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了!半導體先行者胡定華,宣明智:老師是最平凡的偉大

2019.07.30 by
簡永昌
簡永昌
半導體的先行者:胡定華先生於今年7/11日與世長辭,享年76歲。他的一生奉獻給了半導體,雖不是大家所熟知的人物,但默默在背後付出,成就台灣半導體在全球的一席之地,他的學生宣明智就說:「老師是最平凡的偉大」。

來自台北愛樂管弦樂奏起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緩緩地為今(30)天的追思會揭開序曲,今日所追思的是一位台灣半導體界的前輩,是一位對台灣半導體具有無比貢獻的重要人物、先行者:胡定華先生。

台北愛樂管弦樂於追思會現場演奏〈月亮代表我的心〉。
簡永昌

來參與的眾多半導體前輩、大老中,不乏胡定華過去指導的學生,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即是一位。

作為他的第一屆學生,宣明智揭露了胡先生鮮為人知的一面:他不只在半導體界有長足貢獻,同時也是一位足球健將。宣明智回憶,有一年他跟同班同學拿到了交大的全校足球冠軍,教聯隊就跟他們下了戰帖,「沒想到最後靠著胡老師一個人踢進了2球、獲得壓倒性的勝利,」而那顆足球上也簽了當時同學的名字,一直到現在都被胡定華好好地收著。這個足球小故事一直放在他的心裡,宣明智感性表示,老師是半導體、科技界的貴人,充滿了智慧,「他是最平凡的偉大」。

宣明智手上握的這顆足球別具意義,因為上面簽滿了胡定華第一屆交大學生的簽名,紀念當時老師以2:0之姿贏得比賽。
簡永昌

他引進CMOS技術,良率與技術超車美國

回顧起胡定華在半導體的貢獻,雖比起我們常提及到的張忠謀、曹興誠等人士相對低調許多,但早在1970年,胡定華從美國密蘇里大學電機工程博士學成歸國,到交大電子工程學系任教時,也從張俊彥教授手中接下了台灣第一座半導體實驗室──交通大學半導體中心主任。現今檯面上知名的人物像是宣明智、魏哲家等人,都是當時他於交大任教時期的學生,桃李滿天下。

而就在1974年台灣要發展半導體產業的時候,年僅34歲的胡定華先生毛遂自薦予當時正著手撰寫「積體電路計畫草案」的潘文淵博士,願意成為挑起該計畫的重要人物,並引進美國無線電公司(RCA)CMOS技術,帶領團隊進行技術轉移,其後也參與了籌設台灣第一座示範工廠,良率跟技術更超車美國。之後胡定華也決定保留這個示範工廠,作為未來台灣產業的研發需求,並催生了台灣第一間半導體製造公司:聯華電子。

他奠定台灣半導體地位,獲頒褒揚令

1985年時任工研院院長的張忠謀與副院長胡定華,協助與飛利浦合資成立了台灣積體電路公司,同時再次協助移轉研發技術團隊到台積電,奠定了台灣成為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地位。

正因為他不凡的一生,在今日的追思會上,副總統陳建仁也到場代表總統頒發褒揚令,肯定他這一生對台灣半導體的貢獻。

副總統陳建仁先生(圖中)也蒞臨追思會現場,並代表總統蔡英文頒發褒揚令給胡定華先生。
簡永昌

追思會現場包括旺宏電子執行長吳敏求、科技部長陳良基、交通大學副校長陳信宏,宏碁創辦人施振榮等人都到場緬懷。不論過去曾經是戰友也好,或是學長學弟,大家對胡定華充滿了懷念跟感謝。

陳良基表示,胡定華是他在工作上重要的導師。當時他被奉命創立台大電子研所,第一次有機會向胡單獨請益,胡定華不止一口就答應,還給他很多寶貴的意見,更幫他組成一個強而有力的諮詢委員會,讓整個過程更加順利。

潘文淵文教基金會史欽泰董事長則提到,胡定華有很多獨到的見解,像是他認為技術的驗證不能只像學校的實驗室一樣,必須要能做到小規模的量產,才能證明生產的成本跟品質是有市場的競爭力,因此當時他堅持示範工廠要做到每周4,000片的產能。史欽泰還開玩笑地說:「台灣的社會裡面不會認為他是很正常的」,但就是這種充滿創業家的精神,也是讓他特別懷念的地方。

潘文淵董事長回憶起胡定華先生,認為他是一位具有獨到見解的人。
簡永昌

這六字箴言,讓吳敏求時時銘記於心

至於跟胡定華先生淵源頗深的旺宏電子董事長吳敏求,在回憶起與他共同工作的過往時,更是歷歷在目。

吳敏求謹記胡定華先生的三件事作為其座右銘:「誠實、紀律、遠見」。
簡永昌

吳敏求說,曾擔任旺宏前董事長的胡定華是一個很有遠見的人,從現在旺宏在做的事情就能察覺一二。因為旺宏投資很多東西可能都不是短期之內或有收穫的,而這也是胡定華一生想要做的事情,「他想要替台灣做一些新的東西出來。」吳敏求也很神秘地透露了旺宏現在正在做的,是現在市場上沒有、未來才會出現的東西,這些才是對台灣科技有貢獻的。

而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胡老師帶給他的「誠實、紀律、遠見」,一直都是影響他、讓他隨時銘記於心的道理。

責任編輯: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