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指望的中芯國際上市,錢到位了,然後呢?

2020.07.17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華為指望的中芯國際上市,錢到位了,然後呢?
中芯國際
中芯國際16日正式登陸上海科創板,以每股115.7元公開發行,募集資金額有望創下A股自2010年以來最大IPO規模。

半導體行業不像其他行業,其高度的專業性和產品本身的特殊性,意味著從入局開始就會備受矚目。

而中芯國際作為中國晶片先進製程的唯一開拓者,更是中國製造業的屏障,未來,它還可能是唯一能夠承接先進製程工藝需求的中國工廠。

集邦諮詢旗下拓墣產業研究院的有關報告顯示,中芯國際2020年第一季營收實現26.8%的成長,在一季度全球前十大晶圓代工廠營收排名中位列第五。

因此,不管是從華為層面來說,還是從國家戰略來說,中芯國際的每一步都可謂是萬眾矚目。

從5月初傳出中芯國際要衝刺A股的消息後,資本市場就一片歡呼。6月1日晚間,上交所網站披露中芯國際招股說明書,此後,僅用了29天時間便獲得了註冊批文,刷新了科創板IPO的審核速度紀錄。7月5日,中芯國際宣布科創板的IPO發行價為每股27.46元(約新台幣115.7元)。

中芯國際的港股市值也由此突破2,000億港元(新台幣7,603.6億元)。

說中芯國際是「募資王」一點都不為過,根據彭博匯總數據來看,中芯國際此次募資高達532.03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244.9億元),在A股IPO歷史上能排進前五,在它之前的是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

儘管目前萬丈光芒於一身,但2004年中芯國際港股、美股上市即巔峰的歷史,很多人還是沒忘,從紐交所慘淡退場的事才過去1年。如今內有國家隊入場,政策扶持,外有變幻莫測的國際形勢,這一次登陸科創版,中芯國際背負了更多的期待與使命,也將面臨更多挑戰。

砸錢:中國芯的漩渦

2020年以前,大型資本、綜合基金都比較青睞網路和新經濟,但是今年,大家都開始把錢砸向了「中國芯」,晶片行業甚至一度給人一種,你稍微沒反應過來,它就上市了的感覺。

今年6月以來,獲批以及申請上市的「中國芯」公司,基本上是每週2個。

「中國芯」之所以這麼紅,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美國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封禁。中興事件和華為事件更是兩把輿論導火線,火一點,行業就沸騰了,然而最沸騰的還是投資人想賺錢的心。

公告中可以看到,中芯國際此次發行的戰略配售投資者既有央地政府投資基金、國有企業,也有海外政府等。

29個投資方包括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等在內。

晶片行業需要一條完備的產業鏈,中芯國際近年來與中國裝置、材料、設計廠商都有大量合作。因此,這次晶圓代工龍頭要IPO,產業鏈上下游都有廠商入資加持。

在研發投入上,中芯國際比較肯下本。在這次招股書顯示的三項主要資金用途中,兩項都與其技術進步和工藝提升有關。主流的晶圓代工商中,中芯的研發投入比例也是最高的,而且比例領先很多(台積電營收擺在那就不用比了)。

跨越式發展對於晶片行業來說幾乎不存在,尤其對於半導體這樣一個高門檻的行業,技術和研發一向是重中之重。中芯國際的研發投入很見其追趕台積電的野心,然而高研發必然容易帶來低毛利的問題,沒錢怎麼留住人才呢?

目前,晶片行業還是很依賴大客戶和政府補貼,技術差導致的利潤低也成為「中國芯」的心病。晶片行業的發展由此陷入一個死循環。

鈦媒體

一方面技術進步需要時間,另一方面企業生存又是第一選擇,研發需要錢,發展需要錢,留住人才需要錢……

這樣一個如此需要燒錢的行業,如果還遇上嚴峻的國際形勢,那要考慮的基本也只剩一個「錢」字了。

截至2019年末,中芯國際帳面上就有超過300億元(約新台幣1,264.8億元)現金。

只不過這300億(約新台幣1,264.8億元)中,6.98億(約新台幣29.4億元)為短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84.94億元(約新台幣358億元),有139.88億(約新台幣589.5億元)為長期借款。

這意味著,短期償債壓力較大。因此,中芯國際需要保證現金流,必須優化負債結構。

不過目前看來,短期內負債不用擔心,畢竟是「募資王」。

中芯國際的「吸金」手段還遠不止此,中芯國際此次發行股票如果採用超額配售選擇權,還將增發約2.5億股。

2019年出售子公司持有的LFoundry也讓中芯國際順利扭轉了盈虧,這筆出售讓中芯國際獲利約1.1億美元(約新台幣32.4億元)。

在放出衝刺A股的消息前三個月,中芯國際又募集到了資金淨額約6.0億美元(約新台幣176.8億元),方式是透過發行五年期無抵押企業債券。

一系列操作下來,中芯國際就將累積約35.7億美元(約新台幣1,052.3億元)資金,數目已經超過了中芯國際2019年的營收(31.2億美元,約新台幣919.7億元)。

重金之下,真正需要擔心的是如何讓這些錢不成為泡沫。

由於國際形勢下行,來自美國的訂單從2017年開始就逐漸下滑。

雖說緊接著來自中國的訂單量開始上升,但這並不代表中芯國際可以離開對大客戶的依賴了。

一邊是資本的瘋狂入局,另一邊又是輿論的極度看好,晶片行業彷彿被扔進了「金窩」。很難不讓人擔心,以中芯國際為代表的企業,會被捧到過高的位置上,進而登高必跌重。

市場當然希望中芯國際可以乘風破浪,鯉魚過江,但憂慮永遠是存在的,中芯國際能否穩坐科創板「一哥」的位置,除開技術,或許還需要考驗它的財務能力。

僵局:晶片人才奇缺

在重資產、長回報週期、需要大量尖端人才的半導體行業,除開金錢外,最緊迫問題的還數人才問題,晶片人才缺失一直是個大痛點。

對於高端專業技術人才不足、資金實力不足的情況,中芯國際也並不迴避。

招股書中自己先坦誠了,在先進工藝線寬這一關鍵指標上,中國企業在生產裝置和技術人才等方面與業界龍頭企業還存在一定差距。

即便如此,中芯依然是技術最先進、覆蓋技術節點最廣的晶圓代工企業之一。

雖一路追趕,但中芯國際的先進製程(14及28nm)並不是營收主力,一年只有8億(約新台幣33.7億元)左右的收入,收入最高的製程是工藝相對成熟的150和180nm。

中芯國際2019年試產14nm,而台積電2016年就上線了10nm。如今中芯國際要面臨的挑戰則是10nm,這項挑戰與華為有關。

先是美國不賣晶片給華為,然後華為海思自己開始設計晶片,但台積電已經不接華為的單了,於是華為想讓中芯國際來做。

可中芯國際要做華為要求的性能的晶片,得把工藝從28nm提高到10nm左右,而這個需要從荷蘭的ASML買到更好的光刻機……

因此,眼下不管是華為還是中芯國際,都面臨一個處境:就算他自己把東西做得很好,但上游所有東西掌握在美國人和他的盟友手裡,比如光刻機。

「就像你開一家餐館,你連鍋碗瓢盆都要自己做,還要你做鍋碗瓢盆的鐵都自己去挖,這是不現實的。」一位業內人士如此比喻。

內憂外患之下,更顯人才的重要。

華為任正非曾在一個採訪中說:「我們國家修橋、修路、修房子…已經習慣了只要砸錢就行。但是晶片砸錢不行,得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

中國積體電路有40萬的人才缺口,而要補上這個缺口所花費的時間說十年都算短。《中國積體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2019年版)》預計到2021年前後,晶片全行業人才需求規模為72.2萬人左右。

首先,要培養一個合格的晶片從業人員,需要本碩博的專業教育,還得到生產線上鍛煉三五年,基本上一輩子只能做晶片這一個行業了。其次,晶片行業重實操,這也意味著最好的老師都在企業裡,一缺老師,二缺學生,這個缺口你說有多難補。

其實砸人才也包含了砸錢,人才留不住,其中很重要的原因無外乎就是錢沒到位。

為此,有中國媒體曾發出「國產晶片崛起,毀於房價和網路」的感嘆。文中還列出了中芯國際的相關人才數據:2018年,中芯國際的員工流失率在22%,從年齡層次看,流失率最高的是30歲以下員工,佔比79.3%。

簡單來說,為什麼離職?買不起房。

中芯國際的人才流失嚴重至此,其他晶片企業情況也不會好太多。

為什麼資本如此看好的晶片行業,卻留不住專業人才?晶片是一個投入不一定有回報的行業,相較之下,軟體行業更容易看到回報,也有棄晶片轉硬體的,歸根到底還是晶片企業不願意花錢留住技術人才。

這其中固然與晶片行業本身的利潤有關,但技術不佳與人才不穩形成的惡性循環,已經很難破局。

從薪酬水準也很能說明一些問題,2019年中芯國際的研發人員的平均薪酬為36.7萬元(約新台幣154.6萬元),而台積電員工薪酬的中位數為38.3萬元(約新台幣161.4萬元),這個差距不可謂不小。

## 破冰:大開資本之門

綜合前兩部分來看,中芯國際面臨重重困難,而這重重困難主要是與「金錢」有關。

對於缺錢的中芯國際來說,募資上市是一個無比好的選擇,並且因為它要進科創板,港股也跟著飆升了一波,當然清醒的人會因此更加謹慎。

中芯國際

投機者會不會賺發眼下還不好說,可以肯定的是,中芯國際短時間內肯定會「不差錢」。

因為,IPO之後募集資金的方式更多,比如質押、定增、配股、借貸等等方式都能為它大開募資之門,缺人又缺錢的困境或可得到很大的緩解,惡性循環之僵局或可破。

當然,一旦入主科創板,成為行業標杆後,所有資訊公開的中芯國際也容易因為一招不慎成為眾矢之的。

幸運的是,2019年,《科創板上市公司持續監管辦法(試行)》指出,明確科創板公司不適用單一的連續虧損退市指標,這也意味著即使中芯國際以後虧損,不會輕易步入退市的後路。

然而越是光亮的地方就越有陰影,晶片的陰影在錢也在人,兩相挾持之下,渡劫在即。眼下光環,到底是如虎添翼還是樹大招風,還看後續。

以中芯國際為代表晶片企業,承載了某種歷史使命,要為中國科技扳回一城,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呼聲越大,期望越高。

只是期待一心的萬眾不能忽略現實的艱難,在晶片這樣一個非常長、利益牽涉廣的國際產業鏈內,單一個中芯國際並不能一拳敵四手,想要獨立自主,不能是喊喊口號那麼簡單。

在中國的科技長河中,不怕決堤,就怕無源。

晶圓在上游,晶片製造位中游,電腦、手機在下游。別看中國造手機一朝得名,源頭活水卻要時刻警惕斷流的威脅。

砸錢或許能砸出一個基建狂魔,但是科技大國不能只靠砸錢。

責任編輯:林芳如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