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AMD翻身、6年創千億市值!蘇姿丰寫下半導體奇蹟,勇闖矽谷的3個信念

2020.09.30 by
簡永昌
將AMD翻身、6年創千億市值!蘇姿丰寫下半導體奇蹟,勇闖矽谷的3個信念
AMD
堅「做大夢想、放膽冒險、創造運氣」,蘇姿丰在AMD風雨飄搖的時刻,為頹傾的公司注入活水,如今她不只是全球年薪最高CEO,更是AMD救世主、半導體女王。

根據《美聯社》調查,她是2019年全球薪酬最高的執行長、也是這份榜單10年來唯一獲此殊榮的女性;她名列《彭博》2019年度風雲榜「彭博50」(Bloomberg 50)名單;同一年也獲《哈佛商業評論》評選全球最佳表現執行長 100 強。

她是全球第二大微處理器公司──美商超微(AMD)執行長蘇姿丰。

延伸閱讀:蘇姿丰任內最大手筆併購!AMD傳出價300億美元併賽靈思!FPGA為何重要?

今年8月,蘇姿丰領軍AMD市值首度站上1,000億美元(約3兆元新台幣)大關。《財星》盛讚她是「AMD真正需要的變革家」。

這些加諸於她的盛名,其實源自於蘇姿丰「不甲意輸」的感覺,她曾在受訪時表示「I love to win!」而能在業界一直領先的原因,是她勇於接受挑戰、找出解決方法克服困難,並從中創造自我價值的性格。

眾所皆知,蘇姿丰出生於台南大家族,父母都是台灣人,她3歲時隨父母親移民到美國紐約。在傳統華人家庭中成長,蘇姿丰背負著長輩「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爸爸也希望她可以功成名就。

父親蘇春槐是一名統計學家、母親羅淑雅則是會計師,耳濡目染下,她自小就習得科學教育與商業訓練。蘇春槐回憶起兒時的蘇姿丰,相較於玩洋娃娃,她更喜歡「拆玩具」,經常把各種汽車玩具分解。在蘇春槐眼裡,他看到了女兒的不同,也鼓勵她盡情地拆解、探索跟學習。

蘇姿丰曾感性地表示,她的父親用相同的標準教育她跟哥哥,這也表示她能擁有相同的高標準來衡量自我表現,不因她是女生而有所不同,所以她自小就立下了成為工程師的志向。  

2018年,蘇姿丰跟父母獲選台南市卓越市民獎,首次創下一家有3個人獲獎的紀錄(右為蘇春槐)。
台南市政府

跟頂尖同儕一起成長,她學會:比起聰明,更要會解決問題

步入校園、談起中小學的表現,蘇姿丰笑說她只能算是表現得不差、但稱不上是頂尖的人物。高中她選擇就讀在紐約素有「物理學家搖籃」之稱的布朗克斯科學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該校曾有7位校友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1位獲得諾貝爾化學獎。

在這裡,同學精銳盡出,蘇姿丰被燃起了鬥志,激發她在數學跟科學領域上追求更卓越的表現,她說「競爭能使我變得更好」。這個時期的學習,也讓蘇姿丰順利進入麻省理工學院(MIT)主攻電機工程學科,因為她認為這門學科是最困難的。

回憶起在MIT的求學過程,蘇姿丰認為這是形塑她人格特質的重要階段,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發現她愛上了半導體。這麼微小的東西,竟然如此強大、富有創造力,而且是她能以一己之力完成的產品;同時,她也在半導體實驗室裡悟出了一個道理:她可以不用是最聰明的,但她必須成為能解決問題的人。唯有如此,才能凸顯她的價值與不同。

帶著這樣的信念,蘇姿丰在24歲時取得了MIT電機博士學位,並投入職場,繼續發揮她擅於解決棘手問題的能力。

跟團隊一起突破困境,她深知:每次進步5%,比50%更好

在IBM工作時,蘇姿丰有段時間負責研發銅晶片的製程,當時市場上的晶片多半以鋁導線為主,但她獨排眾議、主張以銅來取代鋁導線,這是因為銅的電阻係數要比鋁低3倍,而電阻係數低,可以降低電流動所導致的原子流失。

過去棄銅而選擇鋁,是因為銅製程的技術尚未成熟,她要如何突破?憑著求學時期塑造出解決問題的能力,蘇姿丰帶領團隊以SOI(絕緣層上覆矽)技術突破瓶頸,這不僅解決製程時可能產生的污染,也較傳統晶片的效能快了近2成。

此外,蘇姿丰因促成一個重大合作案而被稱作「Video Game Technology Queen(遊戲女王)」。

當時她獲得了在IBM內部創業的機會,並與索尼及東芝合作,設計出「Cell微處理器(Cell Chip)」,用於PS3的遊戲主機裡,滿足了當時有「PlayStation遊戲機之父」稱號的久多良木健,亟欲想突破PS2遊戲主機的野心。

蘇姿丰當時提出的概念是用多顆處理器共同運算,在費盡心力完成產品開發後,發現竟然是索尼PS2效能表現的1,000倍,還可同時處理3D影像跟音效,讓眾人大為驚艷。

比起訂定高成長的目標,蘇姿丰(中)認為,5%的進步幅度對團隊更有建設性。
AMD官網

2012年,蘇姿丰加入AMD、並在2014年成為CEO,面對已經失落10年的AMD,她提出了「5% Rules」,來鼓勵團隊持續前進。 蘇姿丰解釋,「訂出50%的成長幅度,聽起來雖好,卻像是在追求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如果是5%進步挑戰,對團隊反而比較有建設性。」

華爾街知名部落格Farnam Street的作者Shane Parrish也認同這樣的目標策略,他進一步指出,關鍵不在於要精確地達成5%目標,而是要確保個人或企業都能保持前進的動能。

這也恰好證明了自蘇姿丰執掌AMD以來,她並不是在第一年就把AMD由黑翻紅,而是專注選好題目、規畫產品,讓AMD走了3年才終止虧損。

她認為,AMD的文化是「學習的文化」。從錯誤當中吸取經驗,不僅能讓員工自主學習,也能從「比上一次更好」的期許來自我開發。也因此,AMD可以提供比上次更好一點的服務給客戶、開發比上一次效能更好一些的產品,而當這些比上一次進步一點的東西都拼湊在一起後,「就是現在你現在見到的AMD了。」

確立了組織前進的法則,接著是方向。

蘇姿丰在2019年接受媒體訪問時,回頭看自己2014年的決策表示,AMD的強項是桌機、筆電、資料中心的中央處理器跟電腦與遊戲主機的顯示晶片,即便當時市場風向正吹往手機、平板電腦,她仍選擇鞏固AMD的核心優勢。

所以她開始著手進行產品的布局。以Zen架構為基礎,畫出了包括Ryzen系列桌上型電腦處理器,以及EPYC系列伺服器處理器的藍圖,而且在ZEN架構第一代採用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的製程後,立刻轉向台積電的懷抱,讓ZEN 2架構採用7奈米製程。

就在競爭對手英特爾在製程泥淖裡無法突破之際,AMD靠著台積電的加持,在去年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上大放異彩。

曾任職於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IBM、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蘇姿丰於2012年加入超微(AMD),兩年後憑著過人的領導決策、對半導體產業的專業洞察,升任AMD總裁兼執行長。
賀大新攝影

成功轉向投入台積電懷抱,對AMD乃至於蘇姿丰而言,都是個關鍵的決定。由於當時AMD跟格羅方德簽有合約,但格羅方德的製程技術未有起色,導致AMD面臨新品量產競爭力困局,若無法將兩者的關係斬斷,AMD將難以從泥沼脫身。

對於蘇姿丰棄車保帥的決斷,宏碁董事長陳俊聖大力讚譽,他認為,蘇姿丰認清要轉單到台積電,必須承擔風險,而她也必須得到董事會的支持,讓AMD斷開與格羅方德的束縛,使有賺錢能力的AMD尋找其他代工支援。事後也證明,蘇姿丰不僅有做決定的果斷、開發產品的能力,能讓董事會點頭的說服力自然也不在話下。

擁有了技術上的支持,蘇姿丰也清晰設定戰場,她手下每個產品都有明確的目標。根據市調機構 Mercury Research統計, X86 CPU在2020年第2季的市占率來到18.3%,這是AMD自2013年第4季以來的最佳表現。雖然距離競爭對手英特爾仍有一段差距,但顯見以Zen架構為主的產品已經完全扭轉過去Bulldozer架構的頹勢。

AMD在COMPUTEX 2019舉行CEO Keynote,邀請台灣供應鏈上台合影。
AMD

勇闖矽谷登半導體女王,她提醒:永遠不要忘了作夢、冒險

蘇姿丰一路在人才濟濟的矽谷科技圈中,過關斬將突破天花板,達成華人女性最好的成績,背後支持的信念,或許可以從2017年蘇姿丰回到母校MIT所發表的一場12分鐘演說中略窺一二。

首先,她鼓勵學弟妹將夢想做大(Dream Big)。她認為,不要小看自己改變世界的潛能,因為MIT已把大家訓練成善於解決問題的人。

其次,不要害怕冒險,並保有學習的熱忱跟記取教訓的心。如同在實驗室般,當結果不如預期,研究員必須找出問題並調整,在職場上也一樣,如此一來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領導者。

最重要的是,主動創造自己的運氣(Luck)。她認為,成功需要一些運氣,但運氣並非從天而降,而是可以從挑戰最棘手的問題來替自己創造。當你可以解決非常困難的問題時,同時也為自己建立了一道護城河,自然比其他人更加幸運。

2019年,相較Intel度過50歲生日時,面臨8個月群龍無首的狀態,AMD則有蘇姿丰的強勢領軍,戲劇性地威脅到Intel在CPU(中央處理器)市場50年來的主導地位,成為該年表現最佳的半導體股票。
賀大新攝影

在外界最不看好AMD的時候,蘇姿丰接下這個燙手山芋,重整品牌;當競爭對手英特爾、NVIDIA(輝達)四面環伺的時候,她看好AMD擁有稱霸高效能運算(HPC)市場的設計能力,協同台積電的先進製程推出一系列產品搶市,更喊出AMD要做市場制定遊戲規則的人。

如今AMD股價已經在她手上成長逾4,300%,這一切都證明了蘇姿丰是如何用沉著與解決問題的能力,帶領公司一步步前進。

當蘇姿丰上任5年,被問到AMD的表現與下一步時,她語帶保留地表示,這幾年的表現只是開端、好戲還在後頭。對她而言,沒有難倒她的挑戰,如同高中時遇上勁敵一般,競爭將燃起她的鬥志,而拆解問題更是她樂此不疲的事,她是蘇姿丰、當今地表最強悍的女性CEO。

責任編輯:林美欣、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