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衝擊一年,產業創意突圍實錄
專題故事

過去一年疫情在全球掀起大浪,各產業透過3大求生策略:關閉業務止血、 新通路、新產品與新服務,試圖在衝擊之下穩住腳步,並激盪出新商機。

1 COVID-19衝擊一年,誕生哪些新商業模式?

星宇航空
過去一年疫情在全球掀起大浪,各產業透過3大求生策略:關閉業務止血、 新通路、新產品與新服務,試圖在衝擊之下穩住腳步,並激盪出新商機。

2019年底,在中國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爆發「不明原因肺炎」。當時沒有人知道,這場看似流行性感冒的疫情,將被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名為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並席捲全球。

同為呼吸道傳染疾病,武漢肺炎2%的死亡率,遠低於惡名昭彰SARS的10%,但前者的高傳染力,衝擊全球經濟範圍更廣、時間更長,至今各國仍深陷疫情泥淖,離病毒終結仍遙遙無期。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就預估,到了2021年,全球的失業率不但不會恢復,反而會翻倍到達10%。

即便台灣有傲人防疫成果,連續200日無本土案例紀錄,但前景未知之下,市場在過去一年來,發生接二連三的變化,消費行為與溝通模式已深深轉變,無論民眾或企業皆展開長期抗戰。

疫情周年之際,《數位時代》回顧疫情相關重大事件,並歸納產業因應新常態的階段性改變。在3波大浪中,台灣民眾的生活是如何受到影響?疫情又是如何衝擊產業、改變市場的樣貌?

沒人潮!實體銷售寒冬降臨

隨著疫情逐漸向全球蔓延,民眾為了減少群聚帶來的風險,開始減少外出用餐與逛街購物。從今年3月開始,這樣的消費行為改變形成第一波大浪,開始衝擊實體零售與餐飲業營收。

就全球實體零售業3月的狀況來看,根據經濟部統計處數據,中國整體零售業營業額年減15.8%、美國年減4.4%,相較之下,台灣3.4個百分點的衰退算是和緩許多。

受疫情影響,民眾減少逛街購物,衝擊實體零售營收。
蔡仁譯攝影

不過,台灣百貨業卻難以倖免,出現了8.8%的衰退,是有史以來的最大減幅。

不僅是民眾的消費方式受影響,隨著疫情持續升溫,「遠端辦公」形成第二波大浪打上產業經濟,成為許多歐美企業必須適應的常態。

起初,企業僅是鼓勵身體不適的員工在家工作,或嘗試減少不必要的差旅。接著,為避免員工群聚接觸,紛紛採取分流上班,分別安排各部門人員進辦公室的時段,努力減少感染的可能。

但無論通勤的時間與距離長短,員工自家中移動到公司期間,仍充滿許多不可控的感染因素,疫情在內部蔓延難被遏止,企業開始深鎖辦公室,調整組織運作模式,並採用各式數位化工具。

像是Google、Apple等科技巨頭,在3月起宣布讓員工遠離辦公室,改為在家上班。這一股遠端辦公浪潮,也讓視訊會議成為主流,帶動了視訊軟體Zoom活躍用戶在4月成長30倍。

在不能出門、國境封鎖的情況下,形成第三波大浪:旅遊業慘淡,全球宅商機發酵。

世界旅遊組織(UNWTO)在今年9月的報告中指出,疫情衝擊,今年前8個月的國際遊客入境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逾7成。

相反地,這也帶動了一波「宅商機」。像是美國電商龍頭亞馬遜9月宣布,預估在今年底前再增雇7,000人,以因應龐大的電商購物需求。在台灣,網路家庭PChome與momo購物網兩大電商平台,也都在第三季營收創下同期新高。

美國電商龍頭亞馬遜為因應龐大的電商購物需求,宣布預估在今年底前再增雇7,000人。
Flickr CC by Xabier Cid

救營收!企業拓展新業務、新產品

大浪衝擊、市場高度不穩定,各產業為了存活下去,除了改變辦公模式,營運上也不得不採取相對應的策略。

首先,裁員或是出售、關閉原有業務,無非是一個俐落止血的做法。像是跨國飯店集團凱悅宣布裁員1,300人。美國紐約百老匯劇院更自3月起停工、取消夏季演出,眼看美國疫情加劇,更宣布將關閉到2021年5月。國泰航空集團也啟動重組計畫,於10月大砍5,900名員工,集團旗下的港龍航空也熄燈、走入歷史。

但在此時,有許多公司不畏疫情、逆勢出擊。 拓展新通路,就是其中一項關鍵戰術。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同為列印設備商的愛普生(Epson)戲劇性地與競爭對手富士全錄合作,雙方放下疑慮,將競業商品上架到自己的通路。

拓展新服務、新產品,也是不可或缺的,勤業眾信的調查報告顯示,「新業務與新產品」是消費產業在後疫情時代的兩大投資方向,分別占78.6%和60.7%。

比如健身器材大廠喬山看到了居家隔離時的運動商機,大力推廣「魔鏡」新產品、做起健身課程串流。另外,由於好萊塢大片紛紛延後上映,威秀影城勢必得揣摩更多「空間應用」的可能性。


因為Peloton一個數字!喬山砸千萬蓋攝影棚、培訓教練直播「如何不犯尷尬癌」

最受衝擊的航空業,則推出了各種新奇的新產品,也甚至發展、整合了新通路來救營收。舉例來說,長榮空廚與全家便利商店聯名,將原先僅供應商務艙及貴賓室的牛肉麵,上架全家電商服務販售,台灣消費者可以在線上買到產品。

長榮空廚與全家便利商店聯名,將原先僅供應商務艙及貴賓室的牛肉麵,上架全家電商服務販售。
長榮航空

星宇航空變潮牌、高空炸油條賣到翻!航空業度過疫情會更強韌?

在重重的經濟復甦策略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仍預估今年全球GDP將萎縮4.4%。

而台灣優異的防疫系統,發展出與大浩劫完全不同的風景。勤業眾信預估,台灣今年GDP可望逆勢成長、超過1%,成為少數在2020年GDP正成長的國家。

儘管台灣防疫有成,但Google台灣前董事總經理、現任Appier及ikala獨立董事簡立峰認為,「看到更多台灣不利的地方。」

舉例而言,Twitter宣布未來全球員工都可以在家辦公之後,該公司的職缺搜尋量達到有史以來的高峰,全世界的人才都能透過遠端工作,獲得更多跨國工作的機會,矽谷的人力資源市場將更加開放。

同時,許多跨國企業也正在透過遠端會議,發展出新的工作模式,但「當未來遠端工作來到台灣時,台灣的年輕人是不容易拿到這個工作的。」簡立峰認為,台灣沒有線上會議的壓力,可能讓人才在工作方式上,與國際趨勢走向分歧。

「只有做好準備,我們才能防止更大的破壞。」正如德國經濟學家施德特(Daniel Stelter)談及「新冠經濟(Coronomics)」如何成為未來10年的經濟動能,企業唯有長遠判斷,不斷思考創意策略並超前部署,才能在變局中殺出重圍,體質更為強壯。

數位時代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特別企畫

責任編輯:張庭銉、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星宇航空變潮牌、高空炸油條賣到翻!航空業度過疫情會更強韌?

星宇提供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測,航空業最快要到2024年,才有機會恢復疫情前的客運水準。在此之前,他們如何想盡辦法在劣勢中求生?

今年以來的一場疫情,讓一架架本該在空中翱翔、滿載乘客的客機,如今占據了各大機場的停機坪。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測,最快要2024年,才有機會恢復疫情前的客運水準,關鍵還是在疫苗研發進度,航空業的復甦肯定會是漫漫長路。

與其坐以待斃,航空公司紛紛主動出擊,發展「副業」在劣勢中求生。究竟航空業靠著哪些新服務、新商品創造了新價值?

星宇航空把周邊商品變潮牌,單月業績破千萬

才開航就遭遇疫情亂流的星宇航空,找來知名制服設計師林尹培袞操刀,推出「A321neo飛行夾克」,在自家電商星宇小舖預購;中秋節時,以航空貨運AKH集裝箱為設計概念,推出兩款月餅禮盒,吸引大批航空迷搶購。

不同於基本款周邊,星宇跳脫航空、旅遊的框架,並強調設計元素,把過去只有航空迷才有興趣的商品,打造成大眾爭相搶購的「潮牌」。

星宇航空推出中秋禮盒,外型以航空運輸AKH集裝箱為設計,吸引大批航空迷搶購,限量1,500盒半小時銷售一空。
星宇航空
星宇將航空意象與時尚元素結合,勾引廣大星粉及航迷們掏腰包。
星宇航空

這些周邊商品,由客艙服務品處及公關室負責開發設計,能夠成功創造潮牌的社群討論度,關鍵在跳脫既有框架。星宇表示,團隊每個月都會提案及互相討論,「就自己平時生活所需,提出最貼近大眾生活的發想,」才開發出不同凡響的周邊品項。

星宇坦言:「成立小舖的初衷並非為了營利,」這波疫情下,也沒有改變經營的步調及策略,但確實銷售成績亮眼,狀況好時,單月業績可達千萬元。

對星宇來說,周邊商品的銷售額,對於營收或許幫助不大,但在客機無法運轉的情況下,卻能發揮與消費者持續接觸的關鍵作用,每次的行銷及後續露出,都不斷展現星宇理念,維持社群上的討論聲量。

疫情下主動出擊,星宇航空推出服飾周邊「A321neo飛行夾克」
星宇提供

空廚開賣庶民美食,炸油條、牛肉麵賣到嚇嚇叫

飛機餐在料理過程受限安全等因素,或許很難跟「美味」畫上等號。不過,許多航空公司的空廚,各有兼顧特色與美味的餐點,反倒成為疫情時的營運亮點。

泰國航空(Thai Airways)空廚,就把經典菜色「炸油條」拿出來賣,在曼谷、清邁一共開了7家油條店,創造逾1,000萬泰銖(約新台幣920萬元)的月銷售額。

泰國航空的炸油條早餐,內含3個泰式油條和1份紫地瓜沾醬。
THAI Catering
炸油條意外受到民眾歡迎,據外媒消息,很多人一大早天還沒有亮,就在油條店門口排隊,時常開門營業沒幾個小時,就銷售一空。。
ThaiCatering

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則重塑空中用餐體驗,將兩架A380客機規畫成餐廳,依據艙等不同推出不同方案,9月開賣時,只花了半小時就銷售一空。

國內的長榮航空,由長榮空廚劉佳振主廚領軍,規畫「秘製紅燒牛肉麵」、「銷魂清燉牛肉麵」、「空廚經典三寶麵」等3款麵食,把原本只在機上商務艙及貴賓室供應的「牛肉麵」,賣進全家便利商店LINE電商,接下來,還打算推出其他類型的美食。

長榮空廚的招牌牛肉麵,透過全家便利商店LINE電商限量銷售。
長榮航空

長榮表示,利用既有空廚資源販售食品,除了增加營收,更重要的作用,是能穩定內部員工以及外部投資者的信心,也看好空廚與通路合作販售餐點的銷售模式,在疫情後能持續。

社交距離,催生全球航空首創「大位」

為讓乘客更安心搭機,航空公司打破過去機位銷售模式。

台灣虎航推出新產品「虎大位(tiger plus)」,將倒T字型、可拆卸式的泡棉扶手墊,設置在兩個座位中間,避免與相鄰旅客肢體上的碰觸,降低感染機率。

台灣虎航推出「虎大位(tiger plus)」產品,倒T字型,可拆卸式的泡棉扶手墊,降低鄰座旅客肢體碰觸機會。
台灣虎航

為符合《民航法》規範,台虎團隊跟泡棉製造商喬福泡棉、防火布料認證的福基創新材料,一起花了近4個月時間設計,成全球航空業創舉。

台灣虎航總經理張明瑋認為,即使疫情趨緩,虎大位仍可以提供想要加倍防護的乘客,有選擇的空間,成為民眾選搭台虎的一大誘因。

長榮航空則推出「客製機位」銷售服務,提供包位、包區、包艙以及包機服務,打破過去機位銷售模式。長榮表示,目前所有客機航線都適用此方案,價格方面,會以單一座位的票價,乘上欲包下的座位數量去計算。

為了讓乘客更安心搭機,航空公司打破過去機位銷售模式
台灣虎航

創新維持品牌認同,航空業度過疫情更強韌

疫情下,民眾出國旅遊需求被迫暫停,朝陽科大飛行與民航人員技術系籌備主任盧衍良表示,「現階段只有商務旅客的搭機需求,長榮的包艙包位方案,主要瞄準有經濟能力的商務客。」他還指出,在疫情過後初期,包艙包位的概念有可能延續,但終究會隨著市場需求回溫做出調整。

無論是偽出國、空廚體驗、周邊商品等,盧衍良坦言,「恐怕營收層面難為航空業者帶來龐大商機。」那為什麼航空公司還要投入大把人力時間?

KPMG數位創新服務營運長賴偉晏分析,這些「不務正業」在行銷活動、媒體報導下,能替航空業者建立正面形象,同時與民眾持續互動、維持品牌認同。

盧衍良則認為,任何活動的企畫行銷都有邊際效應,「一旦重複推出,久了便會失去新鮮感,」挑戰在於,即便這些活動無法有效消弭現金流的壓力,還是必須不斷思考推陳出新,利用話題保有討論熱度。

航空公司逆勢變革,長期看來,能持續進行並創造獲利的其實非常有限,但不代表只有負面影響。

賴偉晏表示:「企業快速應變的能力,是疫情後能夠被長久留下的。」能順利度過風暴的航空公司,未來面對任何挑戰與危機時,將能更從容應對,這就是疫情留下最寶貴的資產。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特別企畫

責任編輯:林美欣、郭昱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因為Peloton一個數字!喬山砸千萬蓋攝影棚、培訓教練直播「如何不犯尷尬癌」

侯俊偉攝影
「Peloton內容課程在美國有300萬訂戶,但真正買硬體的只有100萬人」,這個統計,讓健身器材商喬山決心走上新一輪轉型之路。

「羽球的米字步伐,總共有6個方向,右前方、左前方、右後方、左後方⋯⋯。」

明明是一面掛在家中的全身鏡,羽球天后戴資穎卻出現在鏡中,帶你一起做肌力訓練,做完還立馬幫你的動作打分數。藏在鏡中的不只她,還有潘若迪、林可彤、夢多等近20位教練,為用戶開設「遠端教練課」。

這是亞洲第一大健身器材商喬山在今年 9 月端出的家用新品「健身魔鏡(@MIRROR)」,同系列的第二款器材「飛輪(@CYCLE)」也接續問世,但它們最大的賣點,不是硬體本身,而是藏在螢幕中,喬山親自打造的健身內容。

喬山除了整合軟硬體外,也培養教練對於鏡頭的臨場感。
侯俊偉攝影

「硬體在健身產業中扮演的角色,未來將會愈來愈少,軟體變化性更大,加上訂閱制內容,才能留下更長期的用戶。」喬山健康科技副總經理羅雅芳說道。

暗藏在兩款產品背後的,是喬山走上新一輪轉型之路的開端,也是他們疫情下逆風高飛,布局家用健身器材市場的重要一戰。

健身場景大轉換,在家運動人數比往常「高很多」

台灣因疫情控制得宜,對禁止群聚、足不出戶的感受並不深,但歐美健身房今年卻有近一半的時間被迫禁止營業。

美國跑鞋評測網RunRepeat在9月進行了一項調查,即便疫情全球健身房陸續解封,卻只有約31%的會員回去運動,甚至有近六成的人已經解約或正考慮解約。但是,這些運動需求並未就此消失,而是轉移到家中,談起家用器材的業績成長,羅雅芳用了「異常高」三個字來形容。

羅雅芳認為運動的需求並沒有因為疫情而消失
侯俊偉攝影

山的商用器材的銷售向來表現亮眼,每一個市場最大的連鎖健身房業者,都是它的客戶。實際而言,喬山2019年營收達253.57億元,超過七成為商用器材、家用器材占不到三成,但到了今年,這一比例開始持平。

「過去家用器材市場,一年產值大約是30億美元,2020年已經成長到90億,不只因為疫情,最近很多公司都加入做健身內容,才讓市場變得很大!」喬山健康科技總經理羅光廷篤定地說道。

然而,魔鏡和飛輪正是喬山跨入內容領域的第一步,看似衝著疫情而生,但卻已經布局兩年之久。

影像、App工程師…台美百人團隊,打造健身界Netflix

2012年成立的美國新創公司Peloton,不僅僅是「健身獨角獸」,更被稱為健身界的Netflix,他們不只賣居家跑步機和飛輪,特別是器材螢幕裡的線上直播健身課程,甚至還能搜集用戶數據、提供客製化課程,在業界成為一股風潮。

看到這一趨勢,羅光廷也打算著手嘗試,但這對專長製造硬體的喬山來說,卻是一片從未接觸過的處女地。「喬山成立45年,跟教練一定存在某程度的關係,但要找教練開課,卻真的是從零開始,」喬山健康科技全球行銷總監江信篁笑著表示。

從0跨到1,為了這兩個特殊的產品,喬山首先跳脫過往的編制,特別成立了一個橫跨台灣及美國,超過百人的新團隊,設置教練招募、影像、App工程師等曾未有過的職缺。

羅光廷看準線上直播健身課程的趨勢,從無到有開始整合團隊
侯俊偉攝影

再者,在最為關鍵的「內容」,用戶花每月399元起跳的訂閱費,就有囊括5大類別,共計超過200堂的自產課程可上,每一周還得開設逾40堂直播課。面對如此龐大的拍攝需求,喬山並未打算委外拍攝,而是自己一手包辦 ,不僅在電視台林立的台北市內湖區斥資千萬建立了一座專屬攝影棚,更構建了超過30人的攝影團隊。

江信篁解釋,為克服教練們「面對冰冷的鏡頭,卻得呈現出教課臨場感」,還聘請了外部的禮儀團隊和造型師逐一上課,從儀態、表情、聲音、說話到服裝進行訓練培養,工程浩大。

延展年輕消費群,找坤達開設一季YT節目

喬山統計,一般購買家用健身器材的用戶,平均年齡約在40歲以上,但這款新產品和「串流內容」、「AI辨識」及「運動社群」功能結合,希望藉此能觸及到30~35歲、更為年輕的消費者。在行銷操作上,也打破了常規。

別於過去在傳統媒體下廣告,靠門市通路人員推廣的既有行銷模式,喬山這一次甚至在YouTube頻道上,開設了一季的自製帶狀節目《揪健身吧!魔鏡》,由演員坤達擔任主持人,在一集集原創運動內容中,軟性結合產品,透過更「年輕」的新方式,讓觀眾快速直觀地了解什麼是健身魔鏡。

喬山除了整合軟硬體外,也培養教練對於鏡頭的臨場感
侯俊偉攝影

「有一個數字值得參考: Peloton內容課程在美國有300萬訂戶,但其實真正買硬體的只有100萬人 。」羅雅芳向《數位時代》透露喬山布局內容的決心。

台灣只是試水溫的第一站,健身魔鏡和飛輪的下一步,將推往其他亞洲及歐洲國家。羅雅芳表示,每推往一個市場,一樣會在當地構建相同規格的拍攝團隊及攝影棚,製作「在地化」健身內容,未來也會加大力度投資家用器材,以內容為核心,串起各式各樣的新產品。

如今,Planet Fitness、Basic-Fit、McFIT等大型健身房、俱樂部,在疫情間為留住會員,也紛紛提供會員在家DIY健身的線上內容。當產業全都往這一個方向走,未來內容只會讓居家健身和商用健身,愈發密不可分。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特別企畫

責任編輯:林美欣、郭昱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好萊塢大片卡關,威秀死守4成票房!電影院如何度過慘澹小月?

蔡仁譯攝影
疫情導致好萊塢院線片紛紛延後上映,電影院面對生意慘澹加上租金壓力,該如何度過難關?

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橫掃全球,百工百業都受到影響,在這個「群聚」成為禁忌的時候,藝文產業也受到重創。根據台北市藝術產業協會統計,光是4月,台灣藝文產業就蒸發了10億元。

全球各大電影節與頒獎典禮宣布取消或延期,許多影劇製作、發行也陷入停頓,而電影院位處電影產業鏈的消費第一線,面對浩劫簡直叫苦連天。回顧今年第1季,《衛報》報導指出,光在今年3月初,全球電影票房就蒸發了50億美元(約新台幣1,426億元)。

談到台灣情況,威秀影城公關部資深經理李光爵表示,今年3月即便政府陸續要求戲院實施梅花座、實名制的防疫措施,台灣依然有些強檔電影在上映,因此還不是市場最差的情況。

不過,隨歐美國家逐漸封城,好萊塢院線片紛紛宣布延後上映,即便台灣公共場所於今年第2季陸續解封,但空有影廳、沒有電影的窘境,電影院產業才算真正面臨最慘澹的市況。

「今年3月馮迪索(Vin Diesel)的《血衛》,算是年初大檔的最後一個案子,」李光爵回憶,自此之後,原先計畫4~6月上映的好萊塢大片,包含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主演的《捍衛戰士2》、由台裔名導林詣彬執導的《玩命關頭9》等,全都宣布延後到2021年。

「2020年是好萊塢全面失守的一年。」李光爵說。

儘管近年來不時有國片闖出亮眼成績,但是就台灣電影市場整體而言,依然有75%~80%的票房出自於好萊塢的片源,「對我們的營業額來說,消失的就是好萊塢那一塊最大的餅。」

空有影廳卻沒有電影,讓電影院產業面臨最嚴峻的市況。
蔡仁譯攝影

不上院線了!《花木蘭》、《靈魂急轉彎》都跑到Disney+

李光爵在受訪時,打開手機查閱戲院公會的數據,「真的是嚇死人的差!」相比去年第2季,由於漫威電影宇宙(MCU)巨作《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話題帶動下,單季票房達30億元左右,今年同期整體劇院票房卻是縮水到3.6億元,僅剩下10分之1,觀影次數也減少300萬人次。

他推估,受到疫情影響,好萊塢片源延後上映,甚至迪士尼砸2億美元拍攝的真人版《花木蘭》、皮克斯動畫新作《靈魂急轉彎》,都跳過戲院,直接在串流平台Disney+發行,加劇強檔大作斷炊的困境;威秀影城今年全年票房,恐怕將憑空蒸發65%業績,「接下來,我們如果能維持住剩下的40%票房,這樣就已很好了。」

面對困局,影院該如何出奇制勝?李光爵坦言,「我們只是看起來有點華麗,但實質經營,是很辛苦的產業。」

成立22年的威秀影城,全台有16個據點,共100多個影廳,市占率約4成,是台灣規模最大的連鎖電影院。

今年第1季疫情爆發,威秀旗下4座頂級影廳「GOLD CLASS」,及升級版頂級影廳「MUCROWN」,3D電影票價高達640元,卻不受疫情影響,依然有72%滿座率。

但第2季無片可播,頂級戲院也被迫暫時關閉,因為「頂級客層會看主流、有知名度的作品,播比較藝術類型的電影還是有難度。」

威秀影城推出豪華影廳搶攻頂級客
蔡仁譯攝影

今年第4季,《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是最重要的一波強檔。從10月底在台上映以來,已創下全球動畫片在台票房最快破億紀錄。

接下來,DC漫畫神力女超人續作《神力女超人1984》也即將在12月初上映,加上金馬獎頒獎典禮,有望帶動一波國片觀影潮,對此李光爵認為,「這些都會帶動票房,希望可以維持住第4季的成績。」

把日本寶塚歌劇、音樂劇搬進影廳,開發小眾市場

另一方面,戲院仍須面對沉重的租金壓力,該如何度過生意清淡的月份?

「比較外圍的主流觀眾看來暫時不在,所以我們只能抓住一群很核心的觀眾,希望他們再回來電影院。」而要抓住這群「影迷」,並沒有一招見效的萬靈丹,威秀影城只能打游擊戰的方式,開發各種小眾、利基市場。

我只能抓著一定會來的這群人,刺激他、增加他的 重複觀影次數。
威秀影城公關部資深經理 李光爵

因此,威秀也不斷嘗試利用影城空間作新的可能,「演唱會、舞台劇、脫口秀、音樂劇,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事情。」 讓威秀這個品牌不再只是影城,而是可提供展演娛樂的場所。像是近期,威秀將一系列日本寶塚歌劇與音樂劇搬進影廳。「在日本這些活動都是大秀,他們都有死忠粉絲。」李光爵也分享,在2011年開始初嘗試直播時,搖滾團體彩虹樂團(L'Arc~en~Ciel)、大型女團AKB48的活動直播也幾乎是場場滿座。

面對疫情導致的淡季,李光爵選擇開發小眾市場。
蔡仁譯攝影

這些分眾度高的死忠粉絲,對於各領域的活動展演都會大力捧場,熱情絲毫不減,「他有一定的忠誠度,不管疫情怎麼樣,他都會來看。」

但在未來,李光爵認為,「開發其他業務,再怎麼樣也比不上好萊塢大片的滿座規模,也沒辦法拉升我的毛利率。」儘管台灣疫情控制妥當,但未來影城經營是否能恢復正常,還是得看好萊塢片源的上映狀況。

面對近期美國不斷攀升的確診人數,李光爵坦言,「我們其實感到很悲觀。」他更預估,好萊塢片源在2022年之前,恐怕無法恢復正常。在此之前,威秀影城必須繃緊神經,沉著應戰。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特別企畫

責任編輯:林美欣、郭昱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 Epson產品上架富士全錄通路!明明搶食同一塊市場大餅,印表機雙雄為何破天荒合作?

蔡仁譯攝影
今年9月,Epson的數位噴墨印刷機及相關耗材,開始「上架」富士全錄旗下通路,究竟印表機雙雄這場策略結盟,雙方盤算為何?

如果要為全球列印設備市場畫出一條「楚河漢界」,那麼「雷射列印」和「噴墨列印」,便是因技術截然不同,從而形成的兩大陣營。

同為老牌日本公司,愛普生(後稱Epson)以噴墨列印聞名,去年吃下台灣58%噴墨列印機市場。另一頭,扎根台灣逾50年的富士全錄(FUJI XEROX),旗下逾9成產品都是雷射列印機。

然而今年9月底,一項令人意外的合作案在業界炸開:台灣愛普生策略結盟台灣富士全錄,Epson的數位噴墨印刷機及相關耗材,開始「上架」富士全錄旗下通路。

「我們又像敵人,又像朋友,不如就試著當朋友看看,能不能創造一些新的機會?」台灣富士全錄策略暨行銷本部部長何建賓說道。兩者明明搶食同一塊市場大餅,為何會在疫情肆虐下,展開這個破天荒的首次合作?

把設備當辦公平台,大廠化身企業顧問

遠端辦公趨勢下,市調機構IDC給出頗具「畫面感」的比喻:去年全球列印總量每分鐘超過600萬頁,覆蓋面積相當54個足球場,但在今年,預計每分鐘印量只能覆蓋7個足球場。

面對印量大幅下滑的這一戰,富士全錄的布局,早在5年前就已經開始,包括另一家日商理光(Ricoh)在內,從販售辦公室設備的商業模式,漸漸走上為企業設計辦公解決方案的道路。

這10年間,業界普遍悲觀看待此事:數位化讓設備需求隨著印量減少,銷量難免下跌頹勢,「印量確實變少,但並沒有懸崖式衰退,因為現在每個人平均接受的資訊,是過去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但當到了一個平衡點後,就會慢慢下滑,我們還是得提前備戰。」

何建賓認為雖然印量減少,但產業並沒有懸崖式衰退
蔡仁譯攝影

何建賓指出,如今富士全錄已經把硬體設備當成一個媒介和平台,開始化身企業顧問,幫每間公司客製不同的辦公室文件設備解決方案,如加強資安、建置自動化流程、系統整合……等等。

如今單單台灣市場,負責該解決方案的「顧問」,團隊人數已達40人,即便7成營收來源還是靠「賣設備」,但其餘3成源自解決方案建置,讓富士全錄在疫情期間,即便實體印量下滑10%,但數位輸出總量卻增加。

軟體結合硬體,打造新商業模式

當居家辦公需求大幅提升,台灣愛普生列印科技事業部總經理輝偉偉透露,Epson不只賣硬體,今年10月起,針對產業用高階機種,推出軟體平台「Epson Cloud Solution PORT」,用戶可遠端監管多台機器,查看列印量,還能輸入列印參數,掌握自己花了多少耗材與成本。

無論是否因疫情加速,設備大廠勢必得找到更多轉型方法,或是可行的新商業模式。

早在2016年,Epson不再執著「設備+零組件+耗材」一包全賣,嘗試把印表機「噴頭」單賣給有能力自產列印設備的客戶,跟亦敵亦友的夥伴做起生意。如今,和競業牽手做生意的故事,也發生在富士全錄身上。

Epson已經吃下八成商用噴墨市場,在大圖輸出、印刷業、紡織業等特定產業設備銷量穩固的品牌;另一邊,全球5,000大企業,有三分之一都是富士全錄的客戶,各大辦公室中都能時常看見他的設備,究竟他們為何會合作?

「富士全錄在產業用印刷機種上缺門,沒有獨立產品,但Epson有,這樣的合作可以增長他們的營業額,我們也需要這樣的角色去拓展通路,剛好互補。」輝偉偉說。

輝偉偉認為彼此合作可以互補
蔡仁譯攝影

兩年談出互信模式,再共訂目標把餅做大

雙方合作當然不能相互踩線、自打嘴巴,於是各選擇互不衝突的產品來切入——必須以噴墨技術來做的「大圖輸出機」,富士全錄與其自己開發,最快、最省力的方法,就是牽手他人。

打個比方,當富士全錄賣設計業、工程業客戶辦公室用機時,對方需要更符合領域專業的大圖輸出機,富士全錄往往沒產品可提供,只能轉介其他廠家;如今可以自由販售Epson產品,富士全錄仍將採購權掌握手中。對Epson來講,想要再開發更多客群、擴增市占,憑著富士全錄龐大的客戶基礎,能快速打入新市場。

看似兩全其美的合作,回憶起步過程,卻協商足足兩年,中間一度卡關,癥結點也是理不清的競爭關係:對方會不會搶客人?

印表機雙雄拚合作,看似兩全其美,中間卻協商長達兩年
蔡仁譯攝影

「因為有生意往來,相關客戶資訊雙方一定會掌握,但畢竟我們是競爭品牌,富士全錄會很擔心客戶曝光,因為客戶不一定只有裝大圖設備,也可能有辦公室設備需求,擔心Epson會不會藉此把客戶拉走?」蔡漢中解釋。

雙方來回協商後,終於簽訂了客戶保密條件,並協議每銷出一個案件,談生意時都會提前溝通,確認後再進行,避免衝突,「講白有些綁手綁腳,但是這種模式,雙方才能達到共識。」何建賓說道。

在這史無前例的合作案,雙方都給了彼此一個檢驗時間:半年,並訂下Epson大圖輸出機市占率,將從42%成長至45~50%的目標;倘若磨合成功,下一階段合作,產品範圍預將擴大至數位標籤印刷機,甚至未來在富士全錄賣出的Epson產品,售後服務全交由富士全錄處理。

面對疫情、市場變遷這一大敵,單打獨鬥不如成群結黨,當競業合作成為「常態」,未來變形、進化的新商業模式,還有什麼不可能?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特別企畫

責任編輯:郭昱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