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ler用戶飆漲千萬,卻遭Google、蘋果下架!如何從默默無名變成川粉集散地?

2021.01.19 by
網易科技
Parler用戶飆漲千萬,卻遭Google、蘋果下架!如何從默默無名變成川粉集散地?
截圖自Twitter
2018年剛成立的Parler,在歷經美國總統大選、川粉闖入國會之後,被各大科技巨頭切割、下架。這個才冉冉升起的社群平台,為何會成為右翼人士的最愛?

美國當地時間1月11日淩晨,社群媒體平台Parler被亞馬遜關閉網路代管服務後下線。作為回應,Parler對亞馬遜提起訴訟。

在此之前,Google和蘋果已將Parler從應用程式商店中下架。這些科技公司的理由是,Parler無力或不願阻止平台上煽動暴力行為的言論。然而,亞馬遜此舉導致Parler平台直接關閉,其不得不尋找新的雲端服務供應商。

Reuters Connect

延伸閱讀:充斥川粉的Parler社群,遭蘋果、Google、亞馬遜三巨頭切割,現正面臨倒閉危機

當地時間1月17日下午,Parler執行長約翰.馬茲(John Matze)在公司網站上發佈一則消息:「你好世界,這個平台還開著嗎?」這則消息暗示,Parler已經找到一個新的線上代管平台。

1月8日,在Twitter關閉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帳戶後,Parler新用戶數量激增。自從去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以來,Parler使用量就不斷創下新高,導致公眾對議題的態度差距越來越大。

在2018年匹茲堡猶太教堂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Parler的競爭對手Gab同樣被迫下線。槍手Robert Bowers在Gab平台上發佈暴力內容,因此導致PayPal、GoDaddy和Medium禁止Gab使用其服務。根據報導,自Parler關閉以來,Gab重新上線且獲得數十萬名新的使用者。

深受右翼人士愛戴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Parler在右翼政客以及具有影響力的人士當中流行起來,這些人擁有大量的關注者,可以在Parler上分享並宣傳自己的想法,不用擔心平台會以危險、誤導為由,刪除或標記他們所發佈的內容。正因如此,Parler也成為極端右翼分子和陰謀論者的「避風港」。

隨著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這三家知名的社群媒體公司相繼採取行動,以減少極端主義和虛假資訊的傳播,Parler愈受右翼用戶歡迎。儘管與Twitter約3.3億的月活躍用戶數量比較下相形見絀,但該平台受歡迎的程度呈爆炸式成長。去年11月份註冊用戶數增至1,000萬,而在Parler關閉時,其聲稱有1,200萬名使用者。

延伸閱讀:川普最愛用,卻直接被刪除帳號!Twitter執行長:這是正確決定

在主流社群媒體上,喬.拜登(Joe Biden)贏得了總統大選,有關拜登競選團隊和民主黨違法的說法被列為錯誤資訊。而在Parler平台上,傳播的消息是川普以壓倒性優勢獲勝,但勝利卻被「偷走了」。

無法忽略的一個現實是,在Parler平台當中,如QAnon和Boogalooers這樣的極端主義運動因不受監管而持續發展、膨脹。

Parler的起源

Parler成立於2018年,曾是一個迎合右翼使用者的小眾社群平台,它能夠容納那些違反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內容規定的使用者。直到2020年初,Parler用戶數量仍然很小,總共不到100萬使用者。

在Parler成立時,已經存在著Gab等右翼平台。相較於Gab等平台,Parler以迎合主流保守派而聞名。2020年,當Twitter開始為川普所發佈有關於缺席投票和郵寄選票可能存在詐欺的誤導性內容打上標籤時,一些知名政界人士把Parler視為保守派發聲的下一個堡壘。

shutterstock

11月3日,在美國總統大選的前幾週,大型社群媒體平台相繼採取措施,減少與選舉有關的極端主義和虛假資訊。這些措施一直持續到大選之後,當時主流的保守派政客與川普聲稱拜登、民主黨欺詐選民。因此數百萬使用者遷移到Gab和MeWe等平台,而來到Parler的用戶最多。

使用者之所以選擇Parler,是因為該平台承諾「 不會標記虛假資訊 」, 也不會阻止創建極端主義社群 。另一個原因是,共和黨政客與某些知名人物暗示,Parler將成為保守派發聲的新大本營。

Parler只有兩條社群準則: 不允許進行故意的犯罪活動、不允許出現垃圾郵件或機器人 。由於缺乏針對不良言論的監管,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等在Parler泛濫成風。

平台的幕後控制者是誰?

Parler的擁有權在很大的程度上仍處於保密狀態。然而,已經浮出水面的資訊也令人擔憂。

一位頗受歡迎的右翼評論員擁有這家公司的一小部分股權,而執行長約翰.馬茲日前也表示,由於平台已經關閉、無法訪問,擁有權在他和「一小群親密朋友和員工」的手中。

值得注意的是,保守派億萬富翁Robert Mercer和他的女兒Rebekah都是Parler的投資者。Mercer家族以在其他保守事業上的投資而聞名,其中包括曾讓Facebook捲入醜聞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與後者的關聯尤其讓專家們擔心Parler可能會從不知情的用戶中獲取數據。

延伸閱讀:劍橋分析醜聞Facebook挨罰2千萬元,祖克柏15分鐘就能賺回來

Parler的隱私政策也令人極其擔憂。平台政策規定,Parler有權收集大量的個人資訊,相較於主流平台,Parler用戶對數據用途的控制權要小得多。

Parler的未來在哪裡?

若Parler能找到一個新的網路代管服務,其命運將取決於使用者在未來幾個月內的行動。該公司能從大量湧入的新用戶中獲利嗎?亦或是它的使用者會逐漸回歸更大的平台呢?其中主要因素在於川普本人的反應,以及他最終是否會在Parler上創建帳戶。

Parler迎合右翼受眾且放任暴力言論在其平台上傳播,而網路上的極端主義和暴力內容會引發現實世界的暴力,如同Gab一般,Parler現在正面臨著使用者犯下暴力行為的後果。

雖然難以定論Parler是否會在未來恢復、成長,但其用戶群中的極端主義仍將持續數個月之久。

責任編輯:文潔琳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