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李登輝辭世!他曾言:台灣要做「諾亞方舟」,而不是鐵達尼號

2020.07.30 by
採訪中心
前總統李登輝辭世!他曾言:台灣要做「諾亞方舟」,而不是鐵達尼號
李登輝基金會
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於7月30日辭世,享耆壽98歲,曾被外媒稱為「民主先生」,他任內推動多項政經政策如總統直選、戒急用忍及南向政策,為台灣發展墊基。

臺北榮總30日發佈聲明,證實前總統李登輝已於於7月30日19時24分與世長辭,享耆壽98歲。

榮總指出,李前總統於2月8日晚間,於家中進食時不慎嗆咳,因呼吸困難,緊急送到臺北榮總,檢查發現有吸入性肺炎及心臟衰竭,後續合併兩側肺部肋膜積水及急性腎損傷,由醫療團隊全力照護。由於李前總統已98歲高齡,本身又有多重慢性疾病,抵抗力弱,住院過程中反覆感染,產生敗血性休克及多重器官衰竭,雖經醫療團隊全力救治,仍無法挽回。

李登輝是台灣首位國民直選產生的總統,擔任第七(以副總統身份繼位)、八、九屆總統,也是首位臺籍國民黨主席。由被對民主改革有貢獻,美國《時代》雜誌稱為「民主先生」,而盤點他任內確實留下台灣民主發展諸多關鍵性影響。

1988年因總統蔣經國逝世,李登輝以副總統身份就任總統,曾他於1990年任期屆滿,正式透過國民大會選舉當選第八屆中華民國總統,任內完成國會改選,也持續推動總統直選,1996年並正式以直選方式登上總統大位,期間曾面臨中共飛彈演習威脅及亞洲金融風暴考驗,但在他主政下安然度過。

推行戒急用忍,鼓勵南向分散風險

李登輝任內對外交採取戒急用忍政策,邦交國以務實外交為主,並為減少過度倚靠中國壓力,1994年他就推行「南向政策」,要分散倚重中國風險,訪美時曾經發表《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演說,兩國論也是他任內受訪所提及。

第一波台商南向投資,就是李登輝積極推動的國家政策,1994年3月政府 通過《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合作綱領》,加強台商與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汶萊七個國家經濟交流,但隨後台商受中國磁吸影響,加上金融風暴衝擊先前往東南亞佈局台商損失慘重,後續不少台商撤資,而總統蔡英文任內推動的「新南向政策」可算是第二次實行。

李登輝是推動台灣經貿自由發展的重要推手,他卸任後仍關懷時事,曾發表諸多台灣政經看法,收錄在李登輝基金會,以下摘要重要演說內容分享:

談台灣定位

台灣應該放眼追求的是,不要將中國市場視為唯一的交易對象,而是要讓在全球市場上擁有競爭力的產業得以發展。我認為藉著台灣建立其新的全球成長模式的作法,反而會使台灣在中國市場上的國家立場更加顯得強烈。

談領導能力養成

我想,具有群眾魅力的領導者,具有超乎常人的能力,可以吸引大眾、博得狂熱的支持,這種人在動員群眾時,並不需要什麼流程,或是理性的思辨,就能夠迅速對付危機,這類的領導者,不用很多的智慧,因為他有創造秩序的感性。

歷史上很多的英雄,都具備有這種煽動性的行動和能力,但是我卻認為,美中不足的是,具有群眾魅力的領導者,通常並無法維持長期的政治生命,因為,魅力的背後,是出於人民的感情,這是一種幻覺,當人民的現實希望無法獲得時,幻覺很快會散去。

談信仰

我強調信仰的重要,並不是要把神與政治結合在一起,反而是主張人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充分了解自我信念的脆弱和內心的猶豫才行;為了了解自己的內心,因此需要信仰。我自己就是因為想求得精神上的安寧而信神。

我想,「領導者常會受到打擊,也有很多辛酸事,堅強的信仰是必要的。我的經驗是,身處政治圈中,信仰是唯一的幫助。」我認為,有信仰才能了解「內心的軟弱」,這是所有領導者必備的條件,這也是我一生當中經歷各種惡劣環境,能夠不被打倒,繼續堅持原則,最主要的力量來源。

我曾經說過‥「在我人生中,有兩件大事,從十五、六歲開始,就一直存在我心裡,一個是自我的問題,另一個是死亡的問題。早熟的我,很早就有自我意識,迫切的求知心,讓我廣泛的閱讀各種書籍,更加深了自我意識的覺醒,使我越來越固執自我,也經常因為倔強而令母親傷心。」

除了大眾的幻覺之外,我想,所謂的魅力很多來自於媒體的創造,一旦當偶像倒了的時候,領導者非常容易會被大眾棄之如敝屣。

談台灣經濟發展

台灣身為小型開放的經濟體,雖沒有能力主導或改變國際經濟的遊戲規則,但國家領導人要有堅定的發展主體意識,否則,台灣在全球經濟的汪洋大海中,就會淪為漂流木,無方向的航行,無動力的漂泊,讓台灣的民眾對未來不再有希望,面對不確定性充滿恐懼與不安。

當務之急就是:以國家經濟安全的概念,打造台灣成為一艘安全又有續航力的「諾亞方舟」,而不是一昧地追求數字的成長,就像「鐵達尼號」為求快而忽略了結構的安全,結果一撞到冰山就沉沒了。我們必須記取教訓,要將台灣打造成一艘能夠通過大洪水考驗的「諾亞方舟」,而不是不堪一擊的「鐵達尼號」。經濟發展不能只強調自由開放而忽略國家經濟安全,不能只重視出口而忽略農業與能源自主的重要性。

談台灣創新本質

企業家的創新精神,是推動台灣經濟長期發展的最大利基。而台灣未來能否持續發展,也端賴此一創新本質能否繼續提昇。因此,台灣的政府、企業及學術界都應該繼續加強幾個方面的合作與努力:

(一)以網際網路為公共財,隨時掌握國際先進的知識與技術創新,謀求發展與市場的契機。

(二)針對不同產業的特性研訂獎勵研發條例,讓中小企業在進入開創階段,能即時得到租稅和貸款方面的獎勵,繼續維持創新的動力。

(三)設法消除結構性的障礙,讓產業邁進成熟階段後,能順利進行企業購併、重整或轉投資,以提升資源的使用效率,開拓新市場。

(四)打破目前存在於產業界與學術界間進行合作的各種障礙,積極保護智慧財產權,鼓勵教育、科技與企業之進一步發展與整合,讓整個創新過程更系統化,為企業發展注入源源不絕之動力。

談台灣經濟發展脈絡

台灣成長的最主要動力正是在於構築經濟主體的中小企業,能夠掌握潮流及機會,善用國際貿易與跨國技術移轉,引進技術創新,謀求產業升級,創造了廣受國際社會肯定的經濟奇蹟。

我們可以台灣體育用品、紡織品和電子產品的發展為例來加以說明。工業化國家的廠商為了降低成本,經常將生產線移到工資比較便宜的國家生產,或是透過國際貿易,從工資比較便宜的國家採購一些需要勞力密集製造的零組件。五O年代,台灣經濟發展初期,就是以提供外商投資獎勵優惠,及高素質勞動力,吸引美國、日本和西歐國家的廠商與貿易商,前來台灣投資設廠或採購初級成品。

外商來台設廠或下訂單,會產生經濟學上所謂的向後連鎖效果(Backward Linkage Effect),讓台灣得以引進相對先進的生產與管理技術,吸引台灣許多優秀的人才,投入外貿與外資企業的工作。等到這些人學得先進的生產與管理技術之後,就相約出來創業,專門生產零組件,供應給外資企業。另一方面,台灣許多中小企業,也能在接到外商第一份訂單時,就洞燭先機,掌握邁入國際市場的機會,積極調整自己的生產線,成為外商的代工(OEM)工廠,並根據外商所提供的技術、圖樣、規格等要求,生產各項零組件。

而在此同時,台灣中小企業所供應的各項物美價廉的零組件,又對外商產生所謂的向前連鎖效果(Forward Linkage Effect),吸引更多外商前來台灣投資設廠或下訂單。愈多外商前來台灣投資設廠或下訂單,愈有利於吸引更多的中小企業投入生產,也使得部份產業開始進入熊彼得所謂的開創階段。

企業家為了降低成本,生產更多品質優良的產品,因此添置設備,成立研究部門,積極從國內外研究機構,徵求人才,引進技術,進行改良和創新,使自己的企業逐漸由外國企業的代工廠,提升為研發廠(ODM),生產出比外國企業原來所提供之樣品,品質更佳、價格更便宜的商品。

台灣企業這種精益求精,不斷追求降低生產成本與提升產品質量的努力,不但吸引國外更多的訂單,讓台灣在國際市場上站穩腳步,同時,也促使政府投入更多資源在科技的基礎建設上,為高科技人才的培訓與科技創新提供更大的空間。新竹科學園區的設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新竹科學園區是由政府所規畫的一個高科技產業發展園區。藉由發展環境的提供,匯聚許多國內外電子與電腦科技人才,投入生產、研發與行銷,創造高產值的電子與電腦產品。由於科學園區設置的成功,又吸引了更多的外資與高科技人才的投入,創造了台灣經濟的更大發展。也就是在上述的向後連鎖與向前連鎖效果的良性互動下,逐漸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一九八O年代後期以來,台灣有些科技產業逐漸進入熊彼得所謂的成熟階段。有些廠商逐步將本身相當成熟的技術和設備,外移到東南亞國家和中國大陸,以降低產品的生產成本。例如一九九O年代初期的家用電器製造業,以及一九九O年代中期以來的電腦週邊設備製造業等,這些屬於勞力密集型產業,在國內工資上漲的壓力下,逐漸外移。有些企業,則積極以共同研發、策略聯盟、或購買專利使用權等方式,將本身部份的資金、人員和設備轉投入其他高科技產業,促成其他新興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

所以,台灣經濟在企業家洞燭先機與勤奮的努力下,不斷藉由策略創意與科技創新,掌握競爭優勢。這種生生不息的創新精神,正是台灣五十年來經濟發展的動力,也是台灣能夠比東亞其他國家更具經濟活力的主要原因。

資料來源:李登輝基金會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