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與創業很困難嗎?若不難,要你幹嘛?

2019.03.06 by
Paul Shih
Paul Shih 查看更多文章

目前就任Fable寓意科技執行長,亦擔任數家公司的技術顧問,作為一個軟體開發的技術人,成立寓意的本意就是希望看到每一個產品都是從一個故事開始,然後用技術的資源將產品灌溉長大,藉由探索需求的過程來發展出實用的產品,目前與公司夥伴已協助數十個產品順利上線,也持續與客戶一起找尋更好的產品定位與方向。

YAKOBCHUK VIACHESLAV via shutterstock
在人生與職場上,往往充滿著許多難以突破的困境,但不管環境如何惡劣,調整好心態,停止抱怨,面對問題,想盡辦法解決它。

最近看到一篇在大陸引起熱烈討論的文章,「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這篇文章的震撼,讓我深深回顧了這幾年創業的歷程,讓我省思了一件事──我們是否真正用力地活著過?也不禁讓我想起之前看過的阿里土話,「不難,要你幹嘛?」

在台灣,我們往往會聽到許多的抱怨,抱怨政府不好,抱怨環境不佳,工作的時候,說公司不夠好,當老闆的時候,說員工很誇張,其實不只台灣,抱怨應該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何最後有人成功,有人仍持續抱怨,有人即使沒有成功、也停下抱怨;因為問題人人看得到,有人選擇突破,有人選擇妥協,有人選擇不服但也毫無作為,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但選擇突破的人,可能摔得遍體鱗傷,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或許看起來有些愚蠢,但選擇挑戰的勇氣也往往令人敬佩。

不難,要你幹嘛?

不只是國家級、世界級的問題,才是值得挑戰的,其實在我們的工作裡,也往往充滿了許多難以突破的事情。在台灣文化裡,很多人覺得出錢就是大爺,自然造就客戶想對外包商予取予求,挑一兩個好客戶簡單,但如果又想要公司業務拓展,又想要持續收好客戶,自然就有個天大的難題,就是平衡點該怎麼抓?

每當同事或是合作夥伴來找我談問題的時候,我當然很想告訴他,我有個超級好的解法,但實話是,如果有,我今天成就也應該不會僅止於此,所以每次我講出來的答案,也只是我的猜測,運氣很好的,猜測錯誤的機率還不算太大。但,隨著事業變大,我發覺問題是越來越多,而且每個問題環環相扣,所以我越來越難為了第一線打仗的同仁給出最好的建議。

Jacob Lund via shutterstock

為了解決問題,最快的方法反而希望讓對方告訴自己,他想怎麼解決,然後我們嘗試看看,因為即使是我給出的建議,也有可能會錯,也都有代價,所以我從來不覺得做錯事該歸責於任何人,就像打棒球一樣,打擊率四成就已經是很好的打擊者,工作上的成敗,其實也是如此。

也因如此,我更希望的是,大家可以自己當打擊者,自己試試看,即使失敗了,自己會學會面對,成功了,那經驗更是永生難忘,大家都成長後,我們碰面時討論的就會是,下三步該怎麼做,而不會是對方永遠等著你下一步指令。

很慶幸的,我身邊的工作者大多願意自己挑戰、自己嘗試突破,但還是有很多人聽完我講這些,就會說「那是因為你是老闆,所以你會這樣想,最好凡事都有人幫你打點。可是我是執行者,誰又願意來幫我忙呢?」如果你一直這樣想,問題就難以解決了。

  1. 首先,這句話的第一個謬思,別以為老闆就是頂天,身為一個老闆要顧慮的,不只是客戶,甚至有時候,還要滿足投資人的想法,或是滿足同事的需求;因此要更有策略地去管理每個群體,要有中心思想,絕對不是別人說一句話就做一件事情的簡單思維。

  2. 還有個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事實,在創業的老闆裡面,九成以上,都是自己要身先士卒,自己下去執行。那他們又是怎麼從執行者,變成一個思考架構的人呢?還原真相,就是邊做邊想,然後邊想邊找解法,最後逐一取得更多人的信任,不只客戶、投資人,甚至員工,也會因為信任,而更願意加入。

  3. 最後,也是重要關鍵,就是執行者怎麼有機會變的更上一層呢?難道只有創業一路嗎?肯定不一定的。巴菲特曾經說,「為你最仰慕的人工作」,他沒說的是,不只是為他工作,將你的思緒直接地表達出來,去挑戰出一個最佳的合作模式,而不是因為敬佩,就聽命行事,漸漸將自己的想法具象化,才是那工作的重點。

我們看到別人的狀態,是結果不是過程,過程中心態的調整才是重點。

能力、資歷絕對不是重點,態度才是

創業七年下來,我的同事都知道,我面試前通常不看履歷的,當然,這個不見得是個好習慣,但我的看法是,履歷寫得漂亮的,只是態度中基本中的基本,而真正認真的人,講個半小時的話,基本上就能大概知道。大多我遇到的人,對於自己要做什麼,都還是模糊的,但是在面試前,把基礎專案管理知識搞懂的,人數其實不少,單就這點,就能知道,大多數人是認真的, 但認真絕對不是唯一需要的態度

在面試過程,我常常會問些虛無縹緲的事,就像問問對方十年後想幹嘛,大多數人我相信是沒想過的,我問這問題的目的,只是想知道一個人會不會用不同的方法去面對一個從沒想過的問題,還是一直用同樣的方法去面對問題。愛因斯坦也說過,「瘋子,就是指重複做同樣的事情還期待會出現不同的結果」,但我遇過許多人,總是用同樣的方法一再面對眼前的事,但卻期待問題被解決。

shutterstock

台灣大多數人面對工作的態度是「因為我會什麼,所以我做什麼;而我希望找尋的,是我想做什麼,而我把什麼搞懂、搞會」,其實這兩者本來就沒有對錯,但在我的感覺上,東方思維大多是從書本裡學習出來的,所以當書裡說出來的定律,告訴你該往哪個方向走,自然人就會朝向哪個方向。但西方思維許多是從哲學思想而來,所以問出好的問題,根據追尋答案去走,最後成就就在追尋答案的過程,就會有所獲得。

這兩種方法當然沒有誰對誰錯,重點是在何處用什麼方法,早期臺灣之所以硬體產業強悍,就是因為大家可以照著公司策略統一方向出力,才能將效率發揮到最高。 反過來,到了軟體的時代,需要大家獨立思考的比例變高了,很多做產品的人,需要有思想,如果沒有,變成聽命行事,做事就會很侷限,自然就會很慢 ;光思想的方向就會造成如此巨大的差異,能力還會是最重要的因素嗎?

把你的態度調好,面對問題吧

讓我們回到「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這篇文章,為何我會如此震撼,因為在我們的人生中,環境本來就是我們單一一個人難以改變的事實。

但不管環境如何惡劣,停止抱怨,面對它,想出辦法解決它,文中的主角讓我看到的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卻是人生最難的事。更是我在過去七年創業過程中,看到的事實。

台灣真的是個好的創業環境嗎?有好、有壞。但我知道,任何品牌,想要從零開始,談何容易。因此,我看過許多從大企業離開、自己出來開公司的創辦人,最困難的,就是面對將天使光環拿掉的事實,有些人選擇突破,有些人選擇抱怨;在大企業,很多因為公司名氣,是搶著跟你做生意,但開了新公司,雖然交情還在,但真要談成一個合作,大家都要認同,少了公司名氣就較難達成,需要走下神壇從零開始,要能放下總是不容易,古人不也說過,「由奢入儉難」。

不要因為覺得自己過往的成就,而讓自己失去那些一步一步踏實的本質,這篇文章的故事在我們生活中也常上演,到了聚會,大家在比的,是領的薪水、公司被投資的數字、營業額是多少、公司員工有多少,卻忘記了自己被人信賴的本質, 是把事情做好、負責的態度、將問題穿透的信心、誠信,那比所有的數據,更值得驕傲。 只是這些本質,只在每一個工作的環節,才看得出。

還記得有一天,我遇到一個新的客戶,我們聊了許久,他想找我們長期合作,而他的一段話,讓我打定決心一定要把公司做好,「專業的夥伴,要花大錢找,多的不得了,但我現在不可能花上那麼多錢,而且即使我花很多錢,肯定有人能花更多錢挖走他,所以找到一個文化合適,有成長目標,把事情能負責起來,持續解決問題的合作夥伴,那比任何專業都重要;對比那些只是把專業掛在口上,凡事要求合理的合作夥伴,只會讓凡事都變得很卡,能力是可以後天塑造的,而態度,才是長期來看,決定成敗的關鍵。」

其實,人生與新創公司沒什麼兩樣,都有解決不完的問題,都很困難。但,不難,要你幹嘛?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