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回不了頭的產業轉型實驗

2020.06.01 by
李易鴻
李易鴻 查看更多文章

長期關注網路與互動娛樂產業創新趨勢,尤其著迷於研究科技如何協助人類更有效地消磨休閒時光。曾負責從零到一建立新創加速器,對新創團隊有高度熱忱。最近的興趣是早上六點起床閱讀並寫早報。

一場回不了頭的產業轉型實驗
Rido 提供 via shutterstock
疫情在短時間內重新定義「消費」與「工作」,保持距離的人們改變了生活樣態,並加速擁抱科技帶來的創新模式。

若疫情遠去,這段時間形成的消費習慣也很難就此消失。疫情也迫使許多人在一夕間適應遠端工作,全新的溝通、協作需求應運而生。

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陰霾壟罩全球,不僅危害上百萬人的性命,也迫使大量經濟活動停擺。然而,若有幸在這危機之際保有一絲餘裕,反而可以在快速變動的局勢,一窺不同的產業樣貌。

矽谷知名創投a16z前合夥人Benedict Evans用「一場強制性的產業轉型實驗」貼切地形容疫情的衝擊。像是每當市場出現新的數位工具,人們會試著將它套用在既有行為上,直到最後該工具反而創造了新行為。通常這個轉型過程需要花上好幾年,但這一次疫情的強制加速下,可能僅需幾個月。

推薦閱讀:新冠肺炎是企業數位轉型的催化劑?還是檢測劑?

疫情帶動的轉型過程中,我特別關注「消費」與「工作」兩個領域的創新與轉變,除了因為這兩件事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更因為其影響範疇巨大,與未來的產業樣貌有很高的關聯度。

電商鋪天蓋地,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新常態

在美國等疫情嚴重的國家,因為實施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e)管制,實體零售通路遭受嚴重打擊。電商成為滿足消費需求的核心管道,也讓美國科技業五霸FAANG的亞馬遜市值一飛沖天。

縱使疫情消逝,消費者在這段時間養成的購物習慣也很難就此消失,因此不論是原本依賴廣告營收的大廠紛紛往電商領域靠攏,或是既有業者擴大競爭優勢,都不想錯過「後疫情」時代下的新常態。

推薦閱讀:後疫情時代政府、產業界該做什麼?彭双浪拋4大建言

Facebook於今年4月宣布以57億美元投資印度電信龍頭Jio Platforms,取得9.99%股權,除了看上其擁有3.7億名使用者,更看好它正在積極發展的電商事業。對Facebook而言,投資Jio Platforms不僅是一個在印度市場超車亞馬遜與Walmart的方法,亦有助於開拓更多元的營收來源。

Facebook砸57億美元入股印度最大電信公司Jio Platforms,拓展亟具潛力的印度市場,將積極投入當地數位支付與電商領域。
Pierre-Olivier via shutterstock

同樣以廣告為主要營收的Pinterest,也開始拉近與電商的距離。首先,他們推出「購物」分類,讓使用者更快從「尋找靈感」進入到「付費擁有」的階段。其次,為加速電商業者使用Pinterest來獲取新客戶,與電商平台Shopify聯手推出App,方便商家同時將上架商品陳列至Pinterest動態牆。

除了仰賴廣告營利的業者要切入電商,原本居於幕後、協助逾百萬商家開店的Shopify,如今也要以App「Shop」躍上幕前,打造自己的生態入口。未來使用者可透過「Shop」追蹤「Shopify系商家」的商品資訊、利用Shop Pay一鍵結帳,然後追蹤出貨進度。

Shopify推出App「Shop」躍上幕前,打造自己的生態入口。
Google Play

最後,除了平台業者,有一個電商趨勢特別引起我的注意,那就是「二手整修電子產品」,或許預期消費者將因荷包縮水,而降低購買新品的支出,不論是歐洲的Refurbed或美國的Back Market,都在近期的募資寒冬中成功獲得投資人青睞。

不得不遠距,激發創新職場進行式

疫情讓消費轉向電商,也迫使許多人在一夕間適應遠端工作、推升了「溝通」需求,這點表現在Zoom的爆紅,以及其他科技大廠加速更新的相關產品。不過,當溝通變得更數位、更即時、更可追蹤及管理,將加速工作流程中的「協作」與「合作」創新。

愈來愈多人意識到瓶頸經常卡在溝通與協作上。Figma是近年異軍突起的設計協作平台,除了基本的單一檔案共同編輯,還可切換到其他正在線上作業的設計師「視角」,看他的工作流程。很多人聽到這功能就感到不舒服,但這個「不舒服」我認為就是效率瓶頸。愈不願意讓人介入並提供協助的個人及組織,愈容易出問題。

阻礙協作與合作的另一顆大石頭,是「知識落差」。每一間公司的到職流程都不同,但相同的都是超難用的新人知識庫,或甚至沒有這東西。知識管理平台Guru近期完成C輪3,000萬美元融資,目標就是協助企業搬開上述的大石頭,領投的Accel更盛讚Guru將是下一個偉大創新。

最後,協作不只是對坐辦公桌的知識型工作者而言重要,在外奔波的藍領工作者也有協作需求,只不過多數還是在用上個世代的工具:無線電對講機。

疫情讓更多企業意識到,用科技改善藍領勞工協作能力的重要性。以「打造藍領階級的Slack」為使命的Orion Labs,也在此趨勢下完成B輪2,900萬美元融資。

社會及產業正在經歷Benedict Evans所說的「強制性轉型」,且凡轉型必有新機會。

然而,回歸現實面,這些機會大多屬於大型企業,或過去幾年有搭上網路浪潮末班車,並站穩腳步的新創公司。

文末分享Founders Fund投資總監John Luttig的觀點,給正在創業、或志在創業的人參考:網路已經高度普及,還在追求高速規模化的,無疑是自掘墳墓。

因此,若要在漸趨零和的競爭環境追求成長,重點已非投資研發、做出爆款產品,而是投資在營業費用上,「扎實地銷售」。

且當所有企業都更注重營業效益,無論什麼位置的員工多少懂點財務金融知識,都會對整體營運很有幫助。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