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日本、東南亞創業怎麼做?InnoVEX論壇為新創指點迷津

2019.05.31 by
陳君毅
shutterstock
日本、東南亞都是台灣新創想要拓展的市場。面對日本,醫療、自動化是重要的切入角度,也不要忘記接觸大企業設立的創投;東南亞市場機會龐大不用再說,「接地氣」並找尋當地夥伴是當務之急。

當InnoVEX已經成為亞洲最重要的新創展,自然少不了國際化的議題。除了現場來自23國的海外新創團隊來到台灣之外,台灣新創團隊如何走向國際?也是InnoVEX論壇討論的重點。

身處亞洲樞紐的台灣,不管是往北朝日本前進,或是往南進攻兵家必爭的東南亞市場都有地利之便。但不同的市場需要截然不同的戰略,唯一相同的就是要面臨許多艱難的挑戰。

日本:政府積極打開大門,歡迎新創玩家

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經理佐藤將史先展示東京地區的地圖,想要進攻日本,特別是東京,要先搞清楚每個區域的強項。如FinTech、區塊鏈與AI,選擇東京落腳是不錯的選擇;但瞄準遊戲與媒體,充滿年輕文化的澀谷區將是重要的戰略地。其他地區如六本木、虎之門則是雲端服務、AI與媒體的聚集地;日本橋則擁有健康、醫療及生技等聚落。

不過,這些都只是參考,前進日本最重要的挑戰絕對是語言與文化的差異。但在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的政策推動下,日本政府也持續扶持新創事業,向全世界的人才打開大門,喊出:「5年培育20家新獨角獸的口號」,並鎖定三大領域:自動駕駛、醫療保健和數位管理。

佐藤將史也提到,日本缺乏獨立創投,而是擁有許多企業創投(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s)。日本企業在各個領域的領頭羊,都紛紛投入創投產業,找尋新創小金雞與合作機會,如在電機產業的Sony Innovation Fund、自動化的TOYOTA AI Venture、電信也有docomo與KDDI的投入。(延伸閱讀:跟JR東日本、迪士尼學創新,孵新創小雞培養數位轉型DNA

進入日本市場的其他挑戰,還有人口老化與下降的勞動力,但同時也為新創帶來切入點,如醫療科技與自動化成為日本高度需求的領域。

佐藤將史舉了幾個例子,如開發出偵測排便與排尿的穿戴式設備Triple W,就是為了解決長照中護理人員的體力負擔;還有智慧型輪椅WHILL,同樣為了日本老年人口所設計。

前者在2016年獲得富士康領投的5億日圓,後者的裝置則是在台灣製造。「我們相信日本可以跟台灣成為很好的夥伴,」佐藤將史最後這樣說。

東南亞:行動優先,在地問題需克服

曾是阿里巴巴早期投資人的國際創投Eight Roads,其東南亞總監Dave NG,一再重申東南亞的機會與潛力,卻也不忘提醒所有新創進入東南亞的巨大障礙。

東南亞擁有6.5億人口,更重要的是中產階級的人口持續成長。同時,也被認為是世界第三大的行動人口,僅次於中國與印度。

「創業家可以在東南亞找尋什麼商機?」

Dave NG的答案是解決東南亞獨特的問題。他用ATM來舉例,先進國家的ATM非常方便,但套用到東南亞並不適用。東南亞的基礎建設並沒有這麼完整,也不可能再投入大量資源廣設ATM,因此需要透過支付科技來克服這個問題。

除此之外,還有物流問題,由於許多偏鄉地區的道路基礎建設並不完整,新加坡的新創公司Ninja Van就瞄準東南亞「最後一哩」的物流問題,讓電商服務有遍布東南亞的可能性。

Dave NG同時也提醒新創,東南亞很多人口第一次接觸上網是透過手機,因此在服務設計上,絕對以行動為優先,才能給東南亞的消費者最好的設計與體驗。

不過,機會自然伴隨巨大的挑戰。東南亞國家協會有10個國家,意思是需要跟10種文化、10個政府打交道,每一個市場又有不同的成熟度與障礙。「最重要的,就是找尋當地人成為夥伴,」Dave NG說。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