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JR東日本、迪士尼學創新,孵新創小雞培養數位轉型DNA

2019.05.13 by
莊舒婷
Abezori2525 via Wikimedia, CC by 4.0
透過接受新創的DNA注射,能夠協助中大型企業數位轉型更加順暢。JR東日本、迪士尼都用投資、自設加速器的方式找尋合適的新創,值得台灣企業借鑑,同時為台灣新創提供更多的資料、市場與實驗場域。

隨著新技術如人工智慧、物聯網、區塊鏈與資安的崛起,中大型的傳統產業不能再原地打轉,一定要朝數位轉型的方向前進。

戴爾科技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麥可·戴爾說的「未來每一家公司都是科技公司」正是最好的寫照。

不過,數位轉型耗時、耗力,更耗費成本與資源,對背負獲利壓力以及制度僵化的中大企業來說,自然是心中的痛點。

而思科的前CEO約翰·錢伯斯提出的「企業新創參與(Corporate Startup Engagement,CSE)」,讓新創企業成為中大型企業的創新DNA,是中大型企業邁向數位轉型的快速道路之一。

從「大魚吃小魚」走向「快魚吃慢魚」

「過去是大魚吃小魚,現在是快魚吃慢魚的時代。」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的產業顧問兼主任周維忠說道。

為了能夠加速數位轉型的腳步,中大型企業透過新創企業獲取創新能量,並提供給新創資金、市場與資源,打造互利雙贏的局面。

這個風潮從國際加速器的業務轉型也能看出來,過去加速器從關注新創,到開始有人關心「企業創新」,甚至為此設立計畫。

舉例來說,知名的加速器Techstars、500 STARTUPS都開始關注企業內的加速器,甚至協助企業成立加速器。在2015年,更出現了直接協助企業成立加速器的單位,如FOUNDERS FACTORY就為萊雅集團(L'Oréal)成立加速器。

中大型企業從「被動找新創」轉換成「主動孵化新創」。過去從加速器中找尋適合的標的收購、合作,現在則是自己「養小雞」,並利用母企業的品牌、通路、資源,加速新創小雞的成長,並與母企業接軌,即早發現潛力新創小雞與提升存活率。

JR東日本、迪士尼自孵新創,完整生態圈版圖

JR東日本:新設子公司,拓展新服務

JR東日本在1987年隨著日本國鐵的分拆與民營化而成立,是日本7間JR鐵路公司之一,以日本東部為營運範圍,為JR集團中營運規模最龐大的公司,在東京首都圈擁有龐大的鐵路運輸路網。

身為傳統企業的代表,JR東日本在成立30週年時喊出「Ticket to Tomorrow」計畫,並成立加速器暨孵化器,投入50億日圓成立子公司及企業創投基金JR東Startups。預計每年招募10-20家新創,聚焦在地鐵車站、地區觀光、旅行接駁與安全運輸等領域,目前已投資10家新創。

Pocket Change提供小額外幣的兌換服務,讓JR東日本的旅遊體驗更加提升。
Pocket Change官網

舉例來說,JR東日本在旅遊科技新服務中,投資了兌換小額外幣的Pocket Change、旅遊平台WAmzaing,希望提升國外旅客對東京的好感度;車站服務方面,導入行動支付POS系統SHOWCASE GiG,優化旅遊體驗。

迪士尼:自設加速器,加強旗下IP

迪士尼從1928年創立以來一直以創新聞名,包含第一部具有完全同步聲音的卡通片、第一部全彩卡通、第一部動畫長片等,迪士尼意識到科技新創對於產業帶來的顛覆性改變,透過自設加速器積極為旗下四個業務導入新科技。(四大業務:影視娛樂、酒店及度假村、傳統網路、消費產品與互動媒體)。

過去2014、2015年迪士尼的加速器由Techstars協助營運,在2016年則改由迪士尼內部部門經營。每年一梯共10家新創入選,領域相當廣泛,包含各種娛樂、機器人、廣告科技。

迪士尼將提供共同工作空間、入選投資金(12萬美元)、內部導師與demoday,demoday甚至會在迪士尼旗下abc頻道進行直播。

Sphero的球型機器人,正好是迪士尼旗下《星際大戰》的BB8最好的IP結合案例。
Sphero YouTube

像是程式教育玩具littleBits、Sphero球型機器人、Imperson虛擬人物對話系統等等,各種都是能夠結合迪士尼IP的新創。除此之外,開發出《要塞英雄》的團隊Epic Games,也曾在2017年加入迪士尼的加速器。

在MIC Forum研討會上,周維忠也提到,觀察國際上成功的企業加速器共通點後,可以歸納出三個關鍵:開放資源、內部導師與資金挹注,只有企業能夠跟著新創共同成長,而非單純的投資獲利出場,在密切的合作下才能真正打造雙贏的局面。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