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適合抖內或訂閱制嗎,聲音社交下一步是什麼?
專題故事

Clubhouse會帶動Podcast外的第二波聲音科技革命嗎?來看2021年最熱的「開房間聊天」現象,對產業、技術、使用者帶來哪些改變。

1 連臉書、推特都想分杯羹!「時間黑洞」Clubhouse適合抖內或訂閱制嗎,聲音社交下一步是什麼?

截圖自Twitter
Clubhouse風潮絕非單一現象,麻吉大哥黃立成、剛剛被潘杰賢收購的SoundOn、Twitter、臉書⋯⋯都紛紛開始搶進,這股風潮將吹向哪裡?

在 2021 年的春節假期中,你的身邊是否也吹起了一股「Clubhouse風」?

「聲音」是唯一交流媒介,靠著一個個五花八門的房間疊加起來的社交平台Clubhouse在短短幾個月在全球爆紅。團隊人數不到20人,估值卻突破10億美元。

Clubhouse背後的其一投資者,是知名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a16z),他們先前曾表示,正因為2020年疫情爆發,才給了「聲音社交」大放異采的機會:社交需求並未停歇,當人們時間變多了,會需要一個虛擬的聚會「場域」。聲音,無非更快速、更直接。

但是,Clubhouse的崛起絕非單一現象,業界似乎相當看好,紛紛開始模仿複製。

身為台灣早期使用者行列之一的名人麻吉大哥黃立成,已經表示要打造一個類似的平台;本土 Podcast平台SoundOn搶在農曆年前,在自家App中已經推出一模一樣的功能;就連 Twitter、Facebook 這些「社交大佬」們,也開始計畫打造類似的產品⋯⋯

SoundOn年前搶當「台灣第一追隨者」,潘杰賢親自出面解釋抄襲疑慮

2月9日,在小年夜的前一天, SoundOn正式在自家播放器中推出了「SoundClub」功能,功能不僅被放在界面最中間的位置,連App logo都從「SoundOn」變成「SoundClub」。

在17 LIVE 共同創辦人兼榮譽董事長潘杰賢的個人基金Turn Capital及新加坡投資顧問公司Kollective Ventures收購 SoundOn後,如今已是老闆的潘杰賢,還親自在臉書社團「Clubhouse台灣之友會」上貼文發送SoundClub邀請碼。

在推出「SoundClub」功能後,潘杰賢還親自在Clubhouse的房間上解釋。
Clubhouse

但是打開實際使用該功能,SoundClub無論是介面、設計幾乎像是「簡易版」的Clubhouse,面對這樣的「抄襲」指控,潘杰賢還親自在Clubhouse上出面解釋。

SoundOn向《數位時代》透露,還是有不少創作者想發聲、想做內容,但卻沒有能力,或是不想花費更多生產成本。而開一個房間,不像開一個Podcast節目需要前期腳本、錄製、後期剪輯一系列的操作,只要夠有料、談資夠充足並「hold」得住主持工作、隨開隨播即卡。

以SoundOn的角度出發,是把聲音內容,擴展到「聲音社交」,出發點其實也和Facebook和Twitter不同。

第一,Podcast 節目極度缺乏創作者和聽眾的互動。

這一直都是Podcast的痛點。聆聽Podcast節目,幾乎都是聽眾單向接收,若想要回饋、分享意見,目前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在節目評價中留言,但在最多人留言的Apple Podcast上,創作者又不能直接回覆,只能蒐集問題後至節目中統一回答,互動相當不直接,又有斷層。

現在常見的解決方法,則是透過其他社群平台,如Facebook、Instagram、Telegram和聽眾互動,如股癌、百齡果、台通這類「頂流」節目創作者,或是占星老師唐綺陽、歌手9m88等本身就有名氣的人,經營社群相對容易。但對於中小型創作者來說,這種跨社群互動相當困難,因此Podcast業者都在找方法解決,像在Podcast 播放器中串連語音社交功能,就是解法之一。

第二點,則是給更多創作者「無痛」生產內容的機會。

雖然官方明確表示,自家的「SoundClub」功能不僅僅如此,將和更多既有創作者、內容、功能、機制結合,但搶做追隨Clubhouse的「台灣第一家」業者,舉動已賺到關注度及討論聲量。

已是「社群大佬」的Twitter、Facebook,為何也要模仿Clubhouse?

跑最快的是Twitter。2020年12月,Twitter開始測試和Clubhouse雷同的「Spaces」的功能,藉由在2015年收購的影片串流平台 Periscope技術,目前正在進行測試,最多可以讓10個人一起在線聊天,

然而,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傳聞Facebook也將推出類似Clubhouse的產品、與其競爭,但目前還在非常早的開發階段。

Facebook執行長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不僅在自己舉辦的脫口秀節目中表達對Clubhouse的興趣,他自己也早已有Clubhouse的帳號,甚至已經開過訪談房間。

已是「社群大佬」的他們,為何也要搶進?

在時間破碎的年代裡,大眾的網路社交似乎從Twitter、Facebook的「文字」,發展到Instagram 的「圖文」,直至如今的「語音社交」。

全球最大傳播集團WPP旗下的行銷機構偉門·湯遜(Wunderman)在一份2020年的報告中提到了「Sonic Branding」(聲波品牌)一詞,報告指出人類大腦處理視覺訊息需要0.25秒,但處理聽覺訊息只需要0.05秒,不僅反應/接收速度更快,聲音也更有「溫度」、「陪伴感」。

不只是趨勢改變,當越來越多聲音社交平台問世,一場時間爭奪戰在所難免。

「Clubhouse的確滿足現代人在行動裝置與內容社群互動上一部分的好奇,這幾天常常有人說它是『時間黑洞』,因為各種即時內容,各種創作的不確定性,讓你不知不覺會花了很多時間在上面。」KKBOX音樂事業群總經理黃嘉宏在Podcast節目《傑哥行銷 Club》中提到。

相信喜歡Clubhouse的用戶都深有體會,當你花費大把時間在Clubhouse上,使用其他社群平台的時間也大幅減少。對社群大佬們來說,或許認為與其用戶時間被分食,不如自己也做各種不同屬性、載體的社交平台,只要用戶最終都綁定在自己的平台上就好。

包含過去的RC 語音(RaidCall)、聲音交友軟體 Goognight⋯⋯聲音社交早已存在,只是時代背景不同,隨著台灣Podcast爆發,大眾對「聲音」這種內容載體再度反應熱烈;隨著國外疫情肆虐,需要有溫度、感官體驗直接/自然的虛擬場域來社交,Clubhouse已掀起無法阻擋的風潮。

只是,它的商業模式是什麼,仍不明朗。

Clubhouse官方先前表示,未來將以「creator first」(創作者優先)開發商業模式,或許會有機會推出「門票」、「訂閱制」、「打賞」等各種變現手段,讓更多創作者、KOL 願意留在平台上。無論如何,不管他們下一步究竟是什麼,這間爆紅公司的未來,將對聲音社交熱潮帶來指標意義。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矽谷投資人追捧、藝人名流搶著排隊!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有什麼魔力?

Shutterstock
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在矽谷創投界引爆話題,這款沒有官網、沒有上架線上商店的App,已經獲得數千萬美元投資,估值上看1億美元。

近期社群上的「居民」們出現了一波逃難潮。

Facebook隱私政策調整、Twitter大量刪除挺川帳號等爭議,都讓用戶紛紛「搬家」。在這波逃離中,MeWe、Gab、Parler等新興平台受到關注其中去年二月於疫情中誕生的語音社群Clubhouse ,也再度躍上討論的熱潮上。

Clubhouse是一款僅接受邀請碼才能加入的語音社群應用程式,剛推出時,使用者規模只有千人,而且都是特定關係的人士才能加入。而截至2020年12月,該應用程式已有60萬註冊用戶。

而在近期一波爆紅中,Clubhouse的估值從去(2020)年底的1億美元,至2021年1月21日,已經攀升至10億美元,到底Clubhouse有何魅力?以下是2020年5月的報導。(2021.1.29更新)

一款名為Clubhouse的社交媒體,在近期成為矽谷創投界的當紅炸子雞,引發外界大量討論。沒有上架Google Play及App Store,甚至官網都還沒設立的這款神秘App,已經獲得創投公司上千萬美元投資,最新(2020年5月)估值上看1億美元。

Clubhouse是以聲音為主的社交平台,目前用戶僅約1,500人, 獲得邀請或登記排隊的用戶,才有緣一睹其面貌 ,許多用戶不是與創投界密切關聯,本身就是藝人名流。

Clubhouse創辦人戴維森(Paul Davison)是一位前Google工程師,曾創辦社交App Highlight,並在2016年被Pinterest收購。而Clubhouse經營公司Alpha Exploration則在今年2月才正式成立。

上週《富比士》報導,在私人創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領導的A輪募資中,Clubhouse獲得至少1,200萬美元投資,其合夥人Andrew Chen也將加入董事會,據傳估值已超過1億美元。

另外,曾投過Instagram、Twitter等眾多當代社群巨頭的創投Benchmark,也積極與Andreessen Horowitz競爭想參與Clubhouse的投資,究竟這款才剛剛起步的App,有什麼魔力吸引創投界大老爭相砸錢,獲得如此龐大的投資金額?

多位名人嘗試,Clubhouse引爆創投界熱潮

由於Clubhouse仍處於測試期間,對於開放新用戶管控嚴謹,一天只有數十位新用戶加入。

根據《CNBC》報導,參與測試的人員形容,使用Clubhouse的體驗像是在收聽Podcast同時瀏覽Twitter的推播,以及參加一場遠程的語音會議。用戶啟動App後,能夠加入各種房間參與語音聊天,或者單純在一旁收聽,房間主持人可以決定誰能發言。

Clubhouse使用界面。
Twitter

這款服務在測試期間吸引不少名人嘗試,例如小牛隊老闆馬克.庫班(Mark Cuban)、演員凱文.哈特(Kevin Hart)、嘻哈歌手MC哈默(MC Hammer)都體驗過Clubhouse,也因此為這款App聚集更大的人氣。

創投Lux Capital合夥人祖貝利(Bilal Zuberi)點出,幾乎所有社群媒體都要求人們盯著螢幕,但使用Clubhouse讓他感到很隨性,可以不必說話,和小孩一起在泳池旁參與,這是他唯一感興趣的語音社群平台。

包括祖貝利在內,不少體驗過的用戶都給予這款App好評,私人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共同創辦人霍洛維茲(Ben Horowitz)妻子菲莉西亞(Felicia Horowitz)也在推特上評論「Clubhouse真是太驚人了。」

不是爆紅就是死去,Clubhouse要成功還有問題要克服

創投Freestyle共同創辦人菲爾瑟(Josh Felser)預言,到7月時Clubhouse只會有兩種結果:爆紅或是死去。

在疫情令美國人減少外出、對社群媒體依賴攀升的此刻,或許是Clubhouse出場的最佳時機,不過這款一夕爆紅的社群平台,到底能否一舉獲得成功仍沒人說得準。

由於網路效應,社群平台不是成為像Facebook、Instagram這樣的巨頭,就是默默死去。
Gil C via shutterstock

社群平台是極度依賴網路效應的產業,使用人數越多,服務的價值就越高,是個強者越強的產業,不是成為像Facebook、Instagram這樣的巨頭,就是默默無聞地夭折,幾乎沒有中間選項。

Clubhouse若要正式推出,首當其衝的難題便是當脫離小眾的俱樂部,成為廣大民眾的社交平台時,該如何管理各式各樣的房間,無論是如何分類房間避免混亂,或者避免房間內出現不當內容。

另外,從測試的情況來看,Clubhouse目前像是以各個名人、表演者為中心的社群平台,屆時該如何更進一步吸引這些名人進駐,很可能是這款服務最終能否成功的關鍵。

資料來源:CNBCForbes

責任編輯:陳映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10億 美元
Clubhouse是以聲音為主的社交平台,且需獲得邀請或登記排隊的用戶才能加入。近期爆紅後,估值從去年底的1億美元,飆升至10億美元。

3 當追蹤破10萬Clubhouse網紅誕生⋯一名重度使用者深入觀察,為何這款App讓人中毒?

shutterstock
《數位時代》記者平均每天掛在Clubhouse上5~8小時不等,身為一名「微重度使用者」,在實際使用一週後,觀察Clubhouse究竟為何讓人離不開?
今晚要不要跟我開房間?

當這一句話已成為最新的社交用語,你如何看待Clubhouse熱潮?

《數位時代》在2月5日發起該投票,截稿前共計有3,908人投票,有40.2%的人不看好,認為就和蛋塔熱一樣,風潮很快就會過去,36.4%則持中立態度,表示看不懂Clubhouse爆紅的原因、還無法判定未來走向,只有23.4%的人認為後勢看漲,這一款App將搶食Podcast等其他社群平台的市場。

一款只能靠「邀請碼」入場的語音社群應用程式,在台灣爆紅超過一週後,從各式各樣的新創/行銷圈老闆們,再到大大小小的 YouTuber,甚至連蕭敬騰、許茹芸、周湯豪、黃立成⋯⋯藝人們也開始加入,有的人仍一碼難求,有的人邀請碼則多到無處可發,

《數位時代》記者平均每天掛在Clubhouse上5~8小時不等,身為一名「微重度使用者」,在實際使用一週後,觀察Clubhouse為何在全球掀起掀然大波?魅力究竟何在、讓人離不開?

延伸閱讀:揭秘Clubhouse爆紅背後:中國音訊技術商「聲網」成推手,點燃哪些隱憂?

從內容面來說:

房間發生的事就留在房間,發言才會「乾貨滿滿」

若要簡單總結Clubhouse的「開房宗旨」,就是 在房間發生事,在房間就會結束,講者跟聽眾才會夠認真地專注當下 ,黏著度才會這麽高。

Clubhouse的設計,通常在一個房間結束後,不會有任何音檔留存可重複播放,App的《社群規範》(Community Guidelines)也明確指出,房間裡任何分享的內容產權都屬於用戶自己,在沒有經過所有發言者的同意下,不能錄音、錄影,也不能透過其他方式轉述分享。

這帶來了什麼?一方面,這讓所有發言者都能降低負擔、暢所欲言,不用怕高談一番後,被事後放大做文章,因此,用戶能聽到其他平台/聚會現場根本聽不到,各式各樣滿滿的乾貨(意指不含水分的高CP值內容)。

一個個房間,就好像一場場小型座談會,但因為分享的情境「夠自然」,狀態「夠放鬆」,講者更能分享真實的寶貴經驗:創業大佬們開始吐槽起客戶、藝人們像和朋友私下聊天一樣,卸下防備吐露真心話⋯⋯即使每次講到一半,都忍不著害怕的問道「這房間應該沒有記者吧?」,還是讓他們忍不住聊開懷。

甚至是中國大陸用戶,難得有了暢所欲言的發聲渠道,非常多人藉此聊起了過去鮮少討論的「敏感話題」,像是中國各地政府、六四北京天安門事件、新疆人權⋯⋯等等。

延伸閱讀:Clubhouse終究逃不過高牆?大批中國用戶遭封鎖,網友喊「生如夏花之絢爛」

另一方面,對於想經營「聲音內容」的創作者來說,開啟/生產一個話題內容的成本也大幅降低,在Clubhouse上開一間房,不像開一個Podcast節目需要前期腳本、錄製、後期剪輯一系列的操作,只要夠有料、談資夠充足並hold得住主持工作、隨開隨播,更能即時cue聽眾發言參增加互動,並在每一個橋段觀察即時房間人數增減,獲得回饋、調整內容。

不過像是Podcast節目表現一直很好的《股癌》製作人謝孟恭及《呱吉》主持人邱威傑看來,都紛紛表示無論是從「平台定位」或是「聆聽時段」,ClubHouse都與Podcast不衝突,兩者應該並行,而非互相搶食市場。

《股癌》製作人謝孟恭及《呱吉》主持人邱威傑在個人臉書上,發表對 Clubhouse 的看法。
Facebook

從設計面來說:

悄悄的來再悄悄地走,不知不覺聽了三小時也沒發現

「到底在紅什麼,這不就是『RC 語音(RaidCall)』嗎?」

這是不少經歷過RC語音時代的用戶,近期常常拋出的疑惑。但事實上,除了都是「聲音群聊」軟體、部分功能類似外,Clubhouse的UI、UX跟機制設計上有諸多巧思,才會讓用戶不知不覺地掛在App上,耗時這麼久。

房間內設計很簡單,也可以在背景播放。
Clubhouse

1. 介面沒有「房開時長」,讓人無意識地一直聊下去

房間介面設計相當沉浸,除了房間名,以及講者和聽眾的大頭貼/名字外,沒有顯示任何其他內容,也沒有輔助的文字聊天功能,想發言就得用麥克風說話,更沒有顯示「開房時長」,讓用戶常常不知不覺地,就花了2~3個小時泡在平台上。

即便是房間的創建者,也就是原始的moderator(主持人)離開後,只要多設幾個、接棒給下一位,房間裡只要至少還有一位主持人存在,房間就會一直不斷被交接的留下來,這幾天可以看到不少房間,甚至留存了超過24個小時都還在。

2. leave quietly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這就好像公園前榕樹下,阿伯們聚成一團一團在聊天,你都可以湊過去聽,如果對方對你也感到好奇,也可以邀請你加入話題,你也可以隨時默默地飄走離開。 」YouTuber志祺七七在YouTube頻道中生動的比喻的說道。

倘若用戶進入一個房間後,卻想要離開,只要按下右下角的按鍵「leave quietly」就能隨時退出,這也代表Clubhouse的精神:無論你進了哪一個房間、你是一般聽眾,又或是舞台上的講者,都可以來去自如地進出,不要有負擔,這也讓用戶感到比較輕鬆。

房間無法被搜尋,全根據用戶 follow 的人決定能看到的房間。
Clubhouse

3. 關注越多你感興趣的人,能看到的房間也越有意思

現目前App來說,各式各樣的聊天房間是無法被「搜尋」的,只能在主頁或是廣場上自動產生推薦。但推薦機制從何而來?大多根據你follow了誰,這些人開了哪些房間,或是他們在哪些房間,或是他的「follow生態鏈」中有哪一些房間很熱門。

因此Clubhouse官方希望,用戶不要盲目follow一些沒什麼產出的「大號(編按:追蹤者眾多的名人帳號等)」,而是多聽多看不同房間,找到產出有趣內用容,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人才有意義。

從心理感受來說:

人人都有輕易跟大咖對話的機會,你也有可能成為大咖

無論過去透過Facebook、Instagram、YouTube、Podcast 任何一種社群平台,一般的粉絲或路人,都很難和頂級大咖「直接對話」,即便是直播,也只是身為「一行帳號」發表了「一串言論」,一閃而過。

但是, Clubhouse的最大魅力之一在於,只要被Cue有發言權、開啟麥克風,一般人也能透過最能直接快速表達的聲音,近距離跟各路大神對話溝通。

像是蕭敬騰、許茹芸、周湯豪直接和聽眾對話漫談,或是向各領域的CEO、專家、創作者⋯⋯直接提問取經請教,又或是向台灣迷因一起cosplay,模仿扮演各種角色,這都是過去極難遇到的機會。

台灣迷因每次在深夜舉辦的模仿大賽,往往房間人數都會超過 5,000 人被擠爆,幽默的聽眾也會把自己的照片換成各種角色,希望被 cue 上台對話模仿。
Clubhouse

新聞主播路怡珍在早上8點,定期會開新聞節目房「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善用Clubhouse的設計優勢及主持功力,和口譯浩爾擔任起主持人,並會cue不同的聽眾上台,專業人士也好,一般聽眾也罷,針對自己的所在地,發表不同視角的觀點,曾經有一天在談論隱私資料保護,一度有在全球15個不同城市的人分享。

「我會說這是『眾人為眾人』或『著重內容平權』的眾媒體,每一個人都是平等交流。」 路怡珍說道。過去苦於沒管道,如今人人都有機會發言、發表觀點、被看見,只要談資夠強,「平民」也會成為焦點,或許也能成為擁有大批follower的意見領袖。

主播路怡珍和口譯浩爾一起主持「 全球串連早安新聞」每日定期 8 點開聊,也成為每天最熱門中文房之一,聽眾幾乎都維持在 5,000 人。
Clubhouse

但是,即便Clubhouse的初衷是希望用戶更關心「內容」,不要太專注「follower人數」,但還是面臨各社群平台都遇到的問題:紅的人更紅,甚至開始有人用「話語霸權」來形容在Clubhouse上出現的怪象。

不少主持人看到有「大咖」在房間內就會把他們拉上舞台,即便這一主題和他們不相干,或是其實沒特別分享些什麼,也會獲得發言機會,從而被看見、更多人追蹤,而頂流的人再互相follow,再次形成不可打破的小圈圈。

加個零創辦人張嘉玲在臉書連載的 #clubhouse社會觀察日記 就曾統計:像是志祺七七、電商人妻六天就破萬追蹤,而星座專家,人稱國師的唐綺陽一註冊便造成轟動,短短六天follow人數已破14萬,成為台灣第一個破10萬的帳號。

但是,面對這一情景,不少大咖們也是備感壓力。

志祺七七就在曾在個人臉書表示,明明有時只想聽偷聽一些內容,但總是會被cue、壓力很大,「想要買隱形斗篷,或是可以隱形聊天,不然壓力好大,我都不敢亂點開或亂接麥。」

志祺七七更在臉書感嘆「資本暴力說」:在 Clubhouse 上,你是誰、你談得出什麼、你能跟誰對談、你被誰追蹤、你被多少人追蹤、你能讓誰出頭,都成為一種「資本」。
張志祺Facebook

Clubhouse的下一步?

一款爆紅的App,初期總有滿滿的流量紅利,讓大批用戶著迷,但⋯⋯然後呢?

試想看看,當Clubhouse一下過於集中,佔據用戶大批的時間,讓用戶短時間投入過高的時間成本,所謂「物極必反」,會不會很快的感到疲憊、審美疲勞?日本甚至有冥想家做了一個Clubhouse的「排毒 App」,專門解決瘋狂玩Clubhouse的用戶,睡眠不足的問題。

流量紅利總會過去,Clubhouse勢必得找到新的商業模式,才能延續更長的生命。

記者近日來回穿梭在不同的房間,聽到Clubhouse及各方專家的分享,以及業界的推測, 官方未來將以「creator first(創作者優先)」開發商業模式,或許未來將有其他平台可見的「門票」、「訂閱制」、「打賞」等各種變現手段,讓更多創作者、KOL 願意留在平台上,分享內容。

除了創作者本身, 在Clubhouse上還會有哪些「新角色」出現?

除了掌控大局的主持人,成為一間房內的「靈魂人物」,對專業需求越來越高外,張嘉玲在#clubhouse社會觀察日記 也曾提到,不管過去被討論多精彩的內容跟題目,在Clubhouse上沒聽過就是不存在。或許內容創作者也可以思考,用其他形式記錄下來Clubhouse的內容,「未來或許有講話/表達不是很厲害,但很會整理記錄的人,專門記下房間的精彩內容。」

在一週前,特斯拉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突然在 Clubhouse開房暢談,造成房間瞬間爆滿、根本擠不進去,App甚至一度癱瘓,當時就有職業翻譯自主開了一間房做即時口譯轉播,房間人數也爆高。

隨著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也加入,這樣的機率只會越來越高,張嘉玲表示,或許未來也需要更多即時口譯人員,做這樣的服務。

打開Clubhouse,今晚下班後,你又會進哪一間房呢?

責任編輯:蕭閔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揭秘Clubhouse爆紅背後:中國音訊技術商「聲網」成推手,點燃哪些隱憂?

Shutterstock
隨著耳朵經濟來襲,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成為近期的當紅炸子雞,卻被揭露有中資背景,由中國企業「聲網」提供音訊技術,引發外界對其的資安疑慮。

近一週在台灣竄紅的Clubhouse,是一款「需要邀請碼」的語音社群平台,背後的關鍵技術服務商是一家來自中國,名為「聲網」(Agora)的音訊技術公司。

在Tesla、SpaceX的執行長伊隆.馬斯克加入Clubhouse後,平台總使用人數突破百萬人次,連帶使Agora的股價爆漲32.5%,而Agora在2021年也入選矽谷熱門新創公司名單。

延伸閱讀:Clubhouse終究逃不過高牆?大批中國用戶遭封鎖,網友喊「生如夏花之絢爛」

為Clubhouse提供聲音技術的Agora竟來自中國?

Agora是一家實時(real-time)互動服務商,致力於改善現有網路基礎設施,以確保聲訊和音訊傳輸品質的公司。發跡於2013年,並通過API為開發者提供語音、影像技術服務,讓用戶在諸如Clubhouse的平台上,能透過「聲音」達到即時互動目的。

截圖自Twitter

延伸閱讀:Clubhouse席捲全球,連馬斯克也愛用,還能一起K歌、追劇!矽谷獨角獸爆紅有這6大關鍵

創辦人兼執行長是JOYY(或稱「YY」;全民娛樂互動直播平台)前技術長、Cisco線上會議軟體Webex的創辦工程師Tony Zhao(趙斌)以及共同合夥人Tony Wang。

Agora設有雙總部,分別位於中國上海、美國聖塔克拉拉,於2020年6月在NASDAQ上市(股價代碼API),並籌集到將近5億美元的資金。是自Snapchat出現後,矽谷當今最炙手可熱的新型社交App。

Agora創立以來就一直保持強勁的成長勢頭,但這期間對外的投資或收購,諸如以「全現金」交易方式收購Easemob、PaaS線上學習平台的合作,也不斷消耗手上的資金。不過,當在公司於2021年2月1日宣布透過私募籌集到2.5億美元的現金後,Agora的股價便在當天大漲25%。

Agora五年來使用量激增100倍

過去五年來,Agora的使用量增長100倍,如科技公司「小米」、個人直播平台「鬥魚」(Douyu)、全民娛樂互動直播平台YY等,都是Agora的音頻服務合作夥伴,該公司收入的80%來自中國,並擁有1,815個合作夥伴;此外,Agora在2020年的每個月平均播音數也已達400億分鐘。

Agora

延伸閱讀:Clubhouse晉身獨角獸!捧紅它矽谷創投,如何一步步打造龐大的自媒體帝國?

新冠肺炎雖然讓多數人選擇待在家中、被迫減少外出行動,但也打開人們對於希望與社會建立真實聯繫的迫切性,語音聊天的方式則成為疫情間最實際的互動模式。另外,當教育界在疫情最為嚴重時期,也對遠端學習與線上授課的需求倏然增加,而Agora的技術正好可以打造一間能容納成千上萬名學生的虛擬教室。

受惠於疫情,搭載在Agora上的Clubhouse爆紅後,外界開始討論它的資料保存安全性,特別是Agora的其中一個總部設於中國。雖然Clubhouse和Agora都未正式承認彼此的關係,Agora創辦人也拒絕對「Agora與Clubhouse的關係」發表評論,但相關知情人士已證實他們的合作關係。

外界對隱私與數據保存抱有疑慮

Tony Wang表示:「 Agora不會儲存任何用戶資料,而與Agora合作的開發商,通常也會加密他們自己的用戶數據 。而Agora僅存取與網路品質有關的數據內容,用以改善演算法,並替眾多開發者如Clubhouse取得資訊與工具。至於用戶訊息層面,也不是關注的要點。」

Agora創辦人兼執行長Tony Zhao(趙斌)。
截圖自Medium

他也舉出Agora與美國和印度眾多遠距醫療公司是合作夥伴,以證明Agora遵守國際數據隱私法規,例如「健康保險便利和責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AA)和「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

不論是被稱為「Podcast元年」的2020年,或是Clubhouse聲名大噪的2021年,都象徵著商人對閱聽眾的注意力,已從「眼球經濟」轉為「耳朵經濟」,而Agora創辦人指出,這要歸功於Agora提早洞悉「即時互動的本質」,並在天時地利時,提供人們能進行實質連結的管道。

資料來源:SCMPThe Motley FoolBuilt InKR Asia科技報橘自由時報風傳媒

責任編輯:文潔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 為何Clubhouse是一款十年煉成的app?

Shutterstock
Clubhouse看起來僅研發一年不到的時間,背後卻花了創辦人近十年的心思,從Talkshow開始,談談幾個小故事。

Clubhouse會在疫情期間崛起,自然有其時代背景,或許美國人都太懷念過去能到處參與club或party的時候了。然而這樣一款產品,就像十年前Instagram同樣只有iPhone版時,就能席捲世界,當然有其獨到之處。

但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討論這些細微末節,而是要從十年前說起兩個小故事。

延伸閱讀:Clubhouse終究逃不過高牆?大批中國用戶遭封鎖,網友喊「生如夏花之絢爛」

Clubhouse執行長Paul Davison相當開朗且充滿活力,熱衷於將人們拉攏連結在一起。2011年他創立公司推出了Highlight,透過地理位置資訊,深思如何讓身處附近的人們,有機會互相認識對話。這個團隊最終在2016年由Pinterest收購,Paul Davison也加入該公司擔任產品職務。

shutterstock

Talkshow概念延伸出Clubhouse

等到2020年,Paul Davison有機會再次創業時,僅以兩人公司的規模,首先推出了Talkshow:Live audio shows,提供人們一鍵發起語音對談節目,可以對外分享連結,聽眾也能以文字留言發問;不久後下架,這個概念則被進一步調整為後來的Clubhouse。

Clubhouse一開始僅給予矽谷創投們線上聚會討論,沉穩地掌握了「Clubhouse」體驗的精髓,以及邀請制的社交擴散模式,融入這個產品。

近日開放亞洲用戶加入之後爆紅,創辦人Paul Davison為了鼓勵大家多多開創與參與對談,還身體力行主持「Welcome to Clubhouse」的聊天室,並歡迎新用戶上台發言,親自回答問題。

作為一款專注於研發產品特色的新創產品,Clubhouse官網極其精簡,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條款甚至是在Notion筆記網站上呈現,iOS App則使用了不少第三方套件來加速開發,其中最核心的語音串流技術,則是由Agora這間公司所提供。Agora共同創辦人Tony Wang在「說說Clubhouse的算法吧」聊天室中,證實了Agora從2019年底就和Clubhouse團隊開始合作。又根據天使投資人Justin Caldbeck的說法,Clubhouse使用Agora來開發語音串流功能,僅用了一週就完成。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延伸閱讀:揭秘Clubhouse爆紅背後:中國音訊技術商「聲網」成推手,點燃哪些隱憂?

看似輕鬆爆紅,背後累積十幾年經驗

Agora,「古希臘城邦中的廣場」之意,是一間來自中國的公司「聲網」,其執行長趙斌的發跡,首先得從1995年創立的WebEx視訊會議系統說起,當時趙斌任職後端工程師,還有袁征(後來創立了Zoom)加入。2007年,Cisco併購了WebEx。

趙斌在2008年任職「YY直播」公司的技術長,完成了重構底層程式碼並優化了連線效能,2013年則帶領技術團隊創立了聲網Agora公司。

與Zoom僅作為線上會議軟體不同,聲網Agora一開始就專注於語音視訊串流的API化,也就是提供開發者工具,建立雲端服務平台。2020年於美國納斯達克公開上市時,公司股票代號也是API。

可以說,Clubhouse的爆紅,表面上看起來僅研發一年不到的時間,背後則有創辦人Paul Davison過去十年的心思,以及其語音串流技術供應商的聲網Agora,近十年的平台化成果,甚至可追溯至創辦人趙斌,二十多年來專注於視訊串流產品的經驗累積。

Agora

延伸閱讀:搶搭Clubhouse熱潮,但這4種人可能不適合經營!如何避免讓房間淪為「尬聊」?

小結

專注於一種產品概念或技術,並花上數年甚至數十年深耕,最終達至世界級高度。在台灣,已經有不少科技硬體產業或傳統產業的隱形冠軍,能有這樣的耐心,創造出世界級的規模,軟體產業也同樣需要效法。

當然,在Clubhouse爆紅之後,仍有許多待解的問題。譬如聲網Agora作為中國公司的隱憂,其收入是否可能重蹈Zoom的隱私疑慮而遭抵制?矽谷創投們曾在Clubhouse上,大談闊論關於媒體權力過大的議題,其錄音卻遭媒體披露,類似問題是否可能成為常態?由於Clubhouse仰賴通訊錄與推薦人來連結社群,那麼同樣可能造成同溫層效應。此外,還有內容審查的問題,儘管官方隱私權條款聲稱,僅在聊天室進行中會錄音,在對話當下的用戶檢舉時供查證用,但在聊天室結束後就會刪除音檔。

這些問題都需要時間,來檢視Clubhouse是否還能繼續維持成長動能。畢竟,自從十年前Facebook稱霸社群網路至今,還能突破重圍的社交產品,大概只有Snapchat、TikTok、以及Clubhouse。我們當然希望能透過產業的創新,來重新活絡社交的意義,為人們的線上活動帶來更多有趣有價值的互動。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責任編輯:郭昱彣、錢玉紘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Denken

涉身資訊產業,雙棲寫作與iOS App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