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祕密武器!獨家實測全台首座4D攝影棚,到底神奇在哪?
專題故事

文化部斥資近3,000萬,引進全台首座4D攝影棚「4DViews」,《數位時代》獨家實測,揭開32台攝影機、20台主機大量運算,如何帶給觀眾新體驗。

1 青峰《太空人》科幻MV怎麼拍的?全台第一座4D攝影棚獨家實測

賀大新攝影
2019年7月,文化部斥資近3000萬,引進全台第一座4D攝影棚,《數位時代》獨家直擊實測。

2009年,一部靠3D CG撐場的《阿凡達》,讓我們在納美人的世界中真假難辨;10年後,一部史詩級電影《愛爾蘭人》,讓勞勃·狄尼洛和艾爾·帕西諾等接近80歲的重量級演員能「重返青春」,自在地演繹30至40歲壯年身影。

科技導入影視創作,讓一切的想像都能化為可能。

在2019下半年,文化部斥資2750萬元,為台灣的創作者引進一個全新的「秘密科技基地」:4DViews動態立體虛擬攝影棚。這,是全台灣第一座4D攝影棚,目前全台只有13組團隊通過文化部審核補助並入棚拍攝,歌手青峰的《太空人》MV,也是其中之一。

台灣這一座源自法國的4DViews攝影棚,是全球第六座、亞洲第二座,目前暫時坐落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內,今年將搬遷至空總文化實驗場。
賀大新攝影

《數位時代》獨家現場直擊,並實際「試錄」了一段4D影像,看看這棚到底稀奇在哪?對於創作者而言,又能迸出什麼不一樣的火花?

什麼是4D攝影棚?跟過去的3D製作,不一樣在哪?

首先,在開箱「4D攝影棚」之前,來看看從棚內拍出來的影像與過去傳統3D製作出來的影像差異處。

基本上,傳統3D與4D攝影棚做出的3D影像都有「360度捕捉人物動作」、「可隨意後製任何背景」兩大特點,但最大的不同處,在於「建立人物外貌3D模型」這一環節。

用傳統方法建模時,雖然可以捕捉到人物動作,但「外貌」無法直接「照搬全用」,需要靠動畫師「畫出」人物外貌貼圖後,再綁定骨架進行合成;而 在4D攝影棚內,透過32台攝影機擷取到的畫面,經過系統運算後,便能直接原封不動地,把真實人物的樣貌生成3D模型,大大降低後製成本與時間

「你可以想像,如果是一CUT(動作)雙人演出、簡單的15秒畫面,靠動畫師來建立模型貼圖,後置時間大概需要兩、三個禮拜,但在4DViews拍攝後輸出的時間,僅需1至2天,只有過去的十分之一。」工研院資通所專案副組長彭首榮表示。

4D攝影棚可以直接生成人物完整樣貌、動作的3D模型。
賀大新攝影

「我覺得它最大特點,是捕捉的人像動態很擬真,演員動作是直接掃描真人、直接錄下來用,不是讓你再套什麼材質,所以擬真度很高,」《太空人》導演陳奕仁分享這次的「使用心得」。

他表示,在拍攝過程中碰到最大的問題是「輸出畫面的解像能力太低」,因此在整支MV中,最多只能用到演員的全身畫面,若要拉近到「膝蓋以上」,或者是「半身」,畫質則無法達到標準,更別說是「近景」、甚至是「特寫」了。

以《太空人》來說,演員只有幾個全身遠景的畫面是在4D攝影棚內拍攝(上圖),若要拉近人物,礙於MV整體對畫質的要求,只能另外製作(下圖),而非在4D攝影棚內拍攝。
YouTube

棚內揭秘!全景影像靠的不是360攝影機

一走進棚內,迎面而來的是一個12公尺(長) x 12公尺(寬) x 6公尺(高)的大型綠幕空間。

雖然棚內整體空間還算寬敞,但事實上被攝主體可活動範圍,也就是實景取景的範圍,只有以棚內為圓心3m x 3m x 2.4m的圓圈內。
賀大新攝影

「因為活動範圍僅有3公尺,當導演們想要拍出一段行走的動作,我們會建議擺一台跑步機,讓演員在上面走動,之後再想辦法把跑步機P掉(去背)。」彭首榮分享在「有限條件」下的解決之道。

在配備面,攝影棚架設了8根支架,每一根支架上都配有4台攝影機及3盞LED燈。

32台攝影機並非360度全景相機,而是4K攝影機,畫面透過系統運算合成,才成為360度零死角的3D影像。
賀大新攝影
支架上的LED燈,可以根據製作團隊影片腳本調整光線。
賀大新攝影

但目前,還有許多無法克服的技術限制,例如反光、透光的服飾跟配件,或是太細長的物件,甚至是髮絲都無法捕捉,因此拍攝時最耗時的是正式開拍前的「測試」,同時也是必經的環節。

這一套軟體的運算合成系統,才是最關鍵精髓

正式拍攝時,場外人員會透過控台進行操作跟監控。

控台人員透過不同攝影機,拍攝的視角畫面,來確定演員的走位及動作狀態,最重要的是演員不能超出取景範圍內。
賀大新攝影

完成拍攝後,就會來到4DViews最重要的一環,也是棚內技術的精髓所在——軟體運算合成系統,透過預覽(Preview)畫面確認狀況,才會進行輸出。

一般來說,正式輸出的影像是由每秒30張影格合成,若一CUT有10秒,則共計由300張影格組成,而Preview則是先取一CUT中的20張影格來審視,包含3D影像是否外觀光滑、有沒有明顯凹洞等。
賀大新攝影

現場工作人員補充,一段約60秒的動作畫面,嚴格算起來,大概需要8至10小時的運算作業時間,而《數位時代》試錄一段15至20秒的影片,在一天後就獲得了輸出檔案,接下來則是考驗製作團隊的創意,妥善運用素材進行3D後製。

商業租借昂貴,每日50萬台幣起跳

事實上,民間創作團隊、創作者若想運用這套可以減少拍攝和後製時間的設備,費用並不便宜。

以日本來說,供「商業使用」的4DViews攝影棚,光是每日場地的使用費,就高達180萬日圓(約49.6萬台幣);拍攝完,每位演員的畫面要在系統上處理運算,每分鐘會收費5萬日圓(1.38萬台幣)。

「只為了拍攝短影片,就要做這麼大的投資,對業者來說確實有點困難。」文化部政務次長彭俊亨說道。

因此,在文化部引進4D攝影棚的半年內,會先以「獎勵補助」的方式開放團隊使用,獲選團隊除了可以入棚拍攝,還會獲得文化部的拍攝補助金。

為了更大規模的觸及更多製作團隊,彭俊亨表示,待今年4月文策院接手後,不排除攝影棚的使用方式再更貼近市場一些,或許以折扣補貼的方式,開放更多人使用,也不是不無可能。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780萬 台幣
2019年7月文化部斥資近2780萬,引進了全台第一座4D攝影棚——4DViews。

2 瑪丹娜演唱會「分身術」、《太空人》主角漫遊宇宙、八家將與神共舞⋯⋯看4D攝影的N種想像

YouTube
4D攝影對導演們來說,究竟可以做些什麼?又有什麼樣的作品,是我們想都不曾想到的?

2019年7月,文化部引進全台第一座4D攝影棚後,台灣開始探索這種新攝影的方式;但在此之前,全球已經有許多案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滿足我們對它的好奇心。

它能做什麼?對創作者來說,意義又是什麼?又有什麼樣的作品,是我們想都不曾想到的?

Intel進軍好萊塢,打造「體育場級別」的4D攝影棚

綜觀全球進程,4D攝影棚的規模和技術,遠遠超過在台灣看到的例子。

「嚴格說起來,這種攝影技術大概分為三個level,第一類可以被稱為『好萊塢等級』,它的動態捕捉範圍有一個體育場這麼大,也是最高階的解決方案,目前全世界只有Intel跟微軟在做。」工研院資通所專案副組長彭首榮表示。

2018年的CES美國消費性電子展上,Intel宣布將協助好萊塢,建立一座全球最大的4D攝影棚——Intel Studio,儘管官方並未透露建置攝影棚所耗費的成本,但光是可以捕捉畫面的範圍,就有10,000平方英尺(約280坪),而座落的地點正是洛杉磯,

整個攝影棚空間從設計到建立,就耗費時1年半,但同時容納100個演員根本不成問題,可以進行非常大型的製作。
Intel
除了搭載無數台攝影機,從各種角度捕捉人物動作外,更重要的是系統後製中心,棚內光是傳輸線纜就長達8公里,透過Intel的處理器,系統運算速度每分鐘可達6TB。
Intel

Intel Studio的合作夥伴中,更包含美國五大電影公司之一的派拉蒙。除了電影製作、大型音樂表演,甚至是運動員都可以直接入場,紀錄下360度零死角的3D畫面。且正因取景範圍夠大、能容納的演員更多,導演們的「腦洞」也能開的更大,Intel也給出了一些成品範本,讓創作者們參考。

「這超有吸引力!它的攝影機數量非常多,可以涵蓋所有的場景,等拍完一段影片後,再直接在後製時做運鏡;這是一般拍攝做不到的,」仙草影像導演陳奕仁感嘆地說。

第二類攝影棚,則是像文化部引進的4DViews,雖然拍攝空間範圍不大,但還是能進行MV、動畫、藝術等創作。早從2011年開始,日本就已經有不少MV採用這樣的技術來拍攝製作,讓實體人物跟虛擬空間有更好的結合,也能使現實中沒辦法達到的動作,變得更加逼真。

彭首榮指出,目前這類規模的攝影棚,在全球能真正商用的並不多,大多都還處於實驗階段,而文化部引進的4DViews,是少數CP值較高、商業應用成熟的解決方案之一。「再往一下一個level,其實做的業者就很多,它的取景範圍更小,大概就是一個桌面大小的拍攝系統,主要是進行一些靜態的取景拍攝。」

導演們都拿它來做什麼?看《太空人》背後創作故事

用這套技術的「創作目的」有哪些?除了可以把真實人物活靈活現地套入到虛擬場景,另一方面就是要創造傳統3D製作無法替代的「真實感」。

「我拿來運用時,希望達到的效果是『極度寫實』,」陳奕仁分享了他拍攝《太空人》的「4D初體驗」,以及背後的創作故事。

《太空人》的歌詞是把「太空人」和「星球」比喻成戀人間的關係,陳奕仁經過多次修改,決定把男主角設定為一名插畫家,和女主角在現實生活中,以及在他的星球繪本中,穿插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而這些外太空繪本畫面,都需要插畫師創作出「空想世界」,對MV畫質一向要求嚴格的他,希望在這樣的場景中,也能呈現出像在實景取景拍攝一樣逼真的畫面,因此決定做出首次嘗試。

「真實感」還可以拿來做什麼?

以必應創造和九天民俗技藝團的另一個合作案例《末世重生》為例,或許就能看出明確的用途——文化保存。

因為能夠逼真、夠細膩、零死角的紀錄下畫面,因此在文化部首播13個補助作品中,還有歌仔戲、南管演奏等具有文化紀錄意義的作品。

在必應與九天的這一個案例中,雖然沒有華麗的後製背景,但若這畫面做成VR版本,觀眾就能從各個方位,細看八家將的動作與裝扮細節。

「它特別的是不只記錄了時間,還可以記錄空間,以往我們是辦不到這一點,如果這一個技術能成熟到搬到戶外拍攝,連周邊的建築物都可以立體的被記錄下來,」陳奕仁認為,當未來發展成熟,像是媽祖遶境的活動,任何稍縱即逝的畫面都能用這種方式記錄,對於文化保存意義來說會更大。

終極應用是什麼?瑪丹娜花了1.5億,與四位分身共舞

事實上,在攝影棚內把人物拍好後,後續的「應用場景」可以延伸至一整條產業線,2D平面影片只是小小的一塊,VR、AR才是更大的綠洲。

「VR過去要靠動畫師,全部都做虛擬的東西,花的時間非常長,若要強調擬真感,也不一定能做到,但如果用4D攝影棚拍攝製作,動畫師只要去建一個場景,然後就把人物擺進去就好,你就會看到真人在虛擬無盡的場景裡。」彭首榮指出。

AR,則能做出更多意想不到、具有「現場感」的應用。美國流行天后瑪丹娜(Madonna)去年在一場音樂頒獎典禮上的表演,就是一大創舉。

在2019年5月Billboard Magazine的音樂頒獎典禮上,她表演了歌曲《Medellin》,其中有不少橋段,由她和4位自己的分身共舞。

這幾位「分身」,其實是她早就預錄好的畫面,後製團隊根據現場的光線投放AR,即時調整人物的位置,而這一場短短的表演,就花了500萬美元(約1.5億台幣)。

但是,透過現場實際的畫面,在實景中虛擬分身並未出現,只有出現在上方經過後製合成的螢幕上,以及電視轉播上,可見目前技術並未強大到可以透過全息投影來呈現。
YouTube

彭首榮說,雖然有技術整合的挑戰在,但舞台劇、演場會,這些現場的舞台表演都是可以想像的空間,現在才正要開始而已。

和VR電影一樣,導演的創作思維要改變

就和VR電影問世一樣,4D攝影棚這樣一種新的「創作工具」,同樣也改變了導演的敘述方式跟想像空間。

彭首榮觀察,導演要透過4D攝影棚拍攝,腦中需要有三種『場景』:

第一個場景,是完整的作品最終會是怎樣的畫面,這存在導演腦海中。
第二個場景,則是在4D攝影棚中,得構想綠幕會變成怎樣的場景。
第三個場景,則是實際開拍時,攝影棚內的場景。

導演必須得有明確的構想,從棚中拍到的畫面,但事後要怎麼做運用跟結合,以及著裝、行走範圍、演員人數、動作、畫面解析度等。由於目前4D拍攝還有不少限制,因此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畫面都要經心設計。

不禁讓好奇,這樣一款新的創作工具,真的會改變影視創作的未來嗎?

「我不確定它的出現是不是真的意義重大,但其實它開創了很多可能性。」陳奕仁認為,目前4D攝影還算是一個很新的技術,有諸多限制、應用的範圍也有限。而未來,究竟會變成「big thing」,還是稍縱即逝,就要看技術會不會繼續突破了。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00萬 美元
2019年Billboard Magazine音樂頒獎典禮上,瑪丹娜在表演歌曲《Medellin》時,花了500萬美金,與自己的4位AR分身共舞。

3 「made in Taiwan」台流復甦!文化部和「陸軍」文策院,要怎麼打2020年這場仗?

YouTube
在文策院成立後,文化部又要如何和文化界的「陸軍」分工合作?

文化內容策進院正式揭牌,已從國發基金編列100億的投資額度,要進場點火,帶動民間文化投資⋯⋯

文化部要打造文化界的「陸海空」三軍,點燃影視產業生機,陸軍是首發的文策院、海軍則是《公共媒體法》、空軍為OTT國家隊⋯⋯

2019年,這類型的新聞標題經常出現在媒體版面上。

這一年,文化部第一次爭取到超過200億的預算,堪稱史上最高預算;也是這一年,台流復甦,「made in Taiwan」的影視作品大放異彩,《我們與惡的距離》一路銷至全亞洲,赤燭遊戲《返校》的同名電影,在台票房破2.6億⋯⋯種種跡象都證明了台灣的內容生態正在轉變,似乎開啟了一扇新的大門。

《我們與惡的距離》和《返校》,都是台灣創作者在2019年力挽狂瀾的代表作。
YouTube

早在三年前,政府就砸了40億在「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的『數位建設』」上,不只推動科技,也要讓科技「魚幫水、水幫魚」,進一步帶動文化內容產業;而文化部斥資2,750萬引進的這一座4D攝影棚,正是其中的實驗之一。

但是,文化部究竟看到了什麼,決定要引進這一套技術?在台灣建構文化內容產業生態系的腳步中,它又扮演怎樣的角色?

4D攝影棚在文化部眼中,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4DViews這一套系統,它是一個可以被多元運用的『工具』,牽扯到的是文化內容產製的源頭。」文化部政務次長彭俊亨說道。

文化部關於內容產業生態系的規劃,大致可以分為「產製」、「資金」、「通路」、「環境」四個面向,而4D攝影棚是為解決「產量不足」而生的,也就是最源頭「產製」面,像是因為本土原生題材開發不夠,或是因缺乏體系支持,無法成功讓創作轉化爲作品。

文化部政務次長彭俊亨認為,4DViews未來會成為「文化保存」一個很重要的工具和方法。
賀大新攝影

彭俊亨認為,文化和科技本就是相輔相承,例如8K電視和8K攝影機解析度極高,拍攝到的人物,連毛細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在這樣的條件和環境下,導演自然對妝容精心設計,不同的新技術,都是在催促著導演作出新嘗試,甚至是改變創作思維。

「4D攝影棚也是一樣,除了減少拍攝跟後製的時間,這些技術的出現,對於創作者的創作形式,會有很多不同的刺激,這其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但是,想要引進一座4D攝影棚,少說得花幾千萬、高則高達好幾億,民間業者根本不可能自己投資,此時就得靠政府「出錢出力」。

文化部委託工研院負責4DViews的拍攝執行,創作者雖然有諸多想像,但對設備還是相當陌生,需要有人執導,才能讓創意真正實現。
賀大新攝影

面對諸多「內容考題」,未來文化部跟文策院該怎麼分工?

預計今年4月,文化部將把包括4D攝影棚在內的「IP內容實驗室」,全權移交給文化內容策進院執行管理,這就不得不提,等了近兩年才三讀通過,在2019年6月成立的文策院,要如何發揮「陸軍」的作用了。

「在推動文化內容工作時,我們需要不斷的面對業者,但畢竟文化部是公部門,有時在溝通語言和回應上,會略有不足,其實各國都一樣,會需要一個中介組織來溝通,讓執行更有效率。」

文策院是行政法人,扮演的角色無疑就是「政府」和「民間業者」的橋樑,也就是彭俊亨口中的「中介組織」,但日後文化部要如何與文策院分工?卻讓人霧裡看花。

彭俊亨解釋,其實文化部和文策院的分工相當清楚,文化部負責策略制定,而緊接著要落實執行的任務,就交給文策院。

當然,對於業界來說,政府願意出錢無非就是最直接的幫助,文化部之前是採取「獎補助」和「投融資」雙軌並行的作法,現在這一塊也有更明確的分工:單案、個人的「獎補助」,是由文化部負責;而更貼近市場,需要對業者了解夠透徹、連結更深的「投融資」,擔子則在文策院身上。

像是在去年8月成立的76號原子,就是由文策院、KKBOX共同投資。
七十六号原子
文策院由前文化部政務次長丁曉菁擔任董事長(右)、胡晴舫擔任院長(左),丁曉菁請來胡晴舫,正是看到了他跨領域的經歷,本身除了是作家外,在出版業、創投上,都有豐富的經歷。
唐子晴攝影

「未來怎麼去協助業者,這一塊也會交給文策院,從前端的內容產製,他們可以提供業者在拍攝過程中一,些技術或是資源媒合等協助,再到資金面,文策院可透過自己,或者整合其他民間業者一起投資。」

文策院董事長丁曉菁先前曾表示,文策院成立的第一年,是要找出產業痛點,雖然手上握有100億的投資額度,但投資公司絕不會只為了單純獲利,而是要健全產業生態。

「投資的公司終究會有賺錢和不賺錢的,在第一年嘗試後,會慢慢制訂出KPI,」丁曉菁說道。

畢竟2019年,台灣內容文化產業已經起了一個好兆頭,在文策院將要邁入正軌的2020年,讓人期待已經種下的創作種子,能長成碩果累累的蘋果樹。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文化內容策進院
為提升文化內容之應用及產業化並促進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而成立的行政法人,在2019年6月成立,由文化部監督,以支持影視、流行音樂、圖文出版、數位出版、ACG、時尚設計、藝術支援及文化科技應用等文化內容產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