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全台灣第一場5G VR付費演唱會揭秘!畢書盡60分鐘「虛擬演出」體驗如何?

2020.07.27 by
唐子晴
【獨家】全台灣第一場5G VR付費演唱會揭秘!畢書盡60分鐘「虛擬演出」體驗如何?
KKBOX
在漫天粉色星光、四周空無一人的星球上,畢書盡緩緩向你走來⋯⋯這一場全台灣首次的5G VR付費演唱會,會是線上演唱會的未來嗎?背後製作秘辛大公開!

「Come Back To Me, Come Back To Me, 再給我更遼闊的天空⋯⋯」

在漫天粉色星光、四周空無一人的星球上,畢書盡緩緩向你走來,開始了他出道十週年個人演唱會「HyperLIVE 2020: Bii Alive」,相比辦在小巨蛋,跟著上萬名粉絲一起揮手哼唱,這一次,他彷彿只唱給你一個人聽。

在疫情籠罩下的2020年,五月天、劉若英、陳奕迅等眾多歌手,都舉辦了一場又一場令人驚喜的「線上免費演唱會」;7月24日,畢書盡也在線上開唱,只是這是台灣第一場「線上付費演唱會」,他也是華語歌壇第一位舉辦「VR(虛擬實境)演唱會」的歌手。

由KKBOX負責演唱會創意企劃、與歌手經紀公司對接;中華電信提供5G網路,牽起VR硬體方和消費者;2016年成立的VR新創公司Funique負責打造VR世界中的內容⋯⋯三方聯手而生的一場VR演唱會,究竟和一般的演唱會有何不同?對於歌手和製作方來說,展演設計又有什麼不一樣?在線上演唱會才剛剛興起之際,又該如何從「免費」走向「付費」,發展出成熟的商業模式?

《數位時代》搶先獨家專訪在KKBOX集團內負責線上演唱會整合行銷處團隊,他們也是主掌畢書盡VR演唱會的關鍵人物,揭露背後製作秘辛!

在KKBOX集團裡,由整合行銷處負責小、中、大型線上活動及實體演唱會的創意發想及企劃。KKBOX整合行銷處資深總監宋霽袁(右)和專案經理賴筱茜(左)是主掌畢書盡VR演唱會的關鍵人物,也分享了對未來線上展演發展的看法與計畫。
蔡仁譯攝影

小小一個綠幕棚,做出一整個宇宙

在出道10週年這一個特殊的日子,畢書盡原訂要在台北小巨蛋舉辦一場盛大的實體演唱會,但因為疫情,也轉而線上開唱。「我們覺得如果只是透過傳統錄影或直播,好像沒那麼有意思,所以決定導入VR,再搭上中華電信5G開台,把製作規格也拉到4K,」KKBOX整合行銷處資深總監宋霽袁說道。

即便這一場演唱會的「話題性」也被拉到最高,但對於觀眾來說,還是很難想像,實際觀看起來究竟是什麼模樣?

簡單來說,畢書盡的演唱環境既不是像五月天那樣的實體田徑場,也不是像劉若英的室內展演舞台,而是一個完全虛擬構建的空間,設定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而當觀眾戴上VR眼鏡,便完全360度沈浸在其中,彷彿畢書盡在演一齣音樂劇、一支MV,一對一為你開嗓。

針對不同的歌曲,Funique設計了不同的「宇宙場景」,甚至在《撞》中還出現台灣夜市的場景。
KKBOX

「雖然是VR演唱會,但考慮到90%的用戶目前可能都還沒有VR裝置,這一次也特別後製HD平面影片版本,觀眾雖然不能像在VR世界中,自己決定看哪一個方向,但平面影片會進行運鏡剪輯,讓觀眾一樣有不同的體驗,」宋霽袁解釋。

面對這這「全台首次」的嘗試,KKBOX為了做到萬無一失,也想讓藝人安心,並不是真正地採用「直播」演繹,而是「提前錄製」,再以直播的方式播出。KKBOX透露,不含彩排、架設機器的時間,光是畢書盡實際的錄影時間也長達3~4個小時。

畢書盡在一般的攝影棚中,漆成綠幕進行拍攝,歌手在現場錄影時,可以即時看到自己和虛擬背景合成的畫面,讓表演多一些想像空間。KKBOX也透露,錄製對燈光要求很高,現場架設的燈具很多、非常熱,對藝人體力的耗損,不會比實體演唱會少。
KKBOX
拍攝靠一台Funique 自製的4K VR攝影機,現場有10~20台VR導播台即時進行運算,光是Funique 現場執行的工作人員就有20~30位,工程浩大。Funique VR Studio是一家2016年成立的新創公司,致力於打造VR 8K 應用內容,從前端內容設計、拍攝、後製、整合硬體⋯⋯一手包辦。
KKBOX

當上萬名觀眾變成一顆鏡頭,歌手的該怎麼表演?

不禁讓人好奇,一場VR 線上虛擬演唱會和實體演唱會相比,從「製作流程」和「歌手心態」來說,究竟有什麼不同?

「『有點難想像』、『實際到底要怎麼觀看』⋯⋯其實藝人方聽到VR 演唱會這一個提案,態度都挺開放的,只是真的很難想像怎麼執行,會問比較多技術的問題,」賴筱茜透露,若和過去執行一場實體演唱會相比,VR 演唱會花最大的功夫的地方,是在「前期溝通」上。

過去,往往歌手提出一份歌單、描述舞台想要呈現的感覺,製作團隊便可編排美術設定,最後只要出一份簡報,秀出每一個場景「大概是什麼樣子」就好,畢竟身經百戰的歌手們,在腦裡就會建立具體的想像。

但是,到了VR演唱會,舞台場景模擬卻是越具體越好,「Funique實際做好一首歌的VR 場景,甚至把『模擬畢書盡』都放進去demo,請導演、歌手戴上VR 眼鏡實際體驗,才能了解具體是如何呈現,做到這種程度。」

另一方面,雖然都是唱歌給觀眾聽,但歌手的「演繹方式」卻也有絕大的差異。

在一場實體演唱會時,歌手站在舞台上透過肢體和爆發力,得要和「一大群人」溝通,引起情感共鳴;但到了VR 演唱會,歌手的表演對象成了「一個鏡頭」,攝影機就是觀眾的眼睛,歌手更像在拍一齣戲,得對著鏡頭傳達情緒,需要更多情感鋪陳連結、營造氛圍,不像過去炒熱氣氛就好。

「帶著VR眼鏡,觀眾離歌手很近,會一直盯著歌手的臉看,所以導演會不斷提醒歌手表情必須要保持好,要全程維持在那個狀態,畢竟這不像在大舞台上,觀眾根本看不清楚你的臉,放鬆一下也沒關係,」宋霽袁補充道。

為了讓粉絲體驗,在演唱會當天中華電信邀請10幾位粉絲,透過XRSPACE MANOV來觀看。《數位時代》也在現場實際觀看,較為可惜的是,該款VR 眼鏡尚未支援5G,只能連WIFI,且僅支援3K解析度,因此畫質有些不理想,且歌手距離觀眾最近仍有1.3公尺的技術限制,難以滿足粉絲想離偶像近一點的心態,但Funique執行長鄭卜元表示,下一場VR演唱會,就可以調整到最近80公分。
唐子晴攝影

和在小巨蛋表演相比,在小小的綠幕中,除了有現場即時合成系統,讓歌手一邊唱、一邊能看見自己在「虛擬世界」中的樣子;導演也會針對每一首歌詳細解說,給予歌手走位、動作的指導;現場工作人員在錄製時,有時還會充當粉絲,給出情緒反饋,像是歡呼、尖叫、揮手⋯⋯等等,都是為了營造相對缺失的「現場感」,讓歌手對於自己的演出更有帶入感,更有想像力。

每一場VR演唱會都是「千萬等級」,建立起付費機制才是未來

不要小看這一場短短60分鐘的演唱會,宋霽袁透露, 每一場VR演唱會的製作成本都達「千萬等級」,「以這個成本來算,如要在Legacy、TICC辦一場1,500人~4,000人的實體演唱會,綽綽有餘,甚至要辦到小巨蛋規模,也無不可能。」

2020年疫情尚未平息,但卻為「線上展演」開啟了一扇新的大門,過去一定要要唱現場、不願意開直播的歌手們,都開始紛紛嘗試「線上演唱」。KKBOX今年推出結合線上與線下的「Live計畫」,包含小型互動直播、中型個人演唱會以及大型音樂祭,年底前預計將推出超過10場的Live活動 ,其中和中華電信已經規劃了3場5G VR付費虛擬演唱會,由畢書盡7月24日打頭陣,後兩場將分別於8月及10月推出。

「今年這幾場小型的VR 演唱會是一個試金石,KKBOX希望可以建立起業界的SOP。」

宋霽袁表示,KKBOX的最大目標,是希望建立起一個「虛擬場館」,把VR演唱會的製播、行銷推廣⋯⋯等等,串接成一個完整的平台,讓日後任何歌手辦實體的巡迴、搶小巨蛋的檔期時,都會想「我也要同步辦一場在VR場館中的VR演唱會」,不再受人數及空間的限制。

「五月天那一場線上演唱會,雖然斥資上千萬,但他們是在疫情之下想要無償回饋歌迷,但市場如果要走向成熟,最終需要建立一個付費機制跟培養觀眾付費習慣,這也是這3場VR演唱會,我們堅持收費的原因。」

由於VR雖然是新穎的嘗試,距離普及卻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這一場的收費主力無疑在於「平面影片版本」,僅限於成為KKBOX、中華電信Hami Video及MOD的付費用戶才可觀看,或是申辦中華電信5G可免費觀看,收費方式還不成熟,現階段和舉辦實體演唱會相比,也很難計較回收,但一如宋霽袁反覆所說:我覺KKBOX有責任跟義務,要做這樣的角色和事情。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