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lack、Zoom風光上市,看一場擘劃已久的Email謀殺案

2019.06.21 by
36氪
36氪 查看更多文章

36氪是中國領先的科技新媒體,報導最新的互聯網科技新聞以及最有潛力的互聯網創業企業。

shutterstock
作為企業服務領域最炙手可熱的兩家SaaS公司,Zoom、Slack今年相繼上市。兩家新創如何成功進場,成為炙手可熱的企業軟體?

Zoom上市首日漲幅83%、2個月累計漲幅3倍,Slack近日上市,首日漲幅超48%,市值達到194.84億美元。

作為新來者,憑著技術的進步、企業提升效率的需求、大廠們留下的中小客戶市場切口,Zoom、Slack們高歌猛進,搶奪「Email們」的市場,在「WinTel大廠」們沒能涉足的市場切下一塊蛋糕。

但在未來,當深入到大廠腹地,深入大型客戶市場,新老企業服務軟體公司的一戰似乎不可避免。面對這些老玩家,他們能成功嗎?

「謀殺Email」

6月20日,作為全球SaaS領域最炙手可熱的明星公司之一,Slack Technologies正式掛牌紐交所,上市首日股票大漲48%,市值超過200億美元,遠高於預估的160億美元。而在此之前,Slack已完成6輪融資,總額超12億美元,是有史以來融資額最高的軟體新創公司之一。

兩個月之前,SaaS領域另一家知名公司,視訊會議軟體提供商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在納斯達克上市,首日漲幅超83%,目前市值已達到278.96億美元,增長超200%。

不出意外,類似Zoom的財富故事或也在Slack身上上演。從為了方便遊戲開發溝通的內部軟體Tiny Speck,到如今日活躍用戶超千萬的全球知名企業服務產品,Slack也僅僅用了10年。

Zoom、Slack的故事背後,是一場針對Email早已開始的「謀殺」。

在企業服務軟體市場相對更成熟的美國,企業服務軟體也經過了不同的階段。為了更好的了解這段企服產品史,我們先來看下三個不同的場景。

場景一,Email時代

在Redmond某大廠工作的老王早上發一封郵件給H.Davis問某件事情,H.Davis在下午4點半回了一封信,問老王你這封信是「什麼意思」,老王本想回一下,但想到H.Davis馬上要回家接小孩了,所以第二天早上,繼續發一封信,「解釋」是什麼意思,如此來回整整一週,皮球踢了數次,最後什麼都沒有解決。

場景二,Slack時代

在Redmond的某大廠,Slack了一個群組,你一句、我一句地商量某個事情,搞了半天,還是沒解決,後來領袖說,我們開個會吧,然後拉到會議室把問題搞定。

場景三,Zoom時代

在Redmond的某大廠,遇到某個問題,用Zoom拉了一場視訊會議,面對面半個小時搞定。

這三個場景變遷的背後反映的正是企業服務軟體工具的變遷歷史。WinTel+Office+Email為主的PC軟體辦公工具,到Slack+Zoom+Google Doc雲SaaS為主的辦公工具,體現了對效率、協作、使用體驗的進步。未來或許能夠徹底擺脫WinTel,也不是沒有可能。

未來走向何方,不得而知,到底是效率優先、產品說話,還是銷售優先、大廠關係說話,仍需拭目以待。

這裡可以插播一句,從上面三個場景來看,就生產效率來說,即時視訊優於即時Message優於Email。因此我們大膽預測,未來Zoom的二級市場價值很可能會大於Slack。

「謀殺Email」的底層驅動力

Zoom、Slack興起,「謀殺Email們」,並非偶然,有底層技術進步的支撐,也有現代企業提升效率這一強烈訴求的支持。

從供給端來看,因為通訊、網路、公有雲等底層技術的進步,利用SaaS平台、走IP網絡可以達到甚至超過以往專線的效果。

從需求端來看,當前企業營運對提升效率的渴望日益強烈。因為人力成本提升、產品迭代加速、競爭激烈等種種原因,如果說以前100個人做10個人的事,現在很可能是10個人做100個人的事。

此外,專業人員分佈地域不均,企業企業往往需要異地協同辦公,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強了對SaaS產品的需求。例如,北京擅長模式創新的公司,可能會涉及到硬體、電商等業務,硬體落地要落在深圳,淘系電商很可能會落在杭州,跨地域溝通的需求頻繁,相比經常出差,遠程協作、視訊會議等方式,其實效率不低,而且方便有效,節省成本和時間。

還要和「WinTel們」一戰

這場針對Email的「謀殺」,並不意外。

不論是Slack、Zoom,都已不是「新產品」。以Zoom為例,其創立時,市面上就已有Webex、微軟Skype、Google Hangouts、BlueJeans、GoToMeeting等諸多競品。巧合的是,Zoom的創辦人袁征還是Webex早期的創業團隊中的一員,後因為公司被收購加入了Cisco視訊團隊。

作為兩家知名的SaaS公司,過去都在不同場合裡公開吐露過「成功的秘訣」,比如用戶導向,比如將產品做到極致。

但如果從商業本質上來看,則是大廠的商業策略為這些企服小公司留下了突破口。

諸如Webex、Skype、Google Hangouts、Lync等產品均是來自於大廠,其商業價值主要體現在作為大廠原有企業服務的一部分,讓原有產品可以賣得更貴,幫助企業增加營收。老牌企業服務軟體公司的客戶多以中大型客戶為主,關注的是「Key Account」。

Slack、Zoom等產品,均是來自新創公司,本身是為了提高企業效率,並希望以此為切入點打動企業付費。作為行業的新來者,更容易打動中小客戶。

這使得Slack、Zoom等產品在過去十年可以快速搶占市場,並且從中小到大型公司延伸。

分析Slack、Zoom的財報,也基本可以驗證這一點。根據Zoom的招股書,Zoom當時有約5萬家企業客戶,只有344家企業客戶年付費超過10萬美元。根據Slack的招股書,Slack約有8.8萬個企業付費會員,其中只有575個帳戶年付費在10萬美元以上,這些帳戶的營收大約占公司總銷售額的40%,同時還有51.2萬個企業用戶使用免費帳號。

但Slack、Zoom等公司的高歌猛進,也已經吸引了大廠們的關注,大廠們也在針對自己原有的中大型客戶推出類似的產品。比如,在收購Slack被拒絕後,微軟推出了Teams,產品十分類似「 Zoom+Slack」,並向原有客戶銷售,還在年報中將Slack列為競品。而在同年,Google也推出了包含Gmail、Docs、Drive、Calendar、Hangouts等功能G suite。

與此同時,Slack、Zoom等公司如果僅服務中小客戶,也一定會遇到成長的天花板,屆時如果要滲透大型企業,很可能少不了要與這些傳統的企服軟體大廠一戰。

這一戰,他們能成功嗎?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授權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