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趨勢帶你走向程式的世界
專題故事

新的年度即將到來,展望新的一年,各種科技產業趨勢,都離不開寫程式,你也想在今年踏入程式的世界嗎?

1 現在開始學coding必須知道的程式學習六大趨勢

spainter_vfx via Shutterstock
為了創業、為了加薪、為了轉換跑道,或僅是為了保住飯碗,有愈來愈多人基於工作需求開始接觸coding,關於職場程式學習,最新的趨勢是什麼?哪些領域的程式語言正熱門?沒有相關背景的人,又該如何學起?

法國新型態學校「School 42」專收30歲以下的年輕人,不限背景、學歷,以解決問題為教學導向,每年有8萬人申請,錄取率不到1%。其共同創辦人尼可拉斯.薩迪拉克(Nicolas Sadirac)今年1月中來台,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表示,程式語言是「School 42」所有課程的核心,也是人們在數位世界的溝通基礎。

「coding是很有趣的,人們會害怕它,只是因為還不夠了解它。」薩迪拉克也預期,在未來20年內,一個人若缺乏程式語言基礎,將很難在職場生存。

事實上,程式設計不只是考試解題,也並非是專業軟體工程師才需要,它可以訓練邏輯思考,學習從不同角度看問題,提高面對生活挑戰的能力,為想要解決的問題找到一種可能性,是未來人人必須要會的新技能。

因此,可以看到全球教育界、科技產業巨頭持續響應線上課程平台,包括Coursera、Udacity和Udemy等都釋出多元的學習內容,其中,程式語言始終是眾平台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這些學習平台降低了專業知識取得的門檻,同時也大幅提高了自學程式的可能性,包括自學程式設計網站、程式解題網站、開源社群等各種網路資源,都逐漸成為一般人學習程式的起點。《數位時代》聚焦台灣現場,從如何學程式到該學些什麼,歸納整理出六大趨勢。

陳美如/製作

在學習管道上,社群力量成為新顯學,為初學者開啟了一道大門;新創推出的代訓模式,主張為企業量身打造專屬程式人才;而線上線下教學資源整合,把學習寫程式,擴大到培養網路開發的思維和能力。

近來人工智慧浪潮推波助瀾,也改變了企業的人才需求方向,在人才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愈來愈多大企業開始前進校園推廣基礎程式設計思維,有趣的是,參與其中的學生超過半數來自非理工科系,凸顯程式學習結合各個領域垂直應用的趨勢發展;此外,透過遊戲、不插電學程式的新概念也形成一股風潮,甚至從孩童的玩具逐漸延燒到成人學習。

你今天coding了嗎?想用程式揭露或解決哪些問題呢?

延伸閱讀
社群共學

2 麻瓜變達人!程式共學方法多、速度快

蔡仁譯/攝影
在台灣,幾乎每一種程式語言,都可以找得到相對應的技術社群,這是一個難得的學習資源與優勢,任何有心想學程式的人,只要加入社群就有志同道合的學習夥伴,讓學習效果更好。

周五午後,冬陽灑落在敦南林蔭大道上,兩側辦公大樓滿是假期前的雀躍。在台灣戴爾(Dell)電腦總部,平時門禁森嚴的20樓會議室,今日是鬧哄哄一片。

近20位小朋友,依6歲學齡為基準分成兩桌,一下跟著老師指令起身;一下又專注操作眼前的平板電腦,他們都是戴爾員工的孩子,正在透過遊戲學習coding。

這是台灣戴爾第一次和技術社群Women Who Code合作,由20位全無程式設計背景,分別來自法務、工業設計、採購等部門的戴爾員工,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向Women Who Code的志工老師討教最基礎的程式知識,再回來戴爾內部,辦親子活動引導孩子學習同套教材。

另一方面,戴爾也禮尚往來,派出五位專業工程師擔任助教,支援專業程式問題的解答,作為戴爾公益服務的一環。

戴爾體驗設計中心經理關一心是其中的學員,帶著女兒全程參與,她從Women Who Code了解最基本的數位素養和邏輯觀念,「我先學,再教小朋友,希望她未來能自學程式。」也有採購部員工提到,雖然這些基礎知識很難直接反應在工作上,但程式語言中循環的概念,就像是平日常用的Excel指令。像戴爾這般,與社群結合的程式共學效應,已在世界各處萌芽。

eBay經驗啟發,引進全球三大女性科技社群

Women Who Code是全球最大的非營利女性工程師組織之一,有超過8萬名成員,在全球20個國家、60個城市設有分會。訴求技術交流、提升女性專業能力,Women Who Code希望透過社群的力量,鼓勵更多女生進入科技圈。

石舫亘是Women Who Code在台灣成長茁壯的關鍵人物。財經背景的她,曾在美國矽谷工作多年,任職eBay期間,她從設備採購,一路晉升到營運部的財務經理,掌管公司預算。

返台後,石舫亘創立「一起網路科技」,主辦社群活動、挖掘台灣素人科技達人,為女性打造兼具Meetup、LinkedIn特色的職涯社群平台,並從2015年開始,陸續引進Girls in Tech、Women Who Code、Ladies That UX等國際女性社群組織。

回憶創業初衷,石舫亘說,台灣有很多優秀科技人才,但缺少國際連結機會,加上台灣企業以硬體製造為主,重獲利、成本導向,很難有機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軟體產品。

她強調,科技業其實存在非常多不同領域的職位,「包括我在eBay跟工程師一起工作,管控他們預算,雖然我不是寫程式的人,但也得懂公司產品和運作。」eBay經驗啟發了她,科技人不只是軟體工程師等技術專家,也包括商管、設計、公關等人員。

台灣科技圈性別失衡情況嚴重,約有18%的女生在大學時主修資管、資工相關科系,比例近似美國;但真正進入科技產業工作者,只有10%左右;五年後成為部門主管的,僅剩不到1%。

「我們需要一個追蹤機制,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對症下藥。」因此,如何透過國際連結幫助女生進到科技產業,壯大女性的力量,或用低成本的方式讓女生具備科技、寫程式等技能,成了石舫亘一連串行動的核心理念。

女性共學敲響程式大門

從程式麻瓜到三大女性科技社群在台灣的推動者,石舫亘身體力行。創業初期架設自家網站,因為看不懂工程師在做什麼,決定學習前端程式語言,像是HTML和Python等等,「雖然都是很基本的東西,但是可以讓我不需要完全仰賴別人。」

此外,石舫亘也到礁溪國中擔任資訊代課老師,或是和社群成員組隊,參加亞馬遜發起的Alexa語音助理應用競賽,為盲人按摩師設計了一款語音計時裝置。她也發起讀書會與各式交流聚會,逐漸累積口碑,大夥兒一個拉一個,參與動機從轉職、找創業夥伴,到懷孕安胎打發時間都有,也凝聚了一群忠實志工。

像是與石舫亘一起到礁溪國中授課的志工黃鐘瑩,偏鄉經驗激發出她對教育的熱忱,目前已全職投入程式教育課程規劃。黃鐘瑩觀察,幾乎每種程式語言,在台灣都可以找到相對應的技術社群,「這是我們一大優勢。」過去,社群多是25歲至35歲職場女性參與,近期也有愈來愈多大學生加入。她也提到,女性特質展現在學寫程式上,或許比較害怕問問題,容易沒信心,也因此更需要情感支持。社群共學像是為女性開啟一道程式學習大門,而追根究柢,知道所為何來,才是能否堅持下去的關鍵。

Q:為什麼台灣的技術社群會發展起來?

跨領域學習是很夯的一件事,加上技術人一直要學新的東西,促成社群發展,大部分都是非營利經營。上次讀書會結束,我做普查,有八成的人是待業中、換工作或失業等等。所以社群成員大致分為兩群,高手級想繼續練功,這群人跑不同社群,互相貢獻的氣氛很濃;另外一群就是初學者、想轉換領域的人,到社群學習也累積人脈。

Q:社群對程式學習的助益是什麼?

2014年左右,我剛回台灣時,技術社群的運作比較是由上而下的模式,很多女生不敢進去,或是不敢發問,初學者沒有地方可以去。現在程式語言的同質性愈來愈高,學程式愈來愈簡單,有點像是學英文一般,我們像是開了一扇門,把初學者、跨領域的人串在一起,交流、分享資源。

Q:程式熱潮對職場最大的影響?

對女生來說,coding可能是任何一個職位的起步點。像Google的專案經理,現在都要求有技術背景,至少得看得懂程式人員在做什麼。以前,產品企劃是行銷導向,現在也愈來愈要求必須有技術背景。coding變成很底層的技術訓練,可能是進入一家科技公司必備的基礎能力,就像使用微軟的Office軟體一樣。這點會影響職場很大。

Q:給程式初學者的建議?

首先要知道目的,而不是為了趕流行,比方說,你很想做一個以自己名字為主的網站,就這麼簡單也行。有目的後,再找相關資源,雖然可以自學,但共學會讓速度增快,也會幫助釐清學習動機。我也推薦女生,可以從給小孩的程式學習App開始,像積木式的拖拉一些指令,先建立邏輯概念,再採用共學方式,兩兩一組檢查、除錯,這些都會幫助加快學習速度。

企業代訓

3 量身打造程式學習路與企業共生,滿足彎道超車的人才缺口

蔡仁譯/攝影
當企業急速擴張或面臨轉型,總是有新的人才需求,突如其來的缺口如何快速滿足,成為企業轉型過程中急迫的一環,而企業代訓就是其中一種方法。

很難想像「五倍紅寶石」是一間公司的名字。在這裡,所有的一切,都和程式語言「Ruby」脫離不了關係。「我們成立公司的目的,不是把人綁在這邊,非得靠我們才能解決。」五倍紅寶石創辦人高見龍表示,透過教學、講座、顧問服務和專案開發的方式,推廣特定程式語言,同時藉由傳授程式語言協助企業培養相關人才,這才是他們的初衷。

走進五倍紅寶石的辦公室,櫃檯上的悠遊卡打卡鐘是以樹莓派為基底,結合Ruby語言設計而成。入口處的牆面上,留著JavaScript之父布蘭登.艾克(Brendan Eich)、PHP之父拉斯姆斯.勒多夫(Rasmus Lerdorf)的親筆簽名,當然,Ruby語言發明者松本行弘的平假名草書肯定少不了,且占據了比兩位開發教父更醒目的位置。

五倍紅寶石由高見龍、鄧慕凡和趙子皓共同創辦,三人因技術社群結緣,散發出科技阿宅的偏執與隨興。舉例來說,五倍紅寶石命名原委,其實來自曾在網路爆紅的美江牧師一段無厘頭影片;又或者是,在Ruby語言問世滿20周年時,一群人圍著蛋糕高唱生日快樂歌,異口同聲說自己「對Ruby有愛!」

創業人沒有上下班之分。每周二晚上,他們會舉辦「Ruby默默會」,沒有主題、不問意義,把社群中的同好找來,各自做著自己的事,玩桌遊、打電動,或是埋頭coding、抓住前輩討教等等,從2017年初至今,已連續辦了40多個星期,不曾間斷,人數也從一開始10人左右參與,到現在平均都有30人以上的規模。

在高見龍的名片上,印著「紅寶石鑑定商」的頭銜,他說,面試工程師時,只要五分鐘、幾個簡單問題,即可判定這個人有多少斤兩,「像是專業的寶石鑑定商,拿著放大鏡看一下,就能辨別這寶石是真是假。」原來,Ruby語言的開源應用框架「Ruby on Rails」太受歡迎,不少人是先接觸到Rails,再去學Ruby,在馬步基本功還蹲不穩的情況下,包括程式語言最基本的常數、變數差異,都可能回答不出來。

台灣工程師搶手,扮紅娘牽線Ruby高手

成立三年多,五倍紅寶石累積了超過500位學員,可以說台灣Ruby社群中的成員,很高比例都和它有關。在專案業務上,隨著外包網站、App開發的接案量持續成長,公司員工人數擴張一倍,目前20位專業工程師中,大約三成是由學員轉進。

鄧慕凡說,從2014年開始,很多外商公司把研發觸角伸向台灣,「看中台灣便宜、好用的工程師人力」,以Ruby語言來說,因為開發速度快、語法簡潔,特別受到新創公司青睞,像是Honestbee、Shopline等新崛起的跨國新創,或是國內的愛料理、UrCosme等等,都使用Ruby開發自家網站。

而五倍紅寶石也在這波熱潮中,積極扮演紅娘角色牽線,「很多公司向我們要人,需求遠大於供給。」例如,日本流量最大的美食評比網站「食べログ」(Tabelog),造福無數到日本旅行的饕客,就找上五倍紅寶石幫忙開發網站,成了他們第一個國外的外包客戶。鄧慕凡強調,這些公司某種程度上提高了台灣軟體人的薪資,年薪超過百萬的職缺陸續出現。

合作久了,更有客戶直接成為老闆。來自新加坡的自助式網路開店平台Shopmatic,在2016年底併購五倍紅寶石,目前,Shopmatic把主力放在印度市場,以類似Shopline的服務模式,協助當地業者開了超過13萬間線上商店,而背後的工程團隊全數來自五倍紅寶石員工,遠距工作支援。
當問到同為六年級生的三位創辦人,為什這麼愛Ruby?高見龍說,「我們這代人,大部分不會鼓勵小孩寫程式,因為不開心、錢也不多,但Ruby語法設計,大量減少了重複的部分,讓人們可以開心學習。」

鄧慕凡則提到,「以前的程式人,有點像技術圈的公務員,單調、套版,比較沒有創造性,但Ruby相對有趣,會讓人想在下班後持續研究。」與其說愛上Ruby,倒不如說,這群程式人愛的是那股社群歸屬感,以及透過虛擬的程式語言,為真實世界帶來的無限可能。

Q:現今程式學習者享有哪些優勢?

現在網路上的社群、論壇幾乎可以解答任何學程式會遇到的問題,但對學習來說有盲點。好處是,你很快可以找到答案;但壞處是,找到答案之後呢?如果只是把程式碼貼上去套用,你並不是真的理解它如何運作,下次遇到可能還是不會解,這對學習來說不健康。

Q:這代軟體人最重要的特質?

現在的程式學習資源,比以前多太多了。如果想要進入這行,更重要的是學會如何表現自己,不管是經營自己的部落格、網站,或是積極在Stack Overflow回答問題、在GitHub開源社群上交流等等,累積名聲和人脈。台灣工程師和國外最大的差異,就是非常不懂得表現自己,這是我們教育的問題,工程師早就不再是埋頭苦幹就好。

Q:為什麼會發展出企業代訓模式?

因為Ruby在台灣大多是新創團隊在用,不像PHP、微軟等工具普遍,很多客戶會擔心,之後不會修改、沒人維護怎麼辦?企業代訓就像是幫這些企業做員工訓練。也有一些中小企業,會拿程式碼等技術問題來,我們就類似顧問角色,設計一套客制化課程、教材,針對這家公司系統,專為他們的員工上課,這種模式效果滿好的。

Q:為什麼Ruby on Rails會受到新創歡迎?

Ruby on Rails在2004年以開源形式推出,剛好趕上WEB 2.0跟新創風潮,加上開發速度快,因為進入市場的時間點對新創很重要,程式寫錯了也沒關係,砍掉重練,只花一兩星期的時間。不過Ruby雖然容易上手,但要深入、精通不容易,會讓人有這語言很友善的錯覺。

延伸閱讀
虛實整合

4 線上線下一起來,八個月打造全端網路開發人才

蔡仁譯/攝影
未來,沒有任何一間公司的營運能夠獨立於科技之外,而人才的培養就成了當務之急。程式學習除了是軟體工程師的事,從律師到動物園管理員也都需要懂得,才能更有效地解決實務問題,跟上產業轉型需求。

「出發吧!向著偉大的航道前進!」這是動漫《海賊王》的經典台詞,偉大的航道中,有著無窮盡的寶藏等待世人挖掘。科技創業學校ALPHA Camp正在進行的「大航道計畫」擁有相同願景,以打造全端網路開發(Web Full-Stack Development)人才為目標,沒有年齡限制、不用程式背景,透過各種線上課程、線下活動安排,要用八個月時間讓年輕人習得十八般武藝,快樂出航。

從實體課程起家的ALPHA Camp,過去一直主打「新創事業實戰營」,強調不只教寫程式、更帶頭做產品,傳授數位產品從無到有的過程,2014年成立以來,寫下堪稱風光的成績。

根據ALPHA Camp統計,畢業校友約有三成自行創業,像是小農直送的鮮乳坊、求職平台Yourator和mit.Job,創辦人都來自ALPHA Camp;有五成加入新創公司;剩下的兩成則進入大型科技公司或大企業的數位部門,像是騰訊、國泰世華銀行等等。如今,為何ALPHA Camp會在站穩腳步後,又捨棄原有實體課程,轉往線上發展呢?

信仰數據的力量,「教育也需要data」

「以前公司不到20人,但因為教學空間需求,辦公室有160坪,維護、營運很多雜事。」ALPHA Camp創辦人陳治平說,轉型線上,除了明顯省下的空間成本外,透過數據優化授課品質,才是背後關鍵的推力。

事實上,ALPHA Camp實體教學的限制一直都在,特別是上課時間固定、耗時長,非全職學生很難配合,加上過度依賴授課老師,品質很難再優化。但反過來,「線上教材像是一本會演化的書,可不斷調整、補充。我們想蒐集更多數據,像是同一個單元中,不同學生花了多少時間、回答問題的情形,這些數據都可以幫助調整內容。」陳治平說。

陳治平來自香港,曾任雅虎亞太區數位廣告業務總監,擁有管理顧問公司、創投等歷練,但學生時代的主修卻是電子工程和經濟學,多元背景讓他意外發現自己喜歡分享、對教育有熱忱。而七、八年的廣告實務經驗,「每天的工作就是運用數據,想辦法讓人點擊廣告」,這也讓他相信「教育同樣需要data」。

2017上半年,陳治平決定先暫停台灣的實體課程,團隊全心投入開發線上內容,做使用者研究、測試,籌備了三、四個月後,7月間在線上平台「慕課」啟動「大航道計畫」群眾募資,一口氣募得2千2百多萬新台幣。

「真的嚇到了!本來只是想做個簡單實驗,結果募到2千多萬,來了快900人,完全超乎預期。」雖然ALPHA Camp已從實體教學中累積養分,能充分掌握市場和學員需求,但從過去30人左右的小班制,一口氣擴大到900人上課規模,學員從辭掉工作的全職學生到單純打發時間的工作者,各種需求都有,陳治平坦言,「很難去勉強大家跟著進度走,滿難教的,我們也還在摸索。」

例如,線上開課一個月後,有學生突然消失不見,發信找人才發現原來是寫論文去了。又像是ALPHA Camp的新加坡學員,從律師到動物園管理員都有,早上照顧動物、晚上寫程式,過著極度反差的生活。

線上線下整合,程式學習重實作

據ALPHA Camp統計,「大航道計畫」從去年9月開課至今,有近800人線上報到,打開課程的比例約九成多,每天複習的頻率高,論壇中已累積6千筆討論,也有同學開了LINE共學群組,學員的投入程度優於預期。

雖然課程內容全面數位化,但ALPHA Camp並沒放棄線下實體的互動,像是每月定期舉行的企業參訪、學長姊經驗分享、學伴制度和團隊專案合作等等,在耶誕晚會那天,也來了50多人響應,「學員社群」仍是ALPHA Camp重要資產之一。

寫程式就和學習運動競技相同,一定要不斷地實作演練,在這年頭,知識傳達也許可以靠Google,老師的角色將更聚焦在發動討論、給予回饋,這道理,不論線上或實體皆然。

從一場實驗,到帶著900人航行網路世界,學習程式語言、產品開發,「台灣對科技人才的接受度高,但坦白講,台灣年輕人的工作選擇不多,如果能幫助中間的人找到所謂更好、更有意義的工作,跟上產業轉變,會解決很多社會問題。」陳治平說,這才是他最初的起心動念。

Q:為什麼學coding愈來愈重要?

學coding的核心在於透過更厲害的工具,發揮更大產力、做更多事情,而不是在搞懂程式碼本身。以前產業變動慢,經驗是有價值的;但現在,新的東西一直冒出頭來,工作者的背景愈來愈不重要,學習能力和心態才是關鍵。從這角度來看,學會coding,你就不會被它困住,好比說,你不會開車,一輛車對你就只是車;一旦你學會開車,車才可以變成你的交通工具。

Q:全端網路開發人才的定義?

主要是從技術層面切入,例如架設一個網站,前端是網頁版面設計、文字結構、使用者體驗等等,後端是資料庫和資料結構。簡單來說,全端人才就是具備前端、後端的程式能力和思維,可以做出一個完整的網站產品。對這樣的人來說,學會coding只是會基本的技能,洞察市場需求更重要。

Q:給想成為軟體工程師的人建議?

學會coding、做出產品、成為一位專業工程師,這三項是完全不同層次的事情,當中包括如何溝通、思考問題到進行團隊合作,乃至善用科技把產品做出來,其實寫程式只是最基本的一環。台灣的軟體職缺其實很多,但大部分在硬體廠商,不是太好的環境,因為不是核心產品,文化、開發能力跟思維都不同。

Q:台灣軟體人才的困境?

人才是未來所有企業的瓶頸。我在新加坡、香港、中國和台灣測試,發現台灣對科技人才的接受度高,但坦白講,台灣年輕人的工作選擇不多,也不好,薪水只是一個結果,不是問題本身。問題在產業,傳統硬體產業沒有成長,過度局限台灣市場,像新加坡現在拚的是整個東南亞市場,舞台、格局和成長空間都大很多。

延伸閱讀
人工智慧驅動

5 當coding遇上人工智慧,跨領域人才更有優勢

吳晴中/攝影
人工智慧如火如荼發展之際,也帶動了新的人才需求,即使相關應用框架還不明確,但各個產業領先者已經積極搶著要人才,可以想見其中的競爭與價值都將與日俱增,現階段又有四個技術面向的AI人才需求最殷切。

當coding遇上人工智慧,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當所有產品都導向AI,是否帶動程式人才需求改變?如果有一天,AI讓coding變得像操作電腦、智慧手機一樣容易上手,軟體工程師該做些什麼?

資策會在去年12月推出「人工智慧應用開發就業養成班」,是市場上首見以AI就業為導向的課程,說明會上來了逾百人。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課程研發經理鐘祥仁,曾在工研院服務,具備人工智慧實驗室背景,是主要負責人。他說,「我們也是戒慎恐懼,每台電腦都多裝了2萬多元的顯卡,23個招生名額很快就額滿,最近已陸續有民眾關心下一期的開課計畫。」

不少企業也找上資策會,表達迫切的AI人才需求。像是做電子公車站牌的銓鼎科技,是台灣最大的公車動態系統服務廠商,幾乎包下雙北以外所有市場,就曾為了將AI人機互動技術放入大街小巷的站牌中,與資策會討教。

不過,鐘祥仁表示,各產業中的領頭企業都喊著要AI人才,但需求仍不明確,104人力銀行網站上開了一堆AI相關職缺,「很多公司都是抄來抄去,也許還不知道要用這些人做什麼。」他觀察這些AI職缺,從技術角度切入,可分為四個面向。

首先,是必備的基本系統與程式能力,包括Python、C、C++、C#、Java等程式語言。第二,要熟悉各大廠推出的AI應用整合解決方案,像是AWS、Azure、IBM等AI平台。再者,TensorFlow、Caffe等常見的機器學習框架,至少得有一定操作基礎。至於最高層次的演算法模型,例如CNN、RNN等等,則通常要博士以上才有進入能力。

隨著AI發展,鐘祥仁預期,未來AI團隊在運作上,會由人工智慧博士領頭,主導企業大方向,負責調整深層演算法,至於其他團隊成員,還包括AI系統架構師、AI軟體的應用開發工程師等等。而以資策會來說,主要是培育AI產業中的「黑手」,本質是軟體工程師,只是服務AI團隊,寫的程式是AI相關。

鐘祥仁也提醒,「data to answer」是資料團隊做的事,「answer to system」才是AI的事,目前市場上對於AI職務的認知,多半仍在資料科學範疇內。以股市分析為例,資料團隊就可以整理歷年資料,以各種精美圖表呈現,而AI團隊,則要判讀這些數據,並給出明確預測。

Q:AI對工程師的職務內容將帶來哪些影響?

現階段,科技大廠花了很多精力開發AI系統,其實中小企業要的也不多,大廠的解決方案就夠了,工程師角色變成整合各家的解決方案。以寫程式來說,如何把自家的系統,串接到大廠的服務中,這會是新一代開發者愈來愈重要的能力,把關鍵程式的片段寫出來,橋接、補足中間轉換部分,藉此設計出整個架構。

Q:哪種軟體工程師將更有優勢?

現在的IT從業人員比過去辛苦很多,這句話對,也不對。在技術快速發展下,很多開源軟體可以使用,工程師不需要從頭無中生有,而是要快速學習、適應變化,跨領域的軟體工程師將會更有優勢。舉例來說,當房仲業想做一套買賣雙方的配對系統,如果工程師有房仲經驗,懂專業術語、知道客戶要什麼,絕對可以寫出更聰明的推薦系統。

Q:給程式初學者的建議?

CP值最高的程式語言是Python和JavaScript,兩者都可以處理前端網頁互動,也可以寫後端伺服器的應用程式,用途很廣。但我要強調,不是每個人都要會寫程式,相較之下,培養程式相關的邏輯思維能力,更加重要。舉例來說,即使不學Python,也可以透過接觸Python的過程中,培養邏輯思維,學習如何拆解一件事,或是把需求系統化。

延伸閱讀
產學攜手

6 進駐校園,培養未來程式人才

吳晴中/攝影
未來產業將不再有傳產與高科技之分,每間公司的運作都無法跳脫科技,而當數位科技成為營運核心,每一位員工的數位素養變得更加重要,包括程式設計與既有專業職能的結合。企業為了彌平產學落差,前進校園扎根人才。

寒假第一天,在台大博雅教學館大講堂,300多位學生起了個大早,他們來自台灣各所大學,六成非資訊、資工相關科系,正準備參與由台灣微軟主辦的「未來AI人先修班」活動,在資深講師引導下,實際體驗用筆電寫程式、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入門知識與應用等等。

這是台灣微軟連續三年,響應美國非營利組織Code.org發起的「Hour of Code」一小時寫程式活動,也是台灣首家企業透過「企業公民」形式,有系統地介紹程式設計的重要性。從每年的主題來看,2015年圍繞「Azure」雲端技術,2016年推廣熱門程式語言「Python」,到2017、2018年初,響應AI熱潮的機器學習,年年緊扣科技大勢,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微軟未來人才的需求方向。

台灣微軟公共暨法律事務部總經理施立成,是這系列活動的主要推手,他表示,隨著程式設計蓬勃發展,出現愈來愈多跨領域的程式學習者,微軟「未來AI人先修班」就類似培訓種子教師,「雖然對象是大學生,但他們很快畢業、踏入社會,更要知道程式設計的重要性。」

施立成強調,在產業數位轉型下,「數位素養」將是未來所有工作者的基本功,到底什麼是數位素養呢?「不是會滑手機、會上網就好。」他舉例,像是能理解機器、科技產品背後程式設計的原理;能與工程師進一步溝通;更有甚者,能善用程式設計的邏輯思維,在行銷、設計專案上展現商業創意,更貼近新科技和消費者。

施立成身兼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常務理事,他觀察,台灣科技產業「重硬輕軟」的觀念根深蒂固,一時很難扭轉,軟體工程師抱怨不受重視、專業長才難發揮。但另一方面,軟體業者卻又高喊優秀工程師難找,「資訊相關的畢業生,通常會選擇到竹科的大公司,像是台積電、聯電等等。」雙方各說各話,找不到交集。

透過企業的力量,向下扎根軟體思維和數位素養,理解程式設計的重要性,會對整體產業環境帶來多少改變? 可以肯定的是,全球產業數位轉型的浪潮已不可逆,未來將不會有傳產、科技業之別,所有公司都是科技公司,營運模式都得圍繞數位的核心價值,具備程式設計和軟體服務思維的跨界工作者,擁有絕對優勢。

Q:在推廣數位素養上,微軟目前著重的幾個方向?

主要有三大塊,分別是提升教育力、倡議變革和創造需求。全球微軟與合作夥伴為青年學子提供資訊科學的學習資源,敦促政府制定教育政策,將電腦科學納入必修課程,破除電腦科學很艱深、只是學coding的迷思。又以台灣來說,三年下來,全台灣有近8千個學校及教育單位參與受訓,擴大數位技能養成能量,超過2萬8千名師生參與。

Q:請談談對台灣軟體產業的觀察?

軟協曾調查,政府的資訊預算中,超過六成還是買硬體設備,這跟歐美、新加坡或香港有一段差距,這些國家逾半預算是採購軟體和服務,這才是能真正創造價值的。硬體是軀殼、軟體是靈魂。但台灣目前思維還轉不過來,沒有好的商業經營環境,讓軟體公司能把餅做大,錄用更多的人、給出更好的薪水,這些都是連貫的。

Q:關於AI人才招募的計畫?

微軟新成立的AI中心,前兩年希望招募100人,等到五年期滿,目標是招到200人,算是近年微軟在台灣最大型、一次性的招募計畫。過完年,就會陸續發布訊息。主要想找AI相關的研發工程師,像是程式設計、資料處理、人機介面等等,當然還有支援部門,像是人資、法務等人才,這是一個獨立的中心。

延伸閱讀
遊戲化學習

7 在遊戲裡建立程式思維,又快又簡單

蔡仁譯/攝影
在程式學習的浪潮下,多數人理解脈絡後,不免都有躍躍欲試的想法,如果你只是想要對程式設計有個基本了解,那麼,著重互動、情境的遊戲化學習方式,可以藉由拖拉指令快速建立程式概念。

當程式學習蔚為風潮,網路上各種資源不勝枚舉,像是自學程式語言網站Code.org、Codecademy,或是挑戰程式解題的Kaggle等等,這類開放資源總帶著些公益或遊戲性質,大幅降低學習的門檻。

又像是交大校友李嵩聲發起的「紙飛機計畫」,集結交大師生力量,無償翻譯國外程式教學教案,包括英國倫敦瑪麗皇后大學保羅.寇松(Paul Curzon)教授的著作《不用電腦學程式》等等,提供大眾線上免費下載。這些國外教案擅於連結日常生活情境,以高互動性的實作活動或遊戲,幫助入門者理解程式設計背後的邏輯。

蘋果日前宣布和歐洲70間學校合作,推出為期一年的「Everyone Can Code」計畫,每位參與學生都可免費獲得一台iPad,內建程式學習的相關App,透過遊戲及互動教材教孩子寫程式。

同樣地,對於成人初學者來說,若非工作需求,也許先別急著找到學習程式的意義,「Women Who Code」台北分會會長石舫亘就建議,成人也可以從給小孩的程式學習App開始,像積木式的拖拉一些指令建立邏輯概念,透過遊戲、互動玩具或情境教案,開始接觸程式,進入程式思維中。

玩遊戲學程式,不分年齡通用

主攻兒童程式學習的新創公司Wonder Workshop,日前剛獲得4千1百萬美元的C輪融資,過去三年多來,其主力產品「Dash & Dot」機器人,獲得全美1萬5千家小學使用,在全球賣出超過30萬台,包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夫人米蘭達.蓋茲(Miranda Gates),都曾公開使用或推薦。

「Dash & Dot」由兩個球型機器人組合而成,可用App中的程式模組操作,各憑本事對機器人下指令,開發不同玩法,滿足入門到進階學習者的需求,並可從平台下載、更新App,或搭配多種配件,例如連結特製鐵琴,敲擊出自創曲等等。

Wonder Workshop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維卡斯.古普塔(Vikas Gupta),在印度長大、美國受高等教育,曾在亞馬遜工作七年,創辦的第一家公司Jambool被Google以7千萬美元收購。古普塔從14歲開始學習寫程式,他建議,如果一般人只是想對數位世界有基本了解,可透過遊戲學程式,先找到學習程式的樂趣。

Q:程式學習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

學習程式語言,絕不僅止於掌握技術,更是了解數位世界如何運作的重要途徑。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數位公民,在資安層面,如何尊重他人隱私,也保護自己的隱私?在網路世界中,對方絕不只是個帳號而已,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該如何拿捏?又像是如何運用數位工具,為現實世界帶來不同的創意等,都是程式學習可能帶來的效益。

Q:給成人程式初學者的建議?

理解程式語言,未來會成為職場的基礎能力,就像是文書處理一樣。但這不代表大家都要會寫程式,而是當你在面對這麼多資訊和數據時,有了基礎程式認知,起碼知道有那些選項可以應變,或是哪一個程式可以解決你的需求。如果只是想對程式世界有基本了解,可以找一些比較好玩的遊戲產品,透過遊戲學程式,先找到學習程式的樂趣。

Q:為什麼學習寫程式可以幫助邏輯思維?

程式是非常理性、有邏輯的語言,可以帶來完全不同的眼界跟思維,去看待同一個問題。譬如說,寫程式時,我們習慣把問題拆解成很小的單位,串聯起來就是一組程式。有點像是蓋房子,要水泥、木板、鋼筋等等,有了這些元件,才能把房子蓋好。反過來看,先拆解,可以幫助問題更容易解決。

延伸閱讀