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汙是為了慈善捐款?為非法手段鋪路,加拿大富商的「聲望事業」曝光

2020.02.07 by
數位書選
貪汙是為了慈善捐款?為非法手段鋪路,加拿大富商的「聲望事業」曝光
shutterstock
巴拿馬文件曝光後,億萬富翁的不法行徑浮出檯面,「幕後中間人」身分曝光⋯⋯「人前頌揚道德,背後賄賂從中受益」,他如何用慈善事業名揚上流社會?

編按:《黑錢》記載了全球頂尖企業,透過各種不法手段鞏固商業地位的故事,比如繼維基解密之後,史上最大的洩密案——2016年由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揭露的機密資料「巴拿馬文件」,讓全球政治要角與權貴財閥的貪腐、逃稅、洗黑錢的紀錄逐一公開於世。

本文摘錄關於 加拿大億萬富翁維克多·達赫達勒(Victor Dahdaleh) 的事業生涯:在行賄罪狀隨巴拿馬文件曝光後,他戴上「慈善富商」面具掩蓋自己不法獲利的行徑。

2016年6月20日,達赫達勒(Victor Dahdaleh)身穿深紅色與藍色交織的畢業禮服,從座位上起身,走上多倫多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會議廳講台。隨後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約克大學是加拿大最具聲望的大學之一,近年在全球建立卓越的聲譽,尤其是商學院與法學院。自21世紀初,達赫達勒是該校最重要的贊助人之一。

達赫達勒(左)於2016年從約克大學獲得法學博士學位,並向畢業生致辭。
達赫達勒基金會(victor dahdaleh foundation)

校園裡有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建築,不久之後又有一座。2015年,達赫達勒捐贈2千萬美元,幫助該校成立「達赫達勒全球健康研究中心」(Dahdaleh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Research)。約克大學的校長兼副校長舒克里(Mamdouh Shoukri)稱之為「顛覆性的禮物」,同時也是「本校歷史上最大的校友捐贈」。

2016年5月,達赫達勒捐贈350萬美元給蒙特婁的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資助神經科學研究新設的要職。他1975年獲得該校的管理學文憑。麥基爾大學稱讚他是英國最偉大的捐款人。2016年11月,達赫達勒捐贈6百多萬美元給「英國肺臟基金會」(British Lung Foundation)──同樣,這也是該組織收過最多的捐款。

約克大學為了表彰他的慈善之舉,於是授予達赫達勒最高的法學名譽學位。當他站上會議廳的中央講台時,他給了聽眾忠告:「要盡全力做個好公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繼續說道:「當你們成功的時候,記得飲水思源。」當他站在講台上讚頌利他主義的美德之時,他在瑞士的資產被凍結了。

自2009年,位於伯恩(Bern)的司法院辦事處,持續針對達赫達勒涉嫌洗錢提出刑事訴訟,並已凍結超過6千萬美元──這筆巨款可能只是達赫達勒總財產的一小部份。

從冶煉到礦源,一手買斷國際鋁業上下游

達赫達勒透過賄賂賺了數百萬美元,這只是他非凡職涯的第一步。在一連串行動中,他洗錢並且在全球自由主義菁英圈獲得聲望與地位。

一切過程始於美國鋁業公司(ALCOA,以下簡稱美鋁)。達赫達勒一遷到美鋁的瑞士辦事處,就踏入該公司的勢力範圍。

2000年5月,美鋁與另一家美國鋁業巨頭雷諾斯(Reynolds)合併,變成世界上最大的鋁業公司。在批准合併之前,歐盟執行執委會要求美鋁出售部份歐洲資產,以防止壟斷。

美鋁集團於印第安那州的鍛造與熱擠壓廠。
shutterstock

在該公司必須出售的股份當中,有部份是一家雷諾斯併購的位在德國施塔德(Stade)精煉廠所有權的50%。而買方就是達赫達勒,他那時不再只是貪腐的中間人,還是全球鋁業的重要參與者。

2004年6月,施塔德精煉廠剩餘的50%也在尋求買方。賣方是挪威能源公司挪威海德羅(Norsk Hydro)。達赫達勒當時付了1億1千萬美元,擁有施塔德冶煉廠的全部股份。這一次收購,還讓他獲得一家公司10%股份,這家公司名叫「哈爾柯」(Halco),擁有幾內亞鋁土礦公司(CBG)51%股份。

後者是一家幾內亞共和國的鋁土礦開採公司。(剩餘49%的股份由幾內亞政府持有。)幾內亞鋁土礦公司擁有全球最大的世界鋁土探明儲量之一的專屬權,而達赫達勒現在也分得一塊。

那時開始,他身在貝爾格萊維亞區的豪宅,開始直接從非洲採購自己的鋁土礦,並送往德國的精鍊廠。他搖身一變,成為垂直整合的鋁業大亨。

延伸閱讀:史上最大無國界合作——巴拿馬文件背後的記者組織,你需要知道的6件事

捐款無數的慈善事業巔峰

到了2000年代中期,達赫達勒展開第3項行動:成為國際慈善家。他以自己的名義成立基金會,向大學、醫學研究和自由主義事業捐贈了數百萬美元。也給了人權組織國際危機組織(ICG)數千美元,並支持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的癌症研究;兩萬多美元則捐給倫敦左翼智庫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

2007年時,全國民族聯盟(NECO)授予達赫達勒「國際埃利斯島榮譽勳章」;此殊榮是為了表彰在「專業、個人或慈善貢獻上有益於全球社會」的人。

達赫達勒進入更高層的社交圈,向英格蘭的工黨捐款,並成為前英國首相布萊爾與前美國總統柯林頓的朋友。在他完全掌控施塔德的2004年,就已經開始捐款給柯林頓基金會,據傳捐款的金額落在100萬到500萬美元之間。(該基金會沒有透露實際金額。)

柯林頓基金會和達赫達勒基金會共同提供了一項獎學金,使貧窮國家的傑出學生,特別是中東地區,能夠進入麥基爾大學就讀。

麥基爾大學恰好是達赫達勒慈善事業最輝煌的時刻:2009年,他說服學校授予柯林頓名譽學位。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美國司法部對美鋁、達赫達勒的刑事調查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他竟然說服柯林頓前往蒙特婁領受那項榮譽

10月10日上午,當柯林頓站在約7百位觀眾面前,達赫達勒驕傲地笑著,親自將垂布(hood)掛在柯林頓的肩上並授予學位。在這場典禮的影片記錄中,達赫達勒給了柯林頓一個情意深厚的擁抱。

柯林頓在致詞中,稱達赫達勒是「我的好友」。其演講將近1個小時,三番兩次重提「道德責任」的必要性。他在全球不平等、以及操縱底層的社會結構方面,提出了許多統計數據,數字精確而可怕。

他把收集到的眾多統計數據放進精彩的演講內容,這些數據準確又有力地說明全球不公的現象、用來操縱窮人的結構。假如他那時也說出達赫達勒的故事,就能 充分說明企業賄賂(尤其是美鋁那種規模)如何透過授權給專制政權,加深了不平等現象,並削弱了民主的前景

用道德聲望包裝黑錢事業

如今,達赫達勒繼續他的慈善事業,在倫敦與另一個大宅邸之間分配時間──後者是他與妻子在瑞士保德斯(Paudex)的大房子,坐落在一條僻靜的小巷。

如今,達赫達勒(圖中)持續他的慈善事業,圖為2019年12月他訪問劍橋大學,並以基金會的名義捐獻2500萬英鎊給英國肺臟健康基金會(British Lung Foundation)做間皮瘤(mesothelioma)研究。
victordahdaleh.com

在那裡,達赫達勒在他老舊的莫里斯酒店建築裡,繼續從他與美鋁的長期關係中獲益。哈爾柯公司,即他們在幾內亞的合資公司,2015至2017年的盈餘為1億1千7百萬美元,達赫達勒拿走了5%(編按:約合新台幣1.75億元)。

中間人這個角色,闡明了高層商業貪汙最具破壞性的後果之一:這是個令人不安的循環,聲望為貪汙鋪路,貪汙繼而為更高的聲望鋪路

美鋁在匹茲堡的審判期間,代表巴林鋁業的律師吉本斯(Charles Gibbons)某天下午說道:「真相會沿著你詢問的問題軌跡,展現在你的面前。」達赫達勒一生職涯,正說明了謊言總是堆積在無人敢問的地方。

此話也適用於收賄的外國政府官員。只有在西方強大的制度與專業(企業、銀行以及律師)選擇忽視黑錢的狀況下,貪腐的外國官員才有辦法收賄和洗錢。正如那些利用中間人的賄賂行為,貪腐帶來的影響不僅僅留於海外,反而回頭擾動國內的我們。

本文授權摘錄自《黑錢》,作者:大衛‧蒙特羅(David Montero),一起來出版。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