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求生攻略
專題故事

歷史上,金融泡沫事件不斷重演,從鬱金香、鐵路到網路,現在輪到了首次代幣發行(ICO)。它從被視為區塊鏈最先落地應用,到被看作史上最大騙局,ICO發生了什麼事?

1 解密ICO:華麗的詐術還是區塊鏈落地的破壞式創新?

張庭瑜整理;陳美如製作
首次代幣發行,簡稱ICO,最初被視為區塊鏈落地的領先應用,但近期卻被看作是史上最大騙局,到底ICO發生了什麼事?

一紙公司發展白皮書、一段只有40行的程式碼、一間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募到1.5億美元(約合46億元新台幣)要花多少時間?從區塊鏈新創Bancor去年的經驗來看,只需要3小時。讓這間新創在短時間募到這麼多錢的答案,是代幣發行。

代幣發行,更常見的說法是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ICO),無論是名稱和概念都和首次公開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簡稱IPO)很類似。

ICO歷史,要從5年前說起

IPO是公司公開發行股票並賣給一般民眾,並讓股票能在交易所公開交易和流通的過程;ICO則是透過區塊鏈技術發行「代幣」(Token),一般民眾想要購買這些代幣,拿的不是新台幣或美元等法幣,而是用比特幣或以太幣等主流的密碼貨幣(Cryptocurrency),團隊可透過虛擬通貨交易所將主流幣換成法幣,作為團隊開發資金,以達到籌資目的。

兩者最大的差異在於,IPO參與者買的是公司股份,但受限於各國《證券交易法》規範,如今多數ICO的代幣並不具有證券性質,也就是代幣持有人並不擁有公司股份,而是具備功能性,讓持有人可用代幣換取未來的商品或服務,例如換咖啡、換電影票、抵免平台手續費等等,也因此多數ICO的概念更接近「群眾募資」。不過代幣百百種,也有的是作為貨幣使用,或是對專案開發方向有投票權,端看發行團隊如何設計。

第一件ICO發生在2013年、比特幣問世後5年,當年萬事達幣(Mastercoin,現更名為Omni)以「二代比特幣」的概念募到當時價值1.5億元的比特幣;目前市值第二大的密碼貨幣以太幣,當初也是透過ICO募得5.6億元的發展資金。

科技熱潮ICO,類似IPO+CF的綜合體。
張庭瑜整理;陳美如製作

然而這些金額相較2017下半年的ICO全盛時期,只能算是開胃菜。去年底一波密碼貨幣價格飆漲,帶動ICO數量和籌資金額。根據虛擬貨幣新聞網站CoinDesk統計,區塊鏈新創透過ICO募資總額,在去年第二季首次超越傳統創投(VC)在早期新創投入的金額,以一整年來看,每件ICO平均募資金額高達1,598萬美元(約合4.96億元新台幣),在當時被視為「革命創投圈」、最快落地的區塊鏈應用。

這股熱潮持續延續到2018年,光是上半年ICO募集的資金就已經超越過去5年ICO募集總額,身價超過10億美元的ICO獨角獸也誕生,智慧合約平台EOS以41億美元(約合1,274億元新台幣)的募資金額寫下最高紀錄,相當於Google和Twitter IPO募資金額總和。

對新創而言,ICO讓他們有機會跳過以往公開發行需要的繁瑣流程和高額成本、不受中介機構管制,還能介接到跨國資金;對創投而言,ICO代幣流通性高,只要等到代幣上交易所就能出場。相較下,CB Insights報告就指出,傳統創投投資的美國科技新創從募得第一筆資金到IPO,平均得花8.9年。

ICO開啟了人人都可當創投的時代,每間懷有理想的新創都有機會募到足夠的創業基金,傳統金融體系中僵化又繁瑣的那套規則早已過時,投資和籌資迎來真正的民主化,美好烏托邦就此來臨⋯⋯,但現實故事總有另一面。

全盛期不到1年,氛圍風雲變色

距離真正開始流行還未滿1年,ICO氛圍就風雲變色。根據波士頓卡羅爾管理學院今年5月的報告,ICO從代幣發行到上架交易所,開盤價平均漲幅高達179%,持有期平均只有16天。

伴隨著ICO的高報酬率,詐騙、炒幣、投機者蜂擁進場,「割韭菜」的故事一個個被揭發,連電影《華爾街之狼》本尊喬登·貝爾福特(Jordan Belfort)都認為ICO是「史上最大騙局」。同樣的,作為ICO最大發幣平台以太坊、其創辦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也很早就看衰ICO,認為其炒作的比例遠高於實際應用。

ICO為何從革命應用變成投機者的炒幣工具?連續創業家、天使投資人黃耀文解釋,ICO本質和群眾募資一樣,但過去商品流通性差,大家只會買給自己用,而在將商品代幣化後,很容易在交易所上流通,交易模式變得很像期貨。當大家開始揣測該商品的市場需求多大,其它人願意花多少錢購入時,購買代幣就和任何資本市場一樣具備投資性,同樣也具有投機性。

讓人人可發幣的ICO,在一些人眼裡成為零成本的印鈔機,先是發行無實際用途的「空氣幣」,藉由炒作消息快速把幣值拉高、吸引人買幣,再快速脫手套現,一批批散戶被套牢。「區塊鏈的價值裡面有個最大的價值叫『共識價值』。啥意思?它不值錢,但是信的人那麼多,到最後就值錢了。」號稱中國比特幣首富、替不少熱門ICO計畫站台的幣圈名人李笑來,外流出的錄音檔替炒幣現象下了最佳註解。

但在幣圈有個「不怕你騙,只怕你不賺」的現象,不少人是被ICO高報酬率吸引進場,而不是真的看好區塊鏈技術或計畫發展前景;大家搶著上車,助長炒幣風氣。

「區塊鏈這個產業的問題是,只有投資者沒有消費者。」曾協助團隊撰寫ICO白皮書募得1千萬美元、現為iDrip財務長的王家浩觀察,當一個生態系裡只有投資人、沒有用戶,就會變成大家都在炒作,產業很難健全。

今年Q2,過半ICO團隊達不到目標金額

「牛市在悲觀中誕生、在懷疑中萌芽、在樂觀中成熟、在狂喜中死去。」投資大師約翰.鄧普頓(John Templeton)說過這麼一句話,如今,ICO成了這句話的最佳演繹者。

去年底比特幣暴漲到超過2萬美元,拉抬整體密碼貨幣市值,與此同時,ICO也被視為區塊鏈革命性應用,帶動ICO熱潮。但時隔不到1年,幣價就懸崖式暴跌,市值較1月歷史高點蒸發8成。

根據ICORating統計,今年第二季,多達55%的ICO團隊未能成功募到目標金額,相較下,去年同期只有5%。布特林也指出,區塊鏈產業爆發式增長的日子很可能已經過去,「這領域之中不會再有任何事物出現另一個成長1千倍的機會了。」

熱度趨冷,ICO金額靠大咖撐場。
張庭瑜整理;陳美如製作

ICO熱潮褪去不乏幾點原因:除了各國政府收緊管制,很多人都曾被「割韭菜」,對良莠不齊的ICO也提高警覺;另一點是,大家可以用來投ICO的資產在熊市中被套牢,沒有多餘的錢投資。

但仍有不少人樂觀看待。倡議ICO資訊透明的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共同創辦人蔡玉玲認為,ICO從過去市場關注度提升、市場和政府開始檢視,到現在進入盤整期,是正面發展,接下來要讓ICO變成真正有效的募資管道。經歷野蠻生長,ICO也開始轉型。

例如,由於全球監管機關對ICO收緊管制,新創只得花大把銀子向律師諮詢、避免踩到監管紅線,也讓公開發行的成本節節攀升。因此,不少團隊轉向純私募,也就是只向通過認證的投資人籌資,和ICO向一般大眾發售代幣、打破投資門檻的本質有些不同。

在國內,台灣金融科技協會理事長王可言倡議的「ICO 2.0」,就是希望新創在私募階段可向機構投資人取得開發所需資金,在初期即可專注在代幣應用和產業連結,直到產品開發告一個段落再公開發行,「這個幣是你跟潛在顧客很好的連結,透過這個來吸收你的顧客,這才是代幣經濟的精髓。」

就像歷史上的金融泡沫事件,19世紀的鐵道狂熱泡沫破滅後,替英國留下龐大的交通基礎建設,網路也花了10年,才從泡沫變成產業再變成生活。不可否認,ICO狂熱推動了區塊鏈發展,但當ICO泡沫褪去,當募資完成的那刻從終點變成起點,人們把關注放在技術而非幣價時,才能真的看清區塊鏈可以解決什麼問題。

ICO野蠻生長時期已告一個段落,但可以確定的是,當下個新科技來臨時,狂熱將再度上演。

ICO小辭典

  1. 白皮書:類似一般創投基金在募資時需要提供的資料,包含市場分析、經營團隊介紹、產品發展藍圖、代幣發行計畫、代幣用途、財務規畫等資訊。
  2. 割韭菜:中國股市用語,用來比喻股市中被套牢的散戶,虧本離場後,又有新的一批散戶加入,就像韭菜一樣,割完很快又會長出新的。

2 ICO懶人包:新手上路常見16問

shutterstock
ICO是什麼、怎麼參與?為什麼常被說是詐騙?我也可以發行ICO嗎?⋯⋯《數位時代》整理有關ICO常見的16個問題,一次解釋給你聽。

Q1. ICO是什麼?

ICO是介於群眾募資和IPO間的一種籌資手段,只不過ICO發行的是虛擬「代幣」,群眾募資和IPO則分別發行「商品兌換權」和「股票」。

Q2. 一般人如何參加ICO?

首先需要到虛擬通貨代買平台上購買主流幣,接著申請電子錢包,並把主流幣存到錢包。選定要參與的ICO後,將主流幣轉到ICO地址,募資活動結束後錢包即會收到ICO代幣。

Q3. ICO如何幫團隊取得開發資金?

ICO團隊藉由發行代幣換取大眾的主流密碼貨幣,之後再將這些主流幣換成法幣。大部分團隊在發幣時也會保留固定比例的代幣,等代幣上交易所後,可再換回主流幣或法幣變現。

Q4. 我買了ICO的代幣,可以拿來做什麼?

代幣可以設計代表投票權、公司股權,也可以是在特定生態系中用來消費的貨幣、未來商品兌換權、服務使用權等。

Q5. 區塊鏈新創一定要ICO嗎?

不一定,區塊鏈可以只是某種應用的底層技術,重點是要思考自己的商業模式是否一定需要代幣。

Q6. 發行過代幣的著名台灣案例?

沃田實業(咖啡幣,BEAN)、社交平台秘銀(秘銀幣,MITH)、虛擬通貨交易所Cobinhood(COB)、Joyso(JOY)、BitoPro(BITO)、新媒體工作室Selfpick(SELF)。

Q7. 我適合參加ICO嗎?

如果你的風險承受度很高、喜歡冒險,那可以嘗試。調查指出,高達8成ICO都是詐欺,今年第二季一上交易所就跌破發行價的幣高達6成。

Q8. ICO的優點是什麼?

對區塊鏈新創而言,ICO可以將籌資對象鎖定在對區塊鏈技術感興趣的人,同時達到宣傳效果,提早將潛在用戶納入自家生態系;和IPO相比,則能省下繁瑣流程、各式制式合約和高額成本,不受中介機構管制。

Q9. 我可以發行ICO嗎?

原則上人人都可發幣,甚至現在也有線上發幣工具,讓不懂技術的人也能在10分鐘內發行ICO。但若缺乏扎實的技術和商業模式,這樣的幣有很高機率是沒有任何用途的空氣幣。

Q10. ICO為何常被說是詐騙?

ICO中最為人詬病的,是發行團隊利用資訊不對稱,自己炒作消息把幣值拉高,吸引散戶買幣後,再快速脫手套現;有些團隊甚至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實現專案,募到錢就跑的案例也時有所聞。

Q11. 代幣價格漲跌幅度為何這麼大?

代幣沒有基本面,不像股票會因為經濟活動而創造價值跟現金流,價格變動完全取決於交易面,也就是市場供需,造就了巨大的價格波動。

Q12. 參與ICO的好處?

以投資角度看,代幣發行價低、流通性高,只要等到上交易所就能出場,不少ICO參與者就是看好幣價未來上漲空間而投入。

Q13. ICO發行的代幣和區塊鏈有什麼關係?

代幣無論是發行、分配、移轉等,都在區塊鏈上執行,目前多數團隊都是透過以太坊智慧合約機制發幣,不一定要做自己的底層鏈。

Q14. 常見ICO類型有哪些?

以產業來看,前3名分別是金融、博弈和區塊鏈基礎建設類,其他像交易所、電子錢包、零售電商、社群通訊、廣告行銷等,也是常見類型。

Q15. 在台灣ICO合法嗎?

金管會和央行目前將比特幣、以太幣等密碼貨幣以及ICO代幣定調為「虛擬通貨」,用以太幣換取代幣等於以物易物,並未違法。但仍要小心觸犯《證交法》和《銀行法》。

Q16. 目前投資報酬率最高的ICO?

在2013年發行的NXT,幣價從0.0000168美元攀升到約0.06美元,投資報酬率高達1,037,103%。

註:秘銀代幣發行僅開放給少數投資人,未向公眾開放。

3 什麼幣都有!ICO最高募資金額榜單大公開

shutterstock
ICO的募資能力驚人,光第一、第二名的EOS、Telegram就催生了2隻「ICO獨角獸」。若將TOP 8的總募資金額拿來與台灣企業的市值相比,甚至超越了聯電、廣達!

史上最大規模 ICO的「以太坊殺手」

項目:EOS
ICO金額:USD$41億
單位:GRAM
ICO結束日期:2018/6

號稱「史上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ICO」,EOS(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的目標在成為新一代的區塊鏈商用底層系統,比特幣、以太坊時常被詬病的拓展性以及交易速度問題都將獲得解決。從它的別名「以太坊殺手」以及ICO史上最高的融資金額,能看出投資者對EOS的期待。

EOS

2億用戶撐腰,「加密版微信」推自家幣

項目:Telegram
ICO金額:USD$17億
單位:GRAM
ICO結束日期:2018/3

兩輪私募獲得17億美元的加密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將打造名為「Telegram Open Network」的區塊鏈平台。Telegram的2億用戶可以直接獲得TON錢包,同時推動GRAM幣成為最流通的密碼貨幣。Telegram的目標在打造區塊鏈技術平台,服務未來的去中心化應用。

Telegram

「區塊鏈版Netflix」,觀看分享即挖礦

項目:TaTaTu
ICO金額:USD$5.75億
單位:TTU
ICO結束日期:2018/6

「觀看即挖礦」是TaTaTu最大的特色,它的目標也相當簡單:對標Netflix。TaTaTu本身是一個社群娛樂影音平台,提供各種免費影片內容,用戶可以透過觀看、分享、自行發布內容來獲得TTU幣。隨著技術進展,TaTaTu將慢慢導入廣告商進駐,廣告商要透過TTU幣才能在平台上曝光。

Ta Ta Tu

澳門賭場專用,傳與劍橋分析有關

項目:Dragon Coin
ICO金額:USD$3.2億
單位:DRG
ICO結束日期:2018/3

專為亞洲的賭博天堂澳門所設立。許多人認為龍幣的存在是為了協助賭客將資金轉入、轉出澳門賭場,更具爭議的是,據傳龍幣與Facebook個資外洩案的主角劍橋分析有所關聯。不過,根據龍幣的官網,他們稱自己為一間FinTech公司,致力於提供區塊鏈支付的解決方案。

Dragon Coin

規避禁令,自稱「積分」非代幣

項目:Huobi Token
ICO金額:USD$3億
單位:HT
ICO結束日期:2018/2

中國最主要的密碼貨幣交易所之一「火幣網」所發行的自有代幣,能夠用來購買火幣網的VIP,享受交易手續費折扣、交易熱門的密碼貨幣。此外,火幣網也會定期回購固定比例的火幣。值得注意的是,為了規避未來中國有可能嚴打代幣的情況,火幣網堅稱火幣為一種積分,而非代幣。

Huobi Token

大手筆斥資,區塊鏈登世足賽廣告

項目:HDAC
ICO金額:USD$2.58億
單位:DAC
ICO結束日期:2017/12

背後有韓國現代集團支持,號稱全球第一個物聯網合約與支付平台的HDAC,肩負了現代集團對於物聯網與區塊鏈結合的想像。在2018年的世界盃上,HDAC大手筆購買廣告,讓全世界看到物聯網與區塊鏈在智慧家居上結合的應用。未來,智慧工廠、建築都將是HDAC的應用場域。

HDAC

資料界Airbnb,讓全世界硬碟共享

項目:Filecoin
ICO金額:USD$2.57億
單位:FIL
ICO結束日期:2017/9

Filecoin想讓全世界的硬碟共享。透過代幣的誘因,讓願意共享自己硬碟空間的人(礦工)獲得代幣,而儲存方則要支付代幣作為酬勞。可以想像成屬於資料的Airbnb,讓人們把閒置的硬碟空間放在網路上給需要的人使用,儲存的資料則會透過Filecoin的區塊鏈儲存,讓紀錄永不磨滅。

Filecoin

持幣者投票,推動技術「自我進化」

項目:Tezos
ICO金額:USD$2.32億
單位:XTZ
ICO結束日期:2017/7

Tezos也希望成為新一代的智能合約平台,且號稱能「自我進化」。它允許持幣者透過投票的方式來決定Tezos平台的技術升級與疊代,避免傳統區塊鏈升級所產生的硬分叉。理想中的情況是:隨著技術演進,Tezos能不斷藉由持幣者的投票推進技術發展,不斷進化。

Tezos

註:委內瑞拉所發行的石油幣Petro極具爭議,不在本份清單中。

4 識破ICO騙局,「拒當韭菜」教戰守則

Shutterstock
在被ICO的高投資報酬率沖昏頭前,必須看清其中風險,學會幾招自保,投資詐騙層出不窮,千萬別當等著被收割的「韭菜」。

你或許聽過誰的朋友因投資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而一夕致富,又聽過誰的朋友買的某種幣突然漲了幾百、幾千倍,成為幣圈新貴。這些都市傳奇讓你覺得ICO正是市井小民翻身的機會,但事實是:你玩的很有可能是一場不公平的牌局。

ICO投資報酬率有多驚人?以目前市值排名第二的密碼貨幣以太幣為例,儘管價格在過去半年從近1,400美元到跌破200美元,但如果是在2014年用發行價買到以太幣,迄今投資報酬率仍高達64,000%;根據美國波士頓大學研究,今年5月前完成的2,390件ICO專案,從公開代幣發行到上架交易,所得平均報酬率也有179%。相較之下,股神巴菲特的平均投資報酬率則是19.7%。

不過高報酬的背後也意味著高風險。波士頓大學同一份研究也發現,若以ICO團隊的Twitter帳號作為計畫是否存活的指標,結果發現,超過半數的團隊在完成ICO的4個月內死亡。另一份由ICO顧問公司Satis Group做的報告也指出,去年的ICO活動超過8成都是欺詐,也就是發幣方根本就沒打算實現白皮書計畫的專案。

ICO不是投資,買幣方沒有股東權利

雖然不少人會將購買ICO代幣(Token)視為「投資」,但東吳大學富蘭克林金融科技開發中心執行長蔡宗榮就提醒,大家要先認清「買ICO代幣不是投資」。

為了避免踩到監管紅線,多數ICO案件會宣稱自己並非證券型代幣(Security Token),而是未來能換取某種產品或服務的功能型代幣(Utility Token)。正因為這些代幣並不是受到政府核准的有價證券,也因此代幣持有人並不享有和股東一樣的法律保障和權利。

蔡宗榮解釋,如果是公司投資人,可以在股東大會要求公司解釋為何計畫進度落後,如果購買公司債券,代表公司欠你錢,需要付你利息和還本金。「但Token和上述兩者不同」,他說,雙方的關係在交付完代幣的那刻就結束了。「你買的Token既沒有股權也沒有債權,你純粹就是用比較有價值的幣,換到它發行的幣。」

由於沒有股東權利,法律上也很難保障自身權利。蔡宗融指出,不少白皮書上都有「免責聲明」、「不作為邀約文件」等字樣,在在都提醒著代幣持有人不是股東、對公司不具備任何權利。這意味著,就算發幣方的公司進展並未按照白皮書上的計畫走,代幣投資人也沒有權利主張受騙,因為雙方沒有任何連結,買幣方並沒有權利監督發幣團隊的時程。

投資有賺有賠天經地義,但過去也有不少ICO專案明擺著就是要來「割韭菜」,這也是過去ICO最為人詬病的部分。

「割韭菜」模式,和空殼公司炒股行為相同

為什麼會被割?阿碼科技創辦人和天使投資人黃耀文指出,原因在於「資訊不對稱」。他解釋,在股票市場中,公司團隊成員比市場掌握更多公司營運資訊,加上自己就是市場消息面的提供者,因此被法律嚴格限制可買賣股票的時間。但在幣圈無法可管,很多團隊靠消息面拚命炒幣。

「你完全在不對等的遊戲規則下玩」,黃耀文說,「人家可以看到你的牌,你在牌桌上跟人家玩,看不到人家的牌,你要怎麼贏他?」

除了遊戲規則不平等,ICO白皮書裡提到的區塊鏈技術和代幣應用門檻相當高,一般人看完厚達好幾十頁的白皮書頭也暈了。「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只能追價。」曾協助某團隊撰寫ICO白皮書募得1千萬美元、現為iDrip財務長的王家浩說。

看準散戶追價的心理,王家浩說明,有些團隊在私募階段以優惠價向少數大戶發售代幣後,並未公開發售給一般散戶,即上架交易所。由於大部分代幣持有在少數人手上,交易量小,只要掛額高價買,基本上就是漲停鎖死。「短短一個禮拜漲了50%誰都會心動。」王家浩說,但當散戶進場、需求上來後,也是大戶開始收割之際。「和以前股市、空殼公司炒股行為一模一樣。」王家浩說,差別只在於從傳統方式換到一個完全無法被監理的方式。

正因為在幣圈,一級市場用近乎零的價格買到幣,怎樣賣都賺錢,二級市場不管以多少價格買進,都是接盤,也因此後期出現「代投」的角色,開出比私募價更高、比ICO價更低的價格給散戶,從中賺一手,讓散戶也有機會擠進投資市場食物鏈上游。

面對危機四伏、卻又無法可管的ICO市場,仍有幾招教你如何降低買到「空氣幣」的風險。

「ICO詐騙,是團隊沒有要真的完成他們所承諾的事情,卻拿到一筆錢。」讀過上百份白皮書、在台灣金融科技公司負責替ICO團隊做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簡稱DD)的技術協理蔡其杭認為,這概念類似夜市盜版包包,雖然希望偽裝成真的,但本質上他的用料、做工,都不可能像真的那麼好。

團隊網站,網址須有https加密憑證

事實上,光是從團隊的ICO網站首頁就可看出不少端倪。蔡其杭指出,第一可先看網站是否為擁有加密憑證「https1」的網域,因為該憑證由專門第三方、在對團隊做基本查核後才會核發;如果網站仍採不安全的「http」,表示用戶個資和錢包私鑰遭竊的風險很高,「要嘛就是他們不是很在乎這件事,要嘛是技術能力不好,無論是哪點都不應該買他們的東西。」蔡其杭說。

白皮書是否抄襲、持有代幣比例要逐一檢視

其次是看白皮書。蔡其杭表示,第一步要確認內容是否抄襲,接著要驗證的是團隊和顧問是否真有其人,就有不少詐騙項目的團隊資訊盜用別人的照片,更荒謬的是,還有同一個人、穿不同套衣服拍出一組團隊照的例子。進一步看團隊成員的LinkedIn、Facebook等社群媒體,如果有不少和區塊鏈及ICO案件相關的資訊,代表真正做事的機率較高。

另外,白皮書必須說明要解決什麼問題、如何解決、打算怎麼做,以及如何用募資款項。如果是一個IT項目,可以到開源程式碼平台Github上看是否真的有程式碼、做到什麼階段、是否有頻繁的更新程式碼,如果已經半年未更新,就表示計畫已經中止好一段時間,會比較危險。

白皮書的另一個重點,是團隊持有代幣的比例是否合理。「通常15-25%比較合理。」蔡其杭表示,團隊無論保留過多或過少代幣給自己,都不是好現象;過多表示很可能是在等代幣上交易所後大量拋售,過少表示團隊沒有太多動機去完成計畫。

還有一個最簡單的判斷方式,當白皮書上出現「保證獲利」、「投資報酬率」這幾個關鍵字時,就要提高警覺。蔡宗榮解釋,如果該案件回饋的是團隊本身的代幣,就算幣的數目每年自動增加20%,看似一年報酬率20%,如果幣沒有價值,這就是虛的。如果回饋的是較有價值的主流幣,也很有可能是用龐氏騙局2包裝成的傳銷幣,用新投資人的錢作為舊投資人的回饋紅利,雖然一開始難以識破,但這套模式很難長久。

「有些很容易就能看得出來,但會因為人性貪婪而去忽略它。」蔡其杭說。或許就像《金融投機史》一書中提到的,參與金融泡沫事件的投機客都有同樣的想法——都認為股市遲早有一天會崩盤,但自己一定不是最後一隻老鼠。回頭想想,參與ICO,你關心的是這計畫的長遠發展,還是在賭自己不是最後一個的機率呢?

ICO小辭典

  1. HTTPS:「超文字安全傳輸通訊協定」是一種網際網路通訊協定,可確保資料在使用者的電腦和網站間傳輸時,保有完整性和機密性。
  2. 龐氏騙局:又稱金字塔式騙局,在股票市場中,即前輪投資者的收益仰賴後一輪的資金投入,這樣的遊戲一直持續著,直至沒有新的承接者而崩潰。

5 搞懂代幣經濟,從5種發幣新模式開始

shutterstock
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市面上已有將近2千種密碼貨幣,光2017年就有將近800 個密碼貨幣專案透過ICO的方式發行。

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ICO)的出現,翻轉了傳統金融體制的募資障礙,藉由密碼貨幣結合智慧合約的方式,讓許多新創以及中小型企業能募到資金。然而,ICO普遍存在高風險、高度投機性、詐騙、資訊不透明等問題,許多專案靠著寫得天花亂墜的白皮書、精美設計的網站就能成功發起ICO。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各種名目的ICO專案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亂象也跟著四起。

因此,各國開始對ICO祭出強力監管,中國甚至連區塊鏈自媒體也都一併打擊。為了躲避監管,如今ICO已經不是唯一的發幣募資方式,過去這一年來,市場上出現IFO、IEO等各式各樣新的發幣模式,讓人眼花撩亂的新名詞、規則相繼冒出,究竟這些發幣方式代表著什麼?是真正解決長久以來讓人詬病的問題,還是只是換一個名目欺騙投資者?

首次代幣發行概念源自股票市場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募股),是區塊鏈技術衍生出來新的募資方法。企業或非企業組織都可以在區塊鏈技術的支持下發行代幣(Token),以此向投資人募集密碼貨幣的融資活動。跟IPO不同的是,ICO不需要註冊經營牌照,且投資人只需要有網路及電腦就能參與,是一種低門檻、高回報、高流通性向全世界募資的方法。

ICO自2016年後開始在全球流行,目的就是要募集團隊所需要的資金,藉由區塊鏈技術來創造代幣,再將代幣賣到市場上換錢,來打造區塊鏈或去中心化應用。ICO的價值在於可以先讓市場決定未來產品的服務價格,試試水溫觀察市場反應;相對的,市場也能替代幣定出最合適的價格。同時,ICO伴隨項目可能失敗的風險,低透明度的資金運作以及檯面下潛在的詐騙風險,對投資者來說都形同不定時炸彈。

模式1:IFO(首次分叉發行)

首次分叉發行(Initial Fork Offering,簡稱 IFO)是透過分叉比特幣等較為主流的貨幣,來生成新的代幣募集資金。「分叉」指的是若對比特幣現在的技術或是交易狀況不滿,可以從技術面著手,分離出一個新的代幣,像比特現金(Bitcoin Cash)、比特黃金(Bitcoin Gold)都是由比特幣分叉出來的新代幣。

IFO這類分叉項目通常技術門檻較低,並依託在比特幣上,打著「優於比特幣」的名號炒作,這些分叉貨幣的價值最後還是要看市場買不買單。許多提出分叉的機構都會偷偷事先挖礦自己的新貨幣,才進行IFO募資,以此大量囤積新貨幣。打著分叉的名號吸引散戶來交易進而套利,大多是利益取向的變相詐騙,投資者不可不慎。

模式2:IMO(首次礦機發行)

首次礦機發行(Initial Miner Offering,簡稱 IMO)是一種透過發行專用礦機,來挖礦產生新密碼貨幣的方式,可以用「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概念來理解。一般狀況下都是先有幣,才會用礦機去挖掘,IMO則相反,是先有礦機接著才有幣。

基本上,這是在去年ICO監管日趨嚴格後所衍生出的新發幣手法,IMO透過發行一種專用礦機,內部安裝特殊的演算法,只能使用這礦機才能挖出區塊鏈上的特定代幣,以此來規避監管規範。

模式3:IEO(首次交易所發行)

首次交易所發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簡稱IEO)是指完全不經過「募資與認購」的過程,就直接把專案的代幣放上交易所供用戶買賣,通常是比較有能量的項目才會使用這種模式。

跳過ICO的方式募資,直接把代幣放到次級市場中交易,在一些對ICO監管比較嚴格的國家中,發行團隊會用IEO來規避監管直接發幣。幣安創辦人趙長鵬曾在個人貼文中點出,IEO會使得一小群人在發行初期握有大量代幣,讓價格有機會輕易被操作,由於代幣流通量的多寡與幣價是否被操作有一定關聯性,因此投資人必須避免投資流通量過少,或是代幣持份不均的專案。

模式4:IAO(首次空投發行)

首次空投發行(Initial Airdrop Offering,簡稱IAO),這是一種類似IFO的形式,但發行的方式不是透過募資,而是直接贈送。白話來說,就像是商店宣傳加入LINE官方帳號就送禮券一樣,IAO透過直接贈送代幣,讓持有代幣的基數擴大,使代幣的知名度上升。

但前提是這些代幣持有者必須將代幣存放在特定的錢包或是交易所中,知名的例子,像是由區塊鏈專案NEO在今年3月執行的ONT代幣空投,當時所有參與NEO的用戶因為IAO,獲得了ONT代幣。

模式5:ICCO(首次可轉換代幣發行)

首次可轉換代幣發行(Initial Convertible Coin Offering,簡稱ICCO)是一種由股票跟ICO合併的募資方式。今年7月,馬爾他的新創公司Palladium執行了全球首個ICCO。

簡單來說,投資人可以透過ICCO取得轉換保證書,3年後能用在其平台上發行的同等價值的代幣,換取Palladium股份。Palladium表示旗下的ICCO已經獲得馬爾他金融服務管理局(MFSA)的監管認可,並受到嚴格的歐盟法令約束。

經典案例:愛沙尼亞(國家級ICO「Estcoin」計畫)

愛沙尼亞政府一向擁抱科技創新,是全球除了矽谷之外誕生最多獨角獸的地方,去年愛沙尼亞數位公民(Estonia e-Residency Program)計畫負責人Kaspar Korjus提出發行國家密碼貨幣「Estcoin」的計畫,還找來以太幣的創辦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協助規畫,構想是要成為全球首個發行官方密碼貨幣的國家,打算為這款密碼貨幣發起ICO,來支持愛沙尼亞未來的數位發展。

然而,從去年8月提出「Estcoin」 概念後,馬上遭到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警告,認為歐元區的唯一官方貨幣就是歐元,任何成員國都不能發行自己的貨幣。根據愛沙尼亞IT戰略官員Siim Sikkut的說法,透過國家ICO發行的代幣是要做為數位公民交易的一種媒介,用在數位公民社群的獎勵(The community Estcoin)、身分證明綁定規費(The identity Estcoin)、歐元綁定代幣(The euro Estcoin)三種用途,並非要創造新的貨幣。

此外,蘊含大量石油資源的拉丁美洲大國委內瑞拉在今年1月時,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宣布要用ICO的方式發行 1 億枚「石油幣」(Petro),價值會與該國油價掛勾。

之所以發行石油幣,是為了打破美國的經濟制裁,在隔月ICO發行首日,就募集到了7.35億美元資金,全部價值約600億美元的石油幣目前都已經售出。

接著在今年8月,馬杜羅喊出要將該國不斷貶值的法幣玻利瓦爾(Bolivar),與石油幣掛勾,並推出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Sovereign Bolivar)」,導致該國現有貨幣大幅貶值96%,目前經濟陷入困境。

6 監管紅線劃重點!在台灣ICO小心這些事

shutterstock
ICO被不少人形容成是未受監管的IPO(首次公開募股),但這並不表示業者在裡面做什麼都可以,在發行代幣時,小心踩到政府監管紅線。

「在台灣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是否合法?」把這問題拿去問10位律師,很可能得到11種以上的答案。因為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確認你發的幣是否屬於證券,光是這點就很難有統一標準,只能從代幣用途如何設計、白皮書怎麼寫來判斷。

證券型代幣公開募資,即違反《證交法》

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沛聲表示,若是證券型代幣(Security Token)又公開募資,由於這並非經由主管機關核可的證券,會違反《證券交易法》中「未經許可公開募集資金」的條款。

上述這段話,有兩個關鍵字可以劃底線,一個是「證券型」、一個是「公開」,只要同時達成就會明顯觸法。換個角度說,這表示如果你是功能型(Utility)代幣,在公開平台上發售,可以解釋成是販售商品;另一方面,就算屬於證券型代幣,若只有私募,並未公開發售,違法風險相對較低。

和股票市場一樣,政府對ICO私募管制較寬。以新加坡為例,即使是證券型代幣,只要屬於1年內募資金額不超過500萬元、1年內的募集對象不超過50人,或是募資對象僅限機構投資人、具有相當資歷的合格投資人或授信投資人,就符合免向主管機關提交規定文件的豁免條件。簡單來說,籌資對象夠少、金額夠低、投資人夠專業,就不用和主管機關登記。

除了是否公開籌資,另一個判斷是否違法的關鍵,在於代幣是否具備證券性質。難處在於,有些代幣同時具備功能性和證券性,又或者,雖然發幣方沒有想發行證券型代幣的意願,但參與人是看好未來幣價漲才買進。對此,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曾表示,在他看來幾乎所有的ICO都是證券,「你可以稱之為幣,但如果它運作起來像證券,那它就是證券。」

目前常被用來判斷是否為證券幣的標準,即是SEC推出的「Howey Test」,只要是投資者在共同特定事業中共同投入金錢,期望透過他人的努力中獲利,即是有價證券。不過其中仍有不小各自解讀的空間,業者也只能盡量修改白皮書,讓自己的幣盡量不要太像證券幣。

白皮書膨風,就犯詐欺罪

或許有人好奇,那些有心要以ICO加密貨幣作為公司股權募資方式的ICO新創業者,為何不循正規途徑去適用《證券交易法進行》?事實上,當ICO和證券受到相同等級的監管,會導致合規門檻相當高,大部分新創業者沒有能力通過。中銀律師事務所合夥律師吳筱涵就指出,現在ICO動輒募集相當新台幣上億元(甚至十幾億元)經濟規模,在監管上法律仍然會對公司發行人、設立年分、資本額等設下嚴格條件,還要繳交會計簽證、財報等許多文件,對ICO新創可能很難行得通;另外,傳統《證券交易法》的規範與ICO發行在時程上的長短幅度也相差非常大,《證券交易法》要求的合規標準所需要的準備時間,與ICO新創業者「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的標準恐怕也很難銜接。

另一個風險在於,如果ICO募的是法幣,那可能違反《銀行法》第29條與第29條之一的「違法吸金」相關條款。對此吳筱涵建議,所有相關文件不能直接或間接提及或約定獲利保證、幣價漲幅。此外,建議在ICO期間先不要接法幣,而是用以太幣和比特幣這類的主流幣。

就算沒有違反《銀行法》和《證券交易法》,ICO發幣方還有可能涉及《刑法》上的詐欺罪。吳筱涵解釋,如果你的白皮書有讓人找出是虛偽不實的地方,都有機會牽涉到《刑法》詐欺。

「白皮書很多人做最錯的,就是亂寫。」黃沛聲說明,ICO白皮書就像IPO(首次公開募股)的公開說明書,差別在於,公開說明書寫的是事實,例如櫃買中心要求、公司成員是否面臨訴訟、董事會有沒有認真做、是否有違反各種法律等數十題,律師檢查每項後就送件。然而白皮書則是很希望別人來投資他,「百花齊放、什麼都有寫。」他提醒,如果你現在沒做到,但說你有做到,那就叫詐欺。

最錯認知:以為公司設在境外沒事!

此外,很多業者都誤會,以為把公司設在境外就沒事。吳筱涵提醒,事實上不只看公司設在哪,包含發行公司團隊的主要發起人來自哪些國家、在哪些地方代銷、行為地在哪、參與者在哪等,每個環節都可能觸犯當地法律。吳筱涵指出,這也是目前ICO監管最大的挑戰,例如,就算發幣地在台灣,但全球的人都能透過網站交易,就會涉及到跨國法律,單一國家監管相對困難。

不只是發幣方,其他相關ICO服務商也要注意。舉例來說,虛擬通貨交易所大部分都沒有投信投顧、券商牌照,不能對公眾做任何證券推介、代銷、買賣,如果不小心上架到證券幣,可能會變違法經營證券交易所,像新加坡主管機關就曾要求下架證券型代幣。

吳筱涵指出,現在也有些代銷團隊可能直接在幾千人的即時通訊群組裡說哪個ICO投資報酬率多少,看個案的情節輕重,也有可能違反《證交法》或《銀行法》。對此黃沛聲也提醒,現在檢調已經開始從資金盤這塊著手,查辦有詐欺嫌疑的案例。

跨國控管挑戰大,業者主張自律

除了少數國家(如日本)計畫立專法管制ICO,多數國家仍以現有法規監管,包含洗錢防制、證券交易、詐欺等。不過面對亂象叢生的ICO市場,業者也擔心劣幣逐良幣,嚇跑參與者,因此不少業者傾向自律先行。

目前,光是台灣就有三個與虛擬通貨相關的自律協會,包含由立法委員許毓仁發起的「區塊鏈產業自律聯盟」,以及由立委余宛如和亞太區塊鏈發展協會發布的「亞太區塊鏈產業自律聯盟」,無非都是希望透過業者自律提高產業透明度,並讓業者和政府合作,遏止洗錢和詐騙。

除了在國內自組產業自律聯盟,台灣也是非營利組織GITA(Global ICO Transparency Alliance)的創始國,其目的便是替ICO業者建立自律框架,解決投資人和發幣人間訊息不對等的問題,相當於「民間版」的跨國公開資訊觀測站。GITA台灣代表、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玉玲表示,目前參與成員包含香港、日本、韓國、新加坡、荷蘭、瑞士、越南、泰國等共九國的業者。

「我們是否還要用上個世紀資本市場的方式,來處理我們想要跟全世界的資金對接?」蔡玉玲解釋,IPO是在沒有網路和區塊鏈的情況下誕生,由各國政府監管,但ICO則是無國界,應以跨國的機制運作才有意義。「ICO介於群眾募資和IPO間。」她說,「我主張要從群眾募資去加(監管力道),不要從IPO去減。」

同時蔡玉玲也建議,政府若要監管,應從「密碼貨幣換法幣」這塊著手,包含洗錢、稅收,以及當數位資產變公司資產後,公司估值如何估這三個面向。

在這片ICO灰色地帶,業者和政府各自解讀同一套法律條文,想認真做事的業者只能亦步亦趨,避免踩到地雷,也有些為發幣而發幣的業者,用白皮書的文字遊戲在合法和觸法間游移;無論是哪種,在監管尚未明朗前,他們仍會繼續活躍於ICO世界。

陳美如/製作

7 一張圖看全球ICO:中韓嚴禁、瑞士最開放

Shutterstock
全球瘋ICO,但各個國家監管做法不同,來看看全球政府對ICO的態度。

區塊鏈作為下一代科技創新的推動技術,無庸置疑受到全世界的高度關注與推崇。不過提到首次代幣發行(ICO),各國政府所持態度並不一致,從嚴格禁止到態度友善,光譜的兩端各有支持者。態度最開放的國家以瑞士為代表,嚴打ICO的國家主要顧慮仍在於伴隨著密碼貨幣崛起的投機歪風,涉及金融詐騙、傳銷吸金的案例屢見不鮮。根據《華爾街日報》揭露的數據,2017年至2018年4月,ICO白皮書內容造假的數量就高達266件。

各國政府對於ICO的態度粗略分為3個等級:

友善區域

政府在ICO與密碼貨幣的態度上開放,如瑞士就明確公布指導方針,並根據代幣用途來決定用何種法規管理。

灰色地帶

對於ICO以現有法制監管,若ICO的代幣具有證券屬性,則必須遵循證券相關法令,大多數國家都屬於此。

完全禁止

視ICO為違法行為,目前以中國、韓國為首。韓國只禁ICO,但中國連國內交易所、海外交易所連線都一併禁止。

各國政府相關法令說明:

瑞士

瑞士是許多業者進行ICO的首選,今年以來發行項目位居第二大國。瑞士的金融市場監理局於2018年年初發布了指導方針,將ICO的代幣分為資產型、功能型與支付型,其中具有證券屬性的資產型代幣須遵循證券相關法例。在清楚的遊戲規則之下,瑞士也被稱為「加密之國」。

日本

全球約有一半的比特幣交易以日圓計價,對於ICO的態度,日本政府更像是默許。在修法方面政府也相當積極,相關防止洗錢、追蹤白皮書進展的法令已經送交日本金融廳審查,有望在幾年內將ICO完全合法化。目前針對密碼貨幣的價格變化劇烈、風險極大,以及部分ICO可能涉及詐騙行為加強宣導。

美國

美國是今年以來ICO發行項目最多的國家,雖對ICO的立場相對開放,但有越來越謹慎的趨勢。美國證管交易委員會甚至設立了虛構的ICO網站引誘民眾點閱,引導其至宣導網站提供反詐騙資訊。除此之外,也針對不同的ICO設立個案討論,今年9月則出現了ICO須受證交委員會監管的判例。

新加坡

新加坡政府對待ICO的態度也相對開放,目前該國是世界第三大ICO發行市場。新加坡的金融管理局強調,ICO的代幣若有證券性質,則在監管範圍內。除了流程會受到嚴格的監管外,大多需要提前向金融管理局備案;同時,新加坡政府也多次強調ICO容易被用於洗錢、資助恐怖主義的危險性。

台灣

央行與金管會於2013年宣布將比特幣認定為「虛擬商品」,讓募集對象為以太幣與比特幣的ICO面對《銀行法》時有模糊地帶。在白皮書不涉及詐欺,且符合《證券交易法》等法令的情況下,台灣並沒有禁止ICO,且在《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中的監理沙盒,也給了ICO業者一道曙光。

中國、韓國

中國在2017年9月4日正式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將ICO定義為非法行為,同年9月,韓國在不禁止密碼貨幣交易的情況下,下令禁止ICO活動,希望抑制不法的代幣投機買賣。因兩國參與ICO相當活躍,有心ICO的業者紛紛轉往其他國家,而想購買的人則透過境外代買的方式交易。

陳美如/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