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恨決賽圈!台科大、中興聯隊BioLegend止步2018微軟潛能創意盃世界總決賽
專題故事

就算台灣隊 BioLegend 飲恨 2018 世界總決賽,我們也應瞭解,這個全球學子競逐的創業搖籃微軟潛能創意盃是什麼?台灣年輕人未來有沒有辦法在這裡再獲榮耀?

1 微軟潛能創意盃,台灣隊BioLegend搶進18強

James Huang 攝影
2018微軟潛能創意盃,台灣團隊BioLegend殺進了準決賽18強,但最終還是飲恨未進入三強決賽圈。冠軍由加拿大SmartArm獲得,希臘iCry2Talk居次,日本東大的Mediated Ear獲得第三。

獲得台灣冠軍,代表出征前進西雅圖的跨校團隊BioLegend,在激烈的三天決賽中,面對來自33國,共49支強勁隊伍,在搶進大數據與物聯網組準決賽的五隊後,在三組各決選一隊進入最後決賽圈前止步。

決賽賽制三階段,爭奪微軟潛能創意盃10萬美元決賽獎金

2018年的微軟潛能創意盃主要分成區域賽事與世界總決賽。區域賽事主要集中在微軟分公司所在的不同國家或地區,並根據該國人口選取適當比例參加世界總決賽,大中華區則由來自北京清華大學的Snow NM與來自四川大學的Peppa Team,與來自香港大學與香港科技大學所組成的隊伍Tale和來自台灣科技大學與中興大學所合組的隊伍BioLegend參與總決賽共同角逐10萬美金的獎金。

世界總決賽賽制分三階段,首先將全球49隊分大數據與物聯網(Big Data and IoT)、人工智慧與認知服務(AI and Cognative Service)與混合實境(Mixed Reality)三組,並在比賽第二日上午宣布由每組中選出的五隊進入準決賽;各組未被選出的隊伍分別即刻互相進行一分鐘的路演後,由隊伍間互選各組最高分進入外卡賽。

各組準決賽參賽隊伍與外卡隊對準決賽評審進行進一步路演後,由準決賽評審在第二日結束前選出各組冠軍進入決賽輪。第三日為決賽日,參賽隊伍在來自矽谷與紐約等地一流創投的評審下,確認最後三隊的冠亞軍排序,並由評審與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一同頒獎。

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
James Huang 攝影

其中,台灣團隊BioLegend所在的大數據與物聯網組別在準決賽的競爭異常激烈,各團隊所希望解決的問題非常靠近真實世界需求,除希望解決膝關節復健的BioLegend外,還包含透過AI即時辨識與區塊鏈寫入技術打擊偽藥的印度團隊DrugSafe,透過AI反抗噪技術,擴大講話對象人聲,協助聽力障礙者的日本東京大學團隊 Mediated Ear。

希望透過訓練強化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孩童訓練控制腦波的四川大學團隊 Peppa Team,建立 E-Agrovet 平台協助農夫上傳耕地與作物狀態,協助判定所需治療方法的尼泊爾團隊 SochWare,和來自美國麻州,因參加梵諦岡黑客松發展出難民臉部辨識尋親系統而集結的團隊 Vinculum。

各國勁旅競爭激烈,最終決賽更在乎技術力與商業模式

不同於初賽對概念、可行性、展示技術上的要求,決選評審組成與原則略有差別,評審直接來自線上創投,自然關心這些專案的商業價值與執行能力,評分原則主要都涵蓋概念、技術、創新與可行性上;除概念要求要有清晰的目標客群、可超越現存產品或服務的獨特性,非常重視技術領域的表現(占分50%)除選用適當技術平台並發揮其特色外,技術設計、使用者經驗與製作上是否具專業水準都是關鍵重點。決賽更在乎是否能創出新的產品領域,有完整可行的商業模式,並確保團隊有機會成功進入市場。

日本東京大學團隊 Mediated Ear,最終獲得決賽第三名的佳績
James Huang 攝影

經過前兩輪激烈競爭,未能打進三強決賽圈的BioLegend在決賽前止步,在台灣擁有豐富參賽經驗的王瑋翔,首次見識到全球比賽的強度。「世界級的比賽真的不一樣,人家的準備,都不是我們在台灣可以想像的。」王瑋翔說。「從這樣的比賽可以看到我們自身的不足,看別人說他們的題目、專案,可以讓我們想到我們可以更多做點什麼。」

因故未能趕上班機,意外錯過最後決賽翻盤機會的靈魂人物陳聖元則有更大感觸:「重要的是成員參賽的精神,不是團隊之前做過什麼,而是你加入團隊之後為團隊帶來些什麼,幫助大家完成其他人沒能完成的工作,這是非常重要的學習。」他接著說「對我們團隊而言,現在所有人都在人生的轉捩點上,大家就算再想創業,也要重新整理這幾天所學到的事。」聖元說,未來團隊一定會朝向創業的目標前進,不一定完全以這次 BioLegend 的題目繼續創業,但也許會以相似的概念很快再出現在大眾面前。

巴西團隊為解決偏鄉缺乏眼科醫生的問題,以混合實境技術結合AI影像辨識,製作了自動視力測驗儀器。
James Huang 攝影

綜觀三日緊湊的決賽賽事,來自全球的學生隊伍展現出非常驚人的觀察力與創意。許多問題發想都與該國家或地區所面臨的社會問題有關,例如印度普遍存在的偽藥問題,尼泊爾農民需要耕地與作物農藥建議的需求,巴西鄉下沒有視力測驗設備與合格的測驗師、美國的森林大火、歐洲難民登記、身份辨識與親屬團聚的人類基本渴望等等。無論是人工智慧中的圖像、影像辨識、或混合實境、虛擬實境的應用,科技再帥再炫技,最終回應人類的需求,解決日常的問題。無論是初賽或複賽,評審團在乎的除了技術的可行性與商業模式外,也常提到社會影響力,這項解決方案究竟可以為全球社會帶來多大的影響?

因此,就算是學生的創業夢,選題非常重要。選好一個具有普世價值的題目,用現有的最適科技解決它,不只讓人驚艷,也容易讓更多資源願意為這樣的題目買單。當然,擁有實現解決問題的技術開發能力仍是基礎關鍵,把手弄髒、解決問題,永遠是技術創業的不二法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BioLegend邊打邊組隊,用膝關節復健解決方案挑戰西雅圖

James Huang 攝影
一群來自四面八方,邊解問題邊組隊,越打越上手的 2018 微軟潛能盃台灣代表隊 BioLegend,核心人物陳聖元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你很難在10分鐘之內搞懂BioLegend的團隊組成。

目前就讀台科大博士班的陳聖元是個比賽老手;一心一意想要創業的他,從業界回到學界攻讀博士,在學校裡努力尋找他準備邁向偉大創業航道的航海夥伴。

陳聖元人稱阿元,穿梭在校內外不同創業培訓課程、計畫與比賽間,因此吸引到擅長軟硬整合設計,曾實現自動翻書掃描機(FutureBook)的廖昱程、協助BioLegend團隊對復健進行遊戲化設計的趙虹涵與來自巴基斯坦的物理治療師 Muhammad Adeel。

台灣難得一見的跨校、跨系所甚至跨國團隊組成

王瑋翔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寫程式接案養活自己,並開始跟著程式開發專家參加各類競賽,特別擅長針對賽程規劃作品。無論是比賽內容是旅遊、物聯網,比出心得的他,從一開始對寫程式學到後來開始寫企劃。

熟能生巧,瑋翔早期需要花數個月準備的比賽,現在可能花幾週就能完成。瑋翔和中興大學碩士班同學朱世豪,因為對未來創業有高度熱忱,又同時具備開發專長,一同參加了由該校所承接自教育部計畫的「醫藥生技創業人才」培育課程,在約末暑期兩個半月間,每週四天、每天 8 小時的生醫與創業相關課程裡,認識了來自台科大陳聖元。

無論是來自中興大學的瑋翔,或是來自台科大的阿元,除到中興大學參加「醫藥生技創業人才培育」計畫與後續的相關賽事外,也集結周遭不同所別、不同實驗室間一起合作研究的同學,參加校內的校園創意創業競賽、衛福部健康履歷存摺與大專校院資訊應用服務創新等競賽。不同大賽除淬練出組員的關鍵能力,也隨著各自組員的人生發展旅程分分合合。

「從碰到陳聖元那刻起!我知道我這次碰對人要創業了!」廖昱程說

這一見鍾情式的告白,恰巧說明了 BioLegend 團隊組成特性,不同於多數進入論文撰寫期或口試期,或畢業準備進入的組員,為了打完創業比賽而延畢的廖昱程是最後一位加入 BioLegend 的夥伴,也是阿元口中最後一塊拼圖。

由台科大與中興大學跨校組成的台灣代表隊 BioLegend,成員依序由前排左王瑋翔、林政武,第二排中陳聖元、Muhammad Adeel,第三排趙虹涵、朱世豪、最後排為廖昱程。
James Huang 攝影

在台灣區決賽中根本還未加入團隊的他,因為曾創立 FutureBook 的軟硬整合經驗、並曾隨台科大的創新創業計劃到矽谷媒合,被團隊賦予這次參加微軟潛能盃的主要溝通任務。

微軟潛能盃總決賽,是一項短而緊湊的國際型比賽。來自全球 33 個不同國家或地區,共 49 支大學或研究生所組成的學生隊伍,多數都要能同時結合軟硬體技術,發揮想像力解決現實世界裡的痛點。

例如協助聽障直接辨識聲音成為文字的摩爾多瓦團隊 DeafKit、來自紐西蘭,想要打破大學校園孤獨藩籬的共乘媒合服務 UniRide、或希望以一組太陽能戶外連網裝置,協助農夫確定儲水水槽是否有水的 Sentinel。每一組團隊所提出的課題,多數展現出該國或該地區的生活與社會特色,也反映了學生們解決問題的野心。

BioLegend 針對膝關節復健所提出的解決方案 BioKnee
James Huang 攝影

BioLegend 所挑的膝關節復健問題,乍看一般人不見得都碰上,但關節問題卻是許多人中年以後的重大困擾之一。這個結合實際人體工學、硬體與軟體的生理醫學問題,需要物理治療師、軟、硬整合開發者甚至設計師共同解決,其實相對不是個容易處理的創業題目。

偏偏這個題目碰上一群來自四面八方、邊打邊組隊,遇上有解決問題能力的組員就邀他入夥。比賽老手瑋翔負責規劃面對賽事的解決方法,來自巴基斯坦的物理治療師 Muhammad Adeel 雖然不能在台執業,卻可對團隊提供寶貴的專業意見,工業設計背景的趙虹涵更協助團隊設計了一套遊戲化復健的機制,包辦所有團隊所需的App、網頁、文件、影片等視覺設計工作,由朱世豪實作出軟體與網頁介面,林政武實作軟硬體整合、並由廖昱程面對各國評審、媒體甚至團隊間的交互詢問。

只可惜陳聖元大賽當天才趕到西雅圖現場,意外錯失最終決賽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全球年輕學子競逐的科技聖盃!只差創業一步的微軟潛能創意盃

James Huang 攝影
由微軟長期支持的潛能創意盃,可說是全球年輕學子科技就業與創業的搖籃,隨其在全球持續耕耘推廣數位技術,是微軟開發者生態系的重要新血來源。

對於這些年輕學子來說,開放的數位技術,加上如微軟這樣的數位巨頭資源溢注,開啟了學生創業的「大海賊時代」。微軟潛能創意盃就如學生下海創業的上一步,找對問題、找對團隊成員、找對解決方法、抓對商業模式就等你放手一搏。

數位科技唾手可得的今日,許多年輕學子心中都有一個創業夢。寄望解決某個社會痛點,透過幾行程式碼改變世界,滿足個人的成就感,也換得終身財富自由。

這樣的創業夢充滿在大學校園裡,各式蒐羅奇異點子、瘋狂點燃創新火花的創新創業競賽滿佈學生的日常生活裡,就算不是電腦科學本科,開放原始碼、豐碩的線上資源,讓來自不同學院的同學也開始躍躍欲試,除了直接學寫程式,也想貢獻自己在專業領域的知識,透過設計、思考、解決問題的各種專長,共同找到一個好問題,解決它,爭奪其人生路上的大秘寶。

一年一度的微軟潛能創意盃(Imagine Cup)由微軟總部年度贊助,集結全球各地的年輕學子運用科技解決全世界所面對的難題。

西雅圖微軟總部
James Huang 攝影

從 2003 年起,潛能創意盃已經連續舉辦了 15 年,從巡迴全球不同洲別、不同城市,到 2014 年後拉回微軟位於美國西雅圖的總部舉辦全球總決賽;光是今年的賽事,在不同的國家或地區間已累積有超過兩百萬位、來自 90 個國家或地區的參賽者參加,培育出的學生無論進到業界,或甚至後來以相關專題、團隊開始創業,早已改變世界。

在長達九個月的賽程內,來自全球不同賽區、滿 16 歲的高中或大學生們,可以組隊提出自己的偉大點子,從概念、定義目標客戶、取得早期回饋、得到用戶故事、確立商業模式與核心技術等,共同與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學子,從國家賽或地區賽一路競爭到世界賽,角逐 85,000 美金的冠軍獎金。

今年的微軟潛能創意盃世界總決賽共有來自 33 國家或地區、49 支隊伍參與,參賽者被首先分成三組,恰巧也是微軟近來積極發展的項目:大數據與物聯網、人工智慧與混合實境。世界盃決賽現場也可見到不同組別的參賽組數有天壤之別,大熱門的人工智慧可能因為工具成熟有最多組數,題目應用相對靠近,相對競爭也最激烈;大數據與物聯網的參賽者題目應用方向則相對分散;混合實境的參賽組數較少,則可能與裝置尚未普及至一般市場、且開發需要較高門檻有關。

對於所有參賽學生來說,可以長途跋涉到西雅圖與其他參賽者會面,除了對他們在不同領域合作競賽都是肯定與榮耀外,也是一種新的體驗與鼓勵。

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
James Huang 攝影

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提及潛能創意盃是他最喜歡參加的微軟年度活動,有機會可以看到來自全球的年輕開發者展現他們的野心,讓他得到滿滿能量啟發。

三日緊湊賽事中,先由微軟不同部門、不同職能成員與外部專家合作組成評審團,針對大數據與物聯網、人工智慧與混合實境各選出 5 隊進入準決賽,再透過團隊互選的外卡賽,投票選出各組的外卡代表。舉辦外卡賽的第二天早晨,沒有被選入各組前 5 位的各團隊需要在公布選入準決賽結果後不到一小時內,上台用一分鐘時間對所有團隊介紹自家項目並爭取支持,各組競爭格外激烈,但也可見部分參賽者的好人緣。

團隊的表達能力是關鍵要素,但語言卻不是阻礙。潛能創意盃評審認為,對非英語系國家的參賽者來說,英語表現並不構成表達能力的障礙。對團隊而言,最重要的還是透過影片、海報、簡報甚至實際演示等綜合表達方式,讓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他們所要解決的問題與方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