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Google Play 2018 年度榜單亮點:獨立開發者出頭天
專題故事

打開「台灣 Google Play 2018 年度最佳榜單」,面對全球競爭,得獎的台灣 App 大多來自十人以下的獨立開發團隊。《數位時代》特別採訪了 Google Play 高層,透過他們的觀察理解台灣開發者的優劣勢;以及入選的 3 組開發團隊,試圖找出他們背後的夢想初衷與商業脈絡。

1 一款種樹App風靡全球,台灣小型開發團隊攻占Google Play年度榜單

Google
Google 公布台灣「Google Play 2018 年度最佳榜單」,其中有個相當明顯的趨勢,入選的台灣應用程式中,許多都是 10 人以下的小型開發團隊。

Google 今(3)公布台灣「Google Play 2018 年度最佳榜單」,包含 26 款最佳應用程式以及最佳遊戲。

儘管本份榜單中競爭對手來自世界各地,但台灣原創的應用程式與遊戲表現相當亮點,其中由台灣獨立開發者打造的的專注力培養應用程式「Forest 專注森林」, 今年更打破台灣開發者紀錄,登上加拿大、墨西哥、巴西、日本等共九個國家的「最佳自我提升應用程式」榜單 ,成為台灣小型開發團隊成功拓展國際市場的最佳代表。

用種樹培養專注,MIT應用程式名揚國際

「Forest 專注森林」突破千萬下載,在線上線下皆有正面教育意義,是 MIT 應用程式中登上國際舞台的最佳案例之一。
Google

攻占九國年度最佳榜單的「Forest 專注森林」,以遊戲化的方式協助使用者培養專注習慣,更進一步與種樹組織 Trees for the Future 合作,在非洲種下真正的樹。

透過線上虛擬的種樹,喚起使用者在現代科技生活中對於數位健康的重視;再將種樹的概念帶到線下的生活當中,不管在線上、線下都發揮正面的社會影響力。

而早在 2016 年,「Forest 專注森林」就入選過 Google Play 年度最佳特輯中的「最具創新力應用程式」,兩年後的今天還能持續保持佳績,可見在內容與迴響上都獲得相當大的成功。

台灣小型開發團隊強勢崛起,遊戲、應用程式都傳來捷報

值得注意的是,有別於過去幾年,今年入選 Google Play 榜單的台灣原創作品方面,不論遊戲或應用程式,大多來自不超過 10 人的小型開發團隊。

《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是由 PC 遊戲衍生出的手遊續作,一開始也僅有一名開發者。
Google

如在遊戲方面,本次入選「年度最佳獨立製作遊戲」的兩款台灣原創遊戲《推來推去》及《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開發團隊一開始皆由一人獨立起家。

其他應用程式方面,台灣原創的兩款交友應用:主打匿名聊天交友的 Cheers 以及主打遇見聲音的 MonChats 也都讓台灣榜單不至於被國外應用洗榜。

綜觀今年應用程式及遊戲榜單,台灣開發者軟體實力堅強,小團隊也能善用資源與創意打造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Google Play 2018 台灣小型開發者團隊入選名單
最具娛樂性應用軟體 匿名聊天交友Cheers
最具潛力應用程式 存錢神器
匿名語音交友MonChats
年度最佳獨立製作遊戲 推來推去
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6
Google 公布台灣「Google Play 2018 年度最佳榜單」,包含 26 款最佳應用程式以及最佳遊戲。

2 「緊抱理想死都不放」——獨立遊戲開發者在浪漫與生存中練等

蔡仁譯攝
《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拿下 Google Play 2018 年最佳獨立製作遊戲,製作團隊聖堂遊戲創辦人蕭志豪,為何決定辭職全職投入遊戲,對於遊戲,他又有什麼堅持?

靠著《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拿下 Google Play 2018 年最佳獨立製作遊戲的蕭志豪(Domo),並沒有獨立遊戲開發者的傲氣,最常提及的字眼是相當不浪漫的「市場」。

因為在遊戲推出前,他的目標就相當明確,要做出一款在商業上獲得成功,能夠養活自己、養活聖堂遊戲團隊的手機遊戲。

前代作品廣受好評,辭職全心投入遊戲開發

蕭志豪推出的一代《永恆賽妮亞》於遊戲平台上獲得破萬筆好評。
Steam

《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並不是蕭志豪第一款作品,過去曾推出 PC 版的免費遊戲《永恆的賽妮亞》,在遊戲平台 Steam 上獲得超過一萬筆壓倒性好評,也成為他推出續作的動力與信心。

續作不選擇已有成功基礎的 PC,而選擇手機推出 App,是蕭志豪評估商業化可能性後的決定,畢竟台灣消費者在 PC 遊戲買斷制上,仍不如手機 App 內購加上廣告的商業模式來的穩定,「手機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平台,幾乎等同於人類的一個器官。」蕭志豪說。

在埋首投入續作時,蕭志豪如一般的獨立遊戲開發者,需要同時兼顧開發與正職工作;也如同一般遊戲中,英雄必然會遭到挫折後奮起。對蕭志豪來說,轉捩點在於拿著信心滿滿的作品參加遊戲創作比賽,得到了佳作與人氣獎。看似成績不錯,但他心裡的期望遠高於此,毅然辭去工作,全心投入遊戲開發。

自此之後做遊戲、測試遊戲成為蕭志豪的「每日任務」。

做遊戲還要學做人,與程式、美術溝通各有眉角

在開發遊戲時,蕭志豪堅信「把專業交給專業」,因此遊戲的程式、美術、音樂等都找來專業人士合作或外包,在這之中也悟出了人生道理。

「做遊戲最難的,永遠是做人。」蕭志豪分別舉了與美術、程式人員溝通的例子。

他提到與美術人員溝通時,需要更多的尊重,「美術畫圖、設計不單純為了賺錢,別人的好評跟認可非常重要」;面對程式人員,則要拿出理性、邏輯與證據,例如遇到了遊戲 bug,必要時要錄影片,甚至指揮程式人員照著步驟一、二、三來重現 bug,「用解剖的方式讓對方能夠理解。」

蕭志豪也承認,一起工作的夥伴多多少少都會互相得罪,他認為只要不斷溝通、讓團隊了解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就不用害怕,「畢竟所有人都是在做中學。」

秉持著「好上手」初衷,日活躍曾達 2 萬人高峰

《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是橫向 RPG,僅需點擊就能進行遊戲。
Google Play

而找到團隊與外包合作的平衡點後,蕭志豪更有心力在遊戲設計上,他的核心原則很簡單:輕鬆、好上手。

也因此打開《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迎面而來的不是片頭動畫,甚至不是劇情,而是直接點擊打怪。「很多玩家總是因為遊戲挫折而放棄,這些人很有市場潛力,我希望他們也能享受遊戲。」蕭志豪說。

此外,為了減低玩家不必要的負擔,《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為單機遊戲(部分排行功能需要連網),並沒有時下遊戲必備的社交成分,「一來是希望一個人也能享受農(打怪練等)的過程,」蕭志豪笑著說,「二來也是成本考量問題,連線的話需要更大的製作規模」。

最終,蕭志豪種種的考量也反應在遊戲表現上,推出至今約為一年的時間,《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日活躍人數最高曾達 2 萬人高峰。今年除了獲得 Google Play 的獎項肯定之外,儘管蕭志豪沒有透露細部的收入,一句「燒兩年的錢大概都回本了」,也能感受到已經達成他當初立下的商業化目標。

「遊戲是我的理想,緊抱著死都不放的那種」

即便已達成當初設立的目標,蕭志豪並不躁進,聖堂遊戲團隊的下一步並不打算推出新遊戲,要用 1-2 次的大改版把《永恆的賽妮亞——雨後的紫陽花》未完的故事講述完畢,「這是我對玩家的承諾」。

對於即將上線的國際版,蕭志豪也相當誠實地表達心中的害怕,「很慌,不能說期待,我是真的很慌。」儘管過去於遊戲平台 Steam 推出的一代遊戲,國外的下載數量是台灣玩家的三倍,他也不敢太過樂觀。「手機跟 PC 是截然不同的生態,」蕭志豪說,「特別是現在遊戲市場還需要跟韓國、中國的大廠直接競爭」。

不過儘管害怕、國際版前途未卜,從蕭志豪在 Google Play 合作拍攝的影片中,一句「遊戲就是我的理想,緊抱著死都不放的那種」,能夠清楚理解他面臨挑戰的勇氣,來自對於遊戲的熱愛。如同他所創造的遊戲角色賽妮亞,除了往前走之外,沒有其他選擇,蕭志豪也會持續在遊戲這條路持續努力下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佛系交友軟體——不用照片,靠文字與聲音的老派交友App

蔡仁譯攝
匿名交友 App Cheers,主打三種交友配對方式:每日配對、聲音與文字的即時配對,以及心理測驗配對。完全不用照片的老派交友,如何靠真誠脫穎而出

每個 App 背後,都有一個等待被解決的問題。也許是效率、溝通、消磨時間,或者是人類社會一直以來的難題與慾望:交友。

翻開匿名交友 App Cheers 的開發團隊,分別來自數學、資訊、物理奧林匹亞代表隊,如此堅強的陣容,卻對於「交友」情有獨鍾,針對市面上的交友軟體不足之處,推出匿名交友 App Cheers,主打三種交友配對方式:每日配對、聲音與文字的即時配對,以及心理測驗配對。

不用照片,主打文字+聲音的老派交友

匿名交友 App Cheers 不用照片就能交友,讓聲音與文字的老派感捲土而來。
Google Play

「透過聲音可以知道對方更深層的情緒,」Cheers 的軟體工程師陳碩甫說,「我第一次嘗試聲音交友時,那種感覺相當震撼。」也因此在創立 Cheers 時,陳碩甫便將聲音配對設定為 Cheers 的主打功能。此外,也針對害羞的使用者推出文字配對功能。

不過,市面上的交友軟體百百種,Cheers 團隊認為自己能夠脫穎而出的關鍵在於「回歸交友初衷」。在 Cheers 上,使用者並不需要提供相片,因為 Cheers 團隊認為長相並不是交友的必要元素。「如果只靠長相挑朋友,現在很多的友誼都將不存在。」陳碩甫說。

心理測驗交友則是 Cheers 希望提升使用者交流互動的小遊戲,「很多人配對後會沒話聊,透過心理測驗配對,可以把個性比較相近的使用者放在一起。」Cheers 的行銷專員張正昕說,「我們希望能促成的是長時間的友誼。」

突破 100 萬下載,仍在找尋更好的商業模式

而就算出發點再純情的交友軟體,也不免讓人聯想到「約砲」、「一夜情」。Cheers團隊也表明沒有辦法阻止兩情相悅的各種衍伸,「我們甚至想過直接開一個『暗黑區』。」張正昕笑著說。但只要有任何一方的行為構成騷擾,Cheers 設有嚴格的檢舉制度提供回報,盡力讓交友池內的使用者保持舒適。

目前創立兩年的 Cheers 已經突破 100 萬次下載,每日可以完成 6 萬筆交友配對、約 7 萬分鐘的通話時間。商業模式部分則是透過內購與廣告。陳碩甫也坦承,目前收入僅打平團隊的營運成本,仍在找尋能夠帶來更多收益的商業模式。不過,不靠照片、深度交流、友誼長存的老派交友將會是他們不變的堅持。

Cheers 團隊(首圖由左至右):
陳碩甫 軟體工程師,29歲
曾子維 軟體工程師,25歲
張正昕 行銷專員,23歲
郭曉嵐 軟體工程師,24歲

得獎作品:匿名交友 App Cheers
不用照片,提供使用者透過聲音、文字與心理測驗進行匿名交友配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雙人「超輕量級」開發團隊,奪下2018 Google Play最具潛力App

蔡仁譯攝
奪下 2018 最具潛力應用程式的「存錢神器」,竟然只是兩位開發者下班之餘的小樂趣?

直到「存錢神器」的開發團隊遞出兩張不同公司的名片,才確認登上 2018 年 Google Play 最具潛力應用程式 App 的團隊,只是一個兩人規模的「Side Project(與正職工作不相關的私人計畫方案)」。

「一個人提出idea後,另外一個人負責吐槽。」游宜衡分享他與林育緯無厘頭的創意發想儀式。

採用新創 MVP 模式,快速開發、快速測試市場

游宜衡與林育緯分別於不同的公司擔任工程師,下班之餘仍埋首於開發 APp。

他們深知 side project 的開發週期越長,動力與完成度都會大幅降低。因此當林育緯提出「52 週存錢規劃提醒 App」的點子時,兩人約定一個禮拜內就要完成 iOS 與 Android 版本的雛形,用新創常見的 MVP 路線(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性產品),快速製作出產品後放到市場檢驗可行性,再依照使用者反饋進行優化。

存錢神器在 App Store 與 Google Play 上的版本有所不同,主要是因為兩位開發者分頭一人開發一個版本。
Google Play

「52 週存錢法很常見,市面上卻沒有適合的 App。」林育緯講的理所當然,不過一週的開發時間相當緊迫,兩人分頭開發 iOS 與 Android 版本,還要身兼設計,也因此在 App Store 與 Google Play 上的存錢神器有些許不同。在每日投入 3、4 個小時開發後,兩個版本都順利於一周內推出。

回顧 2018 年,存錢神器獲得了相當不錯的成績。以表現較好的 Android 版本來說,下載突破 10 萬次、全盛時期的日活躍用戶達 2,500人,靠著廣告與 App 內購,游宜衡透露至今獲得約 6 位數的收入,「以 side project 來說滿有成就感的」。

期望能快速複製成功、不用維護的 App

游宜衡同時也提到,小團隊最難的地方在於決定「什麼不要做」,礙於資金與開發人力,必須斤斤計較每一步投入的成本。在確認獲得初步的成功後,他們才決定未來會投入資源替存錢神器添加遊戲與社群的元素。

算得精明的兩人,目前並沒有成立公司的打算。「希望能照存錢神器的模式推出 10個 產品,營收累積起來一定很可觀。」林育緯笑著說。功能性單純、不用後端維護的 App 是他們的目標,卻也是沒有資源的小團隊能夠在 App 大海中脫穎而出的重要關鍵。

存錢神器團隊:
游宜衡(首圖右),雲云科技,技術領導(Tech Lead)
林育緯,巴哈姆特,iOS App 開發工程師
App 作品:找旅伴、存錢神器
得獎作品:存錢神器
讓使用者輸入儲蓄週期與金額目標,App會定期記錄並主動通知存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 消費力+開發力爆發,Google:台灣是強大的小巨人!

蔡仁譯/攝影
以台灣2,300萬人口的小島國,Google Play營收卻佔全球前五大,在Google看來,台灣是「強大的小巨人」,不過他們指的「強大」不僅是消費力,也指獨立開發者的實力。

2018年,全球Android活躍裝置已達20億台;這一年,也是Google Play走進Android裝置的第10年,每天被安裝的應用程式就有2.5億個。或許你不知道,人口只有2,300萬、市場看似不大的台灣,近2年一直都是Google Play營收來源前5大國家。

分析其原因,一來,台灣行動裝置滲透率極高,早已超過70%;再者,台灣行動網路資費十分便宜,有「4G吃到飽」助力加持;最後,綁定信用卡進行行動支付,在台灣已經很成熟。

在Google Play全球應用程式及遊戲業務發展總經理Purnima Kochikar眼中,台灣不僅擁有完整的生態系,本土開發者相繼出世,也成為「國外App」大量進駐的寶地。
不久前揭曉的「台灣Google Play 2018年度最佳榜單」中,雖然正港的台灣原創App只占了約15%,有一點卻值得注意:2018年不再是「大者恆大」,這些台灣原創得獎作品大多來自不超過10人的小型開發團隊,其中一款由「時刻科技」開發的「Forest專注森林」,還登上9國的「最佳自我提升應用程式」榜單。

「台灣是一個『強大的小巨人』,雖然國家小,但實力卻很強。」Purnima Kochikar笑著總結這一塊市場。

Google Play全球應用程式及遊戲業務發展總經理Purnima Kochikar。
蔡仁譯/攝影

所謂「強」,指的不僅僅是台灣用戶的消費力,無疑也是獨立開發者的實力。

開發者技術超群,長久經營缺商業思維

Google Play應用程式與遊戲業務發展經理張樂潮透露,30人以下的開發團隊被Google視為「獨立開發者」,Google過去不只一次對外強調相當重視與獨立開發者的關係,過去一年半,在台灣已經舉辦了超過10場開發者活動,接觸超過300家App公司。然而在Google眼裡,一款App從前期開發、製作到上架營運,再到行銷推廣,整段「孵育」過程中,小小島國究竟強在哪?

「台灣不少App看起來就像美國開發的大作。」張樂潮提到了第一點,是開發時需要的「硬底子」,台灣開發者的技術確實無可反駁。倘若Google Play推出新功能,這群人往往也是最快跟上的一群,只需要短短幾天,就能把API(應用程式介面)串起來,在維護營運上也沒有少下功夫。

接著問題就來了:有了App品質,該怎麼行銷推廣,讓更多用戶下載?

「台灣比較多開發者都相信,做出最好的產品就會有人下載。在前幾年,這可能還是一個有用的方法,但當Google Play上的App越來越多,如果沒有好好計畫怎麼行銷,會有點吃虧。」張樂潮點出盲點,台灣開發者往往太專注在產品本身以及用戶回饋,反而忽略了如何行銷推廣及建立商業模式,她認為應該要在「App品質」與「增加獲利」之間找到平衡點,才是長遠經營的根本。

Google Play應用程式與遊戲業務發展經理張樂潮。
蔡仁譯/攝影

一款App要上架,面向的無非是Android和iOS兩大系統,而Google和蘋果給予開發者工具及政策,向來是被拿來討論和比較的話題。「過去幾年間,我們從開發者中了解到一些狀況,也相對做了一些事情。」Purnima Kochikar表示,這些新工具都是「因需求而生」。

單單在2018年,台灣已經推出全中文的「MIT開發者網站」,另外兩項新工具也相繼上線――不用下載就可試玩遊戲的「Google Play Instant」,同時可省去開發者優化App的麻煩;另一項則是新的Android應用程式發布格式「Android App Bundle」,幫助開發者開發容量較小的應用程式,因應手機容量、寬頻相對不足的新興市場。

跟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的開發者真的很團結,每一次Google的社群活動就像一場同學會。
Google Play應用程式與遊戲業務發展經理張樂潮

阻止盜版App上架,AI防衛率99%

至於最為人詬病的「盜版」問題,官方已經導入人工智慧(AI)及大量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來解決。Purnima Kochikar透露,Google每天都會檢查500億個App,現在將近99%劣質,甚至是抄襲的App,在上架前就已經被阻擋。光是2017年,官方移除違反規定的App就比2016年多7成。「我們試圖阻止其中的99%,但仍有1%必須再努力。」Purnima Kochikar說。

根據市調機構Sensor Tower統計,App Store在2018年第3季收入約120億美元,Google Play則為62億美元,相差近一倍;但若觀察另一項數據App的安裝下載次數,情形就完全顛倒,App Store下載數為76億次,Google Play卻整整是其2.5倍,達195億次。如何讓營收正向成長,成為一大課題。

「Google Play上大多數App都是免費,訂閱是成長最快的,而付費App占比最小。」Purnima Kochikar說。

隨著內容服務Netflix、Spotify,甚至是筆記本Evernote都開始採取訂閱制,為了平台及開發者長期穩定的營收,Google是否會鼓勵開發者積極往這條路上走?Purnima Kochikar答案簡單明瞭:「不會。」

訂閱制成長快,卻非吸引玩家必要手段

訂閱制顯然值得令人期待,但她認為並非適用於所有App,並且免費的好處是讓用戶「大量入場」,有了玩家基礎後,再於App中設置「加值服務」來獲取營收,比如玩遊戲時買的一件衣服、一套裝備等。紅遍全球的吃雞遊戲《絕地求生》也是免費下載,Sensor Tower指出,這款當紅遊戲自2018年3月推出手遊版後,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總營收已破1億美元。

App Store在2008年出世,嚴格來說Google Play在2012年才「正式」推出,晚了整整4年。

Purnima Kochikar坦承,Google正在想辦法迎頭趕上,但Android裝置覆蓋極廣,價格帶含括高階、中階甚至超低階,不少用戶是第一次使用手機,當地是否有辦法使用行動支付?這些都是Google Play陣營未來將要解決的問題。

我們正在全球建立當地的生態系,當獨立開發者加入,它會開始擴散,再建立起自己身邊的生態系。
Google Play全球應用程式及遊戲業務發展總經理Purnima Kochikar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