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8小時「不合實情」,辦公室真適合你嗎?遠端工作的目標是什麼?

2020.09.08 by
Denken
Denken 查看更多文章

涉身資訊產業,雙棲寫作與iOS App開發。

上班8小時「不合實情」,辦公室真適合你嗎?遠端工作的目標是什麼?
fizkes via shutterstock
相較肺炎傳染煞不住的國家,就台灣來說,由於疫情控管得宜而趨緩,遠端工作似乎又成為可有可無的選項。況且,遠端工作真的適合你,以及每一個領域的產業嗎?

近年來,「網紅」逐漸成為許多上班族與學生族群心目中的夢想職業,並得以擺脫打卡上下班的桎梏。這些以內容創作為生的網紅,大多本質上就是「遠端工作者」,上班不受限於地點與時間——甚至稱不上在上班!「辦公室只是其中一個選項」的概念,顯然是現代社會最熱門的工作模式。

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大型企業受到疫情波及,許多產業不得不試行、甚至是積極推動「遠端」的工作形式,WFH(work from home,在家上班)一詞更成為熱門話題。 相較肺炎傳染煞不住車的美國、巴西、印度等國家,就台灣來說,由於疫情控管得宜而趨緩,遠端工作似乎又成為可有可無的選項。

況且,遠端工作真的適合你,以及每一個領域的產業嗎?

就像數十年來,聲稱電腦、人工智慧(AI)、或機器人會全面取代人力的預言,都忽視了許多產業特性本質上的差異,以及千絲萬縷的商業發展脈絡。因此,那些聲稱「未來所有人都將遠端工作」的預言家,同樣太言過其實了,不是嗎?

我們不妨更務實地來仔細討論,工作遠端化究竟帶來了什麼變革?並探討其中的深層價值觀,用以檢視所處的產業或自身工作狀況。
Pexels

對績效有共識,才能解放被時間束縛的工作

最知名的遠端工作倡議者,兩位Basecamp專案管理軟體公司的創辦人,在《REMOTE: Office Not Required》(中譯:遠距工作模式,天下文化出版)一書中指出,「遠端工作」追求的並不必然是全程遠端工作,也未必是在家工作,而是放棄朝九晚五、必須在辦公室待滿8小時的工作定義。

對於眾多腦力工作者來說,應該很能感同身受吧?既然是勞心的工作,何必是到辦公室才算數呢?

在通勤、吃飯時間、在家都可能還在思考工作事宜,又豈止是上班打卡的那8個小時,才算是在工作呢?

勞心的工作,幾乎不可能在上班整整8小時內全速運轉,常不免會在下班後占據一陣思緒,那麼「在辦公室待滿8小時」的勞心工作定義,正顯得不合實情。

遠端工作模式並非只有人遠在天邊才算數,在一條街外的地方辦公也可以,管理者也必須放棄「盯著員工待在辦公室」的績效衡量方式。
shutterstock

對於管理「勞心產業」員工的老闆或主管來說,則是必須放棄「盯著員工是否在公司上工」來衡量績效,因為這經常與員工的真實績效無關!

管理者真正的職責,在於創造讓員工能高產出的環境,直接衡量真實績效,並據此進行溝通或調整,最終目標是工作團隊為公司貢獻高價值的產能。

所以在遠端工作的架構下,要衡量員工的績效,沒有苦勞、只有功勞!這其實是對管理者更高標準的要求,而不致流於「緊盯員工是否看似在工作」這種雞毛蒜皮的表面功夫。

因此,遠端工作的價值在於,讓員工拿回對工作定義的主控權,更使得勞資雙方都能真正以產出績效,作為勞動契約的主要衡量標準。對於員工來說,必須放棄具體的時間區段來定義工作範圍,需負起責任來為自己定義每日工作達標界線。

在這樣的遠端工作架構下,勞資雙方的關係也必須更對等。

「時間自決」如何實現?當面溝通重要嗎?

對遠端工作模式有所質疑的管理者,經常會說:「我沒看到員工,怎麼會知道他有沒有在工作?」

像這樣執著於「微管理」的主管,經常會讓獨立自主的員工承受不必要的壓力,最終只留下擅長安撫主管、或是慣於接受這種管理模式的職員。

這就像是許多身為父母的人,會想要盯著孩子唸書,或是將孩子送往補習班唸書——在孩子練習成長獨立的某些階段,緊跟在後的監督,或許有其助益。但員工們都已經是出社會工作的成人了,管理者卻還想要沿襲這樣的「保母」模式嗎?

至於對遠端工作模式還存有疑慮的員工,多半是認為不在辦公室工作會效率不彰,尤其是與其他同事的溝通效率,比不上面對面的溝通。因此,遠端工作模式對於還無法獨立工作的新人來說,經常需要前輩指教提攜,確實有其困難之處。

遠端工作的彈性模式適用於每個人,無論是早鳥、夜貓,或中午得接小孩的父母。以此高效運作的公司,甚至無須設定時間表,讓員工自己安排時間。
shutterstock

對於工作內容異動快,甚至還在探索市場需求、目標還不明確的新創公司,亟需傾團隊之力跟市場對手比快、比敏銳的產品開發,由於遠端工作的即時溝通效率較低,確實可能導致進展不佳。

然而,對於習慣在辦公室上班的員工來說,有可能忽視了「面對面的溝通也經常中斷彼此的工作狀態」,如此一來會導致許多求好心切的員工付出代價,選擇提早到公司、或是更晚下班,來獲得一段不受其他同事干擾的工作時光。

事實上,我們真的需要大量地「即時性」面對面溝通嗎?

更多時候,某些團隊的員工傾向先仰賴其他成員,來理解甚至協助自身工作內容,而非獨立自主地為自己的事務負責。

遠端工作模式帶來的價值是,逼使員工放棄面對面溝通的效率,避免中斷他人工作的陋習,轉而學習排定任務的重要性,調整電子郵件、專案管理系統、訊息或電話的優先順序,來促進整體溝通的效率;且讓每個員工在需要的時候,能為自己排定一段不受干擾的工作時光。

因此,不論是管理者與員工之間、員工與員工之間,都需要更信任彼此獨立的工作自主性。

同時,每位員工更需要為自己的工作安排負起責任,在更具自由性的遠端工作模式中,找出適合自己的工作時段(可能是早上或深夜),適合自己的工作環境(也許是在家或咖啡廳),以求更適切地發揮所長,並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切換儀式,才不會效率不彰或身心俱疲。

當然,如果員工還是喜歡「到辦公室」,作為一種開始工作的「上班儀式」,或是需要辦公室提供的充足軟硬體資源,來加速業務處理;甚至只是喜歡一群人共同在一個空間裡工作的感覺,依然可以到辦公室——只是不再受限朝九晚五的死板時間,得以避開通勤高峰時段了。

當然,如果員工還是喜歡「到辦公室」,作為一種開始工作的「上班儀式」,依然可以進辦公室,只是不再受限朝九晚五的死板時間,得以避開通勤高峰時段了。
Rawpixel.com via shutterstock

拆解傳統工廠思維,喊出新職場宣言

現代公司是怎麼發展出來的呢?

自從工業革命以降,配置各種機器設備的工廠招聘大批大批的人們維持運作,這些出賣勞力為主的工廠員工,脫離農業社會自給自足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領著薪水、為產業創造利潤。如今,我們幾乎都忘了「家庭代工」這種產業型態曾經存在過。

隨著企業繼續發展,愈來愈多人改為進入辦公室工作,轉為勞心為主的工作模式;上班制度卻一成不變,沿襲了諸多舊時代的制度慣習,一樣要求人們朝九晚五,一樣要求人們都到定點工作,還據此發展起「辦公室文化」,在戶外一起吸菸聊天、在茶水間交換資訊,談論團隊成員或主管的八卦,建立工作同事群體的人際關係等等。

大型企業甚至希望員工「把公司當成家」,提供三餐飲食、建設運動中心、舉辦員工家庭日活動等等,為員工建立歸屬感,好讓員工能更心甘情願地在公司裡上班,畢竟工作加上通勤時間,往往占去每位員工一整天(扣掉睡覺後)的過半時光!

更別說許多產業還有加班文化,使得工作幾乎占去一個人醒著的多數時間。實質上,這正是公司壓榨個人時間的成果,身處其中的「員工」卻習以為常。

遠端工作最關鍵的優勢,便是讓你能獨處且進行深度思考,當你遠離辦公室的紛紜雜沓,才能在「屬於自己」的地方,維持最佳狀態、真正發揮工作效率以完成任務。
shotterstock

因此我們可以說,當代資本主義的發展所獲致的產業效率提升,其實是辦公室文化不斷掠奪家庭與個人資源的成果。

遠端工作模式帶來的價值,正是為工廠思維的公司治理帶來重新檢視、省思的機會——產業是否可能提供更彈性的工作制度,仍能保持優良的競爭力呢?近年來遠端工作的盛行,開始給出了一些正向的答案。

在先進國家的城市中,創意工作者首先以個人名義發動這場革命,近年採用遠端工作模式且成功獲利的軟體公司也開始出現,除了前面提及的Basecamp專案軟體公司,還有Wordpress部落格平台的Automattic公司、Gitlab版本控管系統公司、1Password密碼管理軟體公司等等,分享了許多實務經驗。

遠端工作的價值是反省既有公司制度文化,並為勞資雙方帶來更多可能性。你不一定需要遠端工作,既有的公司甚至可能透過改善考核,或彈性工時制度,就能達到類似效果。

然而,如果是合適產業的新創公司,初創之時就培養出成功的遠端工作模式,能為公司體質帶來根本上的競爭優勢,最終成為產品與服務特質的一部分,為使用者帶來獨特價值。

責任編輯:張庭銉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5期2020年8月號《100大影響力網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