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 Taipei 2014] 創業在北京
專題故事

自2012年起,大陸創業邦雜誌每年都會依據中國主要城市的經濟發展、創新能力、創業活力、創業成本等指標進行排名。在中國最佳創業城市、創新能力最強城市、融資環境最好城市的排名中,「北京」都高居榜首!

1 [Meet北京]成就年輕人夢想的「氪空間」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與《Meet Start...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Meet Startup創業小聚》特別規劃了「Meet北京」的參訪與交流行程。本文為同行團員參訪心得分享。

對一個新創公司來說,任何事情的開端都無法悠然自得。在初創早期,創辦人必須先有新的想法與設計,接著還要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伙伴的組成必須是最少的人力組成,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開發出服務或產品原型。在這期間,新創公司最需要的創業資源,至少就是一個能夠應付公司階段性成長需求與合作的商業空間。這個空間必須能提供政府登記稅籍的商業登記地址、熟悉行業規範的法律事務等所有大小事情。

老實說,新創企業正因為是新興服務,有可能根本顛覆了傳統政府規範行業的界線與定義,所以,來來回回的溝通就是一個折騰的過程,對於新創企業來說也是一種挑戰。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近年火速竄起新興創業媒體36氪,因為瞭解其中的困難處境。因此,除了專注創業媒體角色,持續報導中國或世界的科技創新創業之外,也另外發展了兩個新服務:氪加氪空間

氪加定位於線上的新創公司資料庫與新創公司社群,集結所有正在萌芽的新創公司、新創團隊個人、所需資源服務(例如法律諮詢、報稅、線上廣告、零售管道等)以及融資需求;新創公司可以在氪加的平台上,隨時更新公司的資訊,讓其他相關團體即時掌握公司最新動態,並且直接在線上進行媒合互動。

氪空間則是36氪重要加速器或孵化器的線下服務,提供實體的創業空間,招募有潛力的創業團隊,通過36氪的審查後,免費給予進駐空間,除協助給予如同線上的相關資源服務外,因為實體空間的設計,也可能直接加速新創公司間的直接或間接合作,或融資或投資方的觀察與交流。

對於新創公司來說,能夠進駐這樣的孵化器或加速器,除了可以得到實質的法律、稅務諮詢幫助外,可以實際幫助到團隊招募新人與伙伴。對於新創團隊來說,能夠入選知名的孵化器,不僅是一種重要的榮耀,幾乎也可以是得到重要投融資機會的票房保證。

進駐氪空間的每個新創團隊,約會分到三個辦公桌大小的空間,包含開發所需的桌上型電腦或筆電,約可以容納6-8個座位。公司與公司之間沒有隔間,只有一張掛牌顯示此區是哪一間新創團隊,也因此公司與公司之間的交流沒有隔閡。對於早期團隊來說,彼此之間都可以產生伙伴與競爭的成長關係。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麥客、ChineseSkill、活法兒與Viscovery等新創團隊進駐氪空間的實況。)

氪空間2014年4月成立於海淀西大街,業績牆上顯示這個孵化器已經協助了多少新創服務成立,這些新創服務可能都已經得到相關的投融資,更進一步生存在這些行業之中。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氪空間的業績牆。)

36氪創辦人劉成城親自接待了Meet北京參訪團,並說明了氪空間的成立目的、經營上的理念與想法。首先,對於台灣的新創服務與中國最大不同,可能來自於中國投資者,對新創服務設定的成長期間通常比較長,因為他們要的是這個新創服務成長後的影響力或市佔率。因此,這些新創服務不會在早期就被要求一定要找到商業模式,或一定要找到獲利的方法與可能。正因為是新創,所以,有機會搶得市場先機與市場佔有率,期間再去摸索獲利的方法。

如果一個新創服務必須花5年時間成長,在這5年都沒有損益兩平是很常見的。對於36氪來說,也同樣以此概念看待氪加與氪空間的成長與營運期望。

作為中國領先群內網路科技媒體之一的36氪,除了直接跟進主要創新圈如矽谷的訊息之外,也要接觸、訪談、跟蹤許多新創團隊的發展,36氪進而也發展出新的線上(氪加)、線下(氪空間)服務,與創業服務與投融資機構直接合作,希望可以提供新創團隊更好的環境,36氪希望可以在新創服務這個領域內成長到擁有最大的市占。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36氪創辦人劉成城與提供本日參訪來賓午餐的超模廚房創辦人,並介紹超模廚房的理念與服務模式。)

氪空間作為36氪新服務的一環,在線下扮演非常重要的直接媒合角色。它使得36氪從過去的線上媒體,透過採訪來關注業界報導,轉型為新創產業的直接參與者,在新創服務市場內成為生態圈的參與者甚至參與者。這樣的環境都是過去傳統媒體發展難以想像環節,但卻是北京現今非常特別的發展趨勢,值得大家進一步觀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Meet北京]中關村創業一條街:70%天使投資人穿梭其中,縮短創業資源對接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與《Meet Start...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Meet Startup創業小聚》特別規劃了「Meet北京」的參訪與交流行程。本文為同行團員參訪心得分享。

揮別台北一天一爆的餿油受害廠商名單,筆者來到北京,參觀今年6月才剛開幕的創業一條街,我們不禁羨慕起中國80與90後人們的創業環境,即使街上轟轟的施工著,街旁則是才剛剛開幕的肉夾饃店「西少爺」。然而,究竟我們什麼時候才會有台灣的創業一條街呢?在台灣,我們享受著民主自由,但似乎同時也承受著媒體製造的資訊喧鬧,與過時政府架構的效率不彰。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朝聖北京新櫥窗-「創業一條街」)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即將在一個月內開幕,剛開始準備創業的西少爺肉夾饃,是幾位中關村內來自西安的資訊工程師,有感於高新園區沒有足夠、好吃方便的中國食物,而下定決心成立創新服務的縮影)

靠近北四環、蘇州街所圍成中關村西區的海淀西大街,因為鄰近北大、清華等30間以上高校聚集,成為中國海淀圖書城聚落,如同過去台北的重慶南路加上牯嶺街一般,是年輕人渴望知識、尋求書籍最好的挖倉聖地。但是隨著網路產業的進步,當當網進入了圖書交易市場,海淀圖書城也被摧垮,成為破敗的圖書城。北京市政府對於中關村建設的渴望,希望能夠將此地轉變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也因此重新定位海淀西大街這個周遭有高校、高新園區與相當於台北光華商場的海龍商城,成為中關村創業大街(英文定名為InnoWay,天使投資一條街),希望此地能夠打造創新源頭、強化創新服務並且有效增強創新影響力的輻射。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海淀區政府與清華科技園的清控科創合作,成立海置科創街區管理公司,共同經營中關村創業大街)

北京市海淀區政府,也就是中關村的在地地方政府主管單位,希望可以成立一城三街(創新創業大街、知識產權大街、投資大街)重新擴充中關村的影響力;透過對軟、硬環境的重新疏理,包含重新整合分散的產權與碎片化的空間,整治周遭環境等,以打造創新創業大街區為目標,主動邀請中國與海外的知名創業服務機構、投融資等機構進駐,構建一個創業的生態圈。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位於李先生牛肉麵店樓上的著名老牌創業聚集地車庫咖啡)

科技創新創業千頭萬緒,但最基本的就是找人、找錢、找技術、找市場、找圈子。也因此,海淀區政府的規劃也環繞在這些需求上進行,引進了創新創業空間,包含2011年就入駐海淀圖書城的「車庫咖啡」、交流與投資孵化集散地「3W咖啡」「Bingo併購咖啡」、「36kr」創新科技媒體與「氪空間」、以大科技公司為主幹的創業平台「聯想之星」、創業家創業大賽的「黑馬營」、創業專案管理機構「飛馬旅」、帶領年輕企業家成長的公益組織「AAMA亞杰商會」、協助互聯網企業招聘人才的「拉勾網」等。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創業大街上的新創空間,乍看之下像極了台灣誠品書店的「言几又」書店,而且也毫不忌諱地上架了龍應台的野火集)

透過投資整理街區,期望中關村可以直接與矽谷接軌;「矽谷2分鐘前發生的事情,我們在這條街上馬上就能知道!」成為一個不論你在哪裡創業,都歡迎你到這裡來的創業會客廳。這條街每天都有2、3千人穿梭其中,周末甚至會成長到5、6千人,這些人不是路過,不是只想找個咖啡館坐下來聊天。這中間有中國70%的天使投資人、50%風險投資者,每個月至少會來到這條街一次,試圖尋找新的可能與機會,在這個街區裡,你甚至常會碰到北京創業圈的知名投資者徐小平、雷軍或許多台灣留美學子毫不陌生、新東方留學機構創辦人之一的余敏洪。海淀區政府有強烈的企圖心,目前正主動積極接觸可能進駐的Y combinator500 startups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羅子文]和矽谷、北京相比,台北的創業環境少什麼?

台北,一貫午後濕潤的空氣、超過35度C的氣溫,大家午餐過後就快步走回有冷氣的室內,辦公大樓裡的尋常上班族開始傳閱下午茶的傳單,勾選著午餐後要...

台北,一貫午後濕潤的空氣、超過35度C的氣溫,大家午餐過後就快步走回有冷氣的室內,辦公大樓裡的尋常上班族開始傳閱下午茶的傳單,勾選著午餐後要享用的飲料或點心。

這是台灣執經濟之牛耳的城市。在華人世界中,這裡可能是平均教育水平最高的一個地方:18~20歲學齡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比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所有會員國的平均值和美國都高(2011年6月,遠見雜誌)。台灣公認的最好大學的簡稱是「台清交成」,意指台灣大學、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和成功大學。而我,亦來自這樣的環境之中。

1990年到2010年,整個台灣校園瀰漫著畢業進科學園區的主流想法。一批又一批最優秀的腦袋拿著碩士、博士學歷,義無反顧地投向距離清華、交大一牆之隔的科學園區的各個廠房,因為這裡曾經誕生出TSMC、Acer、Asus、HTC等等眾多的優秀公司。即便在這個輝煌時代的末期,即便在這些廠房中創造性的工作已經大幅消失、剩下的都是機器人可以代勞的工作。而我,正約20來歲,一邊唸著下週課上要討論的HBR Amazon個案,一邊在Compaq筆記本上敲著我為A牌計算機公司設計的代碼。

而現在的台北,緩慢而閒適,是適合生活的城市。若在台北街頭大喊「我要創業!」,大部份的路人會以為你要開雞排店或咖啡店,很少有人會認為你要創立一個網絡公司。在台灣,一般人口中的創業,更像是「做生意」,而不是startup。

我仍然記得我在創立公司時,我和共同創辦人謝耀輝二人不支薪、光付薪水給其它人的歲月。那時在招募人才時遇到了極大的困難。相對教育程度較好、能力較佳,也就是剛好是創業者最有興趣的這一群人,他們很難被網路的創業機會打動,而原因竟然是,一個20來歲的青年更多要考慮買車買房、穩定生活的機會成本。

也就是說,台灣過分生活化、保守的社會氛圍讓一個未到而立之年的年輕人,忘記了在整個人生長河中,現在才是最能承受風險去為整個人生奮鬥的最好時機。他寧願為了眼前手中的一枚銅幣放棄遠方的一座金山。當年加入阿里巴巴的蔡崇信的故事,能夠放棄香港六位數年薪而領500元人民幣的故事,如今在台灣再難發生了。

在台灣的晶片之城新竹,在30年前匯聚著全世界最好的創業資源:從學校、創業者、政策、VC/PE到市場,一應俱全。熟知硬體銷售和商業模式的投資人投資著無數成功的硬體公司。在1980年,台灣是全球VC業最發達的地區。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再擁有在硬體上的創業機會,而教育制度、社會觀念、VC市場並沒有改變。甚至連一本專注報導網路創業的雜誌、一個好的科技部落客都付之闕如。太多基本的觀念、作法和框架沒有被「科學普及」,太多創業者沒有被「掃除文盲」。

我記得有一次我在台北為公司募資時,面對一個知名公司的投資部,對方提及:「公司上次的融資每股多少錢?」很顯然,相較於北京或矽谷,台灣面對網路公司用的還是硬體公司的估值方法,從法律上(台灣的公司法)到投資模式上,都趕不上創業公司的發展。

台灣的天使投資人普遍很少,大多數是殷實的生意人,對網路並不了解,投資多半考慮的是提攜後輩而非題材本身。而台灣登記在案的VC約有300家,按投資規模排名前十大的VC(中華徵信所徵信數據庫2010)無一是專注投資早期和成長階段的,也無一是專注在TMT領域的。而近年來在台灣相較而言投資較多的,包含泛工研院系統的TMI創意工場、AppWorks、來自日本的CyberAgent和其它非常小型的VC,一年總共的投資金額也很少能超過美金1000萬元。相較於創業邦網站上批露的每月投融資信息,規模很難相提並論。

在北京,從我自己所在的活動行辦公室、中關村大街幅射出去,旁邊有北大、清華、北郵等眾多的高等教育機構,中關村聚集著Google、新浪、百度、網易以及眾多的創業公司,東三環附近眾多的知名VC,以及這個放射線劃出去所涵蓋到的網民和市場——從學校、創業者、資本到市場全有了。在北京可以看到的網路生態圈,就是30年前在新竹所能看到的輝煌。

而現在,這樣的生態圈在台北是缺失的。

本文出自創業邦,作者為活動通創辦人暨執行長羅子文

[活動推薦]
2014創業小聚年終盛事!掌握創新創業趨勢與現況
時間:12月9日(二)大會論壇、12月10日(三)創業之星Demo Show
地點:臺北文創大樓6樓 (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6樓)
報名方式:請參見活動網頁(11/20前早鳥票7折優惠)。另有創新創業大展徵件中,歡迎報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Meet北京]一樣創業,兩個「視界」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與《Meet Start...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Meet Startup創業小聚》特別規劃了「Meet北京」的參訪與交流行程。本文為同行團員、曾獲微軟潛能創意盃全球總決賽冠軍的瑞德感知執行長陳碩鴻,為《數位時代》讀者所記錄的參訪心得。

中國市場對比台灣,就像人的大小差別不在於體重,而是成人與兒童本質上的不同。在台灣有個30萬用戶的粉絲團已經不容易,算是成功。在北京創業街遇到一個開發者說他即將推出一個新項目時,才知道他上一個App已經有6千萬用戶。如果單純把台灣經營用戶的方法直接移植到中國去執行,台灣的「成功經驗」可說是直接歸零,根本不能以零頭數字的用戶來類推中國龐大用戶數的使用經驗。從前或許矽谷發明出新產品,台灣引進相關產業鏈技術,再到中國製造。現在台灣角色已經消失,談想法、談對於市場的看法,大家只談中國、矽谷。

舉例來說,在台灣生活中大家都用Google Map用得很習慣,去年我去大陸時大家都還在用「百度地圖」,這次去卻看見大家改使用「高德地圖」,兩者界面看起來都差不多,都能迅速幫你找到想去的餐廳、飯店、景點、叫車及導航等等,但高德地圖的語音導航就提供北京腔、河南腔、甚至志玲姊姊配音為你導航,直接抓緊中國廣大屌絲們的心!而且導航的精準度比我們在台灣的使用經驗高出許多。這就是他們說的「痛點」,愈能抓到痛點的人,愈能在短期之內迅速成功。這就是他們的積極,他們真的只要想到,就會不顧一切地投入所有資源,去改善問題!這就是所謂的狼性。而台灣人總被說狼性不夠,但我很想問:「我們最缺乏的是狼性嗎?創業者的狼性增加,就可以成就一切嗎?」

創業市場 本質與規模皆有差異

在北京看到的創業家很多人才20出頭,在中國的創業圈,年輕是很被鼓勵的。那裡年輕人的話被當真不是兒戲,每個人的躁動點燃了彼此心中的鬥志,天真是催化劑,熱情是原動力,滾燙而兇猛地驅動整個產業。在台灣,卻時常聽到如此評論:「年輕人就是要多累積一點經驗就不會講出這些話、做出那些事。」台灣的產業比較鼓勵有經驗、有資源的人出來創業。創投只敢投資那些即將獲利、或已經獲利的公司。在台灣如果能從早期創業熬過來,也可以算是另類的台灣奇蹟!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在北京我看見的所有人,腦中只有「互聯網」、眼中只有「要成功」三個字。幾乎每個Idea都有50到100個團隊同時在進行,比誰做得更好。彼此間競爭程度是台灣人很難想像的,在創業一條街上的3W 咖啡,裡面聚集的人全部在談創業,聊完有了 idea,一個人、一台電腦、一張桌子就進入實現夢想的專注世界。但我覺得真正鼓勵這些年輕人勇敢站出來的是環境,同一條街上隨時都有資源能在技術上實質幫助你、能在你需要資金的時候給你大大投注,幫助創業團隊完成融資,讓創業團隊踏上更高的台階。

在台灣的創業家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不是Business Model就是Revenue,在北京,這些20出頭早已被挹注資金的創業家們聽到我們問他同樣問題,他們覺得問題很奇怪,營收應該是放在很後面的問題,初期重點是「流量」,他們根本不愁資金來源,市場,人才,資金整體串連得相當完整,做法相當類似矽谷。

中國互聯網市場是被一群願意花三個月薪水買一隻手機的打工族堆積起來的,因為當地的一切都不是那麼成熟方便。他們的電視就沒有上百個頻道可以轉,沒有可以花5分鐘就到的便利商店,更沒有十分鐘就到的夜店。所以一隻手機可以為他創造生活中所有的食衣住行娛樂,他們也自然地在上面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和金錢。

台灣在科技業累積了很多成功品牌、完整的供應鏈,在中國也有一定影響力,我們應該認真思考如何去串聯既有資源和人脈,努力去尋找還沒被發現的項目。台灣很擁有許多已經在對岸成功的創業家,他們能提供年輕人缺乏的企業營運知識,他們跌過所以知道如何讓年輕人不用再跌倒;台灣也有不少年輕一代在創新,他們對於新科技的使用與掌握以及理解新科技的潛力都非常優秀,並且不乏實作的能力與夥伴。

所以我們並不需要整天苦惱什麼產品可以做得起來,而是應該要這個事業做起來後會對整個市場改變有多大!就像台灣有道地美食、時尚夜生活、娛樂產業及一些台灣獨有文化都是很令對案嚮往的。找出這些獨特項目加以改良、同時開發新的獨特項目,是領先中國幾十年的我們最應該做的,白白看這些優勢消失真的很浪費。就像是在大陸當紅的「小時代」或是其他綜藝節目都可看到很多來自台灣的身影,身為台灣人我覺得相當幸運。

這次的北京參訪,我看到的是機會,是北京雖有龐大資源卻存在過多團隊去瓜分,導致太多同質性的研發創新存在。當下看到他們的狼性,其實都是被環境硬逼出來的,為的是爭取被瓜分後不平均的資源。其實在不一樣的環境,應該要有不一樣的做事方法。我相信當你帶著一個信心滿滿的產品到了大陸,好不容易獲得成功,接著有上百個團隊試圖在短時間內輕易複製你的成功經驗,這時候你就會自然而然啟發內在的狼性。

相較之下在台灣,我們其實有足夠的資源供我們去運用,而且取得過程更加方便。因為台灣反而是資源多於想要取得資源的人,我們就好像處在一片肥沃草原上,只是等你決定往哪個方向開始吃,不管你想往哪走,積極和主動都是必要的,我們應該試著想像事業可以做到多大,讓夢激勵我們,再一步一步地去踏出實現夢想需要的步驟,一邊檢視著我們欠缺的資源,用最快的速度補足它們,你就很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在對岸大鳴大放的台灣人。

** [活動推薦]**
2014創業小聚年終盛事!討論「北京vs.台北-看兩地的創新創業」
時間:12/9(二)大會論壇、12/10(三)創業之星Demo Show
地點:臺北文創大樓6樓 (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6樓)
報名方式:請參見活動網頁(11/20前早鳥票7折優惠)。另有創新創業大展徵件中,歡迎報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 [Meet北京]台灣網路創業像是「做生意」!中國則是「做大夢」?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與《Meet Start...

編按:為了協助想前進中國的台灣新創團隊,對大陸市場與創業生態有更深入完整的認識,進而有效界接資源,《數位時代》《Meet Startup創業小聚》特別規劃了「Meet北京」的參訪與交流行程。本文為同行團員--達摩媒體執行長許景泰的參訪心得分享。

進入北京中關村創業圈,做一場網路大夢!

走進北京中關村,這裡是中國網路創業矽谷,聚集了大量網創孵化器,走訪了中國技術交易所、創新工場、車庫咖啡、3W咖啡、創新科技媒體36氪、亞杰商會等,在北京創業大街上,每天上演各式大小的網路創業聚會、每周都有新網路產品發表和上線、每月更有不少家新創團隊被投資,金額從幾千萬到上億元都有,這裡不缺資金,更有龐大的市場,而中國北京正是網路新創業家的天堂!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北京中關村的創業氣息非常旺盛,連空氣都瀰漫著中國狼性創業的氣息,唯有狼性才能在這激烈的競爭舞台活下來。中國擁有大市場、大資金、大資源、菁英人才聚集的競爭,以及政府大力扶持,短短3年內各路好手聚集在此,這是中國的網路矽谷,世界的新舞台!

我在北京中關村待了5天,深刻感受到小米創辦人雷軍說的:「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北京就像煽動世界大風的風口處,只要你站在對位子,做了對的事,風自然會向你吹來,風只要夠大,在中國做網路大夢,每一年都有豬真的飛起來!

中國網路創業者喜歡「把大夢做大」

北京知名的創業孵化基地之一「微軟加速器」,這一期的700多家創業團隊提出申請,在激烈競爭下最終錄取了19家,3%的錄取率,意味著群狼四起,只要你實力夠,能進入微軟加速器就等同買一張進入世界舞台進場的門票。因為,在微軟加速器進駐的網路創業團隊,不僅享有辦公空間免費資源,微軟還提供了各項創業時所需的資源、人脈和資金。

你可以與50位各界頂尖導師(全球總裁級)做一對一、一對多各種面對面交流,這些是進駐微軟加速器最大的福利。同時,微軟也引入世界級工程技術專家,幫助你在產品開發上無往不利。新創早期招聘人才,微軟加速器也跟北大、清大等頂尖大學合作,也可透過微軟實習生計畫導入招聘到人才,雙向合作讓新創業者可者很多事,專注在產品、市場拓展上。

微軟加速器發展兩年來,已經扶植不少創業團隊,其中有9成團隊都獲創投資金挹注,最小的創業者年僅16歲。休學去創業或畢業即創業,年輕人應勇於冒險,敢於做大夢,這是北京新一代有想法、敢做夢的真實寫照。反觀台灣年輕學子,多的是尚未想清楚自己未來的方向,申請延畢的學子年年增加,延後就業成了常態,謀求能溫飽或小確幸的追求個人存在感的人愈來愈多,兩相對照之下,可見兩岸在對於快速變動的世界,走在不同的道路上!

令台灣網路創業家羨慕的是,在中國的網路創業家多數只要「專注」把你的產品做到最好,因為在這巨大上億用戶的資本市場,捧著錢要投新創網路團隊的投資人並不難找。只要你有本事,錢追著你跑是常有的事。反觀台灣的網路創業者要「專注」的事情實在太多,連錢都得自己一邊創業;一邊去籌錢好先活下去。台灣的網路創業家相較北京,實在太忙、太發散、難專注,市場規模太小和創投資金不熱絡,成了台灣網路創業者難以長很大,夢做大的最重要課題!

常聽到不少在中國的朋友說,只要你敢做大夢,應該選擇在中國放手一搏?因為在這才能有世界級的舞台!或許已習慣在台灣的我們,有許多放不下的顧慮和包袱,但擺在眼前血淋淋的場景卻是,台灣市場小,格局不容易做大,最終容易走向小生意以求在地深耕發展。在中國,也許大冒險失敗機率高,但也許這才是新世代網路創業家需要的膽識、格局,以及做大夢不怕犯錯該有的做為,也才能創造下一個台灣世界級的企業!

台灣網路創業像在「做生意」,想像很有限!

在北京的夜晚,我走進北大校園,教室裡只要是人氣的教授,學生是擠滿、站著上課都好,中國新一代的年輕人求知若渴、人人想出頭,這是中國菁英份子很早就培養不怕競爭,只怕沒舞台的軟實力!換個場景想想,台灣菁英的學生又是如何呢?

台灣人的網路創業多數比較像在做生意,先求生存溫飽,再求獲利賺錢,不用多久你的產品在台灣市場很快就見了天花板,市場爆發力和持續成長力十分有限。一年若能賺2個億(台幣)算是網路業界的標竿,但要能在高速成長,又能順利往國外拓展的,卻少之又少!沒辦法,我們必須承認台灣網路創業有許多先天上的限制,市場小、用戶少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政府對於網路創業缺乏長期扶持和一套有系統的網路產業政策。對台灣創業者來說,你不能奢望政府能幫助你什麼?只能祈求不要被政府制度侷限了你發展的速度。

15年「一夢」差距因此拉開!

同樣15年一夢,中國造就了世界級的阿里巴巴,而台灣網路業還在思考如何走出去?市場也許決定了先天上的格局,但真正恐懼的也許是我們怕犯錯,而搞得像要死不活的創業者。我們也有網路創業夢,只是不夢不夠大;我們也有頂尖的人才,只是沒有足夠的資源和資本讓你願意放膽一搏。我們不怕沒有好創意,只怕你的創意若只是在台灣發展舞台實在太可惜了!

在台灣網路的創業者十分辛苦,只怕同樣的辛苦放在中國北京,有了不同格局與截然不同的人生旅途。如果可以,何不妨勇敢去中國走走,去北京、上海或廣州、深圳闖闖,同樣是做夢,何不想得更大!遲疑久了,心就縮了,幾年以後,你青春時常提的改變世界的網路大夢,只能成為閒話家常的回憶!

[活動推薦]
2014創業小聚年終盛事!討論「北京vs.台北-看兩地的創新創業」
時間:12/9(二)大會論壇、12/10(三)創業之星Demo Show
地點:臺北文創大樓6樓 (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6樓)
報名方式:請參見活動網頁(11/20前早鳥票7折優惠)。另有創新創業大展徵件中,歡迎報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