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落地,倒數計時!
專題故事

說了好久的5G,在2019年MWC後終於開啟了一扇門。《數位時代》巴塞隆納直擊,看看門後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模樣?

1 5G落地倒數計時,最大戰場在哪裡?

唐子晴/攝影
一年一度的科技盛會剛剛在巴塞隆納落幕,這一屆參展攤位共計2,400個,吸引了約10萬9千名觀眾到場參與,場內每一個攤位幾乎都高高掛起5G的看板,「5G」無疑成為此次的代表字。

如果說,在2019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之前,5G只是開了一扇窗;那麼,在2019MWC之後,5G便開啟了一扇門。

每一個展位上,幾乎都高高掛起5G的看板,盡可能地展出5G的內容:5G手機、VR、AR、無人自駕車、各式機器人⋯⋯甚至還有5G空中計程車。全球行動通訊系統協會(GSMA)預估,到了2025年,5G連結裝置的總數將達14億,占了全球總連結數的七分之一;未來15年,5G將為全球帶來2.2兆美元的經濟產值。「5G將改變經濟格局,還會催生一系列令人振奮的新服務,同時也在縮小連結的差距。未來幾年,5G會讓超過10億新用戶上網,靠著網路解決農業、教育、醫療的問題,改善全球人的生活。」GSMA會長葛瑞德(Mats Granryd)說道。

美、韓跑最快,5G落地變數太大

仔細盤點全球5G布局概況,美國、韓國、歐洲、中國及日本無疑都位居「前段班」,而跑最快的非美、韓莫屬了,在2018年已經推出了「預商用」服務,為5G轉為現實開了端。

以先前的情況來說,先是美國電信Verizon以每月50∼70美元開始提供5G寬頻服務;AT&T則釋出每月15GB的「5G+」行動上網方案,讓4G手機也能接受到「類5G」的網路,資費也是每月70美元;至於韓國電信商SK、KT、LG U+第一步則聚焦在商業應用上。到了今年底,預計將還有16個主要市場要讓5G正式上路。

編按:美國Verizon在四月初提早跨入5G世界,上線了每月85至105美元不等的資費方案

然而,隨著手機品牌商爭先恐後地要在2019年就把自家5G手機推向市面,全球第一個「5G網路+5G手機」的綁約方案也終於出爐——又是Verizon,針對自家吃到飽方案用戶,每月若以10美元加購,就能使用到5G網路。當然,這是在綁約購買Motorola Z3及其5G配件的前提下。

但在韓國,事態可就大不相同。在去年,韓國政府風風光光地舉辦了一場全國直播,頗具宣示意味表示將在今年3月推出5G終端消費者服務,但當時不僅延期還困難重重。

一方面,卡在資費太高,韓國電信商SK先前向政府提出5G價格計畫,但卻被政府拒絕,認為每月超過7萬韓元(約62美元)的價格太昂貴;另一方面,則是手機尚未就位,韓國電信商採用的第一批5G手機,無疑鎖定三星、LG等韓系品牌,但三星Galaxy S10 5G似乎還未通過測試,而LG V50 ThinQ 5G製造時,所需要的5G數據機晶片也尚未發貨,沒辦法真正量產。

編按:四月初,韓國SK、KT、LG U+三大電信已克服先前遇到的阻礙,紛紛上線了5G方案

「這代表什麼?代表5G網路服務變數相當大,還是有點半生不熟。」台灣大哥大技術長郭宇泰點出問題的關鍵。

最大的戰場絕非消費者,是垂直產業

但是,部署仍得馬不停蹄,基礎設施就位是先決條件,應用才會緊跟著百花齊放。

回顧網路一代代的演進:2G讓我們擺脫了電話線、到哪都能打電話;3G則擺脫了網路線、到哪都能上網;4G讓網路升級、讓服務爆發,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而這些歷史演進,都是面向消費者。

可是,5G能帶來的卻不僅僅如此,5G大頻寬、低延遲、大連結的特性,讓這一波網路傳輸革命觸及全球社會,5G的應用戰場,消費者只是小一塊,更大的市場是面向各式各樣的垂直產業。

但根據GSMA計算,平均全球電信商每年會投資1,600億美元用於拓展及升級網路,至於技術複雜的5G,昂貴的成本自然不在話下,除了購買頻譜外,5G核心網路升級工程龐大,所需基地台布建數量是過往的4倍。台灣大哥大預估,光是建置費用,5G便會高出4G時期的10至20倍。

因此,在哪建置、為了支援哪些產業應用而生,這一點就格外重要。全球都是如此,5G絕對不可能和4G相同採用「一次到位」、「全網布建」的方式,以Verizon來說,5G行動網路也是先在芝加哥、明尼亞波利斯等城市第一波推出,而非一次性全國大規模覆蓋,因此,消費者要真真切切如4G般感受到5G、體驗到5G,還需要一段路。

但MWC上,5G還是帶給我們不少想像:未來喝酒後上路,汽車可以遠端代駕;在智慧工廠中,一支機器手臂可當10人來用;機器人就能幫你泡咖啡、幫你check in;在沒有任何暈眩感的VR世界,一起來一場電影約會⋯⋯5G大門已開啟,你準備好進入門後的世界了嗎?

唐子晴/整理;陳美如/製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5G關鍵晶片就位!6大廠卡位戰開打,高通兩招占上風

陳美如/製作
要迎接5G生活來臨,背後關鍵角色非「晶片」莫屬,隨著各大廠商研發逐漸到位,卡位戰已經開打,目前看來高通居上風,是怎麼做到的?

「我們談論5G很久了,在今年終於發生了。」高通(Qualcomm)總裁克里斯蒂安諾.阿蒙(Cristiano Amon)在2019 MWC全球記者會上,滿懷信心地說道。

2019年,5G仍緊鑼密鼓部署中,但終於要開始滲入你我的生活,關鍵原因得歸功裝置的「心臟」,串起5G生態系的關鍵角色——晶片終於就位。在這一屆MWC行動通訊大會上,5G晶片卡位戰已開打,高通、三星、華為海思、聯發科、英特爾、紫光展銳,6家晶片大廠無一缺席,都有5G的新消息釋出。

高通成大贏家,看看晶片廠兩段布局

要說高通是最大贏家,甚至是全場最受矚目的廠商之一,似乎也不為過。早在兩年半前,高通便率先發表5G數據機晶片Snapdragon X50,開始導入各種裝置進行5G測試;4個月前,再發表了支援5G的旗艦處理器Snapdragon 855,兩顆小小的晶片塞在同一個裝置中運行,讓裝置廠商的「5G夢」終於成真。

單單在2019年,就有6支5G手機將在全球陸續推出,其中三星、小米、LG、Motorola、中興的5G手機,都因高通這一套解決方案而生,阿蒙甚至在MWC展場上開了一場「5G party」,找來近30家合作夥伴站台助陣,宣示在5G戰場的主導地位。單單今年,就已經有超過20家業者要採用高通的5G晶片,推出逾30款5G終端裝置,其中更包含台灣廠商HTC、啟基及亞旭。

然而,在高通之外,其他晶片大廠的5G布局進程,基本可以分為兩個段位——前段班為2019年就導入終端裝置的華為海思及三星,以及2020年才有裝置採用的聯發科及英特爾等後段班廠商。

以三星第一支5G手機Galaxy S10 5G來看,一部分機種採用了自家解決方案,也就是搭載支援5G的Exynos 9820,配上5G數據機晶片Exynos 5100。再把目光轉向華為,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MWC發表了話題十足的5G摺疊手機Mate X,採用自家支援5G的麒麟980,加上5G數據機晶片巴龍5000來運行。

再來看看後段班,即便聯發科早早就發表了5G數據機晶片Helio M70,但導入終端裝置則要等到2020年。

「今年我們會出貨5G數據機晶片樣本給客戶,但可能要等2020年,市面上才會出現消費性產品。」英特爾網路晶片事業高級副總李維拉(Sandra Rivera)坦言。蘋果自2018年開始,數據機晶片都由英特爾研發,這一個消息或許暗示著5G iPhone最快在2020年才會問世。

SoC才是關鍵下一步

5G晶片下一步的發展從高通日後的布局,就能窺探一二。

高通在MWC開展前夕,便已經發表了採用7nm製程、支援2G∼5G的第二代5G數據晶片X55,並將在今年商用,但高通的野心不止於此,接著就宣布要把「處理器」和「5G數據機晶片」整合進一顆系統單晶片(SoC)中,將在今年第二季送樣給客戶,預計2020上半年推出在裝置上。

「第二代解決方案X55,可以面向更廣的市場需求,如筆電、車用,讓5G擴張速度加快,但SoC則會讓5G開始大規模商用。」高通資深工程副總裁暨4G/5G部門總經理杜爾加.馬拉蒂(Durga Malladi)透露了高通一步步進展規畫。

「現階段的5G晶片都採用分離式設計,一是標準還沒有完全底定,二是現在的5G晶片都是『第一代』,多只有支援5G,主要目的是為設備做測試驗證。」資策會MIC資深產業分析師韓文堯分析,今年5G晶片出貨量仍很少,等到SoC問世,商業應用會更成熟,屆時5G晶片才會大規模出貨。

陳美如/製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殺手級應用」沒著落,5G手機首發潮忙什麼?

唐子晴/攝影
今年MWC展會上,三星、小米、華為和中興都發表了自家第一支5G手機,但坦白說市場還沒出現5G的殺手級應用,各大廠搶推終端裝置,為什麼?

「我們讓5G終於可以在你家中、你的辦公室,甚至是你的口袋裡發生。」這是三星第一支5G手機Galaxy S10 5G亮相時,官方的開場白,搶在MWC開展前發表,一滿消費者對5G手機的好奇心。

但這特殊的神秘感並沒有維持太久,隨著MWC正式開展,一個又一個品牌、一支又一支的5G手機接連亮相,短短一夕間,5G手機的數量就飆破10餘款。不禁讓人好奇,外觀看似與4G手機無異的5G手機,除了網速變快、頻寬更大,究竟能為我們帶來什麼?

今年出貨量僅占0.5%,品牌行銷才是最大目的

三星、華為、小米、LG、Motorola和中興都在MWC發表了第一支5G手機,將在2019年陸續上市,而OPPO、SONY、OnePlus的5G手機即便還沒有推出計畫,卻也要沾上這波熱潮,在現場展示「5G原型機」,宣示著在「不遠的將來」就會推出。

但是,5G手機就像一台汽車,營運商的5G網路是馬路,當車子準備好,也要等路鋪好了才能正式上路。在現階段,5G網路只能先小規模部署,5G手機要能真正「上市並使用」需和各國電信商先相互配合測試,再綁約販售。

多數業者都選擇「旗艦機」或「超級旗艦機」作為5G手機首發款,如三星S10 5G、華為Mate X這類高規格機種,不免讓人認為「5G手機售價很高」;但採用既有機種「升級」的小米MIX 3 5G版卻出乎意料,售價僅599歐元,換算新台幣才2萬元出頭,可見售價取決於品牌對5G手機定位策略不同,因而差異很大。

「但不得不說,這些手機都還在很早期的階段,都只是『第一代』產品。」資策會MIC資深產業分析師韓文堯指出。現階段可使用5G網路的地區範圍很小,真正會購買5G手機的消費者並不多,在此時推出產品,更大的目的是為了進行驗證測試,有些品牌認為不必為此研發全新系列的產品,進而選擇採用既有機種升級成5G版,有「清庫存」的意味;第二點,現階段的5G手機適用Sub 6頻段,要支援高頻mmWave還需要一段時間,現在購買的機種並不能支援未來5G所有頻段,因此,此時推出的5G手機,行銷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根據市調機構IDC預測,2019年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約為13億9,500萬台,其中5G手機比重出乎預料的低,僅約670萬台、只占了0.5%;但2021年便開始大幅提升,預計2023年整體出貨量為15億4,200萬台,這時5G手機就占了26%,達4億100台。

哪些應用,非5G不可?

但是,當5G被視為改變產業、改變社會的重要推手,衍生各種B2B應用不是難題,但B2C究竟能做什麼,卻被打上大大的問號。4G過渡到5G,完全不同於3G過渡到4G,只是網路速度變快這麼簡單。

不禁讓人思考——在與我們密不可分的手機上,5G的「殺手級應用」到底是什麼?什麼才是非5G不可?但很遺憾,這是手機廠商本身、營運商,甚至是晶片商都還在尋找的答案。

Google平台與生態系行銷副總裁鮑勃.博徹斯(Bob Borchers)在MWC為高通站台時,被問到最期待5G衍生出什麼樣的應用時,也只能表示:「這會取決於開發者,我只能想像,他們一定會做出一些令我們驚豔的東西。」

但可以確定的是,先有了5G基礎設施、5G終端裝置、5G網路,一切備齊之後,應用自然會營運而生。

「仔細回想,3G、4G時期很多重要應用,都是iPhone上市後才出現的。」台灣大哥大技術長郭宇泰表示,或許等待5G版iPhone問世後,5G手機應用才會進一步爆發,畢竟消費者付出更高的成本購買5G手機、5G網路,如果只是為了上Facebook、PTT速度更快,意義微乎其微。

陳美如/製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5G的N種未來:超薄天線、《一級玩家》式互動通通來!

唐子晴/攝影
除了晶片和手機,今年MWC還有其他有趣的花絮,一起看看5G的N種未來!

戴上VR眼鏡,在虛擬影院看球賽

韓國電信SK和德國電信合作展示「Oksusu Social VR」,最多能8人連線進到同一個「虛擬電影院」,一起看韓國最大OTT平台Oksusu上的影片,未來還將支援8K UHD播放。每人在影院裡都有「3D虛擬化身」,可以在虛擬世界中互動,表達喜怒哀樂,未來還可以直接捕捉玩家表情跟動作,讓虛擬角色更加逼真,一步步接近《一級玩家》譜繪的藍圖。

唐子晴/攝影

無人Uber?空中無人計程車都來了

阿拉伯的卡達電信與中國無人機公司億航合作推出「空中無人計程車」,在這台型號「億航216」的無人直升機上,搭載了5G訊號接收器,可以在城市上空接收5G網路,實時下載速度達2.6Gbps;一次最多可載兩名乘客飛行20分鐘,時速可達每小時130公里,先前已經在卡達之珠海岸線上空完成試飛。

唐子晴/攝影

分隔兩地也能開一場5G演唱會

在偌大的MWC展場上,一支4人樂隊被拆散,兩人在第二廳的愛立信展位,兩人在第三廳的歐洲電信Vodafone展位。兩個展區各自架設了愛立信的5G小基地台,並連結Vodafone 3.5GHz的網路,進行了一場近5分鐘的「小型演唱會」,聲音和畫面無縫接軌,幾乎完全融合在一起,未來在家中,明星也可以為好友演唱會站台。

唐子晴/攝影

5G手機變身VR眼鏡主機

高通推出一項全新技術:凡是經高通認證,搭載Snapdragon 855處理器的手機,都可以透過USB-C線連結AR、VR眼鏡,直接化身成為眼鏡的主機,靠5G網路來運行,可隨處帶著走不再受空間限制。

唐子晴/攝影

薄如紙的5G天線是毫米波的解決方案?

未來5G主流頻段mmWave傳播距離短、訊號容易被阻撓,甚至無法穿越牆壁。愛立信提出了一項相當前衛的辦法:讓5G天線變得超級薄,可以直接內嵌在一條看似像膠帶的透明紙上,天線便可以靈活地安插並「藏」在室內任何地方不被發現。雖然是一款概念產品,但3.5GHz、28GHz、60 GHz所需要的天線尺寸,愛立信都已經設計好了。

唐子晴/攝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 從前段班掉到後段班、2020年才釋照,台灣5G路怎麼鋪?

台灣大哥大
曾經想「以快制勝」的台灣,隨著NCC和交通部的規劃出爐,一下子從前段班掉到了後段班,究竟是好是壞?台灣5G這條路該怎麼鋪,又遇到了哪些挑戰?

當5G正起步,全球都想搶當第一,誰的動作最快,日後就越有機會掌握話語權,台灣曾經一度也想「以快制勝」,可是,NCC及交通部的釋照規畫終於出爐——2020年才進行第一階段釋照。這下,本想躍居「前段班」的台灣,一下可能轉身成了「後段班」。

2020年才釋照,是好是壞?

首先,2019下半年5G「遊戲規則」即將正式底定,在2020上半年釋照後,業者開始競標、提事業計畫書、商選、建置、審驗,以3G跟4G部署的過往經驗推敲,5G正式在台商用還得歷經6至9個月的時間。

反觀美、韓兩國,在今年上半年都已要開始正式商用,不禁讓人懷疑——這樣的進程,是否真的太慢了?但恰恰相反,電信三雄都直指,這個時間點反倒再恰當不過。

回朔4G布建時期,台灣也不是「前段班」,在2009年底由瑞典電信商最早開台;等到台灣開台已是2014年中。「那時就是『直接到位』,拿到執照後開台第一年,我們網路布建閉著眼睛就已經達到98.5%。」台灣大哥大技術長郭宇泰表示,當時4G已商用近5年,一來產業鏈與技術建置成熟,二來對消費者而言,無論是網路資費、還是手機價格都很合理,應用也已經百花齊放,3G升級到4G可說是水到渠成。

然而,正處於發展初期的5G,目前任何一點都不具備。對於電信商及消費者,現在都不是最佳的入場時機點。

「5G現在看起來很熱鬧,但其實要真正開始大量5G,還是有相當大的挑戰,更何況,5G技術本身就是個挑戰。」中華電信執行副總林國豐指出,3GPP目前只完成了一部分規格,光是設備軟硬整合就已經相當棘手,更何況還得進行各種互連測試。在這段時間,台灣除了一邊等待、一邊摸索、一邊布建,全球還有太多「前段班」的例子,可以學習借鏡了。

中華電信在楊梅研究院建置愛立信、NOKIA兩套5G實驗網,讓連網車輛在行駛過程中可以進行3D精密地圖導航,地圖上的道路不再只是2D呈現。
中華電信

怎麼布建、應用在哪,電信業者傷透腦筋

市調機構IDC統計,台灣業者過去已投入超過新台幣1,700億元購買4G頻譜,耗資近千億進行網路建設。5G覆蓋範圍小、穿透力較差,與4G相比要覆蓋同樣的地區,預估得架設多達4倍的基地台,而設備價格則約為4G的5~8倍,因此,5G光建置費就比4G至少高上10~20倍,昂貴的成本究竟如何回收?

遠傳電信及台灣大哥大為了5G布局,一前一後接連「大換新血」力捧新總經理上任,可謂是台灣電信業的大事記,無非回歸到一點——每一家業者都得加緊腳步找出5G的價值點及可行的商業模式。

遠傳推出EZ10無人自駕小巴,計畫日後連結自家的智慧停車系統及站牌,民眾可透過手機App搭乘,現已在台北遠東通訊園區進行測試。
遠傳電信

「5G複雜得多,因為我們現在談的不只是消費者這一面,不單單只是手機,還有同時並行的工業、企業。嚴格來說,如果每一個都得發生革命,那都得需要有一個爆炸性點火的5G裝置。這裡面誰會先發生,誰會後發生,這是一個大家都在探討的問題。」郭宇泰總結。

如果2G到4G是對消費者生活方式的革命,那5G便是促成產業革命的催化劑,不僅是為了有更好的上網體驗,而是為了導入垂直產業而生。電信三雄都認為,這些應用的開發難度很大,回收期很長,會比4G慢得多。

新莊棒球場被選為台灣大5G實驗場域,進行網路邊緣運算的測試,未來民眾從停車、買票、找座位等一系列場景,都有望體驗5G應用。
台灣大哥大

另一方面,NCC預計明年將釋出3.5GHz頻段270MHz,但究竟發幾張執照才最恰當?談到這一點,遠傳電信總經理室協理汪以仁搬出全球借鏡:韓國、中國人口都比台灣多,但都只發了3張,日本頂多也才4張。全球行動通訊系統協會(GSMA)在8月釋出的頻譜研究報告指出,5G要發揮效用,業者擁有連續頻段至少要達到80MHz至100MHz,才能真正發揮5G的特性,若台灣發放3張,一張平均有90MHz,才符合預期標準。

台灣之星與NOKIA打造的5G實驗室中,架設了一台360度攝影機,拍到的畫面透過5G網路直播用VR眼鏡觀賞,用戶可以有低延遲的體驗。
台灣之星

「再多的話,一方面是大家得到的頻寬會變小,一方面如果發的方式不是採用大區塊,而是切成10幾張,大家拿到的都是破碎頻段,所有得標商都會很辛苦。」汪以仁解釋,若破碎的頻段要合起來使用,得與3GPP、晶片、裝置廠商一一商討。因此,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不走特例,採用全球大區塊模式。

那還有兩家業者怎麼辦?好加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現已審議通過《電信管理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史上第一次開放台灣電信業者「共頻共網共建」,不再限制只能由單一電信公司出面競標5G頻譜,讓電信業者「結盟」競標成為可能。

台廠5G機會,目標放遠海外

把目光轉回台灣廠商,雲達科技日前宣布拿下第一個電信業者大單:日本樂天行動網路,樂天也是全球電信業者中率先導入虛擬化機房者,開創業界先河。「樂天一直都是我們雲端的客戶,當他們要跨到電信業時,就來找我們合作。」一路從前端到客戶端,雲達把樂天數據中心需求「一條龍包下」。剛剛才切入電信業的雲達科技總經理楊麒令坦言,市場機會更多不是在台灣而是海外,更何況是深耕通訊領域許久的聯發科、明泰、啟基、亞旭等業者。

「台灣網通廠商、設備製造基本上都不是面向台灣市場,目標都在海外,靠台灣市場養不活的。」林國豐直言,多數的網通廠都是自己針對國外客戶的需求去經營,台灣5G網路對他們來說僅是一個練習機會,不無小補。

亞太電信的無人搬運車(AGV)和智慧倉儲結合,未來在倉庫中採用適量的無人搬運車,除了可以節省人力,還可優化生產及製造流程。
亞太電信

遠傳、台灣大為5G,換上新總經理

遠傳電信總經理 井琪

遠傳

上位時間|2019年1月7日
個人經歷|先前任職於美國電信龍
頭AT&T長達23年,擁有豐富的國際通訊營運及資訊科技管理經驗,對遠傳布局5G和新經濟數位服務無非是一大助力。

台灣大哥大總經理 林之晨

台灣大哥大

上位時間|2019年4月1日
個人經歷|兼任AppWorks的董事
長暨合夥人。全球都在找尋5G新的商業模式、垂直應用,需要靠「創新思維」布局5G,這與林之晨在AppWorks的經歷不謀而合。

資料來源:遠傳電信、台灣大哥大 整理:唐子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