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Google、Facebook被拒於門外,廣告科技商TTD為何能成功攀越中國的高牆?

2019.06.17 by
蕭閔云
TTD
The Trade Desk相較Google、Facebook、Amazon(亞馬遜)等廣告巨頭,是台灣人相對陌生的公司,不過它繞過巨頭,走出了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還成功進軍中國市場。

於2009年成立的The Trade Desk(TTD),在2016年於納斯達克上市,是一家高速成長中的程序化廣告公司,截至目前市值超過百億美元,股價更是從年初的106美元一路攀升到240美元。

攀過高牆,接入中國市場

其中,今年三月達成了進軍中國的里程碑,在全球數位廣告市場上有著標誌性意義,因為目前國際廣告巨頭如Google、Facebook,甚至Twitter等都仍被拒於中國門外,而TTD卻成功串接百度、騰訊、阿里巴巴、愛奇藝等平台流量與庫存,提供全球品牌主一個簡便的管道觸及中國14億人口的市場。

TTD成為第一個進入中國數位廣告市場的科技公司。
shutterstock

沒有難懂的「演算法」,TTD強調公開透明

那為什麼中國唯獨對TTD敞開大門?原因在於Google、Facebook等封閉平台,既掌握媒體與大量流量,又設計一套自己的廣告玩法,常為行銷人詬病的是背後的「演算法」,運作方式無人能曉,廣告到底刊登在哪、給誰看了,都無法控制。

「現在的廣告購買方式,數據、名單,都是包一整包賣給你,但它不會拆開來跟你說每一筆都是花在哪裡,」TTD資深業務經理Dennis Chin說,「大家都被教育得太好了。」

TTD強調自己是專注在技術的服務商,沒有媒體、不自己手握流量,靠著串接大量外部數據與媒體,為廣告主提供服務,並主打平台上每筆交易都透明公開,廣告主可以清楚看到自己買的是哪些受眾、廣告露出在哪些媒體的何種版位,直戳行銷人的痛點。

跳脫Facebook和Google,放眼更大的原野

曾有一段時期的研究認為古代人類都居住在洞穴裡,視為穴居人,但後來發現並非洞穴外沒有人類生活的蹤跡,而是洞穴內的東西較容易保存下來。那些尚未被發掘、不易保存的洞外世界,可能有著更珍貴的文化遺產。

TTD想要叩問的正是這個問題:或許Google和Facebook的洞穴之外,有更大的世界?

「開放的網路正在取得勝利。」TTD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傑夫·葛林(Jeff Green)說,儘管Google、Facebook目前搶食大部分的數位廣告收入,但TTD著眼的是兩大巨頭圈地之外更廣大的原野,他們相信那裡可以觸及更多的人、有更多珍貴豐富的數據。

TTD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傑夫·葛林(Jeff Green)。
數位時代

為達成這個目標,TTD致力與廣泛、多元的數據及平台串接,除了數位媒體之外,也積極串接戶外廣告(OOH)、數位電視(CTV)、行動影音等,像是音訊的部分就與Spotify合作,而愛奇藝則是OTT的夥伴代表。

TTD在Facebook、Google兩大巨頭的園地之外,致力串連多元的平台與數據,期望打造一站式滿足客戶各種廣告需求的平台。
Spotify

2018年,TTD營收再創新高,達到4.77億美元,淨利8,80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成長74%,平台上的交易量更達到23.5億美元,是連續第五年以高於產業平均兩倍的速度在成長著。

著眼廣告預算與GDP成正相關,TTD看好亞太地區的數位廣告發展空間,2019年開始將火力集中在亞太市場,而台灣也是重點開發地區,從年初開始就積極與台灣在地數據商接洽,包括Pixnet、OneAD等都是合作夥伴。

十年磨一劍,TTD勢如破竹的氣勢,大家感受到了,但他們願景中為數位廣告描繪的那塊原野究竟在哪,就要看TTD的信念能否引領他們發現新大陸。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