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業殺成紅海,星宇如何突圍?拆解張國煒的背後策略

2019.10.02 by
高敬原
攝影 / 蔡仁譯
各家航空大打價格戰,加上近年廉航紛紛飛進台灣,航空公司如果定位模糊,經營上很快就會陷入苦戰,張國煒要帶領星宇航空怎麼贏?

今年49歲的張國煒,是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之四子、二房獨子,他是台灣第一個擁有波音777機師及維修專業證照的航空公司董事長,他一手創立的星宇航空(STARLUX Airlines),很快地將在明年一月正式起航。

各家航空大打價格戰,加上近年廉航紛紛飛進台灣,航空公司如果定位模糊、缺乏特色,在經營上很快就會陷入苦戰,身為後進者的星宇航空,究竟要靠什麼脫穎而出?

航空帝國開張,同性伴侶也能享公司福利

告別家族鬥爭的紛擾,外界常常形容張國煒開航空公司是「王子復仇記」,而事實上,王子早已不存在,現在的張國煒就是自己航空帝國的國王。

去年五月取得公司登記核准後,星宇航空就開始招募各界人才,同年九月,位於遠雄自由貿易港區「航翔路1號」的星宇航空運籌中心,也正是動土開始施工,未來機師、空服員、機務維修、運務地勤、24小時監控中心、空地勤人員訓練中心,全都將設立在這裡。

張國煒強調星宇不會是一個一言堂式的,對員工的照顧體貼、福利,甚至連同性伴侶也全部納入,「我們是絕對兩性平等的。」
攝影 / 蔡仁譯

運籌中心預計在2020年7月底完工,張國煒親自出席動土典禮鏟下第一堆砂土,走到這一步並不容易。星宇航空是張國煒親自取名的,「星」是源自於父親張榮發在早期跑船時,靠著仰望星空來判斷方位;「宇」字則是張國煒對自己的期許,希望公司能夠航向宇宙、衝破極限。

目前星宇已經有800多位員工,預計明年開航時人數會破千,到了2021年接收廣體客機A350XWB時,員工數會有爆炸性成長。張國煒略帶感性地說,航空業像是一個犁田的航業,很難有休息的時候,離開家族企業的束縛,張國煒強調星宇不會是一個一言堂式的,對員工的照顧體貼、福利,甚至連同性伴侶也全部納入,「我們是絕對兩性平等的。」

布局東南亞航點,搶轉機生意

幾個月前,星宇公布第一波3個飛航航點,澳門、越南峴港、馬來西亞檳城,全部都不是一線旅遊城市,為什麼這麼做?因為張國煒著眼背後的轉機客商機。

航空市場競爭,星宇要殺出血路,「轉機生意」就非常關鍵,相較於新加坡、香港轉機客比例達30%,桃園機場轉機客占比只有10%,仍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張國煒表示,星宇未來的主力會放在越洋長程航線,要爭取美國轉機到亞洲的生意,因此陸續開航的東南亞航點,都是在替亞洲的轉機航網打基礎。

星宇要殺出血路,「轉機生意」就非常關鍵。
攝影 / 蔡仁譯

在這樣的考量下,雖然取得沖繩、大阪、福岡、仙台、札幌、涵館、名古屋、成田等日本熱門定期航線,卻不急著開航,張國煒直言:「東北亞就是做觀光,對轉機幫助有限。」他訂下目標,要讓星宇在10年內,把轉機客比例拉高到4-5成。

冷航線賺熱錢,做出差異才能成功

第二個星宇著眼的商機,就是要在冷門航點賺熱錢。張國煒認為,星宇的競爭對手不是長榮也不是華航,未來公司的整體策略方向,是要樹立台灣航空產業的新標準。

從星宇首航選擇的三個航點觀察,不難看出星宇要爭取的是新的藍海市場,從這些外界看似冷門的航點中,去挖掘新的商機與熱錢。這樣的遠見,從以前張國煒在長榮時就能觀察出來,當年日本三麗鷗主動找上長榮合作,在張國煒的主導下,將Hello Kitty套用在機艙備品、機身彩繪上,成功做出品牌特色。

張國煒認為,星宇的競爭對手不是長榮也不是華航,未來公司的整體策略方向,是要樹立台灣航空產業的新標準。
攝影 / 蔡仁譯

2015年長榮開闢美國休士頓新航線,對台灣人來說,休士頓是一個相對冷門的北美航點,商旅人數也不若舊金山、紐約等熱門大城多,張國煒當時就選擇用Hello Kitty彩繪機首航,可愛的Hello Kitty,跟以能源、航空產業聞名,相對陽剛、冰冷的休士頓碰撞在一起,成功打響新航線的知名度。

是否會再度複製彩繪機的成功?張國煒受訪時表示:「星宇的企業形象跟彩繪機不太一樣,不會是未來的方向。」從冷航線賺熱錢,是張國煒過去擅長的經營手法,把看似冷的航點炒熱,或許正是星宇殺出血路的關鍵。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王子重返天空!張國煒揭星宇航空神秘面紗,2大科技成亮點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