問題尤其嚴重。

要深入解決社會或產業問題,需要功夫去研究該議題的社會、經濟、政治、科技等面向,並不是三天兩夜的黑客松就可以學成的。

為什麼說多數創業家的先天體質不良呢?

因為多數的創業家都是為了「成功」而創業,而不是為了解決問題。大部分創業家都是先創業,再思考問題,這完全是本末倒置。

而這種風氣產生了很多擁有危險體質的「Me too創業家」(泛指那種看到國外瘋什麼就想「創」什麼的創業家),和很多只是不想工作的「偽創業家」。由於台灣薪資水準過低,大部分白領工作薪水不如創業的補助金、比賽獎金,由於機會成本過低造成過多「偽創業家」投入創業

事情順遂時,體質不良的創業家快樂似神仙。但是, 創業跟人生一樣,不如意十之八九,沒有一家成功的新創企業是沒有經過轉型挑戰的。

直到碰到瓶頸、遭遇市場問題,這些「Me too創業家」與「偽創業家」幾乎都是第一波陣亡的。 因為這些創業家本身對於社會問題、市場問題缺乏深度認知與專業,甚至對解決問題完全沒有熱忱。

跌倒了,所以呢?

創業遭遇失敗,稀鬆平常。而要論責任,通常都是許多因素加總而致。因此,目睹創業家遭遇失敗的時候,將所有責任歸咎於創辦人或是投資人,通常都不具全面性。

我們真正該做的,是檢討如何改進,並且鼓勵、輔助新創團隊重新站起來,繼續前進。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