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救世主淪為逃亡者,戈恩錯在「不夠日本人」?

2020.02.19 by
蔣曜宇
從救世主淪為逃亡者,戈恩錯在「不夠日本人」?
達志影像
20年前的日產—雷諾汽車集團的前老闆戈恩,或許因為他「不像日本人」而被捧成民族救星。20年後的他,恐怕也是因為「不像日本人」而殞落成階下囚。

2020年必追的一部劇是什麼?前日產汽車執行長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的跨國逃亡秀,其真實性與離奇程度恐怕要硬生生輾壓許多Netflix的精彩大劇。

2018年末因低報薪資逃漏稅、侵占公款等罪行遭日本警方逮捕的戈恩,經保釋後遭判限制住所、接受緊密監視,就連他的三本護照也全被沒收。然而,戈恩卻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於東京人間蒸發,再次出現,卻是在千里之外的黎巴嫩。各國媒體頓時一片嘩然。

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外媒宣稱,戈恩找了傭兵來協助他逃出日本,但實際的逃難方式仍舊是個謎團。

能確定的是,戈恩暫且不用擔心日本檢方的追捕,因為日本與黎巴嫩間並沒有逃犯引渡條例。但他恐怕也不能隨意離開黎巴嫩——因為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已經對他發布了國際通緝令。

如此傳奇性的逃亡故事,恐怕連戈恩自己都料想不到。回顧他在1999年空降日產汽車營運長,用兩年時間成功挽救這家瀕臨破產邊緣的公司時,不僅被日本譽為「民族英雄」,2004年更達聲望高峰,獲得日本天皇明仁頒發勳章褒揚。

2000年代初期,東京的通勤族或許還在列車上看著改編成漫畫的戈恩傳記。2020年的第一周,大家在手機裡滑到的卻是戈恩狼狽出逃、被日本媒體標上「羞辱我國司法」的模樣。然而戈恩的獲譽及殞落,或許根源都相同——他跟整個日本企業文化,太格格不入了。

注重細節,他讓瀕危日產重返榮耀

1999年,當時法國汽車龍頭雷諾收購日產三分之一的股權,指派時任副社長戈恩赴東京,擔任日產的營運長,日產在戈恩入駐時,離破產僅剩幾步之遙,許多業界專家都認為,拯救日產為時已晚。

但戈恩雷厲風行,祭出知名的「日產重建計畫」,削減成本,快速翻轉了虧損態勢。他將公司內部語言改為英文,並大刀闊斧地裁了2萬1,000名員工(占總員工數的14%)、削減了20%的供應商,並親自到工廠生產線檢視、優化作業流程,順利扭轉了連續27年虧損的日產,被日本媒體封為「日產救世主」。

1999年,雷諾汽車收購日產部分股份後,時任雷諾執行副總裁的戈恩同時被任命日產營運長,2年內讓日產轉虧為盈。
shutterstock

不只是轉虧為盈,在戈恩治理下,日產連續四年創下銷售紀錄,他本人則被封為「7-11」,意即他的工作時間比公司內任何人都還要長。戈恩最知名的性格之一,就是他極度注重細節。曾有一次,他要求移除車輛後座加裝的打火機,進而為每輛車省下了一美元。

優異的領導能力,很快就讓他在2001年被拔擢為日產的執行長, 2005年更獲指派成為雷諾的執行長。「一個人要怎麼管理兩間體質相當不同、相距一萬公里以上的公司?」儘管面對前任雷諾執行長路易・史懷哲(Louis Schweitzer)這般質疑,戈恩仍舊展開了以私人飛機頻繁往來東京與巴黎的雙薪生活。

但他也是集團神秘的大老闆。曾在戈恩身邊工作超過十年的主管表示,戈恩從未有過閒話家常的時刻,每次見面,都是各部門主管嚴謹報告的會議場合。他鮮少帶人跟著他上私人飛機,親信不多,而在公司決策上也顯得愈來愈一意孤行。

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發生在2007年。當時戈恩投資了一間以色列的電動車充電設備新創Better Place,並要求日產及雷諾都一起支援。但日產高層拒絕了戈恩,他們質疑,沒有車輛製造經驗的Better Place,將難以創造出市場會接受的電動車充電設備。

日產不配合,戈恩轉而要求雷諾全權負責。結果不出幾年,Better Place就因產品難以商轉而破產,血本無歸。

贏不了日籍員工的心,救世主形象開始搖動

早在改革的一開始,戈恩就已大大挑戰了奉終身雇用制為圭臬的日本社會。撤工廠、裁員的作法也使企業工會數次包圍日產銀座總部。雖然戈恩順利拯救了日產的營運狀況,冷酷的決策也使得他始終難以贏得日籍員工的信任。

與一般行事保守的日企老闆相反,時常在鎂光燈下的戈恩,其附庸風雅的生活也逐漸浮上檯面。同時拿雷諾、日產兩間公司執行長薪水的戈恩,光是2017年一年份的薪水就高達新台幣5億1,000萬元左右,使他成了全日本薪水最高的執行長。要知道,同為日系汽車的豐田汽車(TOYOTA)的社長兼執行長豐田章男,年薪也不過約新台幣3,000萬元。

2016年秋天,戈恩更與第二任妻子卡洛(Carole Ghosn)在法國凡爾賽宮舉辦了奢華婚禮,後來雷諾公司向法國檢方爆料,他挪用約新台幣175萬元的公款,躲過了場地租用費。

日本最大的英文報社《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指出,對日本人來說,國產大型企業的代表普遍被人們視為等同於「國家」的代表。謙遜、負責,是民眾對這些代表的期待。但戈恩似乎愈來乎愈難擔起日本民眾對這兩個字詞的想像。

戈恩與日企傳統文化間的衝突不斷醞釀,同時間,他的汽車王國卻持續擴大。就在戈恩盛大的法式婚禮前幾個月,他以日產的名義購入當時醜聞纏身的三菱汽車34%股權,使他成為市值近新台幣2兆元、擁有45萬名員工的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新共主,戈恩的企圖已有如司馬昭之心——他想進一步將三社整合為一。

這樣的野心,日產自然不能等閒視之。因為他們知道,擁有法國護照的戈恩,其背後有個巨大的藏鏡人:法國政府。

潛逃至黎巴嫩的戈恩召開記者會,痛訴日本司法不公,並稱針對他的指控,是日產高官的陰謀,目的是要阻止日產與雷諾合併。
shutterstock

日產—雷諾—三菱聯盟的股權分配,表面上為合作,私底下卻是法日雙方的角力戰。雷諾持有日產43%的股權、日產則反過來也持有雷諾的15%特別股,但沒有投票權。

此外,日產雖然也有三菱的34%股權,但整體來說,這兩個日企、一個法企組成的三方聯盟,握有最多權力的卻是雷諾。而雷諾最大的股東,則是持股15%的法國政府。

2018年,日產—雷諾—三菱聯盟營收超越豐田,成為全球第二大汽車製造商,僅次於福斯。最大股東法國政府自然希望擴大掌控權,進一步推動合併。

雖然雷諾在20年前出資救援日產是一次恩情,但20年後的現在,日產卻似乎成了雷諾的金雞母。

根據BBC的資料整理,2000年時兩家公司年產量相當,但到了2017年,日產卻以年產量580萬輛車勝過雷諾的380萬,導致近年來雷諾近五成的利潤都來自於日產的分紅。而日產所擁有的頂尖電動車技術、以及合併後可能的產能重新分配,都對法國汽車產業有其益處。

法國政府不只是想想而已。2015年他們曾付諸行動,將對雷諾的持股從15%增至19.7%,藉此獲得雙倍投票權與更多的掌控權。這個舉措使日產高層心生戒備,最終迫使日本政府出面談判,讓法方再次將持股比率降回15%。

有了雙方政府的攻防經驗,加上戈恩找來了前執行長克雷格.凱利(Greg Kelly)等外籍經理人占據日產決策,個人的奢華形象又與日商文化格格不入,「將日產出賣給外國」的焦慮感,催化了日產及戈恩之間的矛盾情緒。而這也是戈恩於2018年11月遭捕入獄前夕的背景。

20年異鄉人終究流亡天涯,「我相信日本人也愛我」

對許多日本人來說,戈恩或許扮演了法方代理人的角色,但也有人不這麼認為。英國《經濟時報》採訪一位資深日產高層時,對方稱戈恩為三方聯盟的「黏著劑」,並說:「多年來保護日產不受雷諾合併的正是戈恩。少了他,日產唯一的靠山就只剩日本政府了。」

這句話反應了部分的真實狀況。從戈恩被捕至今,日產及雷諾雙雙蒸發了約40%的市值。雷諾甚至在去年試圖與飛雅特克萊斯勒汽車集團(Fiat Chrysler)合併,破局之後對方選擇與寶獅雪鐵龍集團(PSA)聯姻,使雷諾也只得摸摸鼻子,回頭重拾與日產的關係。

然而,這些都已經與戈恩無關了。被拔除了一切頭銜的他,一月初在貝魯特向全球媒體否認所有遭指控的罪行。在這場戲劇化且充滿激情的記者會上,戈恩不提他的世紀大逃亡,反而集中火力控訴日本檢方「司法不公」,並指責法國總統馬克宏,認為他希望合併日產與雷諾的企圖,激怒了日方,連帶將他拖下水。

如今,戈恩與日產的戰役已來到跨國訴訟的回合。2月12日,日產向戈恩提出民事訴訟,要求他就「多年來的不當行為和詐欺活動」,賠償大約100億日圓(約新台幣27億元),同時也預告他們將針對戈恩於黎巴嫩的言論進一步提出誹謗控訴。

戈恩也不甘示弱,同樣於2月中委託律師於雷諾-日產控股公司所在地荷蘭提出告訴,指控日產不當解僱,並索取1500萬歐元(約新台幣5億元)的賠償金。

究竟雙方何以走到撕破臉的局面?或許這對戈恩來說也是一個謎團。「我深愛日本,真的。」戈恩說:「我相信日本人也仍舊愛我,不會相信日本檢方套在我身上的冷酷、貪心的獨裁者模樣。」然而事實是這樣嗎?《彭博社》直白地評論,認為戈恩至今還是沒摸透日本人。

「最大的問題就是他逃了。」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的教授肯尼斯‧麥可艾爾文(Kenneth McElwain)說,「 他逃得掉,象徵了他的富有,大眾會認為那就是欺騙。」

戈恩的行事風格,在在與日本的文化傳統相斥。或許這個在日本叱吒風雲二十年的男人,從來也不曾真正了解過日本。


shutterstock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

出生於1954年,父母為黎巴嫩人,持有巴西、黎巴嫩、法國三國護照,妻子為卡洛(Carole Ghosn)。

職涯大事紀:

  • 1996年擔任雷諾執行副總裁
  • 1999年雷諾收購日產部分股份後,擔任日產營運長,2年內讓日產轉虧為盈
  • 2016年被爆挪用公款,用於婚禮的場地租用費
  • 2018年涉嫌短報所得被捕,又被爆出疑將個人投資轉嫁日產
  • 2019年3月以10億日圓保釋金獲保釋後,又因將日產資金轉入妻子名下公司,再度被捕;4月獲得保釋,保釋金5億日圓
  • 2019年12月31日潛逃至黎巴嫩
  • 2020年2月,日產與戈恩隔空相互控告,正式撕破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